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春(3)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第11颗

    像一根小引线,燃了点火苗星子又被悄悄扑灭。shubao22.la直到饭吃完,佟辛都是安静少话的。佟斯年和霍礼鸣他们聊天越来越多,什么都能扯上几句。那是一种属于成年人的宽阔眼界。

    回家的时候同路,程序才惊觉,“他们跟你是邻居啊?”

    霍礼鸣拿钥匙开门,应了声。

    程序还意犹未尽地探头去瞅佟家兄妹的背影,“长得真像。欸,他妹妹有意思啊。她说血会变奶白色的时候,我都懵逼了。上高二?我怎么觉得跟大二似的。她也不用长高了吧,至少一米六五了,腿跟佟医生一样,好长好直。”

    “知道了。”霍礼鸣打断。

    “知道什么?”

    “你不就是说她显老。”霍礼鸣突然提高声音。

    “哎呦我去!你他妈小点声儿!我不是这意思!!”程序去捂他的嘴,霍礼鸣偏头躲开,然后拎着他的衣领就往门里丢,“你这双眼睛还瞎往哪看?嗯?”

    程序嘁了嘁,“我看她怎么了?”

    霍礼鸣:“看了也没用。佟医生不喜欢男的。”

    程序真他妈风中凌乱了,乱得他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来都来了,程序决定待十天再回上海,乍一听这么久,霍礼鸣无语之中透着显而易见的嫌弃,“票我给你买,早点走行吗?”

    程序挤眉弄眼,“那怎么行,我得给你过生日啊。”

    霍礼鸣的生日是在周四,但他对这中日子没有特殊的情感。程序看着挺爷们的一个人,但年年都会给他买蛋糕,简直就是猛男少女心。

    程序就这么暂住在霍礼鸣家,他天生爱社交,不出一天,就和小区里的大叔大妈熟络起来。

    “原来佟医生的爸爸是教授,他妈也是医生,全家都是知识分子啊。”

    “你知道佟医生有多牛逼吗,北大的医学博士,小学连跳两级,从小就是天才少年!”

    “还有他妹妹,重点高中的尖子生,名校预定就对了。”

    程序激动地说了二十分钟,最后一声叹气,“我也好想当个文化人啊。”

    霍礼鸣睨他一眼,弹了弹指间的烟灰,“我看你当妇联主任比较好。哪这么多话?是个人你都能聊。”

    “总比你好,搬来一个月了吧,酱油上哪儿买知道吗?”程序不客气地呛回去。然后又咪咪笑,“我们弄顿火锅,你去请佟医生来吃饭怎么样?”

    手里的烟一顿,霍礼鸣皱了皱眉,“我说过,佟医生不喜欢男人。”

    “去你丫的,我就是想跟文化人多交流。”

    霍礼鸣半晌没说话,抽完半截烟,把烟蒂摁灭,“别蹦跶,他们跟我们不是一路人。”

    —

    周一下午,月考成绩公布。鞠年年高兴地去找佟辛,“辛辛我数学及格啦!”

    佟辛拿过她的卷子看了看,“这种题型你之前做过的,为什么会做错?还有这一道,死记硬背的公式你都不知道?”

    鞠年年被泼冷水,立刻安静装死。

    毫无意外,佟辛发挥稳定,继续保持年级前十。

    教室里格外热闹,都在讨论成绩。佟辛看了一眼薛小婉,她把试卷盖住,低着头,微微驼背,这好像是她一贯的姿势。

    两人当了这么久同桌,但交流很少,说话都不超过十句。其实佟辛还是瞥见了她的试卷分数。

    “咱们班儿最低分多少啊?”有人问。

    安静下来,谁都没出声。

    就在这时,李芙蕖扬着笑脸,清脆道:“薛小婉,你上次数学45,这次多少?进步了没有?”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薛小婉身上。

    她的头更低了,脖子也缩了缩。这小微小动作,被佟辛留意得一清二楚。

    “我刚路过办公室,听见老师说了,最低分30,拖全班后腿了。”和李芙蕖玩得好的女生故意说。

    一阵若有似无的嘘声。

    李芙蕖仰着下巴,表情微微得意。

    “把试卷拿出来。”

    听到这句话时,薛小婉抖了抖,不可置信。

    佟辛的声音很轻,“哪里不会的,我教你。”

    她身上有一股柔静的力量,任凭别人目光异样,仍能镇定地圈出一小块地盘,只执着于自己的事,刀枪不入。

    在佟辛耐心的语气里,薛小婉的眼泪落湿试卷。

    佟辛停了停,说:“多大点事,别哭。”

    就这样,她教了薛小婉一周数学。虽然还没迎来考试,但薛小婉发现,老师布置的作业,自己已能解出大部分了。

    周四放学,猝不及防地迎来一瓢大雨。佟辛刚收拾好书包,无语,她没有带伞。

    薛小婉碰了碰她的手,“我有伞,你拿去吧。”

    “你也要打伞。”佟辛没接受。

    僵持了一小会,薛小婉小声的,带着些许怯懦问:“那要不,我们一起走?”

    佟辛欣然,“好啊。”

    薛小婉眼热,这是第一次有人愿意跟她一起放学同行。

    佟辛高她许多,撑着伞,大雨中,从背后看,伞微微向她那边倾斜。

    薛小婉的家离学校也有四五站路,但她没钱坐公交车,从来都是走路。佟辛也不多说,陪她走回家。

    金水巷是清礼市出了名的脏乱差,虽然有听说,但佟辛亲眼看到薛小婉这一贫如洗的家时,内心还是震惊的。

    薛小婉局促不安,习惯性地低着头,耳朵尴尬得红了。佟辛深呼吸,对她笑了笑,“那就借你的伞用了,明天我再给你带去学校。明天见。”

    佟辛刚说完,就听见一声尾音长长的,流里流气的——“呦嘿?”

    薛小婉脸色一下变差,眼神也变得怯懦惊惧。他哥回来了,二流子一个,嚼着槟榔,站在佟辛身后。佟辛转身,被男人稀乱泛黄的牙齿吓着了,猛地后退一大步。

    他哥三角眼,将佟辛从头到脚扫了一遍,眼神让人不适,笑眯眯地问:“这你朋友啊?”

    薛小婉一把将佟辛拦在身后,“不是朋友,同学而已。”

    佟辛没说什么,拿着伞就走,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那男的表情凶悍,正冲薛小婉骂骂咧咧的。

    佟辛心事重重,快要出巷子的时候,听见有人叫她,“小美女。”

    薛小婉的哥笑呵呵地追过来。

    佟辛下意识地站远了些,目光警惕。

    “那个,我手机没电了,你有手机的吧?借我打一下呗,我叫个外卖给我妹吃。”他笑起来有点下三白,贼眉鼠光的。

    佟辛本还犹豫,可一听是给薛小婉叫外卖,便还是将手机递过去。接手机时,那男的手从她手背上滑了一把,笑眯眯的。

    佟辛触电一般飞快收回,心里极不舒服。

    “谢了啊小美女。”

    佟辛拿过手机,转身跑出了巷子。她的心狂跳,刚被那男的“无意”摸过的手也跟沸水浇泼似的。

    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插曲,两天后,开始有一些归属地未知的号码打佟辛的电话——

    “这个月还钱。”

    佟辛莫名其妙,“你打错了。”

    挂断后,一个新号又打来,“挂你妈的电话呢!”

    “我不认识你。”

    “你是不是叫佟辛?清礼一中高二?薛明你认识吧?他借我们十万块钱,备用联系人填的是你。”

    佟辛懵了。

    “死三八你他妈再挂电话试试,你在哪个班,你家地址,我们查得一清二楚。”

    佟辛背冒冷汗,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欠钱的不是我,你们这是犯法的。”

    “谁让姓薛的填的是你号码,他躲着不见人,那就你还!”

    佟辛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挂了,心彻底凉下来。

    而薛小婉从那天起,就没再来上学,班主任说她请假了。

    那些骚扰电话不停往佟辛这儿打,她拉黑一个,立刻又有新的跟上。并且源源不断的威胁短信轰炸,最可怕的,这些人能把佟辛的情况说得一清二楚,字里行间全是伴随真实信息的恐吓。

    佟辛把手机关机,心理阴影挥之不去。

    她开始变得沉默,多疑,有时候鞠年年找她说话,她都半天没反应。上下学途中,碰到那种打扮稍微新潮点的男性,佟辛都如临大敌,心脏狂跳。

    她没碰到过这种情况,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天放学,她下公交车,正好有两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站在站牌边上抽烟。佟辛看向他们时,他们也正看着她。

    佟辛捏紧手心,顿时头皮发麻。她低下头,加快脚步往前走。她侧头瞥了眼,呼吸一滞,那两人竟然也跟过来了!

    佟辛越走越快,他们似乎也在变快。

    今天放学有点晚,天色沉降,路上没几个人。佟辛整个人都是紧绷的,她开始小跑,恐惧跟黑云似的罩压头顶。

    佟辛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不顾一切地狂奔,身后的俩青年竟然也跟着跑。佟辛捂住嘴,心里惧怕。因为跑得太快来不及刹住,转弯的时候,她直接撞进一个坚硬的怀抱。

    霍礼鸣吓一大跳,看清人后,急脾气瞬间退潮,甚至有心情调侃两句:“干吗啊这是,人体炸|弹同归于尽啊?”

    佟辛抬着头,怔怔望向他。

    霍礼鸣微微皱眉,看出她的不对劲,“怎么了?”

    佟辛急促道:“有人在追我!”

    话落音,那两青年有说有笑地从路口走过,走了几步,又笑呵呵的互相追逐。

    霍礼鸣有点没搞清楚状况,把头转回来看着佟辛。

    不是追她的,不是要债的。佟辛失魂落魄,大汗淋漓,这么冷的天,她像从水里捞上来似的。她游离不在状态,直到闻见霍礼鸣身上淡淡的洗衣皂香。

    悲伤委屈的情绪瞬间决堤,眼泪夺眶而出。佟辛在霍礼鸣面前崩溃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霍礼鸣没有问原因,沉默了几秒,声音淡淡,“被欺负了是不是?”

    穿堂风在路口穿梭了数个来回,带走所剩不多的光亮,天色愈发阴暗。

    佟辛把这几天的经历讲了一遍。

    四五分钟后,霍礼鸣说:“手机给我。”

    佟辛的手机这两天一直关着,开机后,无数条短信震动而至,霍礼鸣扫了几条,眉头又皱了皱。

    短信还没弹完,电话就进来了。未知归属地的号码,拉黑名单都没用。佟辛眼神跳了跳,露出不知所措的怯意。

    霍礼鸣按下接听。

    对方声音十分暴躁:“我操|你妈的小婊|子!”

    霍礼鸣表情平静,大概是嫌脏了耳朵,挂断,关机。

    “那人名字叫什么?”

    佟辛回忆了一下,说:“不知道,但他妹妹是我同学,叫薛小婉。”

    霍礼鸣点了下头,然后踱步到一旁打了个电话。佟辛真是落下心理阴影了,他一走远了些,她心里就空了空,然后本能反应地走近他,像是寻求保护。

    电话打完,到电话回过来,不超过五分钟。

    霍礼鸣看了眼微信上的地址,说:“人找到了。”

    佟辛愣了愣,那帮要债的都找不到的人,他这么快就能找到,除了神通广大,再也想不出别的形容。

    她犹豫在原地。

    霍礼鸣回头看她一眼,平声说:“没事,跟着我,别人欺负不了你。”

    佟辛身上像绑了两斤棉花糖,有点儿软。等她再回过神时,不知是巧合还是方才太紧张而忽略,路口天边,一颗不甚明亮的星星若隐若现。

    而霍礼鸣,长腿阔步的,朝着那颗星星走。

    —

    薛小婉的哥哥在一个酒吧里蹦迪。

    霍礼鸣找着人,拍了拍他肩膀,拎着衣领把人给提了出来。

    渣哥喝多了,迷幻不醒的,“你、你谁啊你!”

    霍礼鸣按住他的肩,看着动作不大,但手臂发力,直接把人给按蹲在了地上。这份劲道,不容置疑。渣哥的酒醒了一半,也看清了三米远处站着的佟辛。

    “哦,是你啊小美女。”渣哥嘿嘿笑。

    霍礼鸣身体一偏,把他视线堵得严严实实。他弯腰,拍了拍他的脸,一下一下的,问:“是男人吗?”

    隔得太远,佟辛听不清他们说什么。霍礼鸣这个姿势维持了两分钟,两分钟后,渣哥的脸色骇然一变。

    该说的说完了,霍礼鸣直起身,朝佟辛走来。

    “没事了,回家吧。”他微微低头,对佟辛说。

    佟辛突然的,脚底生了根一般,不想走了。

    “嗯?”霍礼鸣皱眉。

    佟辛抿了抿唇,握紧右手,指甲刮着手心。她小声说了一句话。恰好马路上有车鸣笛,霍礼鸣没听清,于是侧了侧脸,耳朵离她近了些,“什么?”

    佟辛:“他那天在巷子里摸了我的手。”

    霍礼鸣一顿,意识到这代表什么后,脸色骤然一变,然后对佟辛说:“转过身。”

    “啊?”

    不再重复,霍礼鸣掌心推了推她肩膀,把人给翻了个方向。

    “不许回头。”他声音很低,很慢,但有一种不容置疑的魄力。

    几秒后,佟辛只听见身后传来惨叫——霍礼鸣蹲在地上,狠狠兜了那男人两耳光,然后飞起就是一脚:

    “给爷爬!”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