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祁尘去完洗手间出来发现沈致离开了,便从院落绕了出来,快走到沈致面前时,她的高跟鞋绊了一下,直直朝沈致倒去。shubao22.la

    便是在这个时候,谢钱浅听见斜侧方的某个地方有一声极其细微的声响,然而沈致并没有伸手去接祁尘,他依然双手抄兜巍峨不动,冷静地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

    就在祁尘的身体快要靠上他时,他才微微一侧,祁尘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分毫,连人栽倒在地,那一下跌得连谢钱浅都看呆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沈致会这么不近人情。

    银幕上光鲜亮丽的女明星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跌个狗吃屎,超短裙都飞得曝了光,简直有种不忍直视的惨烈。

    沈致没再低头去看她,只是转而对谢钱浅说:“处理一下。”

    说完沈致便大步朝外走去,谢钱浅走过去扛起祁尘,她的助理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在助理的指引下,谢钱浅把祁尘扛进了保姆车。

    而另一边沈致已经坐上库里南离开了聚雅廊,刚出来便接到了梁爷的电话,梁爷在电话里笑呵呵地问道:“我这个徒弟今晚表现怎么样?有没有通过考核啊?”

    沈致半依在靠背上,摩挲着手中的奇楠珠,眼眸深邃地盯着珠子上的纹理回道:“我讨得来,梁爷舍得吗?”

    梁爷倒是换上意有所指的语气:“女大不中留啊。”

    继而又问道:“对了,你拿什么考验她的?”

    “麻将。”

    “……你叫她打牌?”

    沈致淡而无波地说:“我只是看看她的心理素质和临场应变能力。”

    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在没有掌握一项博弈游戏前,面对七位数的筹码还能淡定下来,这女孩的确有异于常人的胆量。

    但显然梁爷不这么认为,电话里嚷嚷着她就这么一个女徒弟,别带坏了云云。

    沈致捏了捏眉心,耐下性子听着梁爷絮叨了一堆才落了电话。

    老郑扫了眼倒视镜里沈致颇为无奈的神色,小声提醒道:“梁爷发火了?那姑娘是太小了。”

    老郑从前跟着沈致的父亲后面开车,现在沈致回国后他便自然而然跟了沈致,所以对于沈家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他也比较清楚,算是沈致身边唯一敢提点他做得不妥的人。

    沈致只是垂着眸,将奇楠手串一圈又一圈绕回手腕间,漫不经心地说:“那你觉得我直接给她一笔钱,她会要?”

    老郑愣了一下,突然记起那天去完VIX送沈致回一间堂的路上,沈致坐在后座忽然落了句:“沈家那些人怎么把这丫头养得这么穷?”

    想起那茬,老郑愈发摸不透,他已经无法确定今晚的牌局到底是大少爷用来考验浅浅小姐的,还是变向让浅浅小姐替自己挣了一笔钱,亦或是两者都有。

    但可以肯定的是,谢钱浅把祁尘塞进保姆车后,旗袍女的确找到她帮她把筹码都兑换成了现金,她回去的路上还有种飘飘然的感觉,就跟出了趟门捡了两百多万回家一样,这谁敢信?

    她回到家后看着户头的这笔钱越看越玄幻,打算什么都不去想先睡觉,睡完一觉才感受下是不是做梦?

    然而她刚倒下手机就响了,师父打电话问她怎么样?

    谢钱浅沉默了半晌才开了口:“师父,你没告诉我那个人是沈致。”

    梁爷猜到自家徒弟会如此问,耐下性子对她说:“我研习了一辈子传统武术,方知任何招数都有破解的方法,唯有人心难以攻克,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沈致能在这样的家族里坐稳这把交椅需要什么样的心性,跟着他,你能学到不少东西,但同时,他身份的特殊性对你也是一种考验,两个月后,我会验收你这段时间的表现。”

    梁爷电话挂了没多久,就有个陌生号码通知她明天正式上岗。

    ……

    早上八点半,绿城国际,顾淼准时下楼接人,谢钱浅已经早早等在那里。

    电梯里,顾淼横竖把谢钱浅打量了好几遍,心里越来越毛。

    他去过一次梁武馆,还是很多年前了,地方不大,窝在一个胡同里,非常不好找,甚至可以说十分隐蔽,但那地方藏龙卧虎,和一般只顾着收钱招募学员的武术馆不同,那里并不对外招收学员,进去的人都讲究一个“缘”字。

    而梁兆龙是当代国内为数不多可以称得上武学宗师的人,他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架子,更注重实战经验,所以教出来的学徒有相当一部□□手十分了得。

    顾淼只知道梁爷和沈致的爷爷关系不一般,具体的也不太清楚,本来梁武馆派个身手好的人放在沈致身边,没什么特别,而特别就在于居然派了个小丫头片子过来,触及到沈致的雷区了。

    因此,一进电梯,顾淼就跟谢钱浅交代着:“我叫顾淼,你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你过来主要负责沈总的个人安全,还有一些私人事务会交办给你,除此之外,尽量离沈总远点,他不太喜欢…陌生人靠近他。”

    第一次见面顾淼没有透露更多关于沈致的事情,只是委婉地告诉谢钱浅一些规矩,却发现这个女孩盯着电梯数字纹丝不动,他探过身子看了看她,谢钱浅才后知后觉地撩起短发,摘下耳机问道:“你说什么?”

    “……”得,自求多福吧。

    电梯停在十八楼,顾淼让谢钱浅在门口待客区等一会。

    沈家产业链众多,沈致回国后大多数时间都待在翠玉阁,翠玉阁前身叫“翠玉银楼”,创建于嘉庆年间,是国内老字号的银楼之一,后来经历了历史的长河更名翠玉阁,成了中国首饰业的世纪品牌,沈家也是靠玉石金银首饰发家,发展到现代翠玉阁虽然早已上市,但已经不是沈氏集团主要的盈利版块。

    特别近几年,行业不景气,玉石行业进入微利润时代,随着新型产业不断加剧,资本游戏愈演愈烈,这个老行当逐渐被沈家的长辈们忽视,倒是沈致回国后,一直待在翠玉阁,让外界有些费解。

    今天的行业文化创新大会是沈致回国后第一次在大众面前亮相,翠玉阁十分重视这次活动,九点上班,八点过后相关部门就在确认活动前的准备工作。

    谢钱浅在门口等待的时候刷了下手机,虽然她不太关注娱乐新闻,但一个头条依然引起了她的注意,因为头条名字上写着大大的“祁尘”二字。

    谢钱浅点进去,最上面就是一张照片,正是昨晚祁尘扑向沈致,沈致站着没动的抓拍,照片中的沈致侧身而立,身型修长,气质斐然,侧脸轮廓英隽不失矜贵之感,祁尘的脸上也洋溢着笑容。

    这乍一看上去,就跟热恋中的男女,女人幸福地扑入男人怀抱即视感,只有当时在场的谢钱浅知道下一秒的场景有多么惨不忍睹,只不过照片抓拍的时机很巧妙,拍出来的确有种唯美之感。

    头条文章中揭秘照片中气质不凡的男人疑似绿城集团现任继承人,刚归国不久的沈家长孙,外界传闻有着天赋异禀,富商蓄贾的沈氏接班人。

    底下还有所谓的知情人士爆料祁尘和沈致是在加州认识的,早已半只脚踏入豪门。

    于是一早上网络就爆了,不仅网上,商界也纷纷在打听祁尘,毕竟沈致刚回国,很多人高攀无门,便打起了祁尘的主意。

    谢钱浅盯着这张照片眉宇之间微微拧了起来,忽然记起昨晚祁尘扑向沈致时,她的确听见一些动静。

    而沈致办公室内,顾淼刚走进去,就听见顾磊骂骂咧咧道:“现在国内这些小明星为了撕资源真是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用上了,沈哥,要不要让公关部那边回应一下?”

    沈致无框眼镜下的眸子深邃得像一眼望不到底的幽潭,声音冷到极致:“回应?谁给的脸。”

    顾磊肠子比较直,没明白过来,但顾淼显然已经清楚其中的弯弯绕,那个小明星当然不指望沈致会正眼瞧她,但只要和沈家人沾上点边,又闹出这么一出,工作室再运作一下,立个富贵花的人设,身价又能翻一番,此时沈致这边回应了,反而正合她们的意,帮忙炒了一波热度。

    顾淼看了看时间,欲言又止地说:“梁武馆派来的人到了。”

    沈致淡淡地“嗯”了一声,顾淼本还想说“是个女的”,但沈致已经朝外走去。

    一众人走到门口的时候,谢钱浅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衣,戴着顶字母鸭舌帽很酷地站在那个巨大的汉白玉石雕面前,复杂的古风人物街景像打散的清明上河图,最终拼凑成三个古典雅致的字体“翠玉阁”,她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顾淼轻咳了一声,她转头过来头来,视线掠过众人,落在沈致身上。

    前几次碰见他,都见他穿着对襟衫,把持着手串,一股老干部即视感,就差配个鸟笼和茶壶了到山里修仙了,而今天,他难得穿上了西装,画风让谢钱浅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

    其实沈致长得很年轻,有副很好的皮相,可有的人帅在表面,有的人却能优雅到骨子里,他大概就属于后者,只是这样翩然的走来,便浑身透出优越的气质。

    沈致身边的顾磊略显不屑地说了句:“怎么派个女的过来啊?”

    顾淼和顾磊是亲兄弟,跟在沈致身边多年,只不过两兄弟长得并不像,一个偏文,一个偏武,例如顾磊,五大三粗的,体格健硕,在国外练的器械和格斗,算是沈致的私人保镖。

    他声音不大,但也传到了谢钱浅的耳朵里,她不动声色地扫视过去,蓦地发现沈致身边的人,的确全是男的?

    所以女的怎么了?这年头还搞性别歧视了?

    她有些轻佻地将眼神落回到顾磊身上,虽然气氛有片刻僵持,但实际上也不过眨眼的功夫,沈致已经收回视线,目不斜视地朝外走去,顾淼有些为难地问了句:“那…她?”

    沈致毫无波澜地丢下句:“让她跟着。”

    顾磊跟在沈致后面压低声音说道:“沈哥,那丫头片子我一拳就能放倒,要她跟着有什么用?要不要让梁武馆换个人过来?”

    电梯门正好打开,沈致没有立马进去,而是侧过眸颇有深意地盯顾磊扫了眼,无框眼镜里的眼神没有任何情绪,偏偏这样的他,无形中营造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让顾磊突然感有点冷是怎么回事?

    去会场的路上,顾磊和沈致一辆车,谢钱浅坐在副驾驶,顾淼坐在后面随行的商务车内。

    半道上,顾磊突然想起什么多了句嘴:“对了,咱们后天到海市,这样一来,就得去个把礼拜了,沈家那边你要不要回去趟,毕竟你的小娇妻…”

    “不用。”沈致冷冷打断了他的话,无框眼镜后面的双眼透出几丝警告。

    瞬间,车内的气氛有些微妙,前排的女孩不自然地坐直了身子,她和沈致见了好几次,但这件事两人都没有提起过,却未曾想会在一个完全不知情的人口中突然说了出来。

    她无意识透过倒视镜瞥了眼那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巧了,那个男人也在似有若无地盯着她,就见她的脸色在短短几秒里极具变化着,小巧的五官突然就生动起来,各种情绪汇集在她浅色的眸子里,沈致竟然觉得有些好笑,实际上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嘴角的确牵起了一丝若影若现的弧度。

    顾磊却一根筋地叹了声:“我说要是沈家给你找个入眼的,这桩买卖也不是不能接受,偏偏是个黑丫头,我记得你说过的,那小孩黑得就剩一双眼睛了吧?那灯一关想想就渗人。”

    “……”谢钱浅万万没想到自己在沈致的印象中只有一双眼睛?

    她不自觉地将目光挪到倒车镜中看着自己,黑吗?就剩一双眼睛了?咋地?性别歧视完了还肤色歧视了?

    谢钱浅是滨城人,家住海边,从小散养惯了,整日跟野孩子一样浸泡在日光浴里,刚来沈家那会,又瘦又黑又矮,和非洲难民逃荒过来似的,关键,牙还没换齐,一口缺牙着实有些辣眼睛。

    偏偏沈老爷子从第一眼见到谢钱浅就喜欢得不行,还各种夸她长得可爱,讨喜,小公主啥的,让沈家众人一度严重怀疑沈老爷子不是患上老年痴呆就是青光眼。

    所以谢钱浅在沈致的记忆中只停留在她十一岁那年,因为在那之后沈致出了国,他读完书留在国外,两人便再也没有任何交集,或者说自从沈爷爷走后,他和沈家人都没有任何交集。

    沈致侧过头盯着顾磊,顾磊还自我感觉良好地眨了下眼,他虽然外表像金刚,但内心却是个芭比,私下也习惯和沈致口无遮拦地开着玩笑,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此时他感觉沈致周身散发出一股冷意。

    他及时转移话题对着谢钱浅问道:“小姑娘,你姓什么?”

    前排传来一个单音:“钱。”

    “钱什么?”

    “多。”

    “哦,钱多啊,好实在的名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