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雪(4)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第4颗

    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shubao22_la

    佟辛有怨气,给佟斯年发短信:“我再也不去参加社区送温暖了。”

    一小时后,佟斯年给她发了一串红包:

    [买糖的]

    [买牛奶的]

    [买裙子的]

    [买发夹的]

    最后一个:[妹妹乖]。

    佟辛很有骨气地没拆这些红包,以表她今天被人说成是“佟紫薇”的愤怒。

    晚上吃饭的时候,辛滟熬的那锅鱼汤很受欢迎,佟承望盛了一碗凉在一边,“辛辛待会喝。”

    “斯年又加班?”佟承望瞅了眼卧室,“感觉好久没见着他了。”

    “你还记得有这么个儿子啊。”辛滟给佟斯年留了菜,“说是要八点才回。”

    “辛辛你今天去参加社区活动了?”辛滟问。

    “嗯。”佟辛扒了一大口饭,“我替哥哥去的,帮人拍照。”

    “正好,路上碰见胡阿姨,还嘱咐我让你把照片发给她。”

    “我记得的。”

    佟承望顺口问:“今天去的哪户送温暖?王婆婆那儿?”

    “不是。”佟辛脆声答:“就那个新邻居啊。”

    佟承望顿了下,“哪个新邻居?”

    “不良青年。”佟辛脱口而出。

    “辛辛。”辛滟适时提醒,“不许这样评价别人。”

    佟辛瘪了下嘴角,“哦。”——打心眼是这么认为的。

    “给隔壁小霍送温暖啊?”佟承望疑问,不解道:“他还用送温暖?”

    佟辛仿佛找到泄恨的点,一股脑地说出口:“他就是很惨,很穷,父母也早逝,还有一个姐姐下落不明。”

    “可我问了你小强叔,”佟承望匪夷所思道:“他那房子不是出租,是出售。卖给了小霍。”

    佟辛无语。

    佟承望回忆了番,当即确认,“没错,他跟我说了好一会儿呢,价格卖的不错,买家也爽快,一次性就给付掉了。”

    佟辛差点握不住筷子。

    买了房?还是全款?

    那他还好意思要那两箱土鸡蛋!

    佟辛细数新邻居身上的标签:社会哥、纹身男、爱告状、脸皮厚,还撒谎。他自己应该也很绝望吧。

    辛滟惊讶,“买的啊?小霍看着很年轻,他做什么工作的?”

    “鸭。”佟辛忽地出声。

    餐桌安静,父母都望向她。

    后知后觉,佟辛真不是故意的,她指了指离得远的碗,“妈妈,我想吃这个鸭。”

    晚九点,外头的风又冷冽了些。

    天气预报说晚上雨夹雪,新一轮寒潮即将来袭。

    佟斯年打电话回家,说科室走不开,晚上就不回来了。佟辛有点失望,盼了一晚上,还想跟哥哥当面诉诉苦,那个新邻居是怎么欺负人的。

    疾风拍打窗户,豆大的雨点跟裹了一层冰沙似的,硬茬茬地发出声响。佟辛在写最后一张试卷,被这变天的动静弄得集中不了精神。她抬头看了好几次窗外,然后放下笔,从柜子里找出两把雨伞,轻手轻脚出了门。

    这个点,外面基本没什么人。气温比想象中还要冷,佟辛被兜头而来的寒风扑傻了,拢了拢外套,加快脚步。

    往小区最西边去,一排大梧桐的最后一棵处,因地方偏,物业疏于打理,加之外墙的空地等待施工改造,这就成了“无人区”。

    地上有一些废旧材料,下雨路滑,佟辛走得十分艰难,全部注意力都在脚下。等她抬起头时,三米远的地方,一道黑色人影骤然定在那,吓得她心脏狂跳,差点失声尖叫。

    太黑,根本看不清是谁。直到他主动出声:“你怎么每次见着我,都跟见着野兽似的?”

    声音太熟悉,佟辛不可置信,“是你?”

    霍礼鸣走近两步,一脸雨水,看不出表情。

    佟辛脱口纠正:“不是野兽。”

    “嗯?”

    “是怪兽。”

    “……”

    很快,佟辛警惕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霍礼鸣觉得可笑:“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啊?”

    对立数秒,佟辛越想越不对劲,下意识地往前面跑。焦急忧虑全写在脸上,佟辛把遮挡的泡沫板挪开,看见狗崽子一只不少,总算松了气。

    “怕我吃狗肉?”

    “也不是没可能。”话是这么怼,但佟辛心里还是冒出一丝误会他的愧疚心。

    “狗肉就不吃了。”霍礼鸣的声音和着雨声,“这么可爱,一屁股坐死得了。”

    佟辛:“……”

    霍礼鸣呵的一声,“就你这两块泡沫板,不出一小时,这些狗都会冻死。”

    语罢,他动作麻溜地忙活开来,一手撑着伞,一手去搬围墙边的铁板。铁板有点重,雨势越来越大。霍礼鸣回头看她一眼,“过来,帮你邻居撑个伞。”

    佟辛回过神,“哦”了声。

    两人身高差有点悬殊,佟辛踮起脚,不够,还把手伸到最高,才勉强遮住霍礼鸣的头。霍礼鸣做事利落,用铁板把狗窝围成方形,再盖个顶,还细心地留了一条缝给它们透气。

    小狗奶声哼叫,霍礼鸣伸出食指,勾了勾其中一只的下巴,“挤紧点儿就暖和了。”

    佟辛看到他的侧脸,嘴角上扬,表情意外的温和。

    “看傻了?”霍礼鸣忽的出声。

    佟辛眨眨眼,说不出话来。

    霍礼鸣拿过她的伞,又拽了把她的衣服,“过来点,别淋雨。”

    刚才打伞的时候,大半都在他头顶,佟辛左肩淋了不少雨。佟辛默默抿唇,跟着他往前走。霍礼鸣走得慢,每一步都踩稳了才说:“踩这里,实心的,别摔跤。”

    亦步亦趋走到水泥地,佟辛心里刚有点好感,就听他说:“跟个矮子走,真累。”

    “矮什么矮。”佟辛不怎么坚决地嘀咕,“我一米六五了都。不像某些人,一把年纪了,身上没一块好皮。”

    霍礼鸣啧的一声,“一把年纪?”

    佟辛认认真真将他从头扫到尾,“我说错了,其实您看起来很年轻,最多六十岁吧。”

    霍礼鸣停下脚步,眯缝了眼睛,语气也变缓拖长,“怎么说话的?”

    佟辛蓦地一抖,完了,社会哥要让她见识暴脾气了吗?

    三秒后,霍礼鸣倏地一笑,扬起的嘴角在这丝丝冰雨里,竟有了几分热腾腾的暖意。他说:“虽然我纹身,喝酒,打架。”

    佟辛愣了愣,看向他。

    “但我是个好男孩。”

    短暂安静,“不是好男孩。”佟辛加重那个“好”字,然后轻声纠正:“是老。”

    —

    周一,佟辛起得比平日更早。

    她戴好手套,捧着热好的牛奶,背上书包出门。一夜雨落,天是阴的,云层厚成一团,冬风冷飕刮脸。

    佟辛往梧桐树的方向走,想先去看看狗崽们。还有差不多十米的时候,佟辛皱起眉头。

    狗窝那儿围了四五个男孩,十岁模样,隐隐传来一阵哄笑。

    佟辛定睛一看,倒吸凉气。

    隐蔽的狗窝被他们发现,小狗崽被捞出三只。其中一个拎着狗崽在空中抛来抛去,“唷呵,云霄飞车!”

    狗崽发出呜呜的惊恐叫声,夹着尾巴缩成一团。

    这群熊孩子们哈哈大笑。

    “你们干什么?!”佟辛冲过去,大声呵斥。

    熊孩子吓了一跳,“不关你的事。”

    近了才发现,地上的两只狗崽的眼睛、嘴巴被人用透明胶粘了好几圈,正在痛苦扭动。

    佟辛火气往上涌,伸手去抢他们手中的那只,“这是虐待动物!”

    “又不是你的狗。”熊孩子直接把狗往天上扔,然后单手接住,跟玩溜溜球似的。小狗吓得惨叫,一个劲儿地往佟辛方向爬。

    佟辛心都凉了,不管不顾扑过去。

    其中一个故意伸脚,绊了佟辛一下,佟辛随即踉跄,差点摔个结实。

    又是一阵大笑。

    佟辛愤懑:“你们哪个学校的,我要告诉你们家长。”

    “你去告啊~略略略!”对方根本不怕事,还冲她做鬼脸。

    佟辛眼睛都红了,正想着该怎么办。一道严厉的男声自身后响起:“干什么呢!”

    佟辛一怔,转过头。

    霍礼鸣站在她身后,高高大大的,像一座靠山。他穿着黑色羽绒服,冷眉冷眸,皱眉成川,不耐里带着几分锋利劲儿。

    这人短寸头、眉眼狂妄,老大气质过于凸出。这群熊孩子瞬间弱了气势。其中一个胆大,嘴硬道:“这狗你们养的?刻名字了吗?”

    霍礼鸣抬脚就把地上的一块砖头踢向他们身后的残墙,砖头顿时四分五裂。

    熊孩子们一抖,通通闭嘴。

    霍礼鸣冷声说:“再让我看见一次,试试。你怎么弄狗,我就怎么弄你。”

    这人说狠话,惟妙惟肖,不寒而栗。

    熊孩子正欲跑,“站住!”霍礼鸣猛地出声。

    他指着当中的小胖子,食指隔空点了点,继而转向佟辛,“跟她道歉。”

    正是刚才故意绊她的那个人。

    小胖子不情不愿说了句。

    “大声点!”

    对方颤了颤,吐字清晰:“对不起。”

    熊孩子灰溜溜地跑了。只剩霍礼鸣和佟辛。寒冷晨风悄然停滞,风口处,竟然感觉不到一丝冷。

    霍礼鸣看她一眼,恢复正常语气,“没摔着吧?”

    佟辛摇摇头,“没事。”

    霍礼鸣蹲下来,把地上两只被缠了透明胶的小狗抱起,他的动作轻柔耐心,与方才判若两人。

    佟辛跟着帮忙,一大一小蹲在地上,谁都不说话。

    解开桎梏,狗崽子们仍害怕得发抖。

    霍礼鸣说:“这地方不能再给它们住了,这群小屁孩儿还会再来捣乱的。”

    佟辛内心赞同,不吱声。

    “我对这边不熟,你知道哪儿有流浪狗救助站之类的地方吗?”霍礼鸣问。

    佟辛垂下眼睑,仍不吭声。

    静了静,霍礼鸣平声说:“知道你舍不得,但你得上学,不能一直照顾。”

    佟辛撇了撇嘴,最后还是点了头,小声说:“你把手机给我吧,我给你输导航地址。”

    霍礼鸣淡淡笑了下,一瞬即收。然后把手机递给她。

    佟辛打开导航软件,点搜索栏。

    搜索记录自动弹出历史列表,前五个里,有三个都显示同一个地方——巨浪会所。

    佟辛第一想到的是,冲浪的地方?想不到清礼市还有这样的大型人工海洋。

    地址输好后,霍礼鸣看了看,离这八公里,不远不近。

    佟辛捏了捏书包带子,默然要走。

    “嘿。”霍礼鸣忽然把她叫住,很轻的一声。

    佟辛微微仰头,下意识看着他的眼睛。

    “这样多好。”霍礼鸣目光与语气一样,都带着笑意,半认真半调侃:“今天乖多了。”

    明明是握手言和的示好,佟辛却莫名脸热,于是不怎么识时务地回一句:“嘿什么嘿,我没名字的吗?”

    “哦,不好意思啊,佟紫薇。”

    “……”沉默两秒,佟辛突然展笑颜,灿灿烂烂地露出白牙,“没关系,霍嬷嬷。”

    她背影远去,霍礼鸣原地失笑,脱口而出,“你叫什么名儿啊?”

    背影又远去两米,若有若无的声音像弹起的棉花:“佟辛。”

    霍礼鸣:“星星的星啊?”

    佟辛脚步一顿,“辛酸的辛。”

    还有五分钟开始上第一节课。

    教室闹哄哄的,鞠年年正绘声绘色地和后桌吹水。佟辛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拉了拉鞠年年的手,神使鬼差地问:“你知道巨浪会所在哪儿吗?”

    鞠年年猛地收声,然后挤眉弄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佟辛说谎话会眨眼,“夏天,我们可以一起去那里游泳冲浪。”

    安静几秒,鞠年年趴在桌上捂着肚子笑。

    佟辛莫名,“干吗?”

    “你傻啊。”鞠年年凑近,压低声音神秘道:“不是冲浪的地方,是那种地方,就……鸭店。”

    “卖鸭的?”

    鞠年年嘻嘻一笑,意有所指道:“也算。”

    佟辛瞬间反应过来,眉头皱了皱,然后彻底无语了。

    这个新邻居怎么回事啊,纹身、抽烟、打架,还做鸭,这还能算好男孩儿?他怎么好意思这样夸自己。

    不过,佟辛称奇,原来做鸭这么挣钱,都能全款买房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