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女生言情 > 去看星星好不好 > 青梅荔枝酒(1)

青梅荔枝酒(1)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欲乱美女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豪乳老师刘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第13颗

    吹蜡烛,许愿,吃蛋糕。shubao22.la

    霍礼鸣把最多草莓的那一块切给了佟辛,佟辛还有点小情绪,不怎么搭理他。霍礼鸣压低了声音,“还生气啊?”

    佟辛一脸你别自作多情的表情,“你许什么愿,关我什么事。”

    “那你笑一个。”

    “我为什么要笑?”

    “因为我刚才就许的就是这个愿。”

    他说这话时,语气如常,淡淡的,察觉不到一丝玩笑意。佟辛这就没辙了,低下头,老老实实吃起了蛋糕。

    佟斯年接完电话,随意吃了两口便带着佟辛要走。

    到门边时,他瞥见角落半米高的寻人启事,佟斯年对霍礼鸣的情况有所耳闻,也知道他在找亲人。于是说:“我拿点走?去医院附近帮你发一发。”

    霍礼鸣点头,“好。谢了,佟医生。”

    他的神色很平静,语气也无波澜,好像是麻木了,亦或是早已不抱幻想。

    佟斯年拿了两百来张,回去的路上仔细看了看。

    佟辛说:“他姐姐这张照片是按照他的模样P的,这姐姐真惨,本来可以很漂亮的。”

    佟斯年却抓住了重点,侧过头,目光笔直,“你怎么知道是P的?”

    佟辛心惊肉跳,糟糕,不能让哥哥知道她和霍礼鸣一块儿去贴过小广告。她把耳边的碎发拢下来,挡住侧脸,“计算机课学过,我会看的。”

    佟斯年静静看着妹妹,最后没再说什么。

    —

    新的一周,清礼一中照例举行升旗仪式。

    佟辛来得晚,自觉站在队伍最后头,她扫了一眼,没有看见薛小婉。

    “年年。”佟辛拍了拍鞠年年的肩膀,小声问:“薛小婉真的退学了?”

    “肯定得退,她哥这么坏,你还想着她干吗啊?”

    佟辛默了默,“下午你能陪我去个地方吗?”

    “哪?”

    “薛小婉家。”

    “我不去!”鞠年年反应颇大,义愤填膺,“那种地方我才不去呢。”

    佟辛有点小脾气,“不去就算了。”

    这一天,她都不怎么搭理人。

    虽然没再说什么,但都看得出来,佟辛心情很不好。

    今天辛滟和佟斯年都值夜班,佟承望去长春参加讲座,家里又只剩她一个人。佟辛在学校就把作业写完了。这会子她复习也集中不了精神,看了几遍时间,正准备拿钥匙。鞠年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和杨映盟就在小区外面,见着佟辛远远招手。

    “辛辛你别生气啦,我跟你一块儿去行不行嘛。”鞠年年黏着佟辛的手,一顿狂摇。

    佟辛无语,被她摇得头晕。

    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里,霍礼买完烟没走,跟老板熟了,说坐会儿,然后就这么看着那三小孩儿。

    什么表情啊都?

    一个个视死如归的。

    而且他发现,佟辛这小妞妞天生就是这种清冷范儿,对谁都一样。

    “也不是有偏见,薛小婉住那种地方,还有一个那么可怕的哥哥,我是有点点怕的。”鞠年年小声唠叨。

    杨映盟大咧道:“没关系,我保护你们。”

    “你?就你?”鞠年年翻白眼,然后做了个抹脖的动作。

    “干什么,瞧不起人?我有肱二头肌!”

    “你有个屁。”

    两人又吵起来了。

    佟辛沉默着,她不是一意孤行的人,鞠年年的话确实有道理,万一又碰上薛小婉的哥哥。

    佟辛后怕,发愁啊。

    她暗叹一口气,抬眼望远处,不偏不倚的,和便利店门口的霍礼鸣对上了视线。

    莫名的,霍礼鸣拿着烟盒的手一抖,然后下意识地背去了身后。

    再藏下去好像也没意思了,霍礼鸣自然而然地走过去,点了点头便要擦肩而过。

    佟辛忽然把人叫住:“拜托你不要告诉我哥哥。”

    霍礼鸣:“?”

    佟辛说:“别告诉他,我要去薛小婉家。”

    霍礼鸣皱了皱眉,“去她家?”

    佟辛一见他变了表情,立刻道:“你一定很担心的吧。”

    “……”霍礼鸣噎住。

    “那好吧,就让你跟我们一起去。”佟辛语速快,转头对鞠年年说:“这是我的邻居,他很想陪着我们。你同意吗?”

    鞠年年一见霍礼鸣这气势,帅还是其次,主要是眉眼里的气质骗不得人。桀骜不羁的锋芒压根藏不住。

    她疯狂点头,“同意同意!”

    直到到了金水巷,霍礼鸣还有一种震撼到懵逼的不真实感。

    佟辛来过一次,很记路,领着他们往前走。

    鞠年年左看右看,先是叽里呱啦说这破,说那旧。越往里,越不堪,她也渐渐沉默了。

    远远的,佟辛就看到薛小婉正蹲在门口洗衣服。

    零度往下的天气,她脚上就一双布鞋,手浸在冷水里已经通红。薛小婉以为自己看错,惊愕一秒后,立刻把头埋得更低。

    对立的姿态维持了分把钟,佟辛走过去,问:“你真的不读书了。”

    薛小婉一贯的不吭声,错衣服的动作变快,溅起不安分的水花。

    “那你的一生,就只能是这样了。”佟辛又说。

    听到这话,走在最后的霍礼鸣一直看着她。明明是个不经世事的少女,话语也显老气,但佟辛这样说,竟然有一种天生的信服力。

    霍礼鸣目光渐染温度,情绪也往里陷了陷。

    薛小婉哭了。

    头埋在膝盖,哭得好伤心。

    鞠年年有点受不了,也跟着红了眼睛,一个劲地安慰:“你回去上学吧,会好起来的啦。”

    悲苦人生,最难共情。比如这些美好祝愿,在现实面前,多少显得苍白无力。

    薛小婉拿冰凉的手背擦拭眼泪,脸上冻得皮肤粗糙,“我家里没钱了,我哥还关着,那些要债的天天到家里来。我害怕。”

    她声音哽咽,无力,对未来毫无期许。

    一时间,静默得只剩女孩儿的哽咽抽泣。

    佟辛声音依旧平静、执意、有理有据:“你可以寻找政府救助,去区里打申请,盖章,流程很简单。你还未成年,理应受到保护。错误不是犯下的,不该由你承担。再者,那些都是高|利贷,本身就违法。你把信息搜集好,一起报警。邪不胜正,该害怕的是他们——不信,你问他。”

    然后,四双眼睛齐齐望向了霍礼鸣。

    “……”

    霍礼鸣脑子有点乱。

    “在可以努力的时候,请你不要放弃自己。”佟辛抿抿唇,轻声说:“不会再有比现在更差的时候了。”

    说完,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工工整整写好了相关救助机构的电话、邮箱、地址。

    薛小婉哽咽,“可以吗?”

    “不知道。”佟辛默了默,“但不做,就一定不可以。”

    寒风飒飒像刀割,可连娇气怕冷的鞠年年,此刻都如魔怔。

    半晌,薛小婉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佟辛脸上扬起浅浅的笑容,像春风劈开严寒。

    她笑,霍礼鸣也跟着弯了弯唇。

    —

    回去的路上,鞠年年和杨映盟热血上涌,又激动又高兴。杨映盟觉得佟辛简直是女神,他勇敢提议:“我们去吃烤肉吧!”

    鞠年年连声附和,“好啊好啊!小霍哥一起嘛!”

    霍礼鸣瞅了眼佟辛,一直没松口。

    佟辛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那去吧。”

    霍礼鸣这才说:“好。”

    杨映盟豪爽极了,说今天他买单,热情张罗去点菜,东西一上桌,光烤串就有两百串。

    鞠年年无语,“我们就四个人,哪里吃得完啊?”

    杨映盟也觉得尴尬,但小少爷心高气傲,又不想失掉面子,于是指着霍礼鸣,“他这么高,他能吃啊。”

    “谁说长得高,就一定能吃了?”佟辛忽地反问。仔细辨别,语气里似乎有一丝丝的不高兴。

    杨映盟面色挂不住,“壮呗。”

    嘴硬起来,就会不顾及他人的感受。

    “壮个屁啊。”鞠年年十分捧场,“小霍哥这身材才叫完美,穿衣显瘦你懂么你?人家这才叫真正的肱二头肌。”

    小孩儿们的情绪很微妙,甚至一个无厘头的点都能把情绪燃烧起来。杨映盟不服气,“你怎么知道他有,你又没见过,他就没有!”

    这男孩儿的语气实在不太好,话中带刺的,霍礼鸣不太爽利。于是淡淡道:“我还真有。”

    边说,他边将衣袖挽上去,皮肤紧、线条流畅,伴着蜿蜒的纹身图腾,是一种昭昭然的视觉冲击。

    那是介于男人与男孩之间的微妙平衡。

    霍礼鸣露“肉”的时候,佟辛直愣愣地盯着,心跳加速,呼吸入鼻时,都觉得体温骤然升了升。搭在腿上的手指也不自觉地轻颤。

    他的表情坏得浑然天成,不至于和一小男生较真。可就是这种四两拨千斤的随意,让他看起来气质独别。

    杨映盟忒不爽了,菜单一拍,站起身。

    “你干吗去?”鞠年年也挺凶。

    “点菜!”

    “钱多人笨。”鞠年年小声嘀咕,又笑嘻嘻地看向霍礼鸣,“小霍哥,你和辛辛是邻居啊?”

    “嗯。”

    “哥哥你最多25岁吧?”

    佟辛为掩藏情绪的失衡,故意夸大语气地怼人:“你什么眼神?”

    霍礼鸣闻言一笑,还挺配合,“嗯,我前几天才过完八十大寿。”

    鞠年年哈哈哈大笑。

    而佟辛安静下来,垂着眼睑,不搭腔。

    鞠年年笑够了,忽然把话题又十八弯地转回了原处,一脸记忆犹新地问:“辛辛你还记得么?!”

    “什么?”

    “以前我们一起看杂志,你流鼻血的事儿。”

    佟辛眼皮一跳。

    这是她高中生涯中的一桩糗事。

    上学期,鞠年年非拉着她一起看一本很有名的模特杂志。前面几页都是封面模特,那一次的造型是复古风,模特穿得严严实实。

    鞠年年一边翻一边犯花痴,但佟辛却没什么反应,很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漠。

    “呜呜呜这个衣服太绝了吧。”

    “像个麻布袋。”

    “我喜欢这个腿!!”

    “瘦得跟杆子似的,还不如杨映盟。”

    鞠年年简直震撼,“辛辛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佟辛嘴角敛了敛,挺冷淡,“总之不喜欢这样的。”

    边说,边将杂志翻页。

    下一页,一个血脉喷张、且荷尔蒙味十足的半裸男模赫然入眼。

    这对十六七岁的女孩来说,实属禁忌脸红。连一向胆大开朗的鞠年年都结巴,“这,这……哎呀。”她转过头,吓得捂嘴,“哎呀!!辛辛你怎么流鼻血了!”

    从鞠年年一惊一乍的语气里说出这桩巧合事,只觉得是凑巧的搞笑而已。她还帮忙解释:“天气干燥,正好上火流鼻血了,只是也太巧了吧哈哈哈。”

    佟辛从窘迫,到想打人,再到生无可恋,最后,现在的心如死灰自暴自弃。她平静,冷冷道:“不是天干物燥,是真的看到这个身材,才流鼻血的。”

    她强迫自己镇定,若无其事地眼珠转悠,就这么迎上霍礼鸣的目光。

    安安静静的对视,两秒,五秒……

    霍礼鸣倏地露出笑意,看着她,眼神微妙回转,轻声提醒:“就像现在这样?”

    佟辛愣住,只觉得鼻尖有点痒。她下意识地抬手抹,果然一指嫣红。

    鞠年年化身尖叫鸡:“啊啊辛辛你又流鼻血了!!历史重演了!”

    佟辛觉得那血像要烧燃她的脸。

    历史重演啊……

    霍礼鸣眼神逐变沉静,好像在说,哦,知道了,你对我身材的肯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