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4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沈致不紧不慢地迈下台阶,在谢钱浅身边停顿了一下,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气场顿时压了过来,庄丝茜头低得恨不得钻进地砖里,谢钱浅倒是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shubao22_la

    沈致的目光只是短暂地停留在她红润的唇上,然后便大步走到偏厅去了。

    偏厅里沈家几个颇有份量的长辈都在,其中以沈三爷为主,他身后杵着两个壮硕的保镖,沈致落座后,佣人为他斟上茶,偏厅里的气氛立马变得不大一样起来,刚才闲聊的声音渐渐停止了,大家陆续把目光落在沈致身上。

    面对一群比自己年长的长辈,他倒是依然一派从容的模样。

    偏厅是敞开式的,除了沈致,小辈和女人们都在外面,沈钰嫌无聊,也走进偏厅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彼时,沈三爷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放下茶杯看向沈致先开口问候道:“你妈近来可好?”

    沈致拿起一旁的茶杯握在手中:“老样子,打打麻将听听曲儿。”

    沈三爷接道:“还一个人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该放下了,人家孩子都这么大了。”

    沈致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下意识掠了眼外面的谢钱浅,好在她还在和庄丝茜说话,并未注意这边。

    沈三爷接着说道:“老爷子走了也有快十年了,咱们沈家一直没个主心骨,你爸在世时家里几个兄弟还算和睦。”

    沈致垂眸吹了吹茶杯里的浮叶,淡淡地反问了一句:“现在就不和睦了?”

    沈三爷笑了起来:“和不和睦还不是看你的意思,听说你最近遇到了点小麻烦,国内的情况不比国外,你这么久没回来,别怪三叔没提醒你,有些事情要量力而行。”

    沈致冷呵了一声,这个声音在硕大的偏厅里显得尤为突兀。

    沈三爷倒是并未在意,继而说道:“不过既然回来了,就应该挑起大梁,不该搞得家族分崩离析,你说三叔的话有没有道理?”

    沈三爷话一出口,其余人便也沉默下来,大家都眼观鼻鼻观心,这几年沈家众多人以沈三爷为中心组成了一个庞大的资本圈,前几年拉帮结派利用互联网弄了个资本局,净赚将近一百个亿,顺利抽身。

    这帮大佬尝到了甜头,想换个行业继续复制该模式,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各方准备工作便受到了阻挠,他本来就怀疑是不是远在国外的沈致动了手脚。

    结果沈致这次回国的第一件事就锁死了沈氏集团的资金链,他出手太突然,以至于三爷党并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

    今天沈致只身一人回来,沈三爷当然也不会那么轻易让他离开,此话一出,沈致扶了扶眼镜,面色淡然地回道:“有的大梁可以挑,有的大梁得三思而后行,特别是三叔肩上的这个大梁,侄子无福消受,我也劝你见好就收。”

    沈三爷将手中的茶杯一搁,发出一记沉闷的响声:“作为商人,有钱不赚是傻子。”

    “聪明的商人,有的钱能碰,有的不能。”

    “你和你爸一样谨小慎微,做生意要懂得迎合大趋势。”

    “我和我爸一样不忘沟壑,做生意更要掌握长远之道。”

    其余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静观沈三爷和沈家长孙的锋芒相对,沈三爷一拍桌子,“哼”了一声,微动了动手指,原本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人立马走到他身前来。

    沈致见状懒倦地向椅背上靠了靠,声音里透着几分散漫:“怎么?三叔今天是打算瓮中捉鳖?”

    沈三爷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动了太多人的蛋糕,你自己心里很清楚,还敢不带人过来,胆子倒不小。”

    沈致端起茶杯漫不经心地品了口茶,说道:“爷爷的灵位就在隔壁看着,三叔今天有本事就在沈家主宅把我绑了,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沈二爷出声劝道:“老三,别胡来,都是自家侄子。”

    沈三爷怒目而视:“是啊,自家侄子不远万里赶回来替我挖坟墓呢!”

    沈二爷的话三爷都不听,沈家其他宗亲更是不敢出声。

    沈三爷直接微抬下巴,他面前的两人便朝沈致走去,沈二爷也发了火,怒道:“老三你这是搞什么!”

    说着那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已经越来越靠近沈致,沈钰冷眼旁观,沈辞谦听见动静也走到偏厅门口,而沈毅坐在外面客厅的角落没有动。

    沈致眼皮都没抬一下,依然低头吹着漂浮的茶叶,神态平静,那沉稳的气场自带一种无法撼动的威严,两个保镖知道对方的身份,心里发怵对视一眼,又回头看了眼三爷。

    沈三爷今天下定决心势必要给这个小辈一点警告,于是对手下点了下头,两个保镖刚伸手准备架起沈致,忽然从侧方掠进一道身影,目测距离已经来不及了,谢钱浅掷出手中的手串狠狠甩在其中一个壮汉的手臂上,抬脚就踢向另一个壮汉。

    两个保镖后退一步,谢钱浅就这样立在沈致面前,短发飞扬间浅色的眸子冷若冰霜,牢牢盯盯着面前两个比她高出整整两个头的男人,挺直的背脊像个一身煞气的女战士。

    整个偏厅的人都怔然地看了过来,就连站在门口的沈辞谦和坐在外面的沈毅都同时扫向这里,没人会想到沈家掌家人之间的纷争,这个外姓的小丫头会突然跳出来挡在沈致面前。

    而一直垂眸安之若素的沈致,此时终于抬起眼帘,面上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意。

    沈三爷愣怔片刻后,回过神来对谢钱浅说:“浅浅,这不是你该插手的事,沈钰,带她出去。”

    沈钰刚准备起身,谢钱浅冷眼扫向他,那凌厉的眼神让沈钰身型顿住,他再熟悉不过了,一般谢钱浅准备揍人时都是这个表情,他早就领教过。

    于是坐在原位没有起身,直接翘起了二郎腿,打是打不过,让他叫人来跟她打,他也做不出来,眼下她挡在沈致面前的这个模样,他更是见不得。

    干脆话锋一转,有些慵懒地说道:“今天叔伯们都在,我们干脆来谈谈浅浅的问题,当初爷爷的意思让浅浅以后做他孙媳,可没说过做他哪个孙子的媳妇,要说起来爷爷的孙子可不止你一个。”

    此话一出,屋里的气氛突然变了,原本还围绕在生意上的事情忽然就变成了家务事。

    沈三爷虽然气自己儿子这时候正事帮不上,尽打岔,但也没有吱声。

    谢钱浅刚来的时候他的确瞧不上她,但这个女孩越来越猛,她身上有着他儿子所没有的全部优点,同一时期送去武馆,沈钰没有坚持下来,她却练成了,刚来都城起点比沈钰低很多,去年却直接考出了一个高考状元风光进入最高学府,再过几年便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就算进不了自己家的门,但也别想让沈致得了便宜。

    所以他并没有阻止沈钰在这时候抛出这个话题。

    靠在门边的沈辞谦饶有兴致地看着,本想下来凑个热闹,没想到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他干脆也走进偏厅,一个旁支的亲戚起身让他,他缓缓落座默不作声地看戏。

    沈钰撇了眼沈辞谦,直接说道:“人都到齐了,我话也就明说了,把浅浅拉扯到这么大也不容易,小时候皮得跟男娃一样,动不动上房揭瓦,吃得又多,你们问问陶管家她一天要吃多少饭,刚发育那会…”

    谁也没想到沈钰突然跟个老妈子一样喋喋不休起来,沈家长辈脸色各异。

    沈辞谦坐在对面轻咳了一声,沈钰话锋一收:“怎么说浅浅跟我也算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欢喜冤家,鸳鸯戏水,水漫金山,山盟海誓的…”

    这下连沈三爷都清了清嗓子警告沈钰不要胡说八道,沈钰却还是吊儿郎当地翘着腿,谢钱浅皱起眉盯着沈钰,不知道他是不是脑子抽了。

    她身后的沈致却突然出了声,依然是那副清淡的样子,声音不轻不重地落了下来:“既然这样,让小浅自己决定吧。”

    他话音刚落,整个偏厅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谢钱浅猛然回头看着他,沈致也正好微微抬眸注视着她,镜片折射的光落在他的轮廓上,深不见底的眼眸仿若一泓深潭,盛着幽淡的光,几分闲散几分冷静。

    谢钱浅又侧头看了眼沈辞谦,他含笑看着她,没有太大的反应,似乎对于眼前的僵局只是持着观看者的态度。

    最后,她的视线落向沈钰,沈钰对谢钱浅笑道:“浅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到我这来,一切好商量。”

    他的话中已经有了明显的暗示,今天他老爹要找沈致算账,他插不了手,但怎么的也不会让谢钱浅淌这趟混水,不管他前面说了多少废话,目的都是找个由头让谢钱浅赶紧脱身。

    谢钱浅几乎没有犹豫便直直向着沈钰走去,面前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恭顺地让开。

    沈钰嘴角勾起明显的笑意,抬起头就朝沈致递去一个挑衅的神色,而后便坐直了身子看向谢钱浅。

    谢钱浅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将那串奇楠珠重新顺好,绕在手上一边朝沈钰走,一边甩着玩。

    沈三爷端起茶杯悠哉悠哉地抿了一口,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沈致,可他依然纹丝不动,从头到尾都是那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谢钱浅走到了沈钰面前,低头朝他看了眼,沈钰立马对她笑了起来,笑得那是个风光灿烂,帅气逼人。

    下一秒谢钱浅突然闪到他身后,掌中的奇楠手串直接一甩狠狠勒住沈钰的脖子,霎时间,空气凝结了,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