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女生言情 > 去看星星好不好 > 糖水樱桃(1)

糖水樱桃(1)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第5颗

    鞠年年跟她科普了五分钟那家鸭店。shubao22.la

    “据称,清礼市最帅的男人就在那儿。”

    “很贵的,要一百万一夜。”

    “付了钱,什么要求都能让他们做。”

    佟辛神色复杂,“你怎么这么了解?”

    “我干妈经常去。”

    ……好吧。

    伴随上课铃响,佟辛纠正她方才的一句话,“清礼市最帅的男人不在那儿。”

    “啊?”

    佟辛语气笃定,“在我家。”

    ……

    “是我哥。”

    数学老师扶着眼镜踏进教室,佟辛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右边后座。她小声问:“薛小婉又没来?”

    鞠年年点头,“听说好像要退学。”

    印象中,薛小婉成绩下游,很少话,冬天里,就两件旧棉袄换着穿。佟辛知道她有个凶神恶煞的哥哥,没想到会艰难到要辍学。

    佟辛从来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嗯”了声便认真听课。

    晚上,佟辛忽地想起一件事。周日参加社区送温暖活动的照片忘记导出来了。做完作业,她把相机打开。

    第30/120开始,有二十多张都是那个新邻居的。

    平心而论,新邻居长得还不错,脸型明明偏硬朗,却意外的上镜。

    新邻居身材也是OK的,身高腿长,手臂上的纹身也有点小神秘。

    大冬天的,他就穿一件短袖。佟辛想起巨浪会所,新邻居能全款买房,身体应该很好。

    顿了顿,佟辛猛地甩头——想什么呢!

    这边厢,霍礼鸣破天荒的正在收拾卫生。

    袖子卷上半截,青色纹身显得手臂更结实。他今天心情很好,一小时前接到上海打来的电话,说唐其琛在附近出差,明天过来看他。

    唐其琛于霍礼鸣,亦师亦友,是知遇之恩。救他于泥泞,送他上青云。某种程度上,他就是霍礼鸣的亲人。

    次日七点多,冰清白的911停在门口,霍礼鸣斜倚着门栏,看见车里下来的人时,挑眉笑了下。陈飒一身职业装,飒爽生姿,亦笑眯眯地朝他走来。

    “比我想象中要远。”她说:“唐董会找地方。”

    霍礼鸣歪头,不怎么正经地朝她吹了声口哨,“飒姐,你胖了啊。”

    “去你的。”陈飒不乐意了,“瘦五斤了都。”

    霍礼鸣一声轻笑,站直了些,然后张开双臂抱了抱陈飒,“好久不见。”

    陈飒拍拍他的肩,弯唇,“好久不见小霍爷。”

    冬季晴日,天光尚早,还没到上班高峰,小区的人并不多。几米外的马路边,佟辛正去上学,恰好看见这一幕。

    她脚步被浆糊粘住一般,立在原地迈不开腿。

    这,这……大清早就开工?

    新邻居够勤快的啊。

    她也没想到,竟在这种场景下,抠出了他的优点。

    佟辛内心感慨,一步三回头。

    停在路边的豪车,拥抱的美女姐姐,他笑得温和真诚。佟辛立刻抠出第二个优点:

    敬业。

    陈飒在屋里溜达了一圈,“房子户型不错,我刚过来的时候,看到附近很多学校。”

    “这是教育片区,是挺多的。”霍礼鸣拧开矿泉水盖儿,递过去,“我哥真忙得抽不开身?”

    听出他语气里的失落,陈飒笑道:“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一直都是这样的。”

    “琛哥身体还好?”

    “都好。”

    霍礼鸣微微垂头,短暂安静。

    陈飒轻叹气,“你别怪他,他有他的考虑。”

    霍礼鸣这么桀骜不驯的一个人,被送出上海,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明知他不愿来,也没有半分商量。

    陈飒说:“他送你出来避风头,等那边平息了些,就能接你回去了。”

    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霍礼鸣垂下眼睑,不给人瞧半分情绪。

    末了,他淡声,“我不怪他。”

    陈飒点点头,也不戳破他的言不由衷。

    霍礼鸣看到她手上戴了一只玉镯子,岔开话题,“新买的?”

    陈飒如获至宝,举起手晃了晃,“陪儿子去青海旅游,在一古董店淘的,老板说得可神乎,说这宝贝和我有缘。”

    霍礼鸣点头,“嗯,和你钱袋子有缘。”

    “被骗了?”

    “玉石料子一般,里头棉絮太多。”霍礼鸣没往深里讲,露出白牙,尾音勾着痞气,“但挺衬美女。”

    陈飒笑得花枝乱颤。她看了看时间,“我九点半谈事,就先走了。我会在清礼市待一周,先说好啊,每天晚饭你请。”

    霍礼鸣呵了呵,“我算看出来了,你就是琛哥派来监视我的。”

    陈飒哼声,“怎么又被你看出来了?”

    两人相视一笑。

    陈飒是上市集团高层,不输男人的女强人。她与唐其琛共事多年,是得力干将。这次唐其琛又被临时工作绊住脚步,确实不能过来。陈飒一方面是受老板之托,一方面也是真的想来看看他。

    接下来一周,陈飒白天忙完,晚上还真的过来接霍礼鸣去吃饭。

    她开着那辆911,车太扎眼。

    佟辛每天放学经过,都看见这辆豪车停在门口。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才五点多,他夜班服务开始得真早啊。

    十分钟后,陈飒从洗手间出来。

    霍礼鸣看她一眼,“闹肚子啊?要不别出去吃了。”

    “昨晚陪客户,喝高了。”陈飒说:“没事,走吧,我也垫垫肚子。”

    两人出门,路上,陈飒记起事,“对了,之前这东西忘记拿给你。”她指了指后座,放了一个文件袋。

    “听唐董说,你离开上海之前,又去了一趟公安局。他让我转交给你的。”

    霍礼鸣倾身往后,伸长手,把东西勾了过来。他并不着急打开,放手里掂了掂,看起来没什么表情。

    “不看看?”陈飒说:“也许有好结果呢?”

    霍礼鸣笑了下,不语。

    这笑容很平静,但过于平静,也代表着对结果习以为常。经历太多次,连失望都变得麻木了。

    他打开,看了几页,就把纸页塞了回去,表情没有丁点波澜。

    陈飒宽慰:“没事,总会找到的。”

    霍礼鸣的父母车祸早逝,但他还有一个姐姐,两人彼时被安置在福利院,后来霍礼鸣被领养走了,中途几多坎坷曲折,等他再回去找姐姐时,福利院说,人自己跑了,下落不明。

    霍礼鸣这些年,一直没放弃找她,也一直没结果。

    他无所谓地笑了笑,懒散道:“我前两天印了一堆寻人启事,明天就去张贴小广告。”

    陈飒以为他开玩笑,“快到了,说好,这顿你请啊。”

    晚八点,霍礼鸣一个人坐车回小区。

    他提前两站下的车,没别的,就想走走,过过风。

    车流呼啸,尾灯成片闪烁,乍一看,好像跟上海也没太大区别。霍礼鸣目光深幽,投向远处,单手插兜里,轻轻踢开路上的石头子。

    走了几米,霍礼鸣脚步渐慢,最后停住,饶有兴趣地看着路边那辆白色现代车。

    佟家两兄妹站在车边,引擎盖掀开,佟斯年弯腰检查。另一个……霍礼鸣视线落向佟辛,她好像很喜欢穿纯色的衣服,奶黄色的羽绒服,在霓虹里显得更柔和。佟辛提了提书包肩带,应该是等了很久,目光百无聊赖地转悠。

    佟辛转过头,就这么对上霍礼鸣的眼睛。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哪怕两人之间的距离至少还有三米。

    霍礼鸣走过去,“车坏了?”

    佟斯年抬起头,他没见过这个人,目光正疑惑。

    “新邻居。”佟辛小声告诉。

    佟斯年了然,拍拍手上的灰,无奈笑道:“是,车坏了,提示是发动机出故障,我一时看不好,叫拖车吧。”

    离家其实也不远,但实在没办法了。

    霍礼鸣走过去,“我看看。”

    经过佟辛身边时,他能感觉到这姑娘又往后挪开一小步。

    啧。

    霍礼鸣这就有点不舒坦了。

    他稍停顿,微眯眼缝,扫了眼佟辛。

    佟辛不为所动,对佟斯年说:“哥,有点冷,我走路回去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不带半点良心的。

    佟斯年提声:“注意安全,有事电话。”

    “哦。”佟辛没回头,脚步越发快,跟避洪水猛兽似的。

    霍礼鸣敛了敛眼睫,帮佟斯年看车。

    他动作熟练,并且很有思路,拨开发动机旁边的两根线,摆弄了一会,“接口松了,拧紧就好。你车上有工具箱吗?”

    “有。”佟斯年折身,小跑去尾箱。

    佟斯年看着年轻,鼻梁高挺,眼廓狭长,笑起来时,是很让人动容的桃花眼。但他气质斯文,并不会觉得风流,像是春风拂面。

    兄妹俩,长得还挺像。

    “简易的,你看够用吗?”

    霍礼鸣收回打量的视线,看了眼,拿出小扳手,“够了。”

    他弯腰幅度更大,操练工具的姿势相当娴熟。随着动作,能看见手腕上乍隐乍现的纹身图腾。

    佟斯年:“你干过这个?”

    “玩过一年赛车,简单的会修。”霍礼鸣右手发力,把接口都拧了一遍,“行了,试试。”

    佟斯年发车,故障灯熄灭。他下车,递给霍礼鸣一瓶水,由衷道:“谢了。”

    霍礼鸣没吭声,接过水瓶,碰了碰他的瓶身,蛮酷地点了下头,然后仰头喝水。

    佟斯年笑了,靠着车门,闲适聊天,“很早就听辛辛说过,隔壁来了新邻居。本想去拜访的,但我工作实在忙。改天请你吃饭。”

    霍礼鸣只抓住重点,“你妹妹总提起我?”

    ……提是提了很多次,但都不是好话。

    佟斯年善意地转移话题,友好伸出手,“怎么称呼?”

    霍礼鸣把水瓶换去左手,右手握上去,“霍礼鸣。”

    “佟斯年。”

    “他们都叫你佟医生。”霍礼鸣问:“你在哪个科?”

    佟斯年笑得温和,“重症医学。”

    霍礼鸣竖起拇指,“了不起。”

    男人之间,三两句就能说开,气场合不合,眼缘说明一切。

    马路上一辆车起步慢了,激起后头此起彼伏的鸣笛催促。

    霍礼鸣摸出烟盒,朝佟斯年晃了晃。

    “谢了,我不抽。”

    霍礼鸣自顾自地低下头,风大,打火机灭了一次。他拢住火苗,再次低头点烟,边点边问:“佟医生,我有个疑惑。”

    “嗯?”

    “我长得很凶?”

    佟斯年愣了愣,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问这个。但还是坦诚道:“还好。”

    “那我是长得像怪物?”

    佟斯年腹诽,没这么俊俏的怪物。

    坦然的笑意说明答案。

    那霍礼鸣就真的不明白了,“既然如此,为什么那小姑娘——你妹妹,每次看见我都要绕着走?”

    他勾了个有点儿野的笑容,“怕我?”

    寒风捋过,钻进衣领,有那么一丝丝的冷意。

    佟斯年温润有度,如实说:“你不凶,也不像怪物,我妹妹更不是怕你。可能……”佟医生尾音停顿,字字清晰,“是不符合她审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