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7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欲乱美女欢欲后宫录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被凌辱的校花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参加《超级女团》的选手有上百人,两辆大巴才堪堪容纳。shubao22.la

    这个时刻,选手间大多数都还很陌生,就如学校刚开学般,车上的气氛应该是新鲜的、闹腾的、热烈的。

    然而——

    为首的车上,因为坐了祝音音这么个腥风血雨的大人物,车内竟诡异的安静。

    好像是什么不好惹的风云人物转学过来,大家内心极度好奇,却又不敢主动上前打探,于是只好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氛围看得摄像小哥都尴尬。

    他不得不出声提醒:“咱们已经开始拍了啊,大家都随意一点,可以彼此熟悉和展望一下。”

    话一落音,车里的姑娘们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跟地下|党接头似的。

    好半晌,坐在第一排的一个穿lo装的女孩才打破寂静。

    她声音软绵绵、慢吞吞:“不然我们先挨个介绍下自己吧?大家好,我叫陈小绵,今年17岁,是个人练习生。”

    话毕,陈小绵侧头看向身旁的祝音音:“你呢?”

    ……

    车内再度陷入可怕的寂静。

    祝音音一直都知道,整车的人都在探究自己。

    大多数选手上车时,目光都有意无意地落在她身上几秒,她们在她身旁的位置流连一瞬,最终都走开了。

    只有这个小“萝娘”像是不认识她,甜甜软软的问好,然后自然地坐在了她旁边。

    在陈小绵自我介绍后,祝音音回头环视一圈,身后霎时无数道视线躲闪。

    本来还非常紧张的她,突然就觉得有些索然,她再看这些选手,竟有种面对评论区网友的感觉。

    她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道:“我,祝音音。就算家里破产了,你们也没必要用参观珍稀动物的眼神看我。”

    沉默,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摄像小哥无语了,他不禁从摄像机后仰起头,羡慕的看向后面那一辆欢声笑语的大巴车。

    与他们相比,后面那辆大巴的氛围,的确被衬得过分热烈。

    没有祝音音本人在场,几乎整车的女孩儿都在吃瓜讨论。

    当然,因为有摄像在拍,女孩们彼此有刻意压低声音。

    她们或微笑着轻声聊天,或相互对着手机交流,做出了一派彼此交换信息的和谐模样。

    但实际上,她们聊天的内容都是:

    “哇,祝音音的机场图立刻就被传到网上了,她被拍得好好看啊……”

    “快看快看,有人放了她去爱比利影视大楼的图,说她是拍戏出道被拒才来我们秀的!这绝对破产了吧!”

    “天啦热搜了!不愧是令粉圈闻风丧胆的千金,她来综艺的词条立刻热搜了!”

    是的,流量令娱乐圈十八线都羡慕的祝小姐,火速窜上了热搜前排。

    昔日首富千金,突然纡尊降贵去参加选秀综艺,许多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网友们的激动比选手只多不少。

    “卧槽???到底是祝家破产沦丧,还是嘤嘤姐为爱追到了选秀现场!”

    “废话,当然是祝氏真的破产啦!否则嘤嘤姐带资进组,点名男主要今洛弟弟,然后飞页疯狂加暧昧戏不香吗?”

    “哇,那破产也要先借顶流兴风作浪套取流量,然后立马跟顶流屁股后选秀出道,嘤嘤大小姐,不愧是你!”

    “还一口一个大小姐?祝音音现在不过是她口中的穷苦社畜罢辽。哦,不对,她还得求着社畜们替她打投,恐怕连社畜也不如!嘤嘤公主,本社畜等着你开口吼[狗头]”

    “牛逼,嘤嘤是打算去女团选秀现场表演怎么作,怎么炒,怎么捆绑顶流导师吗哈哈哈”

    ……

    祝家破产的事基本锤实,而对于祝音音参加选秀综艺,大多数人都是怀着嘲讽看戏的态度。

    参赛选手们见她被骂这么惨,有的人夸她心理强大这也敢来,有的人同情她破产了还沦落到和自己一起选秀。

    而小网红白玥却说:“人家这热度,哪轮得到我们来同情啊,我们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

    白玥在某短视频平台有点名气,也算是靠流量吃饭的人,她这样一提醒,妹妹们霎时从吃瓜的氛围中脱离出来。

    是啊,虽然网友骂得难听,可这样的热度,做这行的人谁不羡慕呢?

    她们现在都是竞争对手,人家还没正式进园就这么红了,还同情个屁哦!

    这么一想,选手们再谈论起祝音音,语气里更多了几分冷漠和嘲弄。

    尤其是,下车后他们又听第一车的妹妹们说,刚才祝音音居然直接当众发飙了,叫她们不要偷看她。

    一众人对她的观感更差。

    对此,祝音音一无所知,她正对着自己的两个超大行李犯难。

    摄像头之下,姑娘们都是自力更生,靠着自己就将行李箱搬出来了。

    二十几年以来,从未亲自动手搬过行李的祝音音微怔一瞬,也弯腰尝试着将行李从大巴里拎出来。

    行李箱纹丝未动。

    祝音音很自然地回头看向摄像小哥,礼貌地说:“你好,能麻烦你替我拎一下行李吗?”

    摄像看着镜头中肤白美艳的祝音音,些微迟疑。

    其实节目组提前就有交代,行李箱一定要女孩儿们自己搬,尤其是这位破产的祝大小姐。谁都不要帮她,能拍到一些窘迫的镜头最好。

    炒热度嘛,道理他都懂。

    可是,眼前的女人顾盼含笑,从容迷人,谁忍心拒绝这样的美人,让她难堪呢?

    摄像小哥正预备“违规操作”,不料旁边杀出个程咬金。

    方才带头酸祝音音热度的网红白玥,走到了镜头中。

    她笑着讥讽:“哇,大小姐你该不会以为我们都是来度假的吧?节目组提前就说了得自己搬行李,你要是搞特殊,那我可也要求摄像小哥哥帮忙咯。”

    话毕,她还真把行李箱推到了摄像小哥面前,也笑眯眯地说着“麻烦啦”。

    白玥这么一搞,她身后的好些女孩都有样学样,纷纷把行李推到镜头前,要摄像小哥帮忙。

    场面真是好不热闹。

    霎时,祝音音便因为一件小事,有些成为众矢之的的意味。

    祝音音侧眸看向这个来者不善的白玥,若非是镜头在拍,她绝对一高跟鞋拍对方脸上。

    不过是搬个行李而已,在这儿跟她扯什么节目要求?不就是想借diss她来博镜头吗,真以为她看不出来?

    她努力搜索了回忆,确认压根不认识这人,也就是说,这的确只是个想加戏的nobody。

    镜头中,大小姐红唇烈焰,一瞬不瞬的盯着白玥,气场有些震慑人。

    周遭渐渐又静了下来,白玥似乎动摇片刻,气势上弱了很多。不过就祝音音这居高临下的姿态,连摄像小哥都怕她动手教训人。

    但摄像小哥已经错失了帮忙的机会,就在方才,拍摄指导拉住了他,示意他不要管。

    要是真打起来了才好,这段播与不播,节目的预热热度都是能预见的好。

    祝音音瞄一眼纹丝不动的工作人员们,心里门清,气得也够呛。

    然而——

    她却没有表露半点怒意,反而轻声一笑。

    “你们只有在度假的时候才有人替你们搬行李吗?”祝音音轻哂,“平常打车没麻烦过司机提行李?既然节目组不允许这样的举手之劳,那就算了呗,这行李我不要了,麻烦你们把它从哪来送回哪去。”

    “哦,对了。”她顿了顿又补充,“这俩行李加起来总共7位数,如果弄丢了,我的律师会联系节目组的。”

    话毕,祝大小姐不再理会众人,转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园区。

    身后一众人目送着她的背影都傻眼了。

    谁也没料到竟会是这样的后续,摄像小哥很无辜的问指导:“这……现在咋办?”

    指导也愣了一会,才先将选手们赶进了园区,然后他对摄像说:“还愣着干嘛,来搭把手搬行李!咱也不过是为了节目效果,还能真把她行李给扔了啊?!”

    最后——

    祝音音连自己推行李的步骤都省了,在别的选手还在费劲巴拉的寻找行李室时,她已经在园区大楼优雅漫步,寻找二次集合的房间。

    按照节目组的安排,今晚就要录制初评级了,她估计二次集合的房间,大概率是选手自选班级座位的地方。

    祝音音在思考,待会要不要去坐A班最顶端的C位。

    大家不是都等着看她落魄的模样吗?她偏不,她就要招摇如从前!

    祝音音打定主意了要坐顶层C位的位,却没料到,推开门却冷不丁看见,四位导师齐齐坐在明亮房间的长桌正中。

    沈今洛、许漾、杨子霓和江展,同时侧目过来,她一下愣在原地。

    这……什么情况?改赛制了?

    两方对视,气氛些微尴尬。

    祝音音想了想,还是很有学员的自觉,踏入房间,礼貌鞠躬:“各位老师好,我是祝音音。”

    其实四位导师也都没料到第一位进来的选手,就是这位腥风血雨的大小姐。

    沈今洛、许漾和杨子霓都不自觉端坐起来,唯有江展还保持着方才的随意散漫,他目光逡巡三位同行,发现他们多少都有些不自然。

    杨子霓的头仰得有些刻意,像出门遇见了情敌一般,她的视线还不住的来回扫视沈今洛和许漾,而许漾的目光则些微尴尬地落在桌面资料上。

    倒是沈今洛,很快含笑看向祝音音。

    少年见她不清楚状况的样子,玩心一起就道:“第一位选手来啦?那行,先介绍自己,然后请开始你的表演。”

    “啊?”

    饶是祝音音也没法淡定了,“不是在演播厅初评级吗?我乐器也没搬上来,难道要清唱吗?”

    沈今洛扬眉质问:“你这是在质疑导师吗?”

    祝音音:……

    她盯住沈今洛,不由得握拳。

    这厮一定是在公报私仇,一定是!

    这时,舞蹈老师杨子霓唇角微勾,单手托住下巴,一副好整以暇看戏的姿态;唱作老师许漾倏地抬头,看了沈今洛一眼,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但最终选择了沉默。

    场面十分微妙,一看这群人的关系就不正常!

    江展心领神会,干脆也什么都没说,看看这几个人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导师们的姿态落在祝音音眼中,就是一副要看她出糗的模样。

    她知道,生气她就输了。

    于是,她扯出微笑:“当然不是质疑,只是初评级来得有点突然。”

    祝音音虽心有疑虑,但谁叫沈今洛是PD,她调整一瞬随他进入正题:“各位导师好,我叫祝音音,22岁,是个人练习生。我要表演的曲目是一首钢琴曲,没有乐器我很难清唱。请问,我能先拥有一台钢琴,然后再开始我的初评级表演吗?”

    沈今洛却随意又轻飘的说:“不必,你直接清唱一首《不哭》吧。”

    祝音音人都懵了。

    她知道这些导师可能都不太喜欢自己,或许会在节目里为难自己,可狠到直接更改她初评级表演曲目,还是太过超乎她的预料。

    就在她开始思考,要不别受这委屈,砸了沈今洛的场子直接跑路算了之时。

    对面四个导师集体笑趴了。

    “好了,今洛你别吓人姑娘了。”唯一与祝音音没恩怨的江展笑着看向她,“开个玩笑,现在只是初评级前的见面会,节目组还没这么草率。祝音音对吧?你好,我是江展,快过来坐吧。”

    祝音音:……

    她看着笑弯了腰的沈今洛,想学翠果去打烂他的嘴!

    她气死了,可是有镜头在,还是要保持微笑。

    对面的沈今洛像一无所觉,甚至还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说:“从我这儿开始往后坐。”

    江展发现,杨子霓和许漾的表情有些精彩。

    节目组并没有这样的规定,也不知道这个小孩PD要搞什么鬼,不过也不好在镜头前说什么就是了,导师们都选择了缄口不言。

    祝音音一边在沈今洛身边坐下,一边做作地说:“是学长叫我坐的哦,鲸鱼姐姐们可不要冤枉我哈。”

    沈今洛笑而不语。

    只是在镜头扫向下一位进门的选手时,少年突然倾身附耳对她说:“听说你是全园唯一一个让节目组搬了行李的人啊?你这么厉害,还会怕我的粉丝?”

    他怎么会知道行李的事?

    祝音音心头一跳,侧头和沈今洛面对面。

    两人离得有些过分近,少年嘴边的一抹笑令她想起电梯间的那次偶遇。

    沈今洛也不负她的回忆,又笑得像个小恶魔,他说:

    “姐姐,希望你的初评曲目也能那么厉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