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0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燕秋在一周之后就出院了,对于她的愈合速度,医生们再一次惊叹了。shubao22_la她这可是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但是只用一个星期就差不多去全好了,这愈合的速度,也堪比奇迹了。

    也是这个原因,医院的人看着她的目光里都充满了一种热切,要不是不允许,他们怕是恨不得把燕秋拉进研究室研究个彻底。

    不过燕秋心里清楚,她的身体能愈合得这么快,大概和老板娘脱不了关系。因此出院之后,燕秋还有父母三人将家里收拾了一下,便准备好东西上门去给顾青瑾道谢。

    燕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人家,但是却也算小康,他们也不知道顾青瑾喜欢什么,最后只能看着准备,下车之后一家三口每个都是大包小包的,实在让人瞩目。

    一进门,燕母咧了咧嘴,道:“老板娘,我们又来了!”

    顾青瑾:“……”

    相较于一个星期前燕父燕母的憔悴,很明显的今天的他们气色大不相同,看上去精气神都十分的好。

    燕秋他们将东西放在一边,燕秋十分感激的道:“老板娘,这次多亏了你救我一命。要不是你,我肯定就死了。”

    就像她曾经警告过自己的那样,她的死,会让自己的父母与亲朋好友都陷入痛苦之中,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她还好好活着。而这一切,都是多亏了老板娘。

    “真的太谢谢你了!”她再三强调道。

    顾青瑾想了一下,道:“没关系,助人为乐嘛。”

    说起来,她助人为乐的锦旗,为什么还没有送来?难道王恒那人想后悔?

    想到这,她就忍不住皱眉,露出了不满意的表情来。等她回过神来,便看见燕父燕母互相推攘着,似乎有什么话想对她说,欲言又止的。

    “怎么了,有事吗?”她问。

    燕父看了燕母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个远房亲戚,他家最近遇到了一些很诡异的事情。老板娘你这么厉害,所以刚刚我就想着,也许您能有什么办法。”

    不等顾青瑾回答,他又忙道:“我也知道我的要求过分了,我就是突然想起这事来,老板娘您不用放在心上。”

    顾青瑾的眼睛却是微微动了动,心里有些意动。她怀疑她的花都有些营养不良了,得找点肥料啊。

    所以,意动之下,她便开口问道:“他家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了?”

    见她好像感兴趣的样子,燕父燕母双眼一亮,燕母忙道:“是这样的,出问题的是我那亲戚他妈妈。”

    “他妈妈?”

    “对,他说他妈妈最近很不对劲,他怀疑他妈可能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附身了。”

    燕家的这个远房亲戚是燕父他家这边的,按照辈分来,那人是燕秋的表舅,姓陆,叫陆谦。他们两家以前是一个村的,一直都有所来往。所以陆家出事了,也没瞒着他们两口子,甚至还让他们两人帮忙想想办法,认不认识什么“神异人士”。

    具体的事情陆谦也没跟他们说,只是小声告诉他们,他妈可能被脏东西附身了,他想找人给他妈驱邪。虽然当时隔着电话了,但是他语气里的疲惫,却听得让人觉得心酸。

    燕母叹了口气,道:“陆谦他爸早死,他是他妈一个人养大的,母子两人可以说是相依为命,过得苦啊。也就是陆谦大学毕业了,工作了,家里条件才好一点。”

    而陆谦他妈妈,对陆谦更是疼爱,可以说是吃了一辈子的苦。这眼看儿子争气,马上就要享福了,却又遇见了这样的事情。

    所以燕父他们觉得,能帮就帮了。也是刚才看见顾青瑾的时候,他们才猛的想起来这一茬,觉得老板娘说不定能帮陆谦了,纠结之下才会提起这事。

    顾青瑾道:“没看过他妈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他妈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他妈是不是被附了身……”

    思考了一下,她问道:“他家是在b市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去看看。”

    闻言,燕父和燕母却是大喜,燕母连忙道:“是b市的,他家住的地方离长青路也不远,就一个小时的路程。”

    顾青瑾点头,决定找个时间去看看,看看这个叫做陆谦的人,他妈是不是真的被脏东西给附身了。如果是,那就不要浪费了,抓回来做肥料了。

    ……

    第二天,燕父他们便开车来接顾青瑾去陆家,一个小时之后,他们便站在了陆家的楼下。昨晚燕父便给陆谦打过电话,因此对于他们的到来,陆谦并不意外。

    看见他们,陆谦连忙把门打开,让开位置让他们进门来,道:“你们快进来吧。”

    燕父和他打了声招呼,抬头往屋里看了一眼,小声问道:“你妈呢?”

    说到他妈,陆谦扯了扯唇,脸上的表情却不怎么好看,道:“她和邻居去超市了。”

    一群人走进客厅,陆谦他妻子赵月从厨房给他们端了水果。

    燕父招呼他们坐下,道:“我们过来的原因,昨天在电话里就跟你们说了……”

    他指了指一旁正在打量整个客厅的顾青瑾,道:“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顾小姐。”

    有关顾青瑾的事情,昨天燕父就在电话里说过,因此就算看见她过分年轻的样子,陆谦夫妻二人脸上也没露出什么情绪来,只是叫了一声:“顾小姐!”

    顾青瑾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道:“能跟我说一下,你妈的情况吗?你为什么会觉得她是被鬼附身了?”

    她的目光在客厅里扫了一眼,表情有些失望,道:“实话说,你们家里并没有什么鬼怪存在过的痕迹,很干净。唔,不过好像的确有点奇怪的气息,像是……”

    妖气?

    顾青瑾有些不确定,因为这个气息实在是太淡了,淡得基本不存在。

    陆谦表情沉重的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愿意去相信我妈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给附身了,可是我这两天仔细观察过她,她的表现的确很不对劲。”

    其实一开始发现陆谦他妈不对劲的是陆谦的妻子,她说她看见陆谦他妈对着她儿子陆杰流口水。

    “是那种看着食物,馋得流口水的样子……”赵月说道,提起这事,她的脸上隐隐约约露出了几分恐惧。

    那天她刚下班,回来就看见陆母正在投喂自家儿子陆杰。她和陆谦都有工作,所以陆杰一直是丢给他奶奶带的,陆母也一直很疼爱陆杰,有什么好吃的都给那孩子,经常被陆谦嫌弃她太惯着孩子了。

    所以,看到那一幕的她,才觉得十分不可置信。

    当时陆杰正在吃着陆母给他的卤牛肉,陆杰长得好,皮肤白嫩嫩的,小脸还肥嘟嘟的。当时陆母就坐在他面前,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光,那是一种看见食物而有些兴奋的光。

    赵月是亲眼看着她用那种“渴望”的目光盯着陆杰看,然后口水从她嘴里流了出来,好像已经馋得不行了。

    当时她十分害怕,但是却又害怕陆母会对陆杰做什么,因此只能鼓起勇气冲过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陆谦道:“当时她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还以为她疯了,可是……”

    可是他后来仔细观察陆母,却真的发现了不对劲。

    陆母这人喜欢吃素,向来是一点肉都不沾的,有一次她吃了一块肉,当时脸色惨白,直接就吐了,以后陆谦也不敢强迫她老人家吃肉了。

    但是这段时间,陆母却经常看着肉发呆,露出那种十分“渴望”的表情,甚至有几次,他看见陆母拿着生猪肉,在嘴边比划着,她眼中露出的那种神情,让人至今想起来都觉得}得慌。

    陆谦伸手捂着脸,道:“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但是那绝对不会是我妈!”

    燕父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妈肯定会没事的。”

    燕母却是扭头左右看了看,问道:“小杰呢?”

    赵月道:“小杰在他姥姥家了,陆谦他妈这个样子,谁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我们也不敢再让小杰待在家里,就让他去他姥姥家了。”

    燕母点头,道:“这样也好,这样那东西也就没有机会伤害小杰了。”

    几人相视一眼,最终都把目光落在了顾青瑾的身上,燕秋问道:“老板娘,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啊?”

    顾青瑾思考了一下,道:“你们家里的确没有什么鬼气,如果是鬼的话,不仅是屋里,你们身上也会沾有鬼气,所以,附身你母亲的那东西,可能不是什么鬼物,而是妖。”

    陆谦惊讶道:“妖?”

    “对。”顾青瑾点头,轻轻的吸了口气,道:“你们家里有股淡淡的妖气。”

    如果是妖的话,那么应该会有妖珠,妖珠作为肥料,那也是大补的啊。

    顾青瑾的目光已经微微有些发光了,她道:“你放心吧,如果是妖附身在你妈身上,我会帮你解决这事的。”

    陆谦听燕父他们说过顾青瑾的本事,此时听她这么说,只觉得心里一松,道:“那实在是太感谢您了!”

    顾青瑾重重点头,她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重要的肥料的。如果是作恶的妖,杀了做肥料刚刚好。

    这么想着,她一双眼就弯了起来,有些高兴。

    “那,我们要准备点什么吗?”赵月小心翼翼的问,见大家都看过来,她脸红了一下,道:“我看电视上不都这么演吗,抓妖之前,不都要准备一些道具吗?”

    其他人:“……”

    顾青瑾却是摇头,道:“我抓妖不需要那些东西。”

    陆谦问:“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顾青瑾道:“等。”

    其他人惊讶:“等?”

    顾青瑾点头,道:“等那只妖怪回来。”

    ……

    陆母是和小区里的老人们一起去超市了,他们小区附近新开了一家超市,这两天正在做活动,优惠力度很大,他们一群老爷爷老太太在超市里挤了一早上,最后大包小包的从超市里出来。

    陆母乐呵呵的和其他人分开,邻居笑她:“你买这么多肉,自己也不吃。”

    陆母道:“我不吃,但是我儿子喜欢吃啊,我儿子喜欢吃排骨,我今天买了好几斤,刚好午饭给他做个红烧排骨。”

    邻居摇头道:“你啊,就是心疼你儿子。”

    陆母白了她一眼,道:“那是我儿子,我不心疼谁心疼?说得你自己不心疼儿子一样,谁为了儿子又卖了五花肉的?”

    邻居道:“唉,这做妈的,哪里能不惦记着儿子嘛。”

    陆母在心里点头,是啊,做母亲的,怎么可能不惦记着自己的孩子的?

    和邻居分开,她走到家门口,拿出钥匙把门打开,走进去十分高兴的道:“陆谦啊,我今天给你买了好几斤排骨了,等下给你做红烧排骨吃。”

    然后抬起头来,她就看见了客厅里所坐的一群人,当即就愣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