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十五章 窘迫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十五章 窘迫

推荐阅读: 翁媳乱情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乡村乱情豪乳老师刘艳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淫荡的性奴教师妈妈妻子的欲望美少妇的哀羞流氓后宫录

    作者:biohazrd2016/12月/10日

    第十五章窘迫二舅公的名字叫作林祖光,是我妈妈的妈妈,也就是我外婆的亲弟弟。对于二舅公我并不陌生,因为之前妈妈就经常带我回去探望二舅公,有时二舅公也会上来我家,带了不少新鲜海鲜来给我们吃。

    'w`ww点0^1`b"z点net^

    自小二舅公就非常疼爱妈妈,爱屋及乌的,也同样对我很好。基本二舅公每次上来我家,都会带我去吃肯德基,那个时候肯德基还是挺受欢迎的,很多小孩子平时最想的,就是到肯德基里吃一顿全家桶。所以我对二舅公的印象一直很深刻。只是近几年来,二舅公年纪大了,身体也年老了许多,比不上从前了,颖姨妈也不允许二舅公乱跑了,加上随着我慢慢长大,一些东西跟随着时间的变化冷淡了不少。不过在我心里,还是对二舅公很是敬爱的。他或许是我童年除了爷爷外,最亲切的长辈了。今天是他的七十大寿,别说是周末放假,就算是上课都要请着假,再不然逃课都得去。人生能多少个十年,人生七十古来稀,说个不好听的,谁知道还能不能活到下个十年。【在此本人劝说各位读者,要珍惜家人长辈还在的日子,爷爷奶奶外婆外公年老了,或许说不定下一刻突然就这么去了,想想都觉得伤悲,所以奉劝大家,趁着这些敬爱的长辈还在的时候,多多关心和孝顺,不要想着做多有钱再报答他们,他们都古稀年纪了,什么享受,什么富贵,对于他们来说,死了也带不走,要再多也没用,他们需要的,只是你们一个问候,即使不用每天都打电话关心,但至少两个星期一次总是可以的吧。说起来,本作者也是挺惭愧的,我外婆从小是最疼我的,但是我自从上了广州后,和她通电话的次数十个手指都能数的透,珍惜吧,别到失去时才想起自己有太多话没有跟他们说】二舅公住在乡下,离市区有两个半钟头的路程。我所在的这个市,虽说是个市,但是其实跟一个县差不多大而已,下面还有许多的乡镇隶属在Z市的管辖范围内。当我和妈妈赶到车站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九点半了,这样下去真是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到时肯定会被颖姨妈骂死。

    ъz.иеτ

    路上妈妈的脸色一脸悻样,也对,妈妈是最讨厌迟到的,尤其是自己迟到更不能原谅,所以一个早上妈妈都板着个脸,看来是在天人交战,自己怪责自己吧。以妈妈的性格,的确不是没有可能。坐在车上我无聊地打了个哈欠,你说为什么我不看一下风景?乡下的道路两旁除了山就是农田庄稼,看来看去有什么好看的,就算再新鲜,过一会儿也会腻的。有时出现一个池塘还可以提起一下我的兴趣,至少还能看到鸭子和鹅在水面上游玩嬉戏。不过很快我就失去一开始的劲头,抱怨到底什么时候才到啊。百无聊赖的我,靠在窗户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妈妈。却是一下子看呆了,只见一张美艳到极点的鹅蛋脸,白里透红,吹弹可破,如同梦幻,银月弯弯的秀眉,高挺的鼻子,两瓣红润的嘴唇。虽然妈妈今天依然带着她那副厚重的黑框眼镜,但对于近距离侧面来说一点都不影响我对妈妈艳丽美貌的遐想。妈妈今天穿的衣服也是非常得体,深海蓝色的柔顺丝质长袖T恤,米色的鱼尾荷叶中长包臀半身裙,外加一件中长款的棕色大衣。保守之余不失得体,把妈妈深藏其中的完美身材,显露出了一点点的冰山一角。平时因为妈妈职业装西装外套的缘故,令到胸部看起来没那么显眼,只是今天妈妈失去了女式西装裹身的外套,大衣里面只穿了一件淡薄的T恤,自然而然的将妈妈汹涌的巨乳凶器暴露了出来,从侧面看过去,简直是鼓起了两座巨大的山峦,顶起了大衣无法平静下去。最最难得的是,妈妈今天居然穿了丝袜,要知道妈妈一般时候是不会穿丝袜的,除非是出席一些重要场合或者是参加某些演讲的关系,因为需要才会穿上丝袜,要不然平时很难得都看不到妈妈穿上丝袜一次。没想到今天居然有机会让我一饱眼福。充满弹性的一双美腿在肉色丝袜的包覆下显得更加修长性感。唯一遗憾的是,妈妈脚上穿得却不是高跟鞋,只是很平凡的黑色中跟靴子。不过也幸好妈妈没有穿高跟吧,要不然以我的定力,一定忍不住扑上去,狠狠地玩弄妈妈的丝袜高跟的。尤其是我一想到妈妈穿上丝袜高跟,搔首诱人的样子。我的下身一下子勃起,鼓起了一个小帐篷。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唯有强逼自己转移目光,尽量不要去幻想。没办法,妈妈穿上丝袜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如果有一天妈妈穿着各式各样的情趣丝袜内衣跟我做爱,那该有多好啊……骤然,原本还算平稳的中巴车忽然刹车,强烈的惯性让整辆车上的人都控制不住身体的重心,纷纷向前倾倒。我和妈妈也不能幸免,额头撞到了前面的座椅。待回过神来,所有人都望向前方,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前方的路面发生了地陷,工程队刚刚赶到,还没来得及设置限制通行的告示牌,所以一些司机不能及时减速,导致一个跟一个急刹,好在没有发生追尾,要不然问题就大了。很快交警也到了现场,疏导了车流从旁边通过。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一段应该发生点什么黄色小事故?别急嘛,慢慢来。经过这一段插曲,又耽误了将近半个小时,这下子是真的彻底赶不上了。随之妈妈也就淡然了。既然都知道赶不上了也就不用纠结了,而且这可是一个非常好的借口,我猜妈妈心里应该在想用这个小插曲来应付颖姨妈吧。不过还真给我猜对了,妈妈此时在心里想的,还真是在考虑是不是用这个理由来应付她迟到的事实。可惜我不能知道妈妈的真实想法,要不然肯定会暗自窃喜,没想到一个堂堂市一中的校长,教育楷模典范的妈妈,也会用理由来搪塞别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虽说坐车的时间非常难熬,但若是有了一位赏心悦目的美女在身边的时候,我想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觉得时间难熬。而我,我觉得我此时是幸福的,有着一个成熟美艳,充满无限风情却又极度保守的妈妈,既矛盾又难以形容的异样滋味,让我仿若被千万只蚂蚁在心脏处爬行,明明无比骚痒却不敢行动。一路上我和妈妈有说有笑,好在妈妈的美艳不外人所知,要不然肯定会羡煞车上的其他男人,可以跟一个如此美艳的丰韵熟妇坐在一起聊天。自从那次释怀心声后,我和妈妈不单止关系恢复到以前般,甚至更加亲密了。就好像我和妈妈之间有一种说不出口的氛围,各自心中都有着一个不能说出去的小秘密。然而这个秘密就好像命运的锁链一样,把我和妈妈紧紧地扣在一起。不知不觉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从窗口望出去,周围的景象非常熟悉,我曾经经过这里好几次,对此有些印象,于是我便知道快要到了。“妈妈,应该快到了吧”,毕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我的印象也不是这么深刻,所以我向妈妈确认多一次。“嗯,过完这个山岭会有一段非常烂的路,走过那段路后就是了”这里是妈妈的家乡,妈妈自然是非常熟悉,然之妈妈只是看上一眼就知道她们现在身处在什么地方。不一会儿,车身果然开始摇晃,一时上一时下,一时左一时右。我坐在车上快要吐了,我靠,怎么会有这么烂的路啊。我感觉我的胃在翻滚,今天早上吃的两个包子,此时正在我胃里滚来滚去。一股噁意涌上心头,强烈的反胃感让我无所适从。我本来是不晕车的,但是这种路想不晕都难啊。此时,我正难受之际,一阵柔软感从我的手心传来,我也说不出那种感觉,水水的,软软的,而且极具弹性。摸着好舒服,我忍不住多捏了两下。“嗯……”旁边传来了一声呻吟,让我不仅侧目。刚刚由于晃得太严重,我把眼睛闭上了。没想到此刻一睁开,却是发现我的手居然放在了妈妈的胸部上,我被这惊人的一幕弄到懵神了几秒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对了,刚刚车身摆动我一下子没抓住座椅旁边的扶把,身子丢失了重心,下意识地随便乱抓了一个东西。没想到,居然抓到了妈妈的胸部。最神奇的是,妈妈的乳房竟然能提供我反作用的力道,这得是多么雄伟才能做得到啊——“啊,妈妈,我……我不是故意的”随即我立马松开了抓住妈妈胸部的手,刚刚是因为意外,如果再抓下去就成真的流氓了,而且我不敢保证妈妈会不会发飙。可惜了,虽然那种手感简直没话说,但是要我明目张胆地非礼妈妈,我暂时还没这个胆子,唯有恋恋不舍地放开。妈妈没有说话,而是把脸移向了另一边,然而我没有注意到的是,望向窗户看着风景的妈妈,脸颊屯现了两片诱人的红晕。见此,我以为妈妈会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唉,好不容易才让我们两母子的关系暖和了一点,要是又回到原点,我可真的得跳河了。不过妈妈的奶子还真是柔软啊,真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完完全全,大胆放肆地玩弄妈妈丰腴的美体。呸呸呸,这种想法刚出现就被扼杀掉了,这可是我妈妈,亲生妈妈啊,我怎么可以有这种大逆不道的念头。这会的我,尽管在观念上改变了许多,可还没大胆到敢去觊觎妈妈的身体的地步,妈妈在我的心目中依然是至高无上的,我哪

    br/>

    里敢去侵犯她呀。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咔”的一声,车身前部忽然往下坠,好像是陷入了一个什么大坑,使得车上的人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我自然也不例外,我痛苦地感受到胃水涌上到我的喉咙,被我强制吞了回去,虽然没有吐出来,但却是令到我的喉部火辣火辣的,十分难受。

    br/>

    然而待车身稳固后,我后知后觉地发现,好像有什么压在我的裆部上,把我裤子里的大鸡巴顶得非常不舒服。于是为了查明状况,我再次张开双眼低头看去。我靠,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妈的脸居然嵌在我的两腿之间,好死不死的,我的肉棒不知道什么时候硬梆梆顶起了一个小帐篷。旋即我一脸窘迫,不知该如何是好。好硬——什么东西?这个时候妈妈似乎也感觉到车子已经碾过那个大坑,没那么震晃了。便渐渐回神,接着很快妈妈就发现,自己好像碰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当她抬起头来,见到的是一个顶起圆锥形的牛仔裤,而且这条裤子非常的眼熟。这不是我买给小枫的牛仔裤吗?难道——陈淑娴已经不敢想象下去了,只是事实摆在眼前,她又不得不面对现实。望着眼前的小帐篷,身为过来人的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当即刚因为被儿子抓了胸部而升起的红晕,还没来得及退却,却又一下子羞红了脸,比之之前更加红彤,可以说是两片红霞了。心里想道,这孩子,坐个车都会勃起,真是的……此时我要是听到妈妈的心声的话,一定会反驳,拜托,妈,我也不想的好么,谁叫你奶子这么大,而且手感这么好,我可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发育期少年诶,能忍住不流鼻血已经算得上是我的忍耐力超凡了好么——不过小枫这孩子的东西还真是大,真不知道他将来的妻子怎么承受得了。虽然妈妈只是短暂地磕碰到我勃起的肉棒,可是也能朦胧地感受到那惊人的尺寸,单凭她感触到的部分,就已经是她老公无法比的。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发育的呀——蓦然陈淑娴想起了那一晚意乱情迷之中被一根雄壮的棍状物体狠狠地刺入小屄,那一刹那自己的下身好像被撕裂了一般,那块神秘幽径之地里的较小洞口,被硬生生地撑开,无比充实的填满感,即便是她被性欲冲昏了头脑,都因为这股疼痛而短暂地恢复理智,也因此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记忆。原本这件事陈淑娴已经决定永远把它埋藏在心底里面,只是没想到她会再次接触到我的鸡巴,尽管隔着两层衣料,可依旧勾起了她藏在内心伸出的记忆。即时陈淑娴就好像受了惊吓的兔子,弹了起来。只见妈妈略显羞态地对我说:“车子已经走过了这条坑洼路,我想应该快到了,妈妈到前面看看,你也准备好要下车了”,说完,宛若落荒而逃地走去了车身前面,司机旁边的位置。“啊——哦——我知道了”其实不止妈妈,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接二连三变故弄得一愣一愣的,都没反应过来。听到妈妈的话,我才惊醒下意识地回答道。接下来的路程就比较平稳了,虽说还有些震荡,起码不会像刚才那样摇晃得那么厉害,害我都在担心车子会不会翻车。不过好在如妈妈所说,过了那条坑洼烂路后,不到十分钟就到我二舅公所在的乡镇,同时也是妈妈的家乡。“小枫,下车了”“好的”,说完我就从座位上走了出来,顺道下了车……这一路过来,不说千辛万苦,也是酸苦累累啊。下了车后,我和妈妈都很有默契的不提车上发生的事情。眼看着就要走出车站,于是我对妈妈问道:“妈妈,车站离村子有多远啊”,其实我来过好几次应该认识路才对,只不过隔了这么久没来了,印象有些模糊,不敢确定方向,只好问妈妈。

    “不远,走路过去十分钟就到了”也好,走一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感受一下脚踏实地的感觉,扫除掉晕眩的阴霾。慢慢走过熟悉的道路,妈妈望着周边变化极大的景象,不禁向我感叹,时代变化真大,想当初这周围还没有这么多楼房呢,都是些土砖瓦房。自从外婆过世后,才几年没有回来,村子就大变样了。妈妈带着我穿过了几条小巷后,我便听到一处围墙后面传来了喧哗声,甚是热闹。我想大家都猜到了,没错,这里就是二舅公住的地方,也是外婆家的祖屋祖地。早几年刮台风,由于祖屋的年代已久,所以被台风打烂了。妈妈几兄弟姊妹就凑钱翻新了祖屋,自好几年前开始,二舅公就住在祖屋里,按照他的说法,反正百年之后他也要躺在这里,还不如早些来打理他以后的居所。今天是二舅公的七十大寿,各方亲戚都来了,开始颖姨妈是打算在市区酒店里帮二舅公摆寿宴的,但二舅公却是不愿意去市区,因为市区的路途,刚刚我和妈妈过来就知道了。需要舟车劳顿,人老了自然不想再遭那种罪。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如果去市区摆寿宴,一搞可能就是一整天,二舅公说了,他晚上要去二舅婆的坟头和她说说话呢,有些事要提前跟她说好,要不然到时下去了,临时不知道该如何做起。既然老人家都发话了,颖姨妈自然不敢违背。于是就打算把寿宴在祖屋摆算了,跟着就有我和妈妈即将看到的一幕。如果是农村人都知道,一般每户有个几亩地是很正常的,所以眼前一块空旷的露天院子,周边围墙下面被二舅公种植了大量的水果植物藤蔓包围。原本应该还有很多东西的院子,如今都被清场用来摆放桌子。很多亲戚宾客早已到来,似乎已经开始开吃了,看起来我和妈妈迟到已经成了事实,既然宴席已经开始,那么应该是行过礼了。这是妈妈村子的一条习俗,就是老人摆大寿,作为三代以内的晚辈必须要去给老人行礼敬茶,以示对老人为家族多年来多出的奉献表示尊敬。不过按照一般来说,行礼都会在宴席前,子子孙孙到齐后,一同行礼的。既然宴席都开始了,那就意味着行礼已经过去了。我跟妈妈错过了——此时一个端庄的中年美妇转过身来见到了我和妈妈站在门口,便迎了上来。“淑娴,小枫,你们怎么现在才到,爸他今天早上行礼时没有看到你们,一整个早上都板着个脸呢。到底怎么搞的,怎么现在才到?”“颖姨妈”我想大家都猜到了,没错,走过来的端庄美妇就是我二舅公大女儿,也是我妈妈的表姐,林雅颖,我的颖姨妈啦。既然妈妈有着那么傲人的基因,颖姨妈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高挑的身材,姣好的容颜,年过四十的颖姨妈看上去就跟三十多的少妇没什么分别,为了今天她父亲的寿宴,显然颖姨妈也是盛装打扮过的。略施粉黛,一条白色的紧身连衣裙,高耸的胸部在V字低领下,露出了一条深邃的乳沟,保养极好的白皙肌肤使得颖姨妈更添一层迷人风采。不输给妈妈的肥美挺翘的臀部,在紧身裙的包覆下呈现出一道完美的曲线,再加上黑色丝袜搭配白色高跟鞋,如果在床上简直就是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人家过了四十的女人称赞时都是用风韵犹存来诠释,只是这个词用在我的颖姨妈身上完全不适用,照这风情万种的娇态,还需要风韵?而且还犹存?“路上出了一点意外”,妈妈表现出歉意的样子,随即将在路上发生的事情和早已拟好的说辞跟颖姨妈说了一遍。妈妈不愧是妈妈,编起故事来比我撒谎还厉害,难怪可以做到正处级校长的位置。嘿嘿,开玩笑的。“原来如此,好了别说这么多了,赶紧进去给爸拜寿吧,他老人家这顿饭吃得可是十分糟心呀,你再不来我想爸都准备去市里找你了”果然姨妈没有怀疑有它,了解情况后反而调笑道。旋即我和妈妈便进到屋子里,找到二舅公,首先表达了歉意,然后道明了原因,妈妈把刚刚对颖姨妈说的那套说辞再讲了一遍。算是得到了二舅公的原谅,让我和妈妈补上了礼节和敬茶,不然妈妈恐怕这一辈子都会遗憾的。毕竟二舅公都这个年岁了,还有几年好活谁也不知道,万一明天起来就不在了呢?二舅公最疼爱妈妈,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颖姨妈还经常开玩笑说,她这个做女儿的在爸的心目中都比不上妈妈这个外甥女呢——所以妈妈自然也是最敬爱二舅公的,可以说自外公外婆死后,二舅公就是妈妈唯一的至亲长辈了。若真是错过了这杯寿茶,或许真的会遗憾一生吧。和妈妈搞完这些繁琐的礼节后,自然就是上席吃饭吃大餐啦,这可是颖姨妈从市里的四星级大酒店请来的厨师做的,味道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你是不是想问颖姨妈怎么会有钱可以请来四星级大酒店的厨师?这一切当然是要归功于颖姨妈的姨丈啦。在妈妈几兄弟姐妹中,就只有颖姨妈嫁得最好。颖姨妈的姨丈是开广告公司的,虽然规模没有很宏大,但也是非常可观的了,几百万的身家还是有的,而且由于业务关系,人脉很广,这一次也是姨丈的一个在四星级酒店当经理的朋友帮忙,才能把他们酒店的招牌大厨外借出去。当然了,人情也不是免费的给你的,能把人家酒店的大厨借给你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再让人家不要钱,那也是做得太过分了。所以姨丈也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可惜的是,因为姨丈这次临时有一单重要业务的客户要见,无法出席二舅公的寿宴,只不过他的心意确实是不能说了。“呀!小枫,几年不见都已经长这么高,成帅气小伙啦”妈妈去跟一些亲戚朋友打招呼去了,剩下我一个不愿意去搞那些麻烦,就自个静静地坐在桌子吃我的。突然在身旁响起了一道惊咦的声音。我转身一看,原来是颖姨妈在跟我说话,此时落落大方的颖姨妈正款款往我所在的方向而来。我闻声便站了起来,179的身高,即便是高挑的颖姨妈,同样高出几乎大半个头。“颖姨妈好”,我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几年不见,没想到颖姨妈居然越来越有味道了,原本就已经是个美人胚子,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后,时间没能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反而增添了一股让无数少男正太迷醉的熟艳风韵。颖姨妈走近,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还用力地捏了捏。“身体挺结实的,不错不错,咦,居然还有肌肉”“这腹肌看来锻炼得不错呀,以后嫁给我家小枫的女孩子有福咯”,随后颖姨妈将她素白的柔荑手指滑过我的胸前和腹部。眼底闪过一道难以察觉的异光,笑道。“啊?”,我没能听出颖姨妈话里的意思,于是感到疑惑。“没什么——”,颖姨妈含有深意地笑着说。颖姨妈的话让我感觉好像哪里怪怪的,总觉得话里有话,只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作罢。此时颖姨妈离我很近,近乎不到十厘米。以我的身高低头看去,视线正好落到了颖姨妈那道深不可测的裂缝之中。在颖姨妈白色裙子的V字低领下,那片雪白坚挺的肉球被撑到了外面,由于裙子是紧身的设计,把颖姨妈傲人的曲线表现出来,犹之将“凸”的这个字彻底展现得淋漓尽致,两个肉球走起来路一颤一颤,简直让人把持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把。如果不是我及时掐了一下大腿,我想我现在已经做出什么不合常理的错误了。我也是第一次这么近的观察姨妈,以前居然都没发觉,颖姨妈这么美而且身材更加是超一流。尤其是都不知道颖姨妈到底是怎么保养的,近四十的女人看起来跟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少妇一样,除了身上那股褪不掉的成熟风情,整个人就跟熟透了的水蜜桃,引得只要是个男人无不想要咬一口。这一切我只能归功于姨丈这些年越来越有钱,生意越做越大,颖姨妈自然就不用工作,专心做一个贵妇。我无意中触碰了颖姨妈的手,这肌肤,我靠,嫩的就跟刚出世的婴儿一样。妖精啊!!!我在心里暗叫了一句。同时小腹下三寸的位置,一条蜷伏蠕动的大虫,突然好像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瞬间化作神龙,嗷嗷撑起了一片天地,亢奋地几乎要挣扎出来。我下意识地用手故作遮掩,自己家的事自己知道,我可是很清楚我的鸡巴勃起的时候,裤子根本藏不住,任谁一看裤裆那里顶起一个“凸”点,都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尤其是现在这么多人,被人看到就尴尬死了。“怎么样啊,小枫,今天的菜合不合胃口啊?”,颖姨妈转过身面对着餐桌笑道。这是她父亲的寿宴,她作为半个主人,当然是希望我吃得开心。况且我是她最亲昵的外甥,当然会照顾我的感受。只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对从小以来对颖姨妈都没什么感觉,不是说讨厌,也不是关于男女之间,就是一种合不来,无论颖姨妈对我多好,就是擦不起火花。反正我以前对待颖姨妈都较为冷淡,所以我才几年都没有去过颖姨妈的家串门。年少不懂事,至于现在嘛……谁能猜的透呢,连我都不知道我此时的心思。“嗯,很好吃”“好吃就吃多点,不够再跟姨妈说。对了你表哥表姐也都回来了,如果觉得无聊可以去找他们玩,蕊蕊可是很想念你哦,是了还有差点忘了,你二舅公说了,让你和你妈妈今晚留下来住一晚,这么久不见了想跟你们说说话”“嗯,我知道了”,我面无表情的说道。其实我是想尽快应付颖姨妈,让她快点离开,生怕被她看到我下面那里,到时可要丢脸死了。“那姨妈先去其他地方招呼客人,你慢慢吃”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颖姨妈对我说完这番话转头离去时,颖姨妈的手背不小心在我的裆部擦身而过。“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硬?”于是感到疑惑的颖姨妈甩过头来望向我的下身,却见到我用手在遮遮掩掩,让她一时间好奇心大作。不过此时的颖姨妈并没有往那个方面想,毕竟她也不会料到我会在这种场合勃起,更不会料到我会如此不堪,仅仅只是看了她胸部一眼就这么亢奋。如果说开始只是因为碰到一个比较硬的东西觉得奇怪,那么我的遮遮掩掩却是激起了颖姨妈的好奇心。以为我藏着什么东西。眼疾手快的颖姨妈一下子拉开我的手,她的好奇心有没有满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是颖姨妈的表情变得好奇怪,看向我的眼神极度不自然。古怪的目光让我顿时想要找个洞钻进去,我这时的处境比早上在车上被妈妈的头嵌在裆部更加的窘迫。怎么说妈妈都是我至亲的人,跟我还有过一段孽缘,虽然有些尴尬,但还不至于陷入窘境,可是眼前这个人是我的姨妈呀,我却在她的面前勃起,简直是丢脸丢到家了,这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就这样过了几分钟,颖姨妈毕竟是过来人,看到我脸色难看的样子就知道我心里面的困窘,当即也不出言拆穿我,只是似笑非笑地对我说道:“那姨妈先去那边了”。说完便转身离开。“小枫,本钱不错呦,嗬嗬”忽然一道幽幽笑语从不远处飘了过来,令我差点就要钻进桌子底下,不敢见光了。呜呜呜呜——我此时的表情,如果真要用一个文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囧”。脸上的五官几乎纠结在了一块,跟一根苦瓜似的。要多好笑就有多好笑。害得我接下来都是低着头不敢看人,还好我所在的这张桌子二舅公特意留给妈妈,还有颖姨妈他们直系亲属招呼完客人后才会开席的,舅舅阿姨们都还在招呼着亲戚朋友,没来得及入席。要不然我恐怕就要落荒而逃,跑去搭车自己回家了。寿宴搞得热火朝天,由于有着四星级酒店的大厨,菜色自然没得说。一顿饭吃到了下午,吃饱喝足后的我,百无聊赖。妈妈和其他那些大人一堆三姑六婆,五舅七公聊着各种大事,看来至少不会这么快收席。所以我便找我那些表兄弟姊妹,同龄人自然是找同龄人玩,这才会有共同语言。其中蕊蕊和我最亲近,她是我们这一群兄弟姐妹中最小的,所以大家都会比较谦让和溺爱,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蕊蕊从小都粘我,从以前我第一次见到蕊蕊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还是小婴儿,除了她妈妈之外谁抱她都哭,但是唯有我刚一接近她,她居然停止了哭泣,反而伸出手来示意让我抱她,令到在场很多人都感到惊奇,纷纷说蕊蕊很有灵性,这么小就会认人。然后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蕊蕊都有了一道不解的缘分。真的有时候,缘分这种东西确实是很奇妙,它可以让两个九不搭八的人,莫名其妙的的相遇。缘分自有天定——很多奇怪的事物都只能归咎于缘分使然。夜晚,由于妈妈和我久久没回来过了,被二舅公拉着陪他聊家常,可能是人老了,开始缅怀以前的日子,所以我和妈妈陪了二舅公很久,干脆就在这里留一个晚上,明天再回去咯。于是就这样,我和妈妈留在祖屋过夜。这一个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忘记……*****万恶的分界线********农村的夜天,没有了都市的繁华,也没有了都市的喧闹,星空璀璨,漫天繁星堕落银河,仿佛洗净了世间的铅华,沉寂的树林间传来“吱吱”的声音,深处漆黑的神秘勾起人们内心对未知的恐惧,还有好奇。又倘若像是在期待什么……一丝微风轻轻扫过,掀起了院子中的沉睡中的榕树,瓣瓣落叶缓缓飘落,掉落到地上逐渐凋零。一片树叶犹如飞舞般旋转地从我面前落下,我伸出了手轻盈地接住它,捧在手心里,这一刻,我的心是宁静的。没有了任何的烦恼,没有了一丁点的顾虑,仿若置身在了空灵的世界。直到……******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