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去看星星好不好/咬春饼

    2020年7月

    楔子

    冬至。shubao22.la

    这一年的上海格外冷,寒潮几度肆侵,年关至,竟已下了两场雪粒子。

    唐其琛驱车去公司,他一夜没睡,坐在后座掐了掐眉心,心中郁结未解。十点钟,座机号打来电话。他中断会议,起身走向外面接听。

    电话那头说:“小霍的事有点难办,付家不愿和解。”

    唐其琛默了默,表示知道。

    半月前,霍礼鸣与付家小少爷口角争执,继而变成拳拳相向,付光明被揍得趴地,是被人抬回去的。这祖宗不是善茬,放话非要将姓霍的给办了。

    傍晚,唐其琛找到人。暗下来的天色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幕布,窗外微光弱,将沙发上四仰八叉的青年勾勒得身型利落。

    唐其琛勾了条椅子坐他对面,说:“去给他当面道歉,我还能保你一次。”

    从唐其琛进来起,霍礼鸣便下意识地坐直了些,听到这,仍是犟着脖颈绝不低头,眼神里写着桀骜不驯的——“我不”。

    唐其琛不言,目光沉静,如月光流淌,就这么看着他。

    霍礼鸣败下阵来,眼角动容,终是哑着声音说:“他骂我,污蔑我,一张嘴成天在外头乱造谣。”

    唐其琛冷声,“骂你的人这么多,你打得过来吗?”

    霍礼鸣眼神定如磐石:“我做过的事,我认,没做过的事,别想栽我脑袋上。骂我的人是很多,除非别让我听见,不然打一个是一个。”

    唐其琛说:“现在摆在台面上的证据对你不利,你再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不休不止的纠缠、接受调查、追责。

    他这一生都将背负阴影。

    霍礼鸣目光坚定,以沉默与之分庭抗礼。

    唐其琛:“我耐心有限。”

    然后不再多说,起身离开。

    司机久候楼下,车里暖气傍身,寒热交替,唐其琛微咳两声。他头枕靠垫闭目,思绪如一片长潮的夜海。

    在某个十字路口的选择,可以让一个人的一生变一番天地。可事实上,唐其琛偶尔会怀疑当时的选择。

    十年前,他去江苏某个县级市出差,洽谈金矿采购项目。车停在路边等甲方时,看见窗外三两青年。时值盛夏,唐其琛还记得,小少年站在中间,身高体长的,跟身后的香樟树一样。他的脸庞掩在树荫里,不掩目光里的戾气。

    另两个撺掇:“你就去教训他一下,吓唬吓唬他。”

    说着,就往他手里塞了一把长长的刀。

    小少年的手腕抖了一下,眼中戾气被犹豫不决替代。

    彼时的霍礼鸣十三四岁,洗旧的白T恤,暗蓝色的牛仔裤,脚上的球鞋是回力。人生刚开始,方向尚未明朗。

    唐其琛滑下车窗,吩咐司机按了两响喇叭,对他说:“你过来。”

    小少年像是终于挣脱“鬼压床”的窒息感,他把刀飞快推还回去,如一条从臭水沟奋力游去干净池塘的鱼,迎着盛夏艳阳,跑向了唐其琛。

    “你家在哪?送你回去。”

    “我没家。”他说。

    这样的叛逆少年唐其琛见得多,又问:“父母呢?”

    “死了。”

    唐其琛怔然,无言对视两秒,他略一颔首,让司机开车。

    车驶远,后视镜里,小少年定在原地不动,目光黏着车身。

    唐其琛放下交叠的腿,“停车。”

    ……

    他送霍礼鸣去上学,小子逃课挂科,并无心思。

    他送霍礼鸣去学一门手艺,以后总能傍身温饱,但次次不了了之。

    霍礼鸣似乎从不屑于安稳的生活,这些年一点就炸的性子有所沉淀。但也只是收敛,如兽困于笼,钥匙掌握在他自己手中。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把唐其琛当成了恩人,更是亲人。

    他在泥泞之中游刃有余。

    可,人生海海之中,不能总追求江湖快意,还是该有一把精准的刻度尺。

    黄昏落山,夜又阴沉。

    唐其琛紧抿的唇微微松开,他拿起手机,“送他离开上海。”

    秘书惊讶,“离开?”

    唐其琛沉声:“马上。”

    那是一个艳阳天,雨雪数日的城市澄明透亮。

    霍礼鸣一八六的身高,在熙攘的人群中很惹眼。他连行李箱都没带,一只双肩包瘪在肩背。

    车站广播:“上海南开往清礼的G369次列车乘客请注意,五分钟后停止检票,请您抓紧时间……”

    霍礼鸣双手插兜,走了几步又停住,转身回望了一眼落地窗外的城市。然后表情无谓,脊梁挺得笔直,长腿阔步地并入人流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