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女生言情 > 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 > Chapter 27(第二更)

Chapter 27(第二更)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根号三毛茸茸的身体不停在沈致身上蹭来蹭去,他几度开口说话都被它打了岔,谢钱浅本来低头压着笑,却听见沈致清了下嗓子,她抬起视线时,看见他掌心摊着那颗她刚才扔过去的小果子,目光沉寂地盯着她,似乎把她的小心思看得透透的。shubao22.la

    谢钱浅每次跟师弟打架,或者把武馆东西弄坏了,师父都会罚他们,让她挨打她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只要师父开始跟她说大道理,她总是会耍小心思打个岔,然后师父就不会训她了。

    只是她没想到这招在沈致身上并不管用,他反而语气颇沉地对她说:“手伸出来。”

    谢钱浅的脸上立马露出苦兮兮的表情,极其不情愿地挪到他面前,抬起双手再次伸给他。

    彼时根号三似乎也感觉到面前男人身上那难以撩动的气场,它十分实相地叛变了,慢慢爬到沈致的肩头窝了起来,还顺带收起了自己的尾巴,装得比谁都乖巧。

    谢钱浅看着它安静如鸡的模样,愤愤地撅了下嘴,然后便绷着唇,双眼睁得老大,一脸壮士割腕的样子盯着沈致。

    沈致缓缓扬起右臂对准她的手,面色冷峻,谢钱浅没有躲,咬着下唇。

    然后便看见沈致的大掌带着力道落了下来,她头一撇,预料中的惩罚并没有降临,沈致在快要打到她手时忽然紧握,她只感觉到双手被另一只大掌握住,沈致往回一拉,她的身体便在惯性下被他拉到了沙发上。

    根号三“喵呜”一声,从沈致的肩头跳到了谢钱浅的腿上,用圆圆的脑袋讨好地蹭了蹭她的手。

    她诧异地转过头看着沈致,他已经收回手,依然是那闲适清淡的模样。

    谢钱浅不禁说道:“我以为你会打我。”

    沈致脸上没有任何温度,表情甚至有些凌厉,眉眼间却藏着不太明了的笑意:“不知道力是相对的?打你我也会疼。”

    “……”原来你是怕疼啊。

    谢钱浅挨完训后便又偷偷潜入厨房拎着那袋知了,再偷偷摸摸从侧门溜到顾磊那里,跟他两人把知了给炸了,于是,一大早院中就弥漫着一股油炸的香气,顾淼几次见沈致闻着这味眉头轻皱,他都替钱多和顾磊捏把汗,但沈致最后什么也没说。

    沈致近来过得很悠闲,除了晚上会处理一下国外那边的事务,白天偶尔到翠玉阁绕一圈,绝大多数时间都过得跟个退休干部一样,闲散舒适。

    这就导致谢钱浅跟着他也过上了退休少女的生活,每天的日常除了吃睡,就是跟着顾磊后面练鞭子,一间堂的院落空旷清冷,倒是给他们提供了足够的场地。

    顾磊每当看着谢钱浅敏捷的身姿都会热血沸腾,想跟她来场真正的比试,一较高下,可每次冒出这个想法都会被沈致的眼神扼杀在摇篮里,所以和钱多比武成了顾磊心头最遥不可及的愿望。

    偶尔他们练鞭时,沈致路过会看上一眼,每天傍晚吃完饭,谢钱浅已经养成了习惯跑到沈致跟前让他上药,虎口的疤虽然没有完全消失,但十几天后果然渐渐变淡了。

    有时上药时沈致会提点她几句用鞭的技巧,或者白天身位的问题,谢钱浅本身功底强,在这方面又灵,一点就通,经过沈致的点拨和顾磊的训练很快就上手了。

    虽然顾磊练了多年,技巧上也算如火纯青,但也许块头太大,看顾磊耍鞭总有一种违和感,不如他打拳来得霸气。

    而谢钱浅武鞭完全就是另一种视觉享受,她身轻如燕,甩鞭时眉眼间散发的英气飒爽逼人,那副画面时而动若飞龙,时而又缓若游云。

    短短十几天内她就钻研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出鞭技巧,不似顾磊那样直来直往,容易让对方找出破绽,她利用出鞭速度和眼神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在出鞭前让人完全无法摸透她的路数,突然执鞭疾如闪电击打目标,既快又狠。

    每次她练鞭,根号三都被吓得“喵呜,喵呜”地跑去沈致的书房,窝在他腿上,或者盘在他书桌上,寻求避风港。

    根号三近来越来越能吃了,普通猫粮已经无法满足它对食物的需求,于是谢钱浅还买了一堆猫罐头、猫条、猫零食回来,根号三完全过起了有奶便是娘的日子,吃饭睡觉,就连谢钱浅洗澡,它也要跟着进浴室盘在洗手台边静静地看着她。

    本来这也没什么,但带根号三去打完第二针后,沈致随口问了她一句:“这猫公的母的?”

    谢钱浅告诉他是公的,然后根号三就被禁止进入浴室了。

    他给出的理由是“有伤风化”。

    于是后来谢钱浅再洗澡时,根号三只能哀怨地站在门口鬼吼狼叫的,那之后根号三似乎对沈致就有了一种莫名的敌意。

    主要表现在经常无比高冷地在沈致面前晃来晃去,就是不跟他亲近,或者每次爬完树一身脏兮兮地就跑进沈致的书房,在他一堆文件上打滚,盖小脚印,有次还故意打碎了沈致的水杯。

    为此谢钱浅感觉十分愧疚,毕竟是自己教猫不利,她第二天出门的时候还特地抽空去买一个杯子赔给沈致。

    当沈致看着她拿出来的那个白色搪瓷大茶缸,上面还印着“劳动最光荣”下面一颗红通通的五角星时,他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十分微妙。

    但是谢钱浅拍着胸脯向他保证:“这个好,这个打不碎。”

    “……”沈致一言难尽地对她道了声:“有心了。”

    那之后,沈致每次晚上开视频会议,远在国外的同事总能看见他坐在质地考究的软椅上,背后的墙上是一副高档字画,他衣着精良优雅,手边放着的却是一个印着“劳动最光荣”的大搪瓷缸。

    外国籍的同事看不懂,就觉得BOSS这喝水杯挺酷炫的,但华人同事都暗自捏把汗,总觉得那搪瓷缸上的内容像是老大在内涵他们什么…

    不过要说到爬树,虽然那天沈致训了谢钱浅,但她依然会偷偷背着沈致爬树,只不过她会专挑沈致在开会或者还在睡觉时爬。

    以顾淼的话来说“自从钱多搬过来后,咱们这的大米不仅下得快,连树上的知了都越来越少了,照这势头都快灭绝了。”

    沈致虽然说过让她去添置一些自己用的东西,但她买回来的都是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玩意,比如她买了一只假鹦鹉挂在大门口,而且是那种一根绳子拴着悬在门梁上的,只要有人路过,它就叫一下,半夜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黑影子在那晃啊晃的,十分}人。

    谢钱浅还在吃饭的时候一脸正经地告诉他们,她前两天打坐到夜里两点,最近没有睡好,所以想了个好办法,用这个鹦鹉守在门口,如果晚上有人想来刺杀沈致,鹦鹉就能第一时间通知她。

    她想着沈致挡了三伯的道,万一三伯记恨起来派杀手过来,那她不能大意了。

    结果顾磊和顾淼愣愣地看着她,一头问号,沈致挑起眉问了句:“最近没少看武侠小说吧?”

    “……”

    顾淼私下跟顾磊说,幸好钱多不是跟他们一栋楼,也就老大心理素质比较好。

    好在根号三对这个鹦鹉十分感兴趣,不停跳着挠它,于是乎家里整天都是这只鹦鹉在叫,有时候沈致会有些恍惚,他过去十几年的日子都是过得清清淡淡的,如果不工作的话,有时候一天家里也不会有一点声音,为什么只是搬进来一个小女孩,家里整天就跟有千军万马一样热闹?

    三天之后鹦鹉没电了,家里终于又安静下来,谢钱浅又有了危机感,准备再去多批发一些这种感应鹦鹉,沈致直接拦住了她,给一间堂装上了电网智能警报系统。

    所以那几天谢钱浅都忙着监督施工队的进程,有时候沈致一整天都见不到她人,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可只要他打开微信发给她一个“来”。

    她总能神奇般地从某个角落蹿出来,三分钟内出现在他眼前,这种感觉让沈致莫名感到踏实,他最近晚上连神经衰弱导致失眠的老毛病都好了许多。

    不过要说起来谢钱浅也不是完全静不下来的,每天中午刚吃完饭那会是她最安静的时候。

    别人都去午休了,她会坐在一间堂主楼门口的石阶上,对着空荡荡的院子画园景图,她没有系统学过设计,画画功底也一般,所以画出来的东西非常抽象。

    偶尔沈致会走过去看上两眼,还要询问一下她画中的东西是什么,她要是不说,别人一般也很难看出来,有种后现代抽象派那个意思。

    半个月后,谢钱浅终于通过李艾青工作室的同事预约上了李艾青本人,她是以买画的名义,并且事先付了一笔不少的定金才换来这次的见面机会。

    时间就在第二天的下午,所以她提前一天就和沈致打了招呼,她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