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春(1)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第9颗

    佟辛说事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shubao22_la以至于鞠年年竟相信,这是真实的。

    她刚想开口,头一转,吓了跳。

    霍礼鸣一只脚跨上楼梯,整个人立在那儿,表情极其复杂。

    佟辛也没料到他还能杀个回马枪,毕竟背后说人坏话,心顿时虚了虚。

    霍礼鸣静静看着她,然后笑起来,扬起的嘴角像切慢的镜头,每一帧都是一种情绪变化,最后成了熟悉的那一种不正经,认可说:“是有救命之恩,我真想以身相许,但他家不要,同学,帮忙说点好话呗。”

    鞠年年张大嘴巴,“哇!”

    佟辛无语片刻,道:“佟医生对男的没那方面的爱好。”

    鞠年年又把张大的嘴巴捂紧。

    霍礼鸣回过味,很轻地笑了下,然后把伞递给她,“拿错了。”

    刚才给她的是一把暗色格子伞,小草莓那一把留在他手中。换好后,霍礼鸣单手抄兜里,走了。

    雨还在下。

    鞠年年总觉得有点眼熟,下了几阶楼梯后,她倏的记起:“辛辛。这人,跟你上次看到就流鼻血的那个杂志男模特,是同一款啊。”

    佟辛:“……”

    以为她没想起来,鞠年年兴奋提醒:“就是那个只穿了条内裤的,胸肌还挺……”

    “闭嘴!”佟辛一把捂住她的嘴,一滴汗顺着背脊往下坠。

    佟斯年晚上十一点才回来,做了一台车祸病人的手术,一站就是四五个小时。佟斯年累死了,靠着门板深呼吸。

    佟辛站在卧室门口,开了一条门缝。

    佟斯年皱了皱眉,“还没睡啊?”

    “作业多,我刚写完。”佟辛给他倒了杯温水。

    佟斯年笑了下,又问:“隔壁小霍给你送伞了吗?”

    佟辛点点头。

    佟斯年一直记得,“上回他帮我们修车,我就说要请他吃饭的。这周日我轮休,要不就定在周日吧。”

    佟辛没吭声,但下意识的蹦出一个念头——她要不要在周六把作业全部写完?

    “去睡觉?”佟斯年温柔提醒。

    佟辛犹豫半晌,还是决定问个明白,“哥,你知道巨浪会所吗?”

    “怎么问这个?”

    “就,”佟辛抿了抿唇,“这里边上班,工资是不是很高?”

    安静两秒,佟斯年直接站起来,眉间带着薄薄怒意,“辛辛,你怎么能因为北大难考,就改变人生理想?不允许,不可以,想都不要想。”

    佟辛一脸懵,有口难辩。

    接下来半小时,佟斯年给妹妹讲了八千字的正确价值观。佟辛默默叹气,并且暗自把这划分成——都怪新邻居不检点,她替他背锅了。

    佟斯年讲得口干,一口气喝完半杯水。

    佟辛盯着他,道理她都懂,但……

    “所以,哥。你这么了解那个会所,是因为经常光顾吗?”

    佟斯年:“……”

    清礼一中每周四下午,高二年级都会多半小时实践课。佟辛又被老师叫去誊试卷分数,放学时,天色暗得只剩一层淡淡光亮。

    常坐的那趟公交久等不来,佟辛就坐了另一趟,只不过下车后得多走几百米。佟辛路过一个煎饼摊,想着抄近路,就绕去了小道。走到一半却发现,这边在重建施工,立了一块前方禁止通行的警示牌。

    佟辛只能往回走,可转身到一半,听见一声很清晰的异响。

    仔细分辨一番,佟辛已隐约猜到,可能是哪个学校的中二学生在干架。这附近的学校多,从幼儿园到大学不乏好学校,但中间鱼龙混杂,不读书的,混日子的也有。

    不说多的,上学期她就撞见过两三次。

    她本该和以往一样,不闻不问地走掉。但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入耳——“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啊?”

    之所以说熟悉,倒不是声音有多惊为天人,而是尾音,佟辛一直觉得,他说话的时候,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散漫野性。

    佟辛循着声音往右边围墙方向看。

    霍礼鸣绕远路去买了包烟,清礼市这块儿他还不太熟,回来就走岔了路。实际上,他从昨天就隐约发现了不对劲。

    十五分钟前,他在这条闹中取静的巷子里停住脚步,望着三米远堵着他的人不屑一笑。他早料到,付光明不会放过他。

    在上海的时候,两人便水火不容,付光明就是一傻缺二百五富二代,霍礼鸣也是刺头青,人生就没“忍”这个字,对视一眼都能火花闪电地干个架。

    后来他被唐其琛送出上海,付光明简直得意,在上海大放厥词,将他说得一无是处。

    梁子结得深,付光明找了清礼市的几个混混,把他给堵在了这儿。

    前边两个,后边还有一个。身板壮实,眉目贼光,是货真价实的练家子。这一架正反逃不过,霍礼鸣慢条斯理地脱去外套,单手拎着往地上一丢。

    “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啊?——是一种极度轻蔑的挑衅。

    三人谈不上礼让,凶狠地一起动手。

    霍礼鸣抄起脚边的半块板砖,照着其中一人的脑门儿砸下去。他的动作太凌厉,且不留一丝余地。

    这一幕猝不及防,佟辛没踩稳垃圾桶,差点从墙上摔下去。

    她捂住嘴,心跳狂蹦。

    霍礼鸣的身手绝不是等闲之辈,对方也显然有备而来。两人去攻击霍礼鸣的下盘,让他失去重心。另一人就有机可趁,逮着他的胸肋往死里挥拳。

    尘嚣飞扬,每一声都是骇人的皮肉响。

    佟辛呆了。

    这不是她认知范围内的世界,灰色的,残忍的,和着血肉的。霍礼鸣以一敌三,叫嚷声,痛呼声,狼藉遍地。

    佟辛眼见着,什么叫以少胜多。

    男人干架时的凶戾,以及行云流水的招式,让她某一瞬间宛如魔怔——竟然觉得,这个场景,是一幅生动的画,画里的人太带感。

    佟辛趴在墙上正出神。

    “嘿!”霍礼鸣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单音节,短暂脱离了冷情,甚至还有一分放松。

    佟辛回过神,发现他正望着她,漆黑的眼眸被煞气晕染,显得愈发亮堂。他抬起手,抹了把糊在眼睛上的血,勾着眉梢,望向她隐隐噙笑,“不是怕我吗?今天不躲了?”

    对视这一眼,佟辛心脏狂跳。

    而下一秒,她视线全黑。

    霍礼鸣怕那三人看清她的长相,伸脚勾起地上的衣服,再用力一甩,精准地抛盖住佟辛的脑袋。

    因为这一分心,让对手有了可趁之机。霍礼鸣的肩胛骨被扭住,往死里掐。他闷声,额头冒出豆大汗水。但仍不忘冲墙上厉声:“回家去!”

    佟辛从垃圾桶上半跳半摔地下去了。

    霍礼鸣再一瞥,人已不见,一颗心总算落了地。

    身上负伤,他依旧站得笔直,脸上青紫血痕,只添修罗戾气。像是彻底没有了顾虑,霍礼鸣舌尖抵了抵腮帮,抄起脚边的木棍。

    对方互看一眼,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蹭亮的匕首短刀。

    就在这时,一声响亮的大叫:“住手!”

    霍礼鸣不可置信,转过头。

    墙头上,佟辛趴在那儿,可以说是用出了她这一辈子最凶的表情。

    “这里200米就是派出所,我哥是城管!不信你们就等着,还有三分钟,警察马上到!”佟辛不卑不亢,而恰好,远处隐约传来警车鸣笛声。

    这一串连贯的动静,气势上很能压人。加之那仨混混心里很有谱,再这么刚下去,未必是霍礼鸣的对手。

    他们后退几步,一瘸一拐着跑了。

    警车鸣笛还在响,在这骤然安静下来的气氛里,愈显诡秘。

    霍礼鸣慢慢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胸口剧烈喘气。数秒后,他望向墙上的佟辛,语气跟薄刃一般,“我让你走为什么不走,想死是吗?”

    佟辛没吱声,费劲地从墙上想下去。她已经爬过两遭了,再加上这场面一点也不真善美,所以腿软得跟面条似的,根本站不太稳。

    她踩空,滑坐在地上。

    霍礼鸣下意识地向前一步,但人已经拍拍屁股又站了起来。

    佟辛嘟囔一声,白色羽绒服脏了一大块。她把脚边的手机捡起来,播放器里循环的,是警车鸣笛的背景音乐。

    霍礼鸣松眉,手往后撑着地,蹲坐在地上似笑非笑地望着她,“还挺聪明啊。”

    佟辛的手仍在发抖,闻言狠狠瞪他一眼。霍礼鸣笑意更深,扯着伤口,又立刻龇牙皱眉。佟辛惊惧犹存,站了一会儿,默默转身跑了。

    白色背影像一团移动的云,转眼不见。

    霍礼鸣轻笑一声,吓着乖女孩了。

    天色又深了一度,穿堂风涌入巷子,卷走了厮打后的血腥味。霍礼鸣忍了忍疼痛,刚准备起身。熟悉的白色身影,又跑了回来。

    只不过这一次,佟辛拎了一大包药。跑的太急,她还在喘气,蹲在霍礼鸣跟前,两下把塑料袋扯开。

    碘酒,棉签,云南白药……霍礼鸣愣了愣。

    佟辛把他这表情理解成怕疼,于是没好气地说:“疼死活该。”

    伤大部分在左手臂,佟辛不敢动,举着药瓶无措。

    “没事儿,骨裂而已。”霍礼鸣从她手里把药拿过,自己熟练上药。

    佟辛震惊得话都说不利索,“骨、骨裂而已?”

    霍礼鸣被她表情逗着了,“第一次看打架?”

    佟辛睨他,“你还觉得很光荣啊?”

    霍礼鸣点头,“我以一敌三,赢了。”

    佟辛的思绪飘了方向,盯了他好久。她眼神很专注,霍礼鸣心里微微发虚,“干吗?”

    “你身体真好。”佟辛说:“难怪可以全款买房。”

    “什么意思?”

    既然聊到这个话题,或者说,佟辛早就想跟他聊一聊了。她抬起头,目光升温,语重心长道:“虽然,任何职业都应得到尊重,但你年纪轻轻,总得想长远些。”

    “你打架很厉害,但人会老,同理,等你年华耗尽,身体不太行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霍礼鸣是彻底糊涂了。

    佟辛觉得话到这份上,已经很露骨了,她的脸开始发烫,但还是有始有终地点题:“希望你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上班了。因为,巨浪终会回归宁静,而你,也吃不了一辈子的青春饭。”

    “巨浪”两个字……霍礼鸣皱了皱眉,明白过来,“你以为我在那儿上班?”

    佟辛犹豫,是不是刚才话太重,伤着他自尊心了?于是,她平缓着语气,“没关系,知错能改就好,我不会看不起你的。”

    怕他尴尬,佟辛站起身,想让他一个人静静。要走的时候,霍礼鸣忽然出声:“等等。”

    他从地上爬起,往佟辛手心塞了一叠钱,“谢了,帮我买药。”

    佟辛下意识地想还回去。

    霍礼鸣只用一根食指,隔着她厚厚的棉衣衣袖,就这么轻易地制止了她的动作。

    佟辛看着他,眼神澄澈无言。

    霍礼鸣正儿八经的表情,低声说:“拿好,这是我卖肾换来的辛苦钱。”他还故意扶了扶腰,“可把我累坏了。”

    佟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