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2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沈致说完一句“晚安”就当两人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过,他又开始低头翻阅那些散开的资料,眼镜后面的眉峰轻轻拧着,他向来是那副闲淡清雅的模样,就是平时晚上开越洋会议,偶尔谢钱浅从他旁边路过,他也依然是那副淡淡的模样,很少见他神色凝重的样子,加上今天从下飞机起的阵仗,总给谢钱浅一种不大好的感觉。shubao22_la

    于是她出声问道:“明天,很重要吗?”

    沈致闻言,手指将一页纸张翻了过去,会议室里响起突兀地“唰”得一声,他略微抬眸,镜片折射出的反光带着些难以琢磨的味道。

    对她开了口:“你下午说我拿这么多资金投入慈善脑子坏了,严格意义上来讲,我这也并不算做慈善,只不过外人看着像那么回事,人要懂得进退方可大吉。”

    “什么意思?”

    沈致干脆丢下手中的材料,靠在椅背上拿掉眼镜揉了揉眉心,谢钱浅很少看见他拿掉眼镜的样子,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他的五官很立体,摘掉眼镜后高挺的鼻梁到薄薄的唇,线条流畅,反而显得更加清俊。

    他的声音像悬浮在空气中的颗粒,磁沉中透着丝疲惫:“与其让那些人动用这些资金去干利滚利的勾当,不如造福社会了,还能替沈家换来个好名声,上面从这方面考虑也会暂缓对沈家的动作。”

    谢钱浅似乎渐渐领悟到了什么,她还奇怪沈致最近怎么如此清闲,连大门都不出,原来他有自己的打算,说不定他早已和上面谈好了条件。

    这样一来,便正如沈三爷所说,必定会动到很多人的蛋糕,所以他近来才会尽量减少外出。

    如此,明天的签约仪式岂不是危机四伏?谢钱浅的神情也突然凝重起来。

    她出声问道:“签约什么时候?”

    沈致顿了片刻才说道:“明天下午两点。”

    谢钱浅忽然就打起了精神,沈致看了她一眼,交待道:“记住我的命令。”

    谢钱浅抿了抿唇对他说:“晚安。”

    ……

    第二天一早谢钱浅并没有跟沈致他们同行,她比他们早一个小时就离开了,自己悠哉悠哉地跑到酒店早餐区用了一顿丰盛的早点,然后打车事先前往活动现场。

    由于前一天顾淼给了她一张邀请函,所以到了地方她很顺利地就进入了。

    沈致的出现不出所料造成了不小的轰动,他回国本就没几个月,突然大刀阔斧地全力投入慈善事业,在外人看来本来就是件不大能理解的事。

    从他出现,到参加项目发布会整个过程,周围的人一直有秩序地严格控制中,就连他上台发言,顾磊也一身黑衣地跟在他身后,十分谨慎,像堵墙一样冷酷。

    沈致今天穿得很正式,这个日子他筹划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不仅对沈家,还是对他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日子。

    所以他难得穿上质地精良的高级西装,斯文妥帖的无框眼镜显得他儒雅俊朗,前排蹲着的记者手中无数的闪光灯和镜头都在对着他。

    只不过从早上出门起他就没有见到谢钱浅,这段日子形影不离的生活,她突然消失在他身边,倒让他有些不大适应。

    于是他看了眼放在手边的手机,垂眸不自觉地翻开谢钱浅的微信,她的微信名叫“叶”,就一个字,不过头像似乎早上换了下,原本是一片被虫蛀得全是虫洞的树叶,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一片大海的远景,看角度像是早晨才从酒店某个地方拍的。

    于是他点开对话框,手指翻飞地发去一条。

    -没看见你?

    很快手机震了下。

    -我在。

    短短两个字让沈致感到一种踏实。

    -在干嘛?

    -在看你。

    沈致抬起视线时嘴角稍扬,这是他到场后唯一露出的笑意,底下顿时又亮起一片闪光,沈致镜片后的目光无声地扫视了一圈,并没有找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但他知道她一定就在不远处,就像平常在家一样,他只要唤她一声,她总能从某个角落突然蹦出来。

    上午的发布会虽然人很多,但好在安保工作非常周密,所以还算秩序井然,并没有出现什么乱子。

    中午是一场酒会,由于上午该应付的媒体,该汇报的工作,项目启动仪式全部顺利进行完毕,下午在绿岛只有一个签约仪式的过场,所以很多宾客也都放松身心喝起了香槟。

    宴会厅里都是一些慈善企业家和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沈致和严主席那些协会的领导坐在一起闲聊。

    顾磊站在沈致身后问了顾淼一声:“丫头呢?”

    顾淼来来回回在场内找了两圈,才一抬下巴告诉他:“那,黑衣服的。”

    顾磊闻声望去,只见远处的美食自选区边站着一个曲线优美的女人,垂坠的露肩黑色礼服,裙摆处隐约透着烟雾蓝的色调,内衬的缀珠在大厅的水晶灯下闪着时隐时现的幽光,有些神秘感,从背后看去整个人都透着一种复古靡丽的气质。

    顾磊有些不可置信地问:“你说那个手上拿着餐盘的女人是钱多?”

    顾淼其实也有些不确定,但是他认得钱多身上的那件礼服,钱多是单独过来的,今天来的宾客身份都不一般,他总不能再让钱多穿得跟个杀手一样,估计门口保安也不会让她进。

    奈何他对女人衣着的品味也十分有限,所以昨天特地委托造型师帮忙准备的礼服,造型师事先给他看过礼服图片,所以他有印象。

    坐在一边的沈致微微侧眸,也朝着那道身影望去。

    正好这时有个年轻男人走到谢钱浅身后跟她说话,她回眸之际,柔顺的短发拂过耳廓,看清了她的脸,她今天化了妆,虽然昨天造型师托人送礼服的时候,特地跟顾淼交代过里面准备了化妆品,但顾淼认为钱多应该不会用,也没有特别强调。

    她并没有化多浓的妆,只是涂了淡淡的眼影和红唇,浅色的眸子便更加清晰,似水欲滴,看人的时候,仿若眼里布上一层迷雾,摄人心魄,在她转头的刹那,原本想找她说话的男人已经怔住了,像被她勾走心魄,就这样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谢钱浅似乎是觉得面前这人有些奇怪,还轻轻皱了下眉。

    而远处的顾磊也看傻了,他完全无法把那个爬高上低,动不动就把自己弄得一身脏的姑娘和眼前这个打扮精致的美女重合。

    他从来没有见钱多穿成这样,在礼服的衬托下,那短发红唇的模样带着股野性的冷艳,可谢钱浅的五官本身又很甜美,所以揉在一起便有了一种天然的魅惑。

    谢钱浅的礼服算是非常低调的,也不似那些女人打扮得如此耀眼夺目,可或许是她常年练武的原因,她的身上有种浑然天成的气质,因此那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很难让人忽视,也让他身后站着的男人没说几句话就脸色微红。

    顾磊直接感慨道:“我们钱多就是和一般的妖艳货色不一样,稍微打扮一下甩那些姑娘几条街。”

    他这话还说出了点老父亲的感慨,沈致直接回头瞪了他一眼,他乖乖闭了嘴。

    事实证明,谢钱浅独自一人出现在这个酒会上的确挺引人注目的,虽然她已经尽量低调,光顾着拿吃的,也不怎么和人说话,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过来跟她打招呼,这就致使她非常困扰,每次刚准备开怀大吃就被人打断。

    沈致几次朝她的方向看去,每望过去她身前都站着不同的男人,还有人递香槟给她,沈致的目光沉了下来,她的酒量怎么样他很清楚,但谢钱浅也不傻,下午的签约还没开始,她当然不会把自己喝醉,也就小抿了一口便放在旁边。

    基金理事会的秘书长过来通知沈致他们可以去楼上的房间休息,一点会有人来接他们去绿岛参加签约仪式。

    沈致点了下头,等他再朝宴会厅望去时,那抹黑色身影已经不在了,他来回找了两圈都没有再看到她,秘书长又礼貌地催了一遍,沈致才收回目光随他们上楼。

    今天的日程比较赶,他们并没有太长时间可以停留,所以一进客房顾淼就对沈致说:“老大你赶紧睡会吧,待会我叫你。”

    沈致靠在沙发上,瞌着眼皮,但并没有睡着,他的思绪很乱,即使闭着眼,也无法让心情完全安静下来,干脆睁开眼,点开“叶”的头像,发了一条微信过去:在哪?

    微信没有收到回复,理事会的执行理事长倒是亲自过来,告诉他快艇停靠在岸,严主席他们已经先过去了,其余参加仪式的人会分批接过去,如果他休整好可以随时出发。

    昨天在对行程的时候,沈致就已经清楚签约仪式会在绿岛,因为协会总部就设立在那,按照惯例需要在总部进行签约。

    那就意味着肯定要坐船过去,势必就要出海,顾淼问过他需不需要跟严主席那边沟通更换签约场地。

    但沈致并不想因为个人的原因破坏协会的传统,让这么多人劳师动众地跟着转移,绿岛的签约仪式提前准备好的,半天的时间重新布置安排并不容易,与其那样,他情愿自己克服,可真正要到上快艇时,他到底还是显得有些焦躁。

    顾淼看出了沈致的不对劲,支开理事长,问道:“老大你可以吗?”

    沈致面色有些发紧,他下意识看了下手机,微信还是没有提示新消息过来,那股焦躁的情绪越来越明显,他努力压制住起身对顾淼说:“走吧。”

    车子直接把他们送到码头,这里的码头今天不对外开放,都是持有邀请函的宾客被包车送来,码头也站满了安保人员,一路上都戒备森严。

    沈致他们抵达码头时,参加签约仪式的人已经陆续上岛了,此时码头所剩的宾客并不多。

    除了顾淼和顾磊外,今天一早上随行的那几个安保人员也同沈致上艇,快艇能坐25人,码头的人跟他们说了声,还剩三位宾客会随他们一起去绿岛。

    沈致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身体越来越僵硬,眼镜后的眸子盛着细碎的光,慢慢破裂。

    顾淼回头喊了他一身:“老大上船了,把救生衣穿上。”

    却猛然看见沈致脸色煞白,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他怔了下有些担忧地又喊了声:“老大。”

    沈致收回视线快速套上救生衣,在顾磊的护送下上了快艇,刚一上艇他便抬头望见那个短发红唇的女孩就坐在快艇最后一排,神色自若地盯着他,她前面还坐着两个宾客。

    沈致微怔了下,海风吹起了她的短发,金色的阳光折射在海面上又跃在她浅色如雾的眸子里,她似有若无地对他笑了下,刹那间,沈致悬在心口的情绪被抚平了,一种没来由的心安滋然而生。

    他被安排坐在了中间,这艘快艇人很少,顾淼和顾磊坐在了他身后。

    沈致刚坐定,手机震了一下。

    -我事先过来踩点,快艇没问题,放心。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他的不适,谢钱浅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沈致却低头敲下几个字:中午吃饱了吗?

    -可能没有。()

    -签约完带你吃大餐。

    -

    沈致嘴角微扬收了手机,正好快艇发动了,调了个头后便向着海中央飞驰。

    几分钟过后码头已经越来越远,最后完全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快艇像一叶扁舟闯荡在浩瀚飘渺的海面上。

    壮阔的大海此时风平浪静,太阳升至高空,将海面照得波光粼粼,偶有海风轻拂,海面翻起细小的浪花,像温柔的手撩起水帘,用表面的平静粉饰着眼前的一切。

    可沈致知道这看似平静的外表下藏着怎样的惊涛骇浪,他已经很久没有正视这片蔚蓝色,但他心里很清楚,他终归是要面对的,只是时间问题。

    码头到绿岛不过二十多分钟,快艇在大海中颠簸起伏,大约驶出十分钟后,最前面的工作人员突然指着后面喊道:“危险,不要站起来。”

    正说着沈致突然感觉身边一道人影掠了过来,谢钱浅已经在颠簸中从后排跑来,一把拽住沈致,对着他还有后面的顾磊和顾淼神色匆匆地说道:“我可能要告诉你们一件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