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女生言情 > 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 > Chapter 35(第二更)

Chapter 35(第二更)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欲乱美女欢欲后宫录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被凌辱的校花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钱多的离开让顾磊和顾淼都感到十分不适应,无论是吃饭,还是做事,亦或是照顾根号三,他们总能不自觉地想到她,说来也奇怪,不过同住了一个多月而已,他们好像都忘了钱多是老大雇来的身份,总觉得她会一直留在老大身边,都把她当家人了。shubao22.la

    他们也没想到钱多存在感这么强,她这一离开,走哪都是她的身影,还挺不习惯的。

    第三天傍晚的时候,沈致用完晚餐刚准备上楼,院中突然响起了鞭子的声音,他神色一怔转过身匆匆走出屋子,夕阳下顾磊汗流浃背地耍着鞭,沈致的脚步顿住,镜片后的双眸暗沉地注视着他,好像在看他,眼里却好像根本不是他。

    顾磊很快发现沈致站在廊上的身影,停了下来转头问道:“沈哥你找我啊?”

    沈致嘴角似有若无地撇了下,出声道:“没事,你继续练吧。”

    他并没有进屋,而是单手抄兜沿着长长的廊往老槐树那走去寻找根号三。

    这只猫自从谢钱浅搬走后,它一日三次,清晨、中午和傍晚总是爬到老槐树上t望院落外面,就像等着它的主人归来一样,任凭顾磊和顾淼怎么喊也不下来,后来干脆也就随它去了。

    沈致走到树下,果不其然根号三毛茸茸的身体窝在高处的枝桠间,他唤了声:“下来。”

    根号三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高冷地把头扭开,继续眺望远方,那性子倔起来倒是和某人一摸一样。

    暖色的夕阳落在沈致的眸中,他眼里的光柔了些许,瞥见一片榕树叶上有细小的虫洞,他不禁拿出手机对着那片树叶拍了一张,夕阳的光印在树叶的背面,将叶子的虫洞填满了,仿若树叶上长满了发光的小点。

    他低头看着手机中的这片叶子,想起谢钱浅之前用的头像,他还没来得及问问她为什么总是喜欢那么奇怪的叶子?

    于是他打开朋友圈,发了他有史以来第二条动态:一叶知秋,流水浅浅。

    配图便是那片树叶。

    顾淼在远处喊他,BK二季度的报表需要他过目,沈致收起了手机折返回去。

    他直接进了书房坐在桌前,顾淼将打印件递到他的面前向他汇报。

    秋风微凉,沈致罩着件半袖衫,手间摩挲着奇楠珠,清逸的身影略显出几分寂寥,半晌,突然出声问道:“不是总说我好看吗?”

    顾淼突然顿住,“啊?”了一声,却发现沈致摩挲着手间的奇楠珠若有所思,好似并不是在跟他说话。

    顾淼又问了一遍:“老大?”

    沈致才缓缓抬起头,目光暗沉地说:“她还警告别的姑娘不要喜欢我,豁出性命也护在我前面,一副生怕我掉根头发的样子,动不动就说我好看,平时那么紧张我,现在什么意思?”

    顾淼收起文件一脸八卦地问:“谁啊?你说钱多啊?”

    沈致面无表情地看着顾淼:“她为什么说走就走?”

    “……”

    顾淼想了半天,只能如实告诉他:“据她自己说,是怕浪费宿舍费。”

    “???”

    沈致的唇际紧抿了下,倒是像小浅会说出的话。

    他又随手打开微信,他难得发一条动态,不免俗的又是一片留言点赞,沈致心不在焉地刷了一下,目光突然停留在那个大海的头像上,头像旁边有颗爱心,二十分钟前谢钱浅也给他点了个赞。

    沈致立马直起身子,又盯着她的头像看了看,眼里忽然有了光,点开她的头像,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在哪?

    发完后,他一下又一下磕着手机,手机敲打在实木桌上发出沉闷的敲击声回荡在书房内,沈致没说结束,顾淼也不敢走,就这样大气也不敢喘地候着,也不知道老大这是怎么了。

    直到几分钟后手机的响声突然打破了这僵持的气氛。

    -在校图书馆。

    沈致看了眼微信内容,嘴角浮起一丝弧度,忽然起身对顾淼说:“出门。”

    顾淼也不知道这天都黑了,老大突然说要出门是去哪,也只能赶紧通知顾磊准备车子。

    结果沈致走到门口低头看了眼身上的半袖罩衫,忽然又折返回二楼换了一身衣服。

    当他走下楼来的时候,顾淼直接愣住了,顾磊没心没肺地笑道:“沈哥你打扮这么帅是要带我们去酒吧嗨吗?”

    顾磊自从回国后还没有感受过国内的夜生活,主要是沈致平时的生活太清淡,唯一两次去关哥那的VIX还都没带他去,他内心老躁动了。

    结果期待了一路,车子却直接驶进了大学城,这就让顾磊一个没有学习细胞的人感到十分不自在了。

    谢钱浅是九点从图书馆出来的,进入大二后她的舍友都莫名其妙变得十分繁忙,不过她向来独来独往惯了,此时刚出来就看见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在围观不远处的车子,毕竟劳斯莱斯库里南国内本就没有多少辆。

    车身从设计外观、线条、细节每一处都彰显着极致的气息,古典又不失豪华的现代感,恢弘大气,很少能在路上见到,而沈致的这辆库里南是午夜宝石蓝的颜色,低调奢华,停在路灯下泛着优雅尊贵的光泽,不免引来了很多好奇的目光。

    奈何车身玻璃太黑,看不清车里坐着的人,可谢钱浅却一眼认出了这辆车,毕竟她也坐了快两个月了。

    她刚走下台阶,车门突然开了,本来在围观研究车子的学生齐刷刷看了过去,倒想看看车里坐着的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开得起这车。

    然后沈致的长腿便迈了下来,随后他清隽雅致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车外人的视线中,旁边一群人中间顿时发出了倒抽气的声音。

    而他只是立在车边望着那个下楼也跟一般人不一样,非得两三层跳着下来的女孩。

    谢钱浅刚走下楼梯看见沈致后,也和其他人一样愣住了,不是被他的容貌惊艳到,而是被他身上的穿着惊住。

    他穿了件白色的卫衣和浅灰色运动裤,配上一双纯白的球鞋,身形修长却并不单薄,英隽的轮廓在衣服的衬托下显出了几分少年感,却又比这些真正的大学生多了一份沉稳,所以乍一看,那独特的气质让人眼前一亮。

    就连谢钱浅也从来没看过沈致穿得这么年轻,一时间有些不大适应,跟着站在楼梯边上傻愣愣地盯着他。

    沈致看见她出现,不禁对她露出清浅的笑意,旁边的校友都惊呆了,这帅哥是在对谁笑?

    然后就看见大二经管的谢钱浅朝着他走去,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谢钱浅在大一时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她的出名和一般人还不大一样,其他人往往是因为竞赛、文体、论文、研究、社工等方面出类拔萃在众多学霸中引人注目。

    而谢钱浅就有点传奇了,她大一时因为参加了Q大赫赫有名的M杯,田径女子甲组三项冠军全被她包揽了,当天全系就炸了,其他系的人都在打听她是不是国家队的?

    后来她又比得不过瘾,跑去参加定向越野赛,这项比赛需要非常缜密的逻辑思维计算能力,还需要强大的体力,她在一百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可真正让她名声大噪的是,她在比赛过程中误伤了一名教授。

    事后谢钱浅被请去校领导办公室做汇报的时候,还一脸平静地说她并没有想伤那个教授,只是那个教授站在沟边上,看他没注意后面差点掉下去就拽了他一把,结果她手劲太大,这教授被她拽得一屁股坐地上还闪了老腰送去了医院。

    这件事吧,其实当时她要不管,教授顶多也就跌得一身泥,就是跌到哪也跟她没关系,后来她在校领导办公室反省的时候,还说怪就怪自己心地太善良,不应该管那闲事,如果下次再遇到这事她一定不会插手,说得还一脸诚恳的样子。

    直接把校方处理该事的领导气得不轻,让她把家长叫到学校来,十分钟后沈辞谦就来了。

    所以谢钱浅又跟没事人一样回去了,这就导致学校其他人看她就有点神奇了。

    本来刚上大一那会还有不少男生蠢蠢欲动想追她来着,后来那些关注她的男生陆续被她惊人的力量和食量吓得愣是不敢靠近她。

    而彼时,谢钱浅朝着那个站在库里南车前的男人走去,自然周围多了无数双八卦的眼睛。

    她踏着轻快的步子,刚走到车边,顾磊就落下车窗,和顾淼两人拼命跟她打着招呼:“小钱多,我们来找你玩了。”

    谢钱浅也露出久违的笑容:“要请我吃夜宵吗?”

    “……”看来和钱多的友谊只能建立在美食的基础上。

    沈致半笑着对她说:“晚饭没吃饱?”

    谢钱浅收回视线看着他:“唔…挺饱的,但还能再吃,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才回来没几天。”

    她今天穿了一条背带裤,手里捧着几本书,肚子上的口袋里还插着几只笔,沈致看着她这样就忍不住嘴角上扬,一阵微风拂过,她的短发盖到了脸上,谢钱浅手上拿着东西,只能左右甩了甩,沈致抬手轻揉地拨开她的头发帮她别到耳后。

    他个子很高,谢钱浅站在他面前才到他胸口,他低头做着这个动作的时候,自然亲昵,眼里盛着细碎的流光,旁边围观的校友都在窃窃私语“她男朋友啊?长得真好,谢钱浅居然有男朋友了?”

    沈致感觉到旁人的议论,侧了下眸对她说:“不急着回去吧?到旁边走走?”

    谢钱浅点了点头亦步亦趋跟着他,于是昏黄的路灯下,一道清隽的身影走在前面,另一道娇小的身影跟在后面。

    直到他们离库里南越来越远,沈致才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她:“你现在又不是在出任务,老走我后面干嘛?”

    谢钱浅也停下脚步出声问他:“你怎么穿成这样?”

    沈致不自然地将双手放入运动裤的口袋中,低眉说道:“好看吗?”

    谢钱浅认真打量了一遍,回道:“你穿什么都好看。”

    “那你为什么要走?”

    “嗯?”谢钱浅眨巴了一下眼,无法把好看和为什么要走联系在一起。

    沈致转过身朝她逼近,停在她的面前离她很近,谢钱浅垂下眸,视线有些闪躲。

    他的声音低磁好听地落在她头顶:“你走后,根号三每天都在树上等你。”

    谢钱浅抬起头,路灯的光晕照得她眸子通透漂亮,像水滴一样诱人,沈致又朝她凑近一些,他的气息压了过来,笼罩着她,低头对她说:“根号三想你了,回来吧。”

    那一刻,其实谢钱浅的大脑是空白的,她差点下意识说“好”,可后来又觉得自己没有理由要回去啊。

    沈致的眼神从她的双眼移到她的唇上,他吻过这片柔软,虽然是在上次那么窘迫的情况下,但他仍然记得她的味道,有着淡淡的糖果清香,他很喜欢。

    他不自觉俯下身离她更近了些,可彼时谢钱浅却敏感地退后了一步,和他拉开距离,满眼警惕地说:“你要是还想雇个保镖的话,可以找我师父,我师父之前也跟我说过了,上课的时候专心上课,不插手武馆的事,或者我也可以把我师弟推荐给你,我有两个师弟身手也很好,放在身边应该没问题的。”

    沈致发现她有些躲着自己,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在谢钱浅的眼里看出了防备。

    他略微蹙眉直起身居高临下地问:“你离开一间堂就是因为任务结束了?”

    面前的女孩点点头。

    “你之前处处为我着想,出生入死的,只是因为你在出任务?”

    面前的女孩再次点点头。

    “如果我不是你的雇主,你会用身体为我挡银针,会丢掉自己的救生衣救我吗?”

    这时谢钱浅皱起了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沈致眉眼深沉:“说话。”

    “我应该还是会救你的,你是沈爷爷的长孙,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沈致缓缓抬起下巴,眼眸清冷地睨着她:“如果我不是沈家长孙,我就是我,你是不是根本不会管我?”

    面前的女孩停顿了一下,第三次点了点头。

    沈致的呼吸微滞,牢牢看着她,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说我好看?没有别的意思?”

    谢钱浅感觉到沈致眼里的愠怒,可他现在已经不是她的雇主了,所以她并没有多担心会得罪他。

    如实回道:“就是因为你好看啊,我也会经常对宿管阿姨说她好看,她割了双眼皮后变好看了很多。”

    “……”沈致静默地盯着她看了良久。

    最后一句话也没说,大步扬长而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