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白银姬与告死灵书-番外 > 白银姬与告死灵书-番外(08)

白银姬与告死灵书-番外(08)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2020年7月17日FP。shubao22_la8列车上的授乳情事浴室里弥漫着白茫茫的水汽。

    在冬天,没有什么比身心俱疲的时候泡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更加惬意的了,莉莉安想。

    和同行的权贵没完没了的交际很累,但只要身体浸泡到暖呼呼的热水里,这一天的辛劳就好像被弥补了一般,让人只想懒洋洋地泡着,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

    “汉斯列车长,查理哥哥,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这个时候她就忍不住感谢汉斯列车长与曾经帮助了列车长,而让自己可以在豪华车厢上占据一席之地,能够享受整天的热水与浴缸的查理哥哥。

    如果是只能冲澡的一等车厢,她现在一定已经疲惫地连淋浴都不做,就那样躺倒床上去了。

    “唔……”

    不过,莉莉安也有点烦恼。

    浸泡在热水里,为了改变姿势而挺起胸来的时候,一种涨涨地感觉从她小小的胸部上弥漫了开来,与泡澡的愉快比起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柔软的被窝里打滚时被突然地电了一下。

    “啊呜……”

    小公主低下头,看着吸附在自己胸前两点上的小小的金色圆片,犹豫了一下,用手指轻轻地按着。

    涨涨的,麻麻的,乳房比起平常来都好像重了一些,一按着,就软软地陷进去,然后酸胀的感觉就变得更加明显了。

    “呜呜……要是再大一些就好了……”

    克莉丝是莉莉安忠诚的魔使,冷静,温柔,处理起事物来也总是滴水不漏,但就算是她也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而这件事,是莉莉安今天穿了一整天的礼服之后才发现的。

    为了穿上那件晚礼服,金属乳贴之间的金色细链被取了下来,因此,抑制沁乳的魔法也消失了。

    原本可以两天乃至三天才会产生出足以充满莉莉安胸部的乳汁的沁乳体质在魔王那不讲道理的庞大魔力下干劲十足地分泌着乳汁,在晚上的宴会之前莉莉安就觉得有些不舒服,到了现在,光是碰一碰都能感觉自己小小的乳房里满是白白的乳汁。

    可是,克莉丝为她准备的行李之中,却并没有吸乳器。

    “呜呜,虽然这不怪克莉丝……”

    莉莉安小心翼翼地解除了乳贴上的魔法,让两块蚀刻着漂亮花纹的金属失去了吸附的力量,落到她的手中,才刚刚将它们拿下来,被压迫了一整天的乳头就尖尖地挺了起来,因为充血而红得就像成热的草莓,尝试性地揉捏一下,酥麻的触电似的感觉就游走在背脊上,但酸胀感也一同弥漫。

    小公主又尝试着自己拖住胸部挤了挤,但不得要领的动作只是让她猩红的双眼因为难受的感觉而蒙起了一层水雾,看着好像更加挺立了一些的乳头欲哭无泪。

    说到底,本来就还没有成热的这对胸部就不具备哺乳的能力,玛戈特和奈特也告诫过她,如果在还年轻的时候就获得了沁乳体质,因为胸部和乳腺的发育还不那么成热,时而就会赌奶和涨奶,所以需要特别注意,但是因为有克莉丝在,她完全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不如说,连注意都没有不曾注意过。

    在星黎宫时,往往在她自己都还没有感觉到胀痛时,黑发的少女就会在她入浴时走进来,拿着几只晶莹地高脚杯,她只需要趴下,撑起身体,就会被纤细地长长地手指,用仿佛在演奏钢琴的温柔动作,让雪白的汁液从乳房里被挤出,注满玻璃杯。

    但现在,克莉丝不在身边。

    ……或许,她比想象中更加依赖克莉丝也说不定,仅仅是这样而已,仅仅离开她的身边一天而已就遇上了这样的事,而自己手足无措。

    “呜呜,怎么办……这种事……”

    莉莉安笨拙地抚弄着自己的胸部,时不时地揉捏,轻掐。

    她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这样笨拙的举止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用处,敏感部位被刺激的感觉就像电流一样在身上游动着,但却怎么都没有汇聚成那甜美地,仿佛诱人堕落的毒药的快乐。

    这个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一个慵懒和另一个疲惫的声音在水雾中响起。

    “莉莉安,我们进来了哦。”

    “……进来了哦……”

    莉莉安僵住了。

    水汽中,莎夏走进了浴室。不管怎么说,列车上的浴室都不大,水雾也还没有浓郁到可以遮掩彼此的视线,所以在拉开门的一瞬间,那双淡金色和蜂蜜色的眼睛就和莉莉安因为惊吓而睁大的眼睛对视了。

    然后,她们看到了莉莉安浸泡在水中的胸部,正捏着那对可口草莓的,在热水浸泡下发红的双手……“那个……我打扰到莉莉安了吗?”

    “不、不是的,这个是……”

    “啊,不,不用解释的,莉莉安也到这个年纪了嘛,因为和克莉丝分开感到寂寞什么的,嗯,我懂,我懂,刚好月歌被请去照料车厢上一些娇贵的植物了,等到她回来以后,我在和月歌一起………”

    “都说了不是这样啦!!!”

    这一天,莉莉安忽然强烈地讨厌起这趟列车和旅行了。

    …………………………………………………………………………………………………浴室里静悄悄地,占据了绝大部分面积的浴缸里,莉莉安坐在莎夏的身边,脸上的潮红在水雾中更加地鲜艳了。

    “也就是说,现在莉莉安因为涨奶非常难受不知道怎么办,所以就自己试着挤出来,但是却挤不出来?”

    “……嗯。”

    和朋友解释这样的事真是比想象中还要羞耻。

    莉莉安抱着膝盖,想把脸埋进自己的腿中,但是这样压到胸部又会很难受,所以小公主只能在两道温柔的目光中满脸通红。

    “很难受吗?”

    “嗯……很难受,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啊,这下问题就大了呢,这样下去对身体会很不好,会一直很难受,乳汁淤积起来还可能发炎,在胸部里结成硬硬的团块,甚至化脓……”

    “发、发炎,化脓……”

    莎夏也皱起了眉毛,她的语气让莉莉安泛红的小脸变得苍白,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小巧可爱的胸部,这里会发炎,乃至于化脓,还会长出硬结的团块……“怎、怎么办才好……”

    带着些哭腔,莉莉安害怕地看着莎夏,眼睛里弥漫的水雾几乎凝结成了晶莹的泪珠。虽然莉莉安并不是没有相关的知识,但这种时候,她还是慌慌张张地依靠起更年长的莎夏。

    ……这个,有点不妙啊。

    身体的某处,好像响起了咔擦一声什么被按下去的声音,被这个样子的莉莉安眼泪汪汪地从下方用可怜的眼神看着,原本只是想吓吓她的粉发少女几乎是一瞬间就感觉到了理性的崩坏。

    “……不,其实也不那么严重……既然是因为乳汁堆积起来才会导致的问题,在还没有发炎也没有化脓的现在,把乳汁榨出来不就好了吗?”

    “……诶?”

    “为什么莉莉安反而一副惊讶的样子呀?”

    莎夏哭笑不得地看着露出了惊讶表情的莉莉安,把被水汽打湿的粉色发丝拨到脸颊一旁,又顺手把小公主的银发揉得湿漉漉的,她凑近到从发丝间钻出来的可爱的耳朵旁,轻轻地,在柔软的耳垂旁,无声地呼气。

    “刚刚你不就是在尝试这么做吗?”

    “虽、虽然是这样没错,那个,这个……可是,我没办法挤出来……”

    “是『榨』哦,莉莉安,如果不得要领的莉莉安自己『榨』不出来的话,这种时候,应该要怎么做呢?”

    “怎、怎么做……”

    是因为在宴会上喝的葡萄酒吗?总感觉,有种好闻的味道从莎夏的身上冒出来,就像美酒一样芳醇,散发着葡萄与松露的芳香。

    这么说起来,除了自己只喝了一点点果汁,月歌呀,莎夏呀,都喝了不少的酒,莎夏还在浴室的温暖中,现在,正好整以暇地逗弄着自己……“……这是治疗哦,还是说,莉莉安想到了什么其他的方面……”

    “这是……治疗吗……?”

    扑通、扑通。

    莉莉安的呼吸变得粗重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喝醉了,因为浴室里的空气越发地弥漫着她很喜欢的美酒的香气,脑袋变得有些晕乎乎的。

    呜呜,要怎么说才好呢?这简直象是星黎宫那座地下宫殿的气氛,温暖湿润的水汽,美酒一般的芬芳,最重要的是重要的友人就在耳旁低语,明明知道这样下去又要变得乱七八糟,但还是会被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说服自己,然后……“……”

    变得迷离的眼神,莎夏当然也注意到了,莎看了看自己一边说话一边打开了的,准备边泡澡边享用的一瓶葡萄酒,把以后不能在莉莉安面前开这种浓度的酒这一点作为决定事项好好地记在了脑海之中。

    当然,那是在平常的时候,像这样的场合……淡金色的眼里闪过某种恶作剧的光,在莉莉安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莎夏悄悄地将一些酒倒进了浴缸里。

    酒香在浴室的水汽中,变得更浓郁了。

    “没错,这是治疗哦?为了让莉莉安可爱的胸部不再难受的治疗,莉莉安也不希望这么自己漂亮的胸部生病吧?”

    涂着漂亮的玫瑰色指甲油的手指沿着她湿润的肌肤滑了下去,从那天鹅般的脖颈到秀丽的锁骨,然后继续往下,轻柔地点在了那颗也见见蒙上了酒香的草莓上。

    轻轻一弹。

    莉莉安的身体颤抖了起来,之前自己怎么抚弄也只是在胡乱地流窜的细小电流汇聚了起来,变成了一股切实的,让小腹下方和屁股中央的花瓣为之收紧的一颤。

    “嗯呜——”

    快乐的低吟从女孩的喉咙之中流淌了出来,融化在美酒与热水交织的雾气之中,莎夏的脸就在眼前,那双淡金色的眼里已经看不到了往日里的冷静,只有某种情热在熊熊燃烧。

    ……不……行。

    莉莉安小声地说着。

    如果只是快感,她还可以忍受,可以抵抗。

    但是,被这样的眼神看着的话,那份温暖的欲望,那份带着点点恶作剧色彩的温柔,还有最重要的,在这些欲望之下,在开始与莎夏在星黎宫的地下做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训练”之前从未感受到的强烈情感就像潮水一样淹没了她,就像烈火一样点燃了她。

    她忽然无法抗拒那情热与欲求地站起,将自己的唇和莎夏的唇贴紧到了一起,交换着体液与呼吸。

    粉发的少女僵住了,这个吻就像闯入了她灵魂的最深处,闯入了某片她藏匿在内心深处,不愿也不会暴露出来丝毫的黑暗。

    她猛地推开了莉莉安,淡金瞳孔中那始终与热诚相伴的冰冷也回到了眼里,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莉莉安,看着被她抓住肩膀,神情恍惚的小公主。

    “……莎夏,你……会治好我的,对吗……”

    粉发的少女听到了她的声音。

    如同白银的月光,如同月下美丽的夜蔷薇,清澈,而没有丝毫的黑暗。

    ……是错觉吧。

    莎夏看着莉莉安已经醉醺醺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

    “……啊啊,我一定会治好莉莉安这对可爱的胸部。”

    摇了摇头,把那一瞬间闪过的记忆抛到了脑后,莎夏把莉莉安抱了起来,轻轻地,咬了咬她的耳朵。

    “一定。”

    …………………………………………………………………………………………………大陆上,大多数人类女孩的发育期是从10岁开始,到14岁成年时,就会有仿若含苞欲放的花蕾般的身材了,而大多数人会在20岁时来到最为年轻也最有活力的时节。

    不过根据人种之间、个体之间的差异也非常巨大。莎夏自己就是从10岁开始进入青春期,然后在刚刚成年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可以傲视很多贵妇人的婀娜身材,又像是仙蒂,明明和莎夏同岁,现在的身材都还像是等待着盛夏的春苗。

    作为比较少见的诺亚人种,莉莉安已经距离成年只剩两年了,但是她却好像才刚刚进入青春期一样,稚嫩与天真的气息还没有全部消退,但是又已经有了几分青春的魅力。

    自从新学期开始,克莉丝出现在她身边之后,这种清纯的气质中又混入了几分妖艳的性感,尽管平常总是被隐藏在女孩那纯真无垢的气质之下,但当莉莉安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时候,又会让人难以抗拒。

    就像自己一样。

    莎夏想。

    莉莉安正坐在她屈起的膝盖上,胀痛的胸部和充血的乳头就在粉发少女的眼前,只要莎夏将脸往前一靠,就可以埋进这对柔软的凸起之中。

    “莉莉安的胸型真的是很可爱呢,虽然不大,但是一手可以握住的大小是刚刚好呢。而且乳头的颜色也粉粉嫩嫩的,真的很可爱哦。”

    “啊呜呜……”

    莉莉安害羞地把头扭向另一边,完全不敢去看莎夏的眼睛。令人迷醉的红酒芬芳已经淡了很多,莉莉安也不再是醉醺醺的,不再被酒精麻痹之后,莉莉安的羞耻心与理智好像一同恢复了。但每当她这么做,粉发的少女就会在她的乳尖上轻轻一弹,让她压抑不住羞耻的呻吟。

    惩罚的含义显而易见,但这样的逗弄并不会痛。

    不、不如说是非常的舒服,莉莉安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动作,自己只能带来电流般的战栗感,而莎夏的手指就能把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变成让骨头都软掉的快感。

    “快、快一点啦,莎夏,要是月歌什么时候回来洗澡了……”

    “不想让自己这副害羞的模样被月歌看到吗?但是,被我看到就不要紧?”

    “莎夏,欺负人……”

    莉莉安可怜兮兮地看着莎夏的眼睛。从位置来看她是俯视,不过,莎夏从那双已经融化似的眼瞳中看到的却看不到气恼和威严,就像一只软乎乎的小猫咪,就算喵喵地叫着,也只会让抱着她的人更加想把她揉来揉去。

    而且……“而且莉莉安明明也很舒服吧,软乎乎的胸部,就像吸着我的手指不让我离开那样。”

    “才、才没有啦……”

    “哦?”

    莎夏轻轻地挑了挑眉毛,然后戏谑地抬起头。

    “莉莉安觉得不舒服吗?那我还是停下来比较好呢……”

    围绕着小小胸部画着同心圆的手掌停了下来,这样的动作莎夏已经做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两只小小的乳房到处都留下了属于她手掌的温度,那轻柔的动作和规律的节奏全部停了下来,只有硬硬的乳尖还抵在掌心。

    “哈呜……”

    事实上,虽然看起来像是在按摩,但事实上,莎夏只是用某种挑逗的手法,不断地刺激着莉莉安的胸部而已。

    她并不是医生,不过很大一部分沁乳体质的人在胸部受到足够刺激后会如同男性射精一样喷乳几乎是女性魔法师之间人尽皆知的秘密了。

    所以,当她将动作停下来,已经被挑逗了好几分钟的莉莉安反而不安分地扭动起身体来了。

    “莎夏……胸部……好热……好涨……”

    现在,小公主觉得自己的胸前是身上最热的地方了,酸痛感已经无影无踪,涨乎乎的感觉则更强了,但是她青涩的乳头好像还是没有放开,热量聚集在与莎夏掌心触碰的位置,但是这个时候,莎夏忽然拿开了手掌,仅仅只用食指与拇指的指腹捏着莉莉安粉红的乳头,开始有些粗暴地揉捏了起来。

    比起之前那手掌和胸部若有若无的接触,这样的刺激更加强烈,简直是从柔软的羽毛刷变成了粗暴的抹布,本来就在之前的逗弄中变得敏感的乳尖被这样对待的话,比起疼痛,反而是更多的快感先涌了上来,让莉莉安的腰失去了力气,如果没有用手撑着莎夏的肩膀,小公主一定已经软倒了下去,浸没在浴缸里,用指腹揉搓,用指尖拨动,时而捏着做出像是旋转一般的动作,有时则是稍微用力地拉起来,用一定程度的痛感打断快感的累积。

    “莎夏、等一下,不要……太舒服了……心脏……要停了……”

    莉莉安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在没有钟表的浴室里,时间的流逝变得暧昧不明,胸前燃烧的名为快感的火焰在少女的手中就与钢琴家指下飞舞的琴键无异,快感的战栗一次次地敲打着小公主的心脏,又随着血流涌向全身。

    情热的血流冲刷着着灵魂,肉体早已沦陷,尽管羞耻心还是像烈火一样烧灼着莉莉安并维持着她的理性,但很快莉莉安就看到莎夏又停下了动作,并且用一种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腹部的下方,准确的说……看着女孩最娇嫩的那片花园。

    “莉莉安也开始懂得女人的快乐了呢。”

    “诶、诶?”

    低下头,这个时候,小公主才注意到自己的腰正卖力地扭动、磨蹭着,在莎夏的膝盖上留下了许多与浴缸里温热的清水完全不同的透明液体,肉贝中的小小珍珠也挺了起来,仿佛正渴求着疼爱。

    “啊、唉……不是的,我……不是……”

    脑海里一片空白。

    莉莉安马上控制住了身体,但胸口和双腿间的快感都一下消失后,敏感的身体在渴求着更加强烈的刺激,但是莉莉安却不知道怎么做,而且胸口的鼓胀感也越来越难受,把莉莉安的小脑袋搅得一团糟。

    ……差不多了吧。

    一种母性般的怜爱让莎夏伸手抚摸着莉莉安茫然无措的脸,即使到现在,这张脸已经完全被情欲的潮红所侵染,她依然如同一朵无垢的花儿,在她的手中,在她的怀里,这样的,惹人怜爱。

    这个孩子甚至是在学会自我安慰之前就体会了作为女人能体会的极致的快乐,又在克莉丝和她的影响下,纯真却确实地踏入肉欲的海洋,这显然是她变得强大的条件或者代价,但到目前看来,都还没有对她产生更坏的影响,只是让她变得更可爱,更坚强,同样变得更强大也……更淫乱。

    真是讽刺啊。

    莎夏想着。

    那份无垢与天真又一点也没有从她身上消失,甚至不曾黯淡,淫乱这个词放在她的身上是如此的不适合,但除此之外,她又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了。

    “莎夏……胸部……好难受呀,涨涨的,好像有什么要来了。”

    ……那些以后再想吧,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帮莉莉安好好地“治疗。”

    这毕竟是一次治疗,不是吗?

    “嗯,是马上就可以被治好了莉莉安,马上就帮你治好哦。”

    莎夏用一只手将莉莉安抱住了。

    另一只手捏住了莉莉安左边的胸部,右边的部分则是被她含进了嘴中。

    “莎、莎夏?!”

    “啊、等一下,不要——不行,脑袋……脑袋要变奇怪了!”

    粉发的少女完全没在意莉莉安的惊呼,只是吮吸着,用s舌尖不断地舔舐,另一侧则还是手指娴热的爱抚,密集的快乐已经变成了火花在莉莉安的眼前劈里啪啦的闪亮着,她忍不住向身后大大的弓起身体,但莎夏紧紧地环住了她的腰,让她无法逃离,只能感受着那仿佛会令人发狂的快感穿透心脏,让她翻着白眼,发出难以分辨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呼喊。

    “有什么要来了,有什么……啊……呜啊啊啊啊啊!!!”

    最终。

    一种强烈的解放感在快乐的顶峰爆发了出来。

    伴随着莉莉安的绝叫,在这个小小的浴室之中,莉莉安第一次体会到了,喷乳的快乐。

    …………………………………………………………………………………………………几分钟后,抱着仅仅用胸部就喷乳绝顶而变得软绵绵的莉莉安,莎夏看着被染白的水面,露出了有些心疼的表情。

    “浪费了好多呀……”

    “……如果不浪费的话,莎夏打算做什么呢。”

    虽然被抱着,但是背对着莎夏的莉莉安,从后面也能看到她柔软的脸颊鼓了起来,对“治疗”中自己的胸部被狠狠欺负,直到现在都还红红的这件事,小公主可是很不满的。

    由于事先的爱抚花了不少时间,所以快感的累积已经十分足够,不够当莉莉安在被这些快感包围着推向顶峰的时候,莎夏还是有些没能反应过来,在那股温暖而甘甜的乳汁带着惊人的势头喷入她嘴中的时候,甚至让她不断的咳嗽了起来。

    结果就是,莎夏在莉莉安娇嫩的胸部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齿印,高潮的余韵结束后,这一下疼痛让莉莉安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对、对不起啦,莉莉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莎夏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啊……拿出去售卖……这样说的话莉莉安肯定会生气吧。”

    “不会哦,一点也不会。”

    莉莉安鼓着脸,坐在莎夏的腿上,面无表情地抱着膝盖。被乳汁染白的水面飘着淡淡的奶香,她完全不看莎夏,也不擦拭身体,听完莎夏的话后,也只是干巴巴地回答着。

    一点都不像没有生气的样子。

    “会生气吧,肯定会生气哦,所以,如果没有莉莉安的许可的话,我是不会拿去卖的。”

    想了想,莎夏凑到了莉莉安的耳边,小声地说着。

    “而且,现在莉莉安的胸部也不再胀痛了吧,而且……很甜美哦,莉莉安的乳汁。在星黎宫的时候,希尔薇和克莉丝每天都能喝到这样好喝的饮料,可真是让人羡慕呢。”

    “……并不是、每天都可以。”

    莉莉安扭过头,还是一副不想理会的表情。

    ……惨了。

    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

    这下莎夏也忐忑了起来,不过,就在她思考着怎么向莉莉安道歉的时候,一声细细的,就像是水面上奶白色水泡皲裂的声音,从湿透了的银色长发下面响了起来。

    “……不过……”

    莉莉安还是不满地鼓着脸颊扭过了了脸来看着莎夏。

    “如果莎夏能够保证不再咬疼我的话……在列车上,每天给莎夏喝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也很舒服……”

    左顾右盼的眼神、闹着别扭,却还是在撒娇的表情,虽然听起来就像是故作强硬,但最后几个字还是诚实地暴露出特别的韵味。

    “……这么可爱是犯规的啊……”

    “……诶?莎夏,那个……你说了什么——哇!!”

    “啊啊啊,莉莉安你实在是太可爱了!决定了,以后不管是哪个臭小子想要拐走莉莉安我都绝对不会同意的!!!”

    “欸、欸欸欸——等、等一下,不要把我抱起转圈呀,莎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