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春(2)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第10颗

    临走时,佟辛一脸嫌弃的表情和仿佛被硫酸泼到手的反应,让霍礼鸣费解了三天都没想明白,这小邻居究竟是怎样产生这种误会的。shubao22.la

    他晚上对着镜子照了又照,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匪夷所思——

    这城市,做鸭的门槛竟然这么高?

    霍礼鸣几天都没出门,那一架祸祸得脸上有条很明显的淤青。程序在周四给他打来电话,“我周五下午的高铁,来接驾的吧小霍爷?”

    “不来。”

    “要不要这么干脆,还能继续我和你之间的兄弟情吗?”

    霍礼鸣开了免提,正在给自己换药。左手胳膊裂得有点狠,还要养几天。他不隐瞒,“付光明那小子玩阴的,找人堵了我。”

    程序大骇,“受伤了?”

    “胳膊和脸。”

    那头一声爆吼:“操他大爷的!手脚够快的啊,知道你在清礼无依无靠,专挑着下手。”

    霍礼鸣绑绷带,没搭话。

    程序:“要不我先不来了吧?”

    “没事,来。”

    “可你不是受伤了吗,胳膊不方便。”

    “胳膊方便,脸不太方便。”

    “啊?”

    霍礼鸣抬起头,对着前边的镜子偏了偏脸:“没那么帅了。”

    程序:“?”

    霍礼鸣低头咬着绷带,与另只手配合着打了个结。这时,响起敲门声。

    “等会说。”霍礼鸣挂了电话,去开门。

    门口,佟斯年见着他,愣了愣。温和的笑意一瞬即收,职业性地皱眉,“怎么受的伤?”

    霍礼鸣把胳膊往身后藏了藏,“佟医生,有事?”

    他这反应,是委婉的拒绝任何窥探和关心。佟斯年默了两秒,知趣不再探究。又换上方才的笑容,“明天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晚饭。”

    霍礼鸣:“没必要,修车什么的,都是举手之劳。”

    “这样啊。”佟斯年语气微敛,立在原地若有所思。

    佟斯年一米八多,戴一副无框金属眼镜,他是典型的温润如玉型男人,一双桃花眼不显多情,只布满温情。

    霍礼鸣发现,佟家兄妹,眼睛宛若双生,惟妙惟肖如出一辙。

    佟医生些许怅然的模样,莫名的,让他升起两分愧疚,尤其刚才的语气还不太好。霍礼鸣缓了缓语气,解释道:“明天我有朋友过来。”

    佟斯年笑了下,“那好吧。”

    霍礼鸣以为到这告一段落,便礼貌地点了下头。

    “一块儿来,更热闹。”佟斯年说。

    霍礼鸣无言。

    他看人很准,哪怕他拒绝,信不信,佟斯年还有一万个办法等着。再者,他知道,佟医生人不差。

    且又一次发现,佟家兄妹,同款的不按理出牌。

    吃饭的地方是佟斯年订的。周五,程序地址直接从高铁站打车过来,霍礼鸣到的早,吊儿郎当地坐在凳子上玩手机。

    程序欠嗖嗖地撩他下巴,“我瞧瞧,哎呦我去!这颜值,跟程国华一级别了。”

    程国华是程序他爸,老来得子,今年六十有八。

    霍礼鸣甩开他的手,“找死。”

    程序本还担心,见到他人囫囵完整便放了心。他和他并肩坐下,递过一支烟。

    霍礼鸣没接烟,也没说话。

    程序自己点燃抽起来,斜睨他一眼,调侃道:“我大老远来看你,你能不能热情点儿?”

    霍礼鸣轻哼,转过头,“热情不了,性冷。”然后,眼神又勾出几分不正经,语气也变得玩味,“晚上工作好辛苦的,榨干了都。”

    “靠!浪不死你!”

    霍礼鸣终于笑了,勾着他的肩拍了拍,“行了,等会还有个朋友一起吃饭。”

    程序笑嘻嘻地问:“能喝酒不?”

    “喝吧,”霍礼鸣想到佟斯年经常临时加班,又补充:“别上白的,啤酒就行。”

    话刚落音,门口传来佟斯年的声音,“抱歉啊礼鸣,我来晚了。”

    霍礼鸣先是被这声比“小霍”更显善意的“礼鸣”热了耳朵,他转过头,又被佟斯年身后的那个小人惊得眼睛一跳。

    佟辛背着书包,她今天穿了冬款校服,深蓝色很普通的款式,宽宽大大的,把脸衬得似乎没他半只巴掌大。

    “我爸妈今天都加班,家里没人,我接辛辛一块吃点。”佟斯年天生和气,笑着主动朝程序伸出手,“你好,我是佟斯年。”

    程序叼着烟,还没从“卧槽这医生好他妈帅啊”的感慨里回过神,受宠若惊,“你好你好。”

    佟辛故意躲在佟斯年身后,只微微探头,恰好与霍礼鸣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她周身还带着室外的冷意,眼睛更显清亮。

    对视两秒,霍礼鸣下意识地转开头。

    去餐桌时,他压低声音对程序说:“任何酒都别上了。”

    程序点点头,“好,就我喝。”

    “你也别喝。”霍礼鸣大概是良心发现,又补充:“实在想喝,就喝奶。”

    程序震惊,“您有病?”

    “没见着有未成年?”霍礼鸣睨他一眼,又顺手把他嘴里叼着的烟给摘了下来。

    程序内心是复杂的的,但菜一上桌,他就被美味勾了魂。服务员端上来几瓶旺仔,佟斯年咦了一声,“不喝酒?”

    程序还没说话呢,桌下的脚就挨了霍礼鸣一踹,他立刻龇牙摇头,“我爱喝奶,我还想长个儿。”

    佟斯年笑了笑,“好,喝奶。”

    程序这人藏不住话,“佟医生,你真是医生啊?我看你长得有明星那味儿。”

    “什么味?”

    “星味儿。”

    佟斯年还是笑,微微偏头,作势嗅了嗅自己的衣袖,“还好吧,不腥啊。”

    程序笑点比较低,张嘴哈哈大笑。

    半尴不尬的气氛被佟斯年悄然化解。

    “你们都是上海人?”佟斯年边问边给佟辛夹菜。

    “我是,他不是。”程序大咧道,“他江苏,不过在上海生活了十来年。”

    “上海有亲戚?”

    程序关键时候封住嘴,看了一眼霍礼鸣。

    霍礼鸣背靠椅背,左手臂往后搭着椅沿,自始至终都是随意的。他淡声说:“嗯,有个哥哥。”

    一旁的佟辛,默默扒拉饭粒,只是在他开口时,她的动作越来越慢。

    “那怎么想着来清礼发展了?”佟斯年顺着话题闲聊。

    程序挤眉弄眼,声音特大:“他啊,在上海欠了不少情债。”

    佟辛的筷子停在米粒上,然后抬起头,眼神不偏不倚地落向霍礼鸣。带点质疑的,挑衅的,看戏的,最后汇成一种意思——

    你好没职业道德啊。

    霍礼鸣无语,冲程序不轻不重地喊了声,“喂。”

    程序笑嘻嘻,“瞧见没,戳他痛处了。”

    佟辛默默低头,继续吃饭。

    服务生端来特色菜,这家店的香辣口味虾做得一绝。佟斯年蛮客气地指了指,“来,尝尝招牌。”

    很快,人手一只肥美小龙虾,汁水香浓。

    “佟医生,你们当医生的是不是都特注意保养?什么保温杯里泡枸杞之类的。”程序辣的嘴都红了。

    佟斯年拿纸巾擦了擦手,“过犹不及,天天泡枸杞肯定上火。但平时注意点饮食总没错。比如,你看这个虾啊。”

    他夹起刚上桌的香辣小龙虾,悬空展示。

    佟斯年漂亮修长的手指一点点往下挪,“它头部,寄生虫的温床。饲养地一般潮湿,这里面应该有上百种寄生虫产卵。”

    程序:“?”

    “……”霍礼鸣慢下了剥虾的动作。

    “这是它的肠子,直通大脑。”说到这,佟斯年温和一笑,“我昨天接了一个病人,自己不注意,小肠漏了一半到体外。差不多就是你们吃虾,抽虾线到一半的这个状态。”

    “……”霍礼鸣垂眸,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剥了一半的小龙虾,然后放下了仿佛被命运遏制住的手。

    程序听得一愣愣的,很欠地问了句:“然后呢?”

    佟斯年平静道:“做个小手术,塞回去就好。”他对霍礼鸣抬了抬下巴,“但你手上的小龙虾,它肠子是塞不回去了。所以,吃吧,趁热。”

    佟斯年语气虽温和,但已足够留下画面感,仿佛让他们趁热吃的不是小龙虾,而是一脑袋屎。

    就连程序这种吃货都一言难尽地放下了筷子,端起了桌上的牛奶,贤良淑德地喝了起来。但一口吸得太用劲,空气流窜的声音很突兀。

    “您喝我这瓶,新的。”佟辛把自己的推给他。

    程序直脑子,一把接过刚要说谢。佟辛轻声道:“多喝点,不仅能长高,你的血也会变成稀有的少女粉,再撒点金片,你就变得会发光,然后就更值钱了。”

    程序:“?”

    偏偏佟辛目光无辜友善,霍礼鸣撇过头,嘴角微微弯了弯。

    佟斯年也笑起来,亲自给程序夹了最大的一只小龙虾,“抱歉啊,我妹妹不懂事儿。”

    “喝吧。”霍礼鸣把自己的旺仔塞给程序,一记你好蠢的眼神鄙视,“她给你的,你还真敢喝?也不看看,这桌上谁才是真正要长个的人。”

    方才还狡黠机灵的佟辛,顿时抬起头,无语地看向他。霍礼鸣风轻云淡地接纳她目光,淡淡笑意里是些许玩味。

    佟斯年轻呵,“一物降一物了。”

    佟辛:“……”

    谁要被他降!

    莫名的情绪堵在胸口,说不上高兴或不高兴。但在霍礼鸣看来,她好像不高兴的成分比较多。

    服务生端上最后一道菜,是酱血鸭。把菜放下的时候,顺手转了下餐桌圆盘。

    佟斯年对佟辛说:“不是一直念叨要吃这菜?多吃点。”

    声音很小,也没什么特意的。但霍礼鸣忽的伸出食指,悄然定住了旋转的餐盘,那道酱血鸭恰好停在了佟辛面前。

    佟辛还沉浸在莫名的情绪波动里,分心地伸筷子去夹。但夹了几下,鸭子都没夹上来。她这才回了神,觉得这样不太好,便用了点力气。

    夹是夹上来了,但……

    佟辛无语地看着这只肥美的鸭屁股。

    她从来不吃鸭屁股。不可能退回碗里,丢掉好像也不合适。正忧愁犯难,面前多了一只碗。

    霍礼鸣就坐她旁边,伸碗过去后,很快地往上抬了抬,正好碰了下她的筷子。那只鸭屁股就这么不经意地掉进他碗里。

    佟辛怔怔看着他。

    “谢谢啊。”霍礼鸣一本正经,压了压声音:“知道我要补什么。”然后转过头,对佟斯年笑了笑,“佟医生,你这妹妹好贴心。”

    一旁的程序看得目瞪口呆,他这哥们儿没事吧。

    下一秒,程序默默坐远了些,不要出现人传人现象才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