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雪(1)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第1章

    “今天也太冷了,明天说不定得下雪。shubao22.la”佟承望下班回家,对着手心呵了呵气,边换鞋边问:“辛辛放学了没有?”

    正在厨房烧菜的辛滟探出脑袋,瞥了眼墙上的时钟,“还没回呢。老佟,你给斯年打个电话,看他顺不顺路去接一下妹妹。”

    佟承望刚拿出手机,佟辛就回来了。

    小身板被风吹得没缓过劲儿,她打了个寒颤,舌头都捋不直。半晌,才呼的一声大喘气,“好冷啊!”

    辛滟又探了探头,“你给哥哥打电话,问问他还要多久回家。”

    佟辛把书包送回卧室,“放学的时候我已经打过了,哥说要加班,晚上不回来吃饭。”

    辛滟“哦”了声,继续烧菜。佟承望打开电视,调到新闻频道。佟辛杵在沙发旁,跟着一块儿听了几分钟。

    一条上海女学生跳楼自杀案播完后,又播云南发现了一座大金矿。

    佟承望乐了,“这个镇我去过,年前出差考察,就是这个地方。”

    佟辛抬头看了一眼电视,对这个地名有点印象。七月份的时候吧,爸爸还带了当地特产,一箱子带鱼。结果回来都臭了,被妈妈念叨了好久,“真不会买东西,下次就什么都别带了,浪费么这不是。”

    佟承望挠了挠鬓角,自言自语地说:“哎,又好心办坏事儿了。”

    佟辛爸爸是汉兰大学的地质系教授,做事有板有眼的,直男不分年龄。佟辛妈妈是清礼市人民医院的妇科主任,从医几十年,手术做得太多,手落下旧疾,最近愈发严重,便萌生了内退的想法,估摸就是这一两年的事。

    “吃点儿鱼。”辛滟给佟辛夹菜。

    佟辛尝了一口,“好吃。给哥留了吗?”

    “留了半条。”辛滟把最嫩的肚皮分两半,一半给闺女,一半给老伴儿。

    佟承望问:“下周月考了吧?”

    “嗯。”

    “别有压力。”

    “好。”佟辛应声。

    佟承望赞不绝口,“欸!这鱼不错。”

    辛滟悦色满脸,“也不看看谁做的。”

    佟辛低下头,抿嘴轻轻笑。电视里的新闻播报在继续,餐桌上,偶尔碗筷碰撞声。屋里暖和,花架上的绿植生长茂盛。

    “对了。”佟承望说:“下班的时候,我瞧见隔壁亮着灯。老李一家子搬回来了?”

    辛滟想起来了:“没回,租出去的。”

    “哟,那是有新邻居了。”佟承望就着话题多问了两句:“邻居长什么样啊?”

    “没看清楚,反正挺年轻。”辛滟今天轮休,买菜经过时远远看到一个身影。个儿高,站得直,没看到正面。

    他们这小区原是单位福利房,户型大,地处市中心,几所学校环绕,这几年房价水涨船高,一直是香馍馍。隔壁老李前年举家移民,房子便闲置,中途有过好几拨人来打听是否出售,最后都没谈妥。

    佟辛吃完饭回卧室做作业。手机上,鞠年年弹消息:“求救啊辛辛!这道题我不会解!”

    佟辛一看,给她回去电话,“老师今天讲了两遍这种题型的解答思路,你没听课吗?”

    鞠年年:“TVT,佟老师我错了。”

    佟辛叹了口气,“知错了吧。”

    “嗯嗯!”

    “好的,拜拜。”佟辛挂断电话。

    “?”

    一小时后,佟辛还是给她发了一份详尽的解题思路,她的字迹清晰秀丽,声音婉婉。鞠年年感激涕零:“从现在起,我日日焚香求菩萨保佑佟辛同学能考上清华。”

    佟辛:“我不报清华,我考北大。”

    鞠年年:“……”

    佟辛做习题到十一点,白墙壁映出她伏案的身影。佟辛伸了个懒腰,去厨房倒水喝。爸妈已经睡下,哥哥的房间床铺整洁,看来又是夜班。

    第二天是周六,佟辛依旧六点起,早读完英语才出卧室。辛滟已经在做早餐了,打了豆浆,煎锅里是南瓜饼,桌上还有一个餐盒。

    “辛辛,待会儿吃完早饭,把这个给新邻居送去。”辛滟忙活完,端着豆浆走出来。

    佟辛知道,妈妈一向热情待人,给新邻居送温暖一点也不奇怪。

    九点多,佟辛拎着南瓜饼出门。

    两家虽是独门独户,但离得近,也就十来米的距离。

    邻居家的门没关,敞开着,里头的场景一览无余。今天天气大好,久雨初晴,阳光撒了欢似的亮堂。佟辛拿手遮了遮,有点儿刺眼。

    “他真这么说?我离开上海是怕他?”

    闻声,佟辛的脚步一顿。

    男人的声线是清冽的,但不知是烟熏的,还是没睡好,听起来带点儿沙哑,还挺斯文。佟辛对他的好印象维持两秒——

    “我怕他个屁!”

    “我一走他又觉得自己能行了是不是?”

    “上次揍他不够狠,再有下次,他两条腿都得卸了。”

    佟辛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小步,并且摸了摸自己的腿。适应了光线,她看清楚了门里站着的人。

    很高,头发比寸头要长一点,清爽利索衬着五官分明。他是背对着,单手插兜里,另只手举着手机在耳畔十分不耐烦。他没穿外套,黑色羊绒衫能看出肩宽且薄,腰也很窄,是惹眼的衣架子。

    佟辛意识到自己看得有点多,便飞快收回视线,捏紧了手中的南瓜饼。

    “别躲,躲我就是他的爷。”霍礼鸣皱了皱眉,好像狠话不用撂,凶猛劲儿跟他本人的气质浑然一体,“死人我也饶不了他。”

    佟辛惊惧,怎么回事,连死人都不放过?

    佟辛当机立断,抱着南瓜饼转身跑了。

    房子里,霍礼鸣还在讲电话,“没点意思的地方,周围都是学校,出门百米都能听见广播体操的音乐。”

    霍礼鸣闲散地倚靠门,对着入户玄关处的镜子慢悠悠地睨一眼,“我昨天才来,能认识什么人?就一见到我就跑的小屁孩儿。”

    方才透过镜子,他早就看到了佟辛。

    确切来说,是看到了她每一个表情变化。她站着的位置迎着光,灿烂地裹在身上,皮肤白得像加了滤镜的牛奶。脸是稚嫩清秀的,眼睛生得惟妙惟肖,约莫是年纪小,眼里藏不住事儿,见着他跟见了鬼一样。

    霍礼鸣没放心上,这地方简直无聊透顶。

    佟辛走到一半忽然想起南瓜饼还没送出去。妈妈待会肯定多问,想到这,佟辛脚步转了方向,朝右边的大槐树走去。

    “慢点儿吃,给弟弟留一口。”这是她上周发现的秘密,最靠铁门的绿植丛中,有一窝被遗弃的小狗崽。

    佟辛蹲在地上,耐心地一遍一遍拨开跳得厉害的小狗,让瘦小的那只也能吃上南瓜饼。

    到家,辛滟正在做卫生,“南瓜饼送掉了吧辛辛?”

    佟辛脸不红心不跳,“嗯,邻居都吃完了,一口不剩。”

    周日,佟辛九点要去上补习班。辛滟回医院了,佟承望也忙。家里没做早餐,佟辛自己热了牛奶煮了鸡蛋。

    出门的时候,佟辛忽然想起了新邻居,心想着,不会这么巧吧。迈出去的脚步犹豫不决,走出小院儿,她下意识地往右边看了看。

    还真就这么巧。

    新邻居也要出去,手搭在门把上。外套敞开,衣袖卷到手肘。佟辛看清楚了,男人的手臂上,有一只青色的图腾纹身,一直延伸到手腕。

    佟辛再一次肯定,新邻居不好惹,那么大一只纹身,简直是不良青年的标配。

    霍礼鸣转过身,与她眼神撞了个正着。

    佟辛眼里写着两个字:见鬼。

    又是她啊。

    霍礼鸣看她的路线,猜到应该是住隔壁的。既然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打个招呼也是人之常情。

    霍礼鸣语气还算友善温和,先是对佟辛微一颔首。佟辛却猛地向反方向躲远一大步。霍礼鸣哑言无语,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这么与她干瞪眼。佟辛身后竖起警备大旗,不想让对方瞧出自己紧张,也这么硬扛不挪眼。

    霍礼鸣忽地想笑,他眉尾挑了挑,三分作弄两分不正经地喊了声,“小妹妹早。”

    偏偏佟辛对“妹妹”这个称呼很敏感。可以说瞬间激发了她的战斗力。她不那么害怕了,仰了仰下巴,不轻不重地反驳:“我有哥哥。”

    ——意思是,这声“妹妹”不是你叫的。

    霍礼鸣笑意未散:“哦。”

    佟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比较威武:“我哥也有纹身,纹身比你大,年龄比你大,长得比你高,他、他混社会。”

    ——潜台词:我也是有人撑腰的。

    蓝天舒朗开阔,佟辛站着的位置刚刚好,白色羽绒服将她衬得小小一团,像个散发淡淡椰香刚出炉的软面包。

    霍礼鸣没什么表情,从兜里摸了半天。佟辛又往后退了一小步,在她眼里,以为不良青年要掏烟盒打火机。可霍礼鸣只摸出一颗水果糖,他撕开包装纸,把糖果粒塞嘴里,眼神平静地扫了眼佟辛。并不把她当回事儿。

    半晌,才不咸不淡地应了声,“那还挺厉害。”

    这时,轻短的一声鸣笛,一辆白色现代速度渐慢,靠路边停车。车窗滑下来,露出一张年轻俊秀的脸。佟斯年头发比平时软趴,一副无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很显斯文。他半探头,叫了一声:“辛辛。”

    佟辛眼前一亮,欢跑过去,“哥!”

    霍礼鸣被她语气逗笑,这么大声儿,生怕他不知道撑腰的来了似的。

    佟辛边跑边朝佟斯年疯狂眨眼暗示。

    佟斯年莫名其妙,迟疑问:“眼睛不舒服?”

    身后的不良青年还看着,佟辛总不好多说,正急呢,一道清亮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哟,佟医生下班啦?”七栋楼的小姐姐骑着小电动,乐呵呵地打招呼。

    佟斯年笑道:“啊,下班了。不好意思啊,这几天科室忙,连着两个夜班。中午我就去给叔叔瞧瞧腿。”

    有那么几秒安静。

    是吧,混社会的纹身哥,纹身还比他大。

    霍礼鸣弯唇,一声轻笑,“你哥还挺全能。”

    笑得佟辛两眼一闭,尴尬到脚趾头能抓出个临海大别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