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春(4)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第12颗

    从发生到解决,过程不超过一小时。shubao22_la

    回程,佟辛坐在出租车里还有点轻飘飘的不真实感。

    霍礼鸣上车的时候,就叮嘱司机开快一点。佟辛低着脑袋,闻言抬起头,“晚上我家没人。”

    司机瞥了眼后视镜,霍礼鸣也吊着眼梢,斜睨她一眼。

    佟辛后知后觉,这话的确有些怪怪的,遂又解释:“我爸我妈我哥晚上都加班的。”

    司机师傅咳咳两声,“小姑娘,还是早点回家的好,外面坏人很多的。”

    霍礼鸣眼皮微跳,有被内涵到。

    车停小区大门口,车里开了空调不觉着冷,一下车,劈面一阵寒风把佟辛给吹懵了。霍礼鸣看她冷得哆嗦,便停了下脚步,然后往右挪了挪,将人遮了个严实。

    佟辛下意识地站定。

    霍礼鸣索性转过身,与她面对面。两人有身高差,所以他低了低头,早就看穿佟辛的心思,问:“不想我告诉你家里?”

    佟辛沉默地点点头。

    “原因。”

    “怕麻烦。”

    霍礼鸣给听笑了,“路见不平一声吼的那些事,忘了?”

    佟辛抬头看他一眼,“我是有分寸的,之所以敢吼,是因为你在啊。”

    “我在?”

    “这不是,有帮手嘛。”佟辛小声。

    霍礼鸣:“……”

    佟辛不知道他什么态度,再次央求:“你能不告诉我家里人吗?”

    霍礼鸣没说话,安静里,风声鹤唳,呼呼吹在耳朵边,吹得她一颗心忐忑不安。

    “好。”霍礼鸣答应。

    佟辛如获大赦,笑脸跟着扬起来,明晃晃的,像极了他初来清礼时,看到的第一场雪。

    霍礼鸣也弯了弯唇。佟辛眼神变得温和了些,自动将他划分成能共同守住秘密的人里。

    当然,霍礼鸣还是有自己的考量。

    他在确保佟辛不会再有事的前提下,确实不想节外生枝。万一闹大,别人还会议论,他和佟辛什么关系?

    姓薛的是个人渣,但他这模样看起来,也不像个好人。这小姑娘的人生一帆风顺,霍礼鸣实在不想做那根绊脚的海草。

    所以霍礼鸣想,过几天找个机会再跟佟医生说一下。

    本以为这事翻了篇,但两天后,佟辛家人还是知道了。

    请假的薛小婉突然来上学,并且主动跟班主任坦白了这件事。班主任一口水差点吐出来,“啊?”

    薛小婉声音苍白麻木,“我已经报警了。”

    班主任立刻给佟辛家里打了电话,佟斯年请假,直接从医院赶到了派出所。

    陪佟辛做完笔录,并且了解了事情始末后,晚上才到家。

    辛滟是真担心后怕,忍不住说了佟辛几句重话。佟承望护女儿,“行了行了,少说两句,错的不是辛辛。”

    辛滟心疼问:“确定没有受伤吧?一定要跟妈妈说。”

    佟斯年拦在佟辛身前,“没事的妈。”

    辛滟叹气,又说:“多亏了小霍,这样吧,晚上请他来家里吃饭,当面谢谢人家。”

    一听,佟辛抬起手,默默挠了挠鼻尖。

    —

    “你去吃饭为啥不带我!”程序一听是去佟斯年家吃饭,就差没撒泼打滚。

    霍礼鸣无语,皱眉又皱眉:“人家就邀请我,没请你。”

    “是人吗你?亏我大早上的还去给你订蛋糕。”程序说:“都不想祝你生日快乐了。”

    其实他本来是拒绝的,但佟承望亲自上门来邀请,总不好拂长辈的意。霍礼鸣整理了一下衣领,空出一只手拍了下他后脑勺,“行了,我吃个饭就回来,蜡烛等我吹。”

    程序没搭理。

    霍礼鸣对着镜子看了又看,“我穿这个外套是不是有点凶?要不要换一件?”

    程序:“?”

    “换一件吧。”霍礼鸣自言自语,选中一件中规中矩的黑色外套,这才满意,“走了。”

    程序神色莫测,一直盯着他,“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对佟医生有一些特别的想法。”

    霍礼鸣懒哒哒地睨他一眼,“知道就好。”

    “?”

    “所以,别再跟我抢男人了。”

    —

    霍礼鸣在佟辛家门口站了会,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时他才敲门。

    “来了来了。”佟承望来开的门,他系着围裙,手里还举着蒜苗,笑呵呵的没任何架子,“欢迎你啊小霍,快请进。”

    “小霍来了啊,请进请进。”辛滟也从厨房探出头,笑得和善热情,“辛辛,泡茶。”

    佟斯年迎过来,笑着打招呼。

    “佟医生今天没上班?”

    “调休。”佟斯年笑了下,“我们一家人谢谢你。”

    这时,佟辛泡好茶走过来,霍礼鸣接过,低声说:“谢了啊。”

    “斯年来拿水果。”辛滟在厨房喊。

    “欸,就来。”

    霍礼鸣看了一眼佟辛,就剩他们两个人时,才正经道:“那个,我没有告密啊。”

    佟辛垂眸,抿唇忍笑,点点头。

    “你爸妈怎么知道的?”

    “我同学自己报警了。”

    霍礼鸣挑眉,“妹妹告哥哥?”

    佟辛嗯了声,“她哥老打她,她很可怜的。”

    霍礼鸣似乎有点印象,上车给她送伞,正好撞见佟辛怼人换座位那一幕。他想了想,问:“怕不怕?”

    “不怕。”佟辛忽地大声:“因为佟医生不打我,清礼模范哥。”

    霍礼鸣觉得有点儿肉麻,身后的佟斯年正好听见这一句,笑得眼睛都弯了。

    霍礼鸣回过味,这小妞,挺机灵啊。

    离开饭还有十来分钟,佟斯年带霍礼鸣参观了下家里。他们家的户型和霍礼鸣的住处有点区别,很大,很宽阔,装潢也是经久耐看的中式风。

    “那是我妹妹的房间,右边是个阳台。”

    霍礼鸣瞥了一眼,门敞开,干干净净的书桌,靠着一整面书架。淡蓝色的床单垂下来,摆了一只暗黑系毛毛虫造型的大型玩偶。

    佟斯年领着人去自己房间,从小冰箱里拿了罐汽水给他。

    霍礼鸣接过,看着透明书柜里满满的的荣誉证书和奖杯,都是佟斯年大学、工作时候所得的荣誉。

    佟家天才少年,名不虚传。

    霍礼鸣感慨了番,问:“佟医生,你有女朋友吗?”

    佟斯年摸了摸心脏,“没事扎我心做什么?”

    霍礼鸣意外,“没有?”

    “工作太忙了,姑娘瞧不上。”佟斯年笑了笑,很坦然。

    这就有点自谦了,霍礼鸣刚想说话,佟辛端着水果站在门口,“你没有机会的。”

    霍礼鸣转过头。

    “就算没女的看上他,你也没有机会的。”佟辛声音不大不小,还挺老成。

    霍礼鸣挑了下眉,也摸了摸心脏,“没事扎我心做什么?”

    佟辛:“……”

    佟斯年笑意更深,摸了摸佟辛的脑袋,“要懂礼貌。”

    佟辛把水果放在桌子上,自己挑着小草莓吃起来。

    霍礼鸣视线重新落向书柜角落的一只水晶式样的小奖杯。

    因年代久远,上面金色的字已看不太清。霍礼鸣辨认了一番,写的是“少儿杯小主播大赛金奖”。

    “佟医生,这你都能拿奖?”霍礼鸣比了比拇指,“厉害。”

    “那不是我的。”佟斯年说:“是辛辛的。”

    霍礼鸣饶有兴致地看佟辛,“你的?”

    佟辛的半只草莓停在唇边,眉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

    “那怎么放你房间?”霍礼鸣没多想,又问。

    佟斯年安静两秒,笑了下,“她卧室已经放满了。”

    佟辛一口吃掉剩下的半个草莓,垂着头,看不清神色走了出去。

    在佟家吃了一顿轻松愉悦的晚饭。

    辛滟热情,佟承望和善,一个劲的给霍礼鸣夹菜。一只鸡两个大鸡腿,佟教授说:“家里头三个孩子不好分呐。”

    “怎么不好分?”辛滟将两只鸡腿全部夹给霍礼鸣,“这不挺好分的吗!”

    佟斯年淡声,“妈,偏心了啊。”

    辛滟还没发话呢,佟承望第一个不乐意,“你妈做什么都是对的。倒是你,老大不小了,一点也不抓紧。”

    佟斯年举手投降,无奈看了眼霍礼鸣,“哎,亲儿子的待遇。”

    碗里的鸡腿鲜香美味,油光都是适口的灿烂黄。这是霍礼鸣太久太久没有感受过的烟火气,向他包围,温热肺腑。

    吃完饭,霍礼鸣不多打扰,佟家送他到门口,笑呵呵地让他常来吃饭。

    人走,门关。

    佟辛忽然扯了扯佟斯年的衣袖。

    “嗯?”佟斯年问:“怎么了?”

    佟辛小声说:“今天其实是他的生日。”

    顿了下,她又补充:“早上我去上学的时候,在蛋糕店门口碰见了他朋友。他告诉我的。”

    —

    霍礼鸣到家后洗了个澡,不想听程序逼逼叨叨地追问,索性洗得久了些。等他换好衣服出来,程序已经点上蜡烛了。

    “小霍爷,八十大寿开不开心啊!”他欠儿欠儿地说。

    敲门声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霍礼鸣一边指着程序,一边去开门。见着人后愣了愣。

    佟斯年和佟辛站在门口,手里拎着蛋糕。

    佟斯年的笑容一贯清风霁月,“礼鸣,生日快乐。”

    霍礼鸣大感意外,眼里的迷茫和探究一瞬即逝,门口寒风烈而妖,可他只觉得点点暖意涌进胸口。

    “太晚了,蛋糕店最后一个小蛋糕。别介……”佟斯年看到屋子里已经点燃蜡烛的大蛋糕,蓦地失笑。

    霍礼鸣也跟着笑起来,尴尬一刹缓解。

    行吧,两个蛋糕,一大一小,蜡烛通通都点上。

    程序惊叹:“小霍爷,牛逼大发了,世纪美男给你过生日诶!!”

    霍礼鸣心情很好,弯着嘴角淡声,“嗯,还有世纪美少女。”

    忽然被Cue的佟辛手指蜷了蜷,心跳悄悄加快。她无以适从这莫名的情绪,于是脱口而出,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许愿吧。”

    霍礼鸣闻言一顿,然后说:“我从不许愿。”

    “生日就要许愿的。”佟辛目光明亮,看着他。

    对视几秒,霍礼鸣低头松眉,再抬起时,爽朗应声,“行。”他语气轻松调侃,“那就保佑你学习进步。”

    佟辛还是盯着他,“我从小到大都是第一,进无可进,你没必要这样。”

    霍礼鸣嘴角扯了扯。

    一旁的程序放声大笑。佟斯年去窗边接电话了,只往这边看了眼。

    霍礼鸣往椅背一靠,语气越发慵懒散漫,“真没许过,你教教我?”

    佟辛依旧认真,“你可以许,平安快乐。”

    “好,许愿平安快乐。”霍礼鸣挑眉学她。

    “也可以长命百岁。”

    “嗯,长命百岁。”

    佟辛抿了抿唇,眼睫眨了眨,语调也有了些许改变,她声音变慢、变轻,“还可以许愿,做个正经人,正经工作。”

    霍礼鸣听出来了,这是循序渐进搞铺垫呢。他忍着笑意,眉峰下压,故作深沉:“好,许愿:保佑我生意兴隆、昌盛。还有……”

    “腰可别再疼了。”他说。

    佟辛无语。

    风轻云淡的眼神立刻变得怒其不争,生无可恋。

    霍礼鸣笑得剑眉横飞,他开始觉得,过生日是件还不赖的事。

    至少这一年,他心情明亮得一塌糊涂。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