久久文学 > 仙侠小说 > 人间豪杰 > 第120回神侠将居同心庄 魔王命亡灭魔谷

第120回神侠将居同心庄 魔王命亡灭魔谷

推荐阅读: 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都市偷香贼生物原虫乱欲-利娴庄流氓后宫录淫男乱女(大雄性事)狂野艳逍遥 VIP未删节全本纯禽老畜女龙魂侠影

    赵春桃告诉了她母亲,她哥准备去向韦护爱求婚了,叔叔请她回家商量。,她的娘说:“一切都由你叔叔做主吧。娘出家了,也帮不了你们兄妹什么了。你兄妹要自己照顾自己。娘前生罪恶深重,害得今生夫死子散。”

    “娘!怎么能怪你呢?只怪色魔残暴。你永远是我娘,我和哥哥的心永远在你的身边为你祝福。”赵春桃伤心地说。

    观主清月道姑说:“我的好徒儿,孩子们这样孝顺,你就跟她们回去看看吧。”

    逍遥道姑于是和赵春桃姐妹到了陈家湾。然后和赵贵一起来到了田易古家商量提亲的事。田易古听了也好高兴。赵天剑说:“过了重阳节再去提亲吧,也许我会和夏德文大战一场。”他担心万一有不测之灾,误了韦护爱。

    赵贵听了也明白他的意思,急忙劝说:“不要去惹事了。没有人是夏德文的对手。只怕你害了自己。约会比武的事就免了,你不要去赴约。”

    赵天剑说,如果他不赴约,江湖人会说他说话不算数。失信于江湖,以后如何在江湖上立足呢?失信的人,在生活中也会失去了一切,因为没有人会信你,你只是一个骗子,你说话没有人听,没有人信,你就成为了人间中孤独的人,所以不能不去赴约。第一是取信于江湖,第二是希望趁着这个机会除掉害人无数的恶魔。如果庄稼的害虫不除会一无收获,人间的害虫不除会让人间处处听到哭声。你不惹他,他也会来惹你。而罗海龙也恨夏家兄弟。他也会带着官兵便衣来暗中助赵天剑。

    赵贵还是很担心赵天剑不是夏德文的对手,失了自己的性命如何是好。

    田春说:“叔叔放心。大家都放心吧。我和表弟有一群武功高强、情同手足的兄弟姐妹。我们兄弟姐妹商量过,万一表弟不是对手。我们会帮助表弟的。我们会联手来除掉夏德文。我们还计划多杀几个魔鬼,为人间除害。”

    赵贵说:“能为民除害当然是好事,只是担心你们不是魔鬼们的对手,惹来杀身之祸。你们也知道衙门官兵都怕他们。”

    “衙门官兵是只会欺压百姓,百姓手无寸铁好欺负,魔鬼凶恶,他们自然害怕。而我们不同,我们有几十个兄弟姐妹都是为正义而生,我们同时动手。魔鬼们哪是对手?”田春说,“你们就放心吧。那天就是我们除掉魔鬼们最好的时机。我们兄弟姐妹用计谋来行动。”

    赵贵说:“不说你们的江湖事,我就信你们能为人间除害。但千万不要轻视魔鬼们。我们还是先谈天剑的婚事吧,我想过几天就去提亲。天剑别让大家好失望就好。”

    田易古赞成。他说,马上告诉韦立兄妹。赵天剑只得答应了。于是,田易古马上去了韦立家告诉了韦立兄妹。施家艳听了,知道赵天剑要向韦护爱提亲了,心到里很难过,她伤心没有人帮她。

    韦护爱听了。心里很高兴。她想不到赵天剑忽然向她提亲,她本想要外公来帮忙。她还不知道陈秋琳暗中帮她。她想到了师父,于是对韦立说:“大哥,师父是我的再生之父母。我也应该告诉她。但现在不知道她在哪里?”

    “是啊,我们去找林师父回来,她就等于你们的父母。应该由她来做主。”韦立说。他已经告诉兰员外了,兰员外和家人都很高兴。他们说,到时他们全家人来同心庄就行了。

    “是呀。那就等到你们和林女侠商量后。我们再来提亲吧。”田易古说。

    施家艳听了,心想,林阿姨一定在我家,我去缠她不同意护爱姐嫁给天剑哥。要她帮我和天剑哥说媒。

    大家正在商量中,林丽景来了。大家急忙让坐。韦立于是告诉林丽景,赵天剑准备来向韦护爱提亲,他们正在想去请她来商量。林丽景笑了说:“好事啊,天剑和护爱正是天生一对。他俩的结合正同当年乐侠哥和梁珍姐的结合。不久又出了一对夫妇双剑了。我看着他俩一起练过剑,真是心有灵犀,太妙了。真像当年的‘岭南双剑’一模一样。”

    “真的吗,师父?”陈秋琳高兴地问。

    “当然是真的。乐侠哥夫妇刚刚创出一套阴阳双剑剑法,阴阳剑法是由夫妇两人一起练成的。夫妻联手,无人能敌,剑翁也不是对手。可惜他们夫妇被人害了,剑法还没有传授给任何人。假如当时他们夫妇没有中毒,没有人能杀得了他们的。”林丽景说。

    大家都在叹气,叹气韦乐侠夫妇没能把剑法传下来。创出的知识能留下来造福人类是最大的荣耀。

    陈秋琳笑了说:“我想我的好妹妹和妹夫也会创出一套夫妻剑法。因为他们也是心有灵犀。”

    大家都笑了。

    韦立说:“师父,你是护民、护爱的再生之父母。他们的婚事由你来做主。”

    “韦庄主,我虽然可以代表他们的父母。但你是他们的大哥,你能给他们未来和幸福。他们兄妹从此和你生活一辈子,应该由你来做主。我可以和你一起商量,提意见。一切都应该由你来定。我只能代表他们的父母谢谢你。他们是我最爱的孩子,他们从小都很懂事,懂得报恩。”林丽景说。

    “那好吧。兰员外也这样说。我就努力为我弟弟、妹妹做主吧。林阿姨,请你多来看我们,我们有时间也会去看看你的。你们长辈希望我们晚辈幸福,我们晚辈也希望你们长寿快乐。你们把我们当作亲生儿女,我们也把你们当作父母亲人。我计划把房子建成后就帮他们办结婚喜宴。”韦立说,“今生我有你们这些长辈和护民、护爱等兄弟姐妹们,我真的很自豪、很快乐。”

    林丽景说:“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子。我永远希望你们这些好孩子幸福。幸福是靠自己来创造的。”

    陈秋琳悄悄地对林丽景说:“师父,我和韦立、护民、护爱商量。请求师父帮助办一件事。”

    “什么事?”林丽景问。

    “护民爱上了家艳,你和施叔叔又是好友。你又是护民的师父,我们想请你出面到施家帮护民提亲。”陈秋琳说。

    林丽景笑了说:“只要他们两个喜欢对方。我去出面提亲没问题的。施大哥也知道护民是个好孩子,他一定会同意的。护民和家艳也是一对好夫妻。你们和家艳说过没有。你和韦庄主真是一对好夫妻,处处为人着想。也是难得的哥哥、嫂嫂。”

    陈秋琳笑了说:“我们还没有告诉施家艳。我们是刚刚商量决定的。”

    “护爱和家艳情同手足,就叫护爱告诉家艳吧。我也提前去和施大哥说。然后再去提亲,到时叫唐贤弟一起去。”林丽景说。

    陈秋琳点点头。她对韦护爱说,师父要她告诉施家艳,要到她家提亲。韦护爱疑虑了一下,点点头。她知道。她和施家艳同时喜欢赵天剑,而赵天剑准备向她求婚了,施家艳心里一定好伤心。见了她,施家艳不是更难过吗?她如何面对施家艳,又如何去对施家艳说,她哥哥准备到她家去向她求婚呢?她好为难。然而她俩就是情同手足的姐妹,不想面对的问题又不能不面对,现在不面对,以后也会面对的。她只怕施家艳恨她。她去说了又怕把事情搞糟了。她和施家艳同时喜欢赵天剑,她正要和施家艳说,公平取得赵天剑的爱。没想到赵天剑忽然向她求婚。她并不知道陈秋琳暗中帮助她,陈秋琳也没有告诉她。陈秋琳也不让赵春桃告诉任何人。等到赵天剑和韦护爱结婚后才告诉他们。

    韦护爱找施家艳单独聊。然后她直截了当地对施家艳说,她哥护民很喜欢她,计划房子建成后向她求婚。施家艳看了韦护爱。默默无语。平时喜说爱笑的施家艳变成沉默寡语,韦护爱心里也明白。于是说:“家艳,对不起。我知道你是我今生最好的姐妹。我也知道。我和你同时喜欢天剑哥。我正要和你公平竞争,毕竟我们是情同手足的姐妹。没想到赵叔叔和田叔叔忽然要带天剑哥来提亲。”

    “可是天剑哥喜欢你而不喜欢我,所以他叫家人出面向你提亲。天剑哥,我恨你!”施家艳说。

    “家艳,其实最爱你的男人是我哥哥,每次听到你在冒险或危险中,我哥都非常着急,希望能在你身边帮助你。当然我们兄弟姐妹都关心对方的安危,都希望大家幸福快乐。而我哥对你却有特殊感情。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嫂子,今生今世永远在一起生活。”韦护爱说。

    施家艳沉默着,韦护爱让她冷静后再和她聊,因为现在她心情不好。

    赵天剑的父亲死在重阳节,所以赵天剑选择这天为父报仇。这天,江湖人士,各路武林英雄豪杰都赶到灭魔谷。许多人是为了认识闪电神侠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敢向夏德武挑战。而江湖上传闻夏德武已经失踪,是不是他害怕闪电神侠而玩假失踪?要到中午,灭魔谷已经人山人海,大家都围在灭魔谷的周围,只留着中间一块平地没有人,他们知道要比武一定在这块平地上比。大家都在期待着闪电神侠出现和夏德武比武,因为他们多数人认为夏德武不会失踪的。夏德武从来没有怕过谁,没有人敢惹他,惹他的人就是死。大家都在窃窃私语。有的说,夏德武害人无数,无数仇家,今天他敢来也许也没命活了。

    中午,赵天剑走到山谷中央的平地上向大家说:“各位江湖英雄,各位武林长辈和朋友,在下就是约夏德武今天来比武的闪电神侠。”

    大家看着赵天剑,议论纷纷。有的说,年纪轻轻,自不量力,自来送死。人的说,年轻胆大,敢向色魔挑战者,精神可嘉,值得支持。有一个人问:“闪电神侠,听说夏德武已经被你杀了。是真的吗?”

    “你认为呢?”赵天剑反问。

    “我不知道,如果你杀了夏德武。还来这里干吗?或者你杀了夏德武,来这里告诉江湖英雄们夏德武已经死了。”那人说。

    赵天剑笑了说:“你真会说笑话。夏德武出来比武吧。如果害怕就永远不要再在江湖露面了。”

    夏玉珍说:“我的宝贝,原来你就是闪电神侠。你不会是我叔叔的对手的。我叔叔真的失踪了。”

    赵天剑哈哈大笑说:“想不到威震武林、害人无数的色魔也因害怕而失踪了。色魔也有害怕的时候。夏家人就是这种东西。”他是想激夏德文出来。

    “你别得意,我弟真的失踪了,或遇害了。他会怕你吗?我来和你比武。”夏德文走了出来说。

    大家看了也吃惊,许多人为赵天剑担心,小小的年纪又骄傲,如何是夏德文的对手。

    “你要和我比武?你不怕我伤了你?”赵天剑说。

    大家听了,以为赵天剑太自高自大了,一定被打败的。有一个长者说:“小伙子。不可轻敌啊。夏员外不是好惹的。”

    “别人怕他,我是不怕他的,他有什么了不起。”赵天剑说。

    “你伤得了我吗?”夏德文冷笑地说。

    “那就不客气了。伤了你,夏德武自己会出来,不然他再也没面子活在世上了。”赵天剑说。

    “小伙子,你太骄傲了。”一个老者提醒他说,“骄傲是要失败的。”

    夏德文哈哈大笑,他希望赵天剑骄傲,这样才能轻易地打败他。他本来也有点担心打不过赵天剑。但看到他如此骄傲就不怕他了。他问赵天剑:“你和我弟有仇吗?”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赵天剑说。

    “你父亲是谁?”夏德文问。他早就预料到,约他弟比武的人一定是找他弟报仇雪恨的人。他兄弟俩害人很多,但他们从来没有考虑到。总会有人找他们报仇的。他们都认为没有人敢找他们,直到赵天剑约了夏德武比武,他们才考虑到可能是报仇的人来了。

    “我爹是赵富。九月初九死在你夏府里。”赵天剑说。

    观众听了都明白了,赵天剑是报仇的。夏德文兄弟杀害了许多人。只有他敢来报仇。观众中也有好多人的爹娘、家人被夏德文兄弟害的。他们都想趁这个机会除掉夏家兄弟。夏德文来了,夏德武不出现也是可惜的。

    “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认识你爹。如何死在夏府呢?他是武林高手吧?”夏德文说。心里也大惊,赵富的儿子?到底谁教他的武功呢?想问他的师父是谁,又想他一定不会告诉他。

    “你不认识也好,等下子你回去了问问你弟弟就知道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农民给你们活活地打死。”赵天剑说。

    夏德文问:“我弟弟失踪了,真的。”

    “那么,你也要失踪了吧?”赵天剑说。

    “我才不会呢。小伙子,你师父是谁?”夏德文说。

    “你不用知道,打败我就告诉你。”赵天剑说。

    夏德文说:“好!小伙子,拔出你的剑。”

    赵天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闪身而向夏德文扑去。观众没来得及眨眼,赵天剑身子已经到夏德文的面前了,一剑划空而出划向夏德文的胸口。夏德文急忙闪身躲开,吓了一身汗,心想:才这几个月,这个小子功夫进步这么快。夏德文出剑相迎,两人斗了几十回合后,赵天剑越斗越勇。他借了几个长辈的指点,用几家的剑法化成自己独特的剑法,变化莫测。观众中的高手们也都惊讶了,看不出他用的是什么剑法。唐祝、施福、林丽景等人也都惊喜了,想不到这几个月,赵天剑的剑法已经高深莫测了。夏德文越来越手忙脚乱了,随着夏德文的剑被击飞的同时痛叫一声,右肩已经被赵天剑刺了一剑。赵天剑收剑后退说:“怎么样?”

    “杀死他,不能饶他,他害人太多了。”有一个人喊道。

    接着许多人喊:“杀了他,为人们除害。留他在人间只能害人。害虫不除,人们遭殃!”

    夏德文忽然惨叫一声,不知道谁的飞刀已经穿进他的胸口。同时几条人影一闪而到围着夏德文,把夏德文送上西天。贺爱民想来救夏德文,被唐天风和施家贵拦住。夏玉珍姐弟赶来救父亲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和那几个青年打了起来。

    这时,灭魔谷里的一些仇人见面都打了起来,乱成一团。赵天剑和唐天风等兄弟姐妹商量好了,创造混乱,借着混乱来杀死魔王和魔鬼们,为人间除害。韦立也告诉他们,他看到杀害韦乐侠夫妇的好多人中记得几个。

    在这混战中,西湖双魔被杀死,江湖双魔重伤被人救走,贺爱民和他的儿子贺寿被让唐天风和施家贵联手打伤,急忙逃跑。飞虎帮的四大护法和长老都死在混乱中。当然是韦护民等人杀死他们的。早上要来灭魔谷时,韦立才告诉韦护民兄妹,飞虎帮的林天星等人是联合杀了他的父母之一。飞虎帮的四大护法曾蒙面跟韦护民和赵天剑在林里斗过,他们怀疑赵天剑是双剑的儿子。韦立、赵天剑等兄弟姐妹商量好了,不能单打独斗,必须联手来打魔鬼,所以他们当中只有胡少南受伤外,其他人都没有受伤、而恶霸们各人自扫门前雪,被打得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赵天剑本来可以杀死夏德文,但他还是用计来杀他,飞刀是韦护爱发出的,让夏德文在乱剑中死去。夏家人也不会怪到赵天剑的头上来,不能和他有仇,因为大家都看见他只打败夏德文,并没有杀他。韦立对他们说过:“只有勇智双全的人才能在江湖上永远立于不败之地。”韦立在人群中如同飞燕穿柳一样轻快从容,哪个兄弟姐妹需要帮忙他就去帮哪位。没有人能碰到他的衣服,何说想伤他。施福等武林长辈们见了都惊呆了。他们知道韦立的武功和轻功是天下第一流了,他是第二,没有人是第一了。

    最后唐祝等长辈们带着赵天剑等兄弟姐妹们走出灭魔谷,余娜娜请大家到逍遥酒楼。唐祝赞扬了大家团结一致,只有这样团结,江湖恶魔们才无立足之地。

    邱夺胜说:“只可惜几大魔王还没有除掉。我们让贺爱民、曾家禄和顾斌跑了,我不认识严华辉,不知道他去了没有?”

    “严华辉是老狐狸,今天他没有来。他们跑了今天,跑不了明天的。曾家禄和顾斌是杀我父母的人,以后见到他们,我不会再让他们跑了。”韦护民说。

    唐祝说:“孩子们,你们要冷静。不要冲动。”

    大家都点点头。他们一定会小心的。(未完待续。)u

    </br>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