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三十章 第二波高能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三十章 第二波高能

推荐阅读: 翁媳乱情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乡村乱情豪乳老师刘艳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淫荡的性奴教师妈妈妻子的欲望美少妇的哀羞流氓后宫录

    作者:biohazrd2017/3月/25日

    第三十章第二波高能

    没有了裤子的阻隔,我的大肉棒形如潜龙在渊的巨龙,有朝一日冲破云霄腾飞冲天。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只是没想到我真正在妈妈面前掏出鸡巴是在这么一个情况。我想也只有在我神志不清醒的时候,才有胆子敢这样猥亵妈妈吧。

    我掏出鸡巴的那一刻,妈妈也愣了。她没想到我会这么大胆,敢在她的面前做出这样的动作。这算是我长大以后,妈妈第一次以正常状态看清楚我的鸡巴。

    硕大的龟头倒不如说是龙头,充血发紫的肿大,条条的青筋布满淋漓,肉眼可见的血丝与凸起来的条条青筋交织。这一根令到妈妈又爱又恨的东西,再一次出现在妈妈的面前。那一个让妈妈魂牵梦索的晚上,同时也是让妈妈深感折磨的晚上,这根罪恶的东西插入到了她的体内,直入子宫深处,仿佛刺穿了她的灵魂,那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至今仍然留在她的回忆里,时常还会回想起那晚的迷醉。然而也因为这根东西,让她饱受内心的折磨,将她一直以来的价值观道德观统统击个粉碎,她与儿子乱伦了,这个事实就如同梦魇一样,没日没夜的折磨着她,直至她敞开心扉。也是因为这根罪恶的东西,使得她竟然爱上自己的儿子这样的荒唐事发生在了她的生命里。

    命运仿佛跟她开了个玩笑,妈妈曾经想过,若是没有那个晚上,是不是她就不会有爱上自己儿子的事情发生?不过妈妈也很庆幸命运对她做出了抉择,让她收获到了她前所未有的爱恋滋味,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真正爱上一个人是这样的。不同于一个妻子对丈夫的责任,更不同于对待儿子的母爱。

    “妈妈,我这里好难受,我浑身都难受,我是不是要死掉了”

    这当然不是我在耍心机,高烧令我的大脑海绵体陷入了自我休眠,简单地说我如今是肉体在动,灵魂不知道去哪了。几乎都是凭着本能在活动,谁都知道退烧是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尤其是吃了某些退烧药后。

    妈妈听后微微一笑,忍着被我揉搓胸部的触感,挤出一道笑容,“傻瓜小枫,只是小小的发烧而已怎么会死的,就算死神敢要我小枫的命,也得问过妈妈的同意才行”。

    “可是妈妈,我这里真的很难过,我……”

    我只是把我的感受说出来,这时望着我那根触目惊心的巨大肉棒,妈妈沉默了。眼神不断地在闪烁,似乎在做一个很难做的决定。

    直到最后妈妈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探到我的胯下,握住我的火热,一股滚烫的炽热温度把妈妈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烫,好厉害。妈妈的小手逐渐攀上我的鸡巴,开始尝试上下撸动。

    妈妈温热的手心与我肉棒的温度交织,阵阵浓郁的烫热,这算不算是妈妈帮我打飞机,我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妈妈居然主动帮我做出这般羞耻的事情,要知道一个妈妈帮自己的儿子打飞机,况且还是我那个冷艳严谨的妈妈,可想其中的刺激,俨然挑战我的神经底线。

    妈妈的动作有点笨拙,看得出来妈妈平时很少或者几乎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也应对了妈妈的性格,如果我此时是清醒的,必定会很同情爸爸,这么多年,妈妈连撸管这样的小件都没有帮爸爸做过,我看就是妈妈用手碰过爸爸鸡巴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男人,爸爸实在是太悲催了,竟然这么多年爸爸都没有出轨,也实在是难为爸爸了。

    妈妈不断变换着双手,看似妈妈表情面不改色,亦然妈妈的内心早已一潭波澜,这么多年丈夫的阴茎她都很少碰过,更不要说这样子上下来回帮男人抚慰,对于妈妈来说,无不又是对她保守内心的一种挑战。

    只是被妈妈宽慰的小手这种撸管,我并没有觉得舒畅,反而更加地难受起来。

    突兀被妈妈小手握在手心中间的肉棒,忽然跳动了一下,龟头越发地红紫。我阴茎的变化着实再次把妈妈吓得一愣一愣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有经验的妈妈,也没有遇到过鸡巴这样变化,爸爸的阴茎在这般年纪能够硬起还能令妈妈高潮就不错了,多亏平时爸爸还吃了不少壮阳的药酒。好在妈妈怎么说也是一个人妻熟妇,耳濡目染下多少也有些了解。我的阴茎会这样说明我已经来感觉了,可是想要达到临界点还需要更大的刺激。

    此刻的我,鸡巴硬得比我平时打飞机快要射精时还要巨大,有科学研究表明,动物在病危时荷尔蒙会加速分泌,为了能留下基因,将会陷入一种极度亢奋状态,又名回光返照。【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必当真】而我就是这样。

    “妈妈,我这里是不是坏掉了,变得好痛”,我说出了心里的感受。病得傻傻的我,何况我本来的性知识就不足,要不是徐胖子恐怕我对性还停留在封建时代呢。

    妈妈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脸色红红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见妈妈不出声,我的眼前闪过一些画面,于是起身把鸡巴放到妈妈的面前,开口道:“妈妈,可不可以帮我含……”。

    “啊?”

    妈妈两眼圆睁,不敢置信地看着我,讶异我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下意识地想要斥骂一下我。只是当妈妈见到我因高烧而赤红的脸颊,妈妈一下子开不了口,心软了。

    妈妈劝诫自己,儿子生病这么痛苦难受,她实在于心不忍,就算她的外表再强势,对待自己的孩子,这块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心头肉,她如何不心疼,如果这样能让儿子好过点,只要不是要她突破那条底线,她都还能接受。母爱的伟大不都是这样么,AV中和色情漫画里一些妈妈为了儿子奉献身体的剧情,不要以为都是虚构的,只是没人遇到这样的事情而已,相信若是有一天我和妈妈遇到这样的境况,妈妈同样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为了自己的孩子宁愿忍受被其他男人污辱,全是为了孩子的那份爱。

    旋即妈妈又联想到她现在貌似还是儿子的恋人呢,男女之间做这种事不是很正常么。显然妈妈不想想她与爸爸还是夫妻呢,这么多年曾几何时有帮爸爸做过。

    妈妈深吸一口新鲜空气,望着我的巨大阴茎暗自心惊,适才单手帮我打飞机,妈妈靠的比较远还不曾发觉,现在真正接近,双手握住这跟火热时,才真正感受到这一根东西的宏伟。妈妈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心里的感受,直面而来的淫糜气息,让妈妈的娇躯为之一震。

    当妈妈真正要张开嘴含我的鸡巴时,突兀妈妈心里有些害怕和退缩,这是一种正常的自己反应,毕竟这是现实,而不是AV女优的世界,看到男人的鸡巴就张嘴去吮。作为传统女性的妈妈,即便已经劝服自己去接受,但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心里障碍的。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我这场病,想要妈妈这么快就接受帮我口交,呵呵,是万万不可能的。

    妈妈再次鼓起勇气,在一片思想挣扎中终于下定了决心,摇摆不定的瞳孔闪过一道坚定。妈妈就是这样,只要是决定了的事就会不后悔地继续下去,决不拖泥带水。不然妈妈也不可能登上校长的位置。

    闭上眼睛,妈妈逐渐将面部接近我的肉棒,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别提妈妈此刻心里面有多紧张。随然妈妈伸出她的小香舌,轻轻地触点了一下我的龟头,忽然我的鸡巴紧接着也很着跳动一下,把妈妈吓得缩了回去。

    此刻妈妈噤若寒蝉的表情,就像是准备要被破处的少女,不安忧虑害怕统统写在脸上。别看妈妈结了婚十几年,很多事情妈妈还是犹如少女一般。妈妈踟蹰踟蹰地慢慢接近,看了一眼我难受的样子,肿胀的鸡巴相比刚才更加地发紫了,血丝暴露出来表皮,狰狞的青筋森罗密布,一条一条环绕。忽然妈妈屏住呼吸,双手紧张地握住阴茎的中间,闭起眼睛一口迅速张开含了上去。腥热的气味刹那传斥妈妈整个嘴间——

    “哦……”

    湿热的包含,瞬间让我不自禁地低吟一声。妈妈的内口腔瞬间包覆着我整个龟头,温热的湿润感,几乎令我差点就射了出来。不过由于我鸡巴的巨大,还是给妈妈造成极大的阻碍,显然妈妈从来都没试过将这么大的物体往口里放,这让妈妈感到十分不适。下颚些许疼痛,似乎下颚骨快要到达极限边缘的一种信号。

    妈妈艰难地吞吐着我的鸡巴,加上妈妈第一次帮男人口交,不娴熟的技巧使得妈妈的牙齿刮得我非常不舒服。我发出痛苦的哀嚎,妈妈见此吐出我的鸡巴,改为舔弄。刚开始妈妈的舌头只是敢舔我的龟头,在我的马眼的地方妈妈来来回回用她的舌头乱揦一通。渐渐妈妈似乎掌握到窍门,当她舔到我舒服的时候,我就会发出轻微的低吟,虽然很小声,但是在寂静的房间中,妈妈听得一清二楚。

    妈妈从中很快就找到了规律,找到了我阴茎上面的敏感带。妈妈用她的贝齿轻轻在我的包皮上扫过,即便动作还是有那么一点笨拙,可是已经比开始好多了,而且妈妈已经能把握好力道,不会轻易用牙齿咬到我。不过有时还是会不小心被妈妈的牙尖削到,害我痛半天。

    你们是不是以为过程中我会很爽?爽到爆炸飞天狂拽?那你们就错了,妈妈完全把我的鸡巴当作她的试验品,妈妈把她较真的性格还有不服输的性格统统用到了我的可怜鸡巴上,要知道鸡巴可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被妈妈这样子摧残,我只有痛得哦哦叫。

    这时我躺倒在床上,任由妈妈随意施为,可能是妈妈匍匐太久了有点累,于是乎调动了下姿势,不动不要紧,一动就出大事了。由于我的床是单人床,平时只有我一个人睡还没什么,可

    Ъz.ηêτ

    是多了妈妈就不同了。妈妈把她的身体侧过来,床的空间在两个人之下就显得有点窄,妈妈只好把屁股朝我的方向坐了下来,然后伸直了美腿。

    雪白光滑的美腿晶莹白皙,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光出点点光斑,小巧玲珑的玉足停留在我的头侧,让我忍不住想要舔一舔的冲动。两条美腿相互交叉,最重要的是这对美腿的主人,我的妈妈正在帮我口交,还有比这个更大的诱惑吗?

    尤其是妈

    щщщ.0壹ъz.ňéτ

    妈家居裙的裙底正对着我开开的,黑色性感的蕾丝内裤若隐若现的闪过,由于透明的原因,在妈妈双腿交错的瞬间,我竟看到那一抹神秘的黑红。

    “怎么了吗?是不是妈妈弄疼你了?”

    我忽然坐起来,让妈妈微微一愣,感到奇怪,以为她是不是又弄疼我了。

    我摇摇头,看着妈妈半赤裸的上身,一双美巨乳的乳肉被悬挂于半空。我晕红的脸颊,不知道是因为生病,还是因为我刚才看到妈妈的裙底而憋红的。

    “妈妈,我想……”,我嘴唇更加的发白,脸颊和额头通红一片。使得妈妈不由得紧张——

    兮兮道:“小枫你的脸怎么比刚才还要红了,还要嘴唇这么干……”

    “我没事,妈妈,只是我想……妈妈,你能不能换上我帮你挑的丝袜呀……”

    “嗯?”,妈妈听到我的话后,脸色“唰”的一下红了,搭配原本的潮红,妈妈此刻的脸竟比我这个生病的人还要红彤彤。

    妈妈静静地看着我,我也不出声望着妈妈,过后妈妈对我翻了翻白眼,低声暗啐一口,“臭流氓,小坏蛋,竟然要妈妈这么过分的要求……”。

    骂完妈妈就起身走出了我的房间,留下我一个,支支吾吾失落道:“果然在梦里都还是不可能——”。

    没错,病糊涂了的我把这一切当作是梦,简单地说我如今处于一种似梦非梦,似幻非幻的那种状态,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只能归咎于是梦,要不然妈妈怎么可能会为我口交,这种事情恐怕只有做梦才会出现,所以我的潜意识把这一切当作是梦。

    亦然我壮着胆子对妈妈提出丝袜的要求,看看能不能在梦里实现我的梦想。

    尽管现实里我提都不敢提,但是现在是梦,反正说了也不会少块肉,妈妈也不会吃了我不是?于是我就大胆说了,可惜即便是梦,这么荒谬的请求妈妈还是不会答应的。此刻的我完全没有想过,这一切若是真的,到时我要怎么收场。

    就在我还在落寞时,房间的门稍稍被打开,妈妈走了进来。我一副惊讶的神情,因为妈妈不单止回来了,还是穿着黑色丝袜回来了。原先白皙光滑的美腿如今套上了纤薄黑丝,从家居裙低延伸而出,妈妈纤细修长的美腿在黑色丝袜的衬托下,尽显黑丝诱惑。

    这对美腿简直让人流口水,在黑丝的包覆下,可以说是杀伤任何男人的利器,令人忍不住想要冲上去把玩。

    只见妈妈对我有些歉意说道:“你挑……给我的那些丝袜都换洗了,只有裤袜了,你……将就下吧”。

    其实妈妈并不是没有其它丝袜了,而是妈妈羞赧不敢穿,那些长筒丝袜,吊带丝袜,蕾丝花边丝袜,妈妈光是看着就羞赧无比,更别说穿给我这个儿子看了,妈妈又不是情商白痴,当然知道我让她换上丝袜是为什么。挑来挑去,妈妈就只剩下这黑色连裤袜是唯一可以勉强接受的了。

    不过对于我来说,妈妈竟然真的穿上了丝袜,不管是不是裤袜,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的了。

    当即我便拉着妈妈的手,将她拖入我的怀里,迅速脱掉了她的上衫。噢对了,忘了提及了,妈妈适才离开我的房间的时候,是穿起衣服再出去的,毕竟要以妈妈保守的性格,要让她裸着走出去是不可能的。

    不过妈妈里面却没有穿胸罩,也就意味着妈妈一开始就打算回去换丝袜的,我怎么没想到,妈妈的胸罩还掉落在我的床边呢。我怎么忘了这茬。

    丰满的巨乳任由我抓在手里,旋即我不再痴迷于妈妈温暖“宽厚”的胸怀,我贪婪地索取到妈妈的美腿上,摸着顺滑的黑丝,妈妈的腿型本就美绝人寰,如今又多了丝袜这种勾引男人内心犯罪的东西,一挑一动仿佛都在触动我的心弦,让我不禁往妈妈的底线而去,最后停留在了妈妈大腿根部,被妈妈死死抵住。

    我没有气馁,我把我因见到妈妈的黑丝美腿而变得肥肿的硕大肉棒放到妈妈的面前,然而我也没有放弃妈妈的黑丝美腿,我将妈妈架到我的身上,原先还病兮兮的我,一下子像是打了鸡血。

    我和妈妈现在的姿势有点像69式,不过妈妈可不会给我开放裙底,我只能玩弄妈妈的美脚而已。我已经满足不已了,这等的待遇恐怕就连爸爸都没有享受过,我实在是太幸福了。尤其是妈妈再次含上我的鸡巴,湿润的感觉刹那传来,随后妈妈的香舌竟在刮着我龟头衔接茎身的那块凹槽,妈妈怎么会知道那里是我的致命弱点——

    “噢……哦……”,我不禁发出舒畅的吟唱,简直爽到爆炸。

    妈妈握着我的鸡巴,微微苦笑,没想到丈夫恳求了十几年,自己都没有同意,如今竟帮着儿子做了。“是小枫生病才会这样的……为了儿子……”。

    妈妈已然没有了刚开始的陌生,经过刚才的一番试验,妈妈已经能找到窍门了,多亏了妈妈凡事都要做到最好的性格,也多亏了我的无私奉献,终于把一个贤良淑德的妈妈拉入了深渊。

    妈妈泼了泼身后的长发,用热烫且灵巧的舌头卷动我的棒身,接着吐出鸡巴,像水蛭般的从侧边舔弄着我那火热的棒体,在我包皮还有龟头上流下晶莹的垂涎。

    妈妈忽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我巨根下面沉甸甸的两颗子孙袋,抽出一只手托住,捏在手心把玩,妈妈才发现原来男人的睾丸是这样的,以前和丈夫做爱都没有太过于注意。皮松松垮垮的垂掉下来,一层又一层的皱褶,被浓密的阴毛包围。

    一时间妈妈爱上了我的蛋蛋,捏在手里不愿意放开,就连帮我口交都停了下来。而我在把玩妈妈丝袜美腿的过程,所延伸至上妈妈的肥美大屁股在我的面前摇来摇去,时不时露出家居裙裙底下被黑丝包裹的大肥臀春光,不断地吸引着我的心神。面对这样的诱惑就算是佛祖都顶不住,何况是我这么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旋即我一把将妈妈反过来,将鸡巴顶到妈妈的嘴唇,不顾妈妈是否会生气,对准妈妈的小嘴强硬地插了进去。

    妈妈被我的动作吓傻了,她没来得及反应,没办法也唯好张开小嘴,接受我的粗暴。不然总不能任由我一直用鸡巴撞击她的脸吧,就刚才一会儿,她的鼻子还有脸颊,都被我顶过了,留下黏稠的汁液。

    我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点都没有给妈妈喘息思考的机会,微微挺动着腰前后摆动,让我的鸡巴在妈妈的嘴里进进出出的享乐。由于我的凶物对于妈妈的小嘴来说实在是太粗太大了,适前妈妈都不敢完全含入我的阳物,仅仅只是含住我的龟头,就已经让妈妈的小嘴差点超负荷了,随后还改为舔弄的。然而我此刻却发了狂似的一点都没有怜惜妈妈,只管自己的快感,因此妈妈必须用手抵住我的肉茎的根部,防止我将整根阳物都捅进妈妈的嘴里。妈妈吞着口水苦苦坚持忍耐着那根铁棒对她喉部的侵犯,同时我也没有放过妈妈胸前那对白皙的乳球,在我魔爪的侵袭下,妈妈细腻的皮肤留下了淡淡的爪痕。

    妈妈的两颗小乳头被我的大拇指和食指掐住,发出痛苦的哀吟,只是碍于口中的异物,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看着曾经严厉,高高在上,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都保持着高贵冷艳的妈妈,曾经我见到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的妈妈,如今却被我粗暴地按着对妈妈的小嘴进行奸淫,这幅场景简直是淫靡得不能再淫靡了。

    妈妈怕伤害到我的阳具,唯有把嘴张得开开的,为免牙齿不小心咬伤我,可是我的鸡巴实在太大了,出入妈妈的小嘴,还是不可避免的刮到。不过这种轻微的扫刮每每滑过我阴茎的敏感带,使得我的快感加倍。

    快感的累积逐渐达到了巅峰,随着我的一声低吼,粗壮的炙热巨棒猛然一抖,马眼中爆射出一整串的精液,像炮弹一样源源不绝的射进妈妈的嘴里。这股滚烫热辣的腥汁贯注到妈妈的喉咙,整个嘴间仿佛在燃烧。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我的射进居然还没停止,后续一炮接着一炮,妈妈小嘴的容纳空间有限,吃不了那么多精液,溢出到嘴角边,一道乳白色的晶莹垂流了下来。

    腥臭的味道令到妈妈反胃,想把精液吐出来的,无奈后脑被我按住动弹不得,跋前疐后之下妈妈唯有吞下我的精液。我把我这段时间以来积攒的欲望一股脑地射进妈妈的嘴里,妈妈可爱的小朱唇一张一张的,借此想要抵御一些精液的冲击力,这样比较容易把我爆喷出来的精液吞咽下去。越来越多的淫液在妈妈嘴里集结,妈妈还没来得及吞下,就又来一波,措不及防下妈妈还是呛到了。好在我这时终于清光了我精囊里面的存货,抽出了鸡巴。

    热烫浓烈的精液使得妈妈的喉咙火辣辣的,不断地咳嗽,一把把我推开,脸上燃起一丝愠怒,“真是个大混蛋,你爸爸混蛋欺负妈妈,现在连你也欺负妈妈,呜呜呜”。

    妈妈嘴边不断有精液流出,滴落到她雪白的美巨峰上晶莹闪烁,眼眶止不住的泪水流淌而下。先是对爸爸失望,接着又被我粗暴对待,还把精液射到她的嘴里让她吃下去。原本帮我口交已经是突破了妈妈不知多少层极限,劝服自己内心不知道多少次才勉强让自己含上我的鸡巴,没想到却突然遭到我的粗暴对待,被我口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接连给予打击,妈妈终于承受不住,流下了脆弱的泪花。

    妈妈从床头放着的抽纸中抽出几张擦拭干净嘴角的乳白色液体,转过来还想责怪我几句,即便我是在生病,对于妈妈来说,我做得实在太过分了。

    只是当妈妈转过来时,我已经躺在了床上睡着了,熟睡的脸庞露出安详的笑容,似乎在做一个好梦。突然我的眉头紧皱,脸色变得很慌张,嘴里轻细地呢喃着:“妈妈,不要离开我,我很爱你,妈妈,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和其他男人做爱,即便那个人是爸爸,求求你,妈妈,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说着脸色越说越苍白。

    “妈妈,我的心好痛,好难受,我好想死,求求你不要和爸爸做爱好不好,求求你了……”

    望着我睡梦中惊慌失措的样子,妈妈纵然有千言万语想骂我责备我,也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于听到我说妈妈和爸爸做爱一事,妈妈只是微微一簇稍瞬即逝,没有太多意外。我那个时间点回来,偷看到妈妈她和爸爸行房,妈妈一点都不意外,就是多少有点不太好意思,毕竟被自己的儿子看到这种羞人的事情。

    不过妈妈倒没有表现出太过于羞涩,可能是作用于那一晚上吧,连不该做的都做了,我看到妈妈的裸体就不至于让妈妈感到困窘。

    妈妈叹了一口气,轻抚我的额头,“真是前世的冤家,妈妈肯定是前世欠了你的,这一辈子你来讨债了”。

    旋即妈妈再次注意到那根依然在风中挺立的巨大雄根,丝毫没有因为适才射完精而瘫软,仍然风采依旧地傲然于世,时不时还抖动几下,上面龟头还沾染着遗落的精液痕迹,还有妈妈她的口水。

    妈妈看了一眼,确认我已经睡死了过去,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妈妈竟再次含上了我的鸡巴!!

    然而这次妈妈并没有像刚才一样刺激我的敏感带,只是把我热棒上面的精液舔干净,随后妈妈用纸巾一擦,把我的鸡巴收回到裤子里。在回到裤子的瞬间,我的肉棒在妈妈手里跳了跳,妈妈不禁轻笑,“还真是个坏东西,主人坏,你更坏,都要回去了还不忘调戏我一下”。

    妈妈穿回了原先的衣服,看到我依然好像发噩梦一样,不断叫唤着。妈妈坐到了床上,将我的头埋入她那男人的梦想之地,“雄壮”的胸怀里,温柔地抚慰

    我道:“妈妈在这里,妈妈不会离开小枫的,以后都不会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进入到了妈妈温暖的怀抱,还是听到了妈妈的话,我刹那间安静了下来,安详地入睡了。亦然妈

    妈帮我拉上被子,与我相拥而眠。

    我这一觉睡了十多个小时,在我再次起来的时候,床上空空只剩下我一个人,空寂的房间不禁有种淡淡的落寞。窗帘的缝隙之间,透射进来的阳光依稀觉得刺眼,连带着精神也有一些恍惚,令我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记忆出现短暂的模糊,昨晚发生的事情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我的一场春梦?

    空气中弥漫着异样的味道,说不上刺鼻也算不上清香,我穿上鞋子走出房间,见到妈妈正在做家务打扫客厅,家里那台老旧吸尘机的声音令到妈妈并没有注意到我走路的声响,当我看到妈妈的脸孔时,无数记忆的片段全部涌了上来,包括妈妈昨天与爸爸做爱的画面,帮我口交被我口爆的画面,还有精液滴落到妈妈胸前白皙巨乳上的画面,浓稠的男汁从妈妈高耸的胸部流淌而过,闪烁着歆华的光涵,简直淫靡得无以复加。在此刻统统在我眼前掠过。

    “妈妈……”

    妈妈身穿简易家居服,凹凸有致的身材并没有因为衣服的老土而丝毫逊色,家居裙下一对曦白的美腿不断地晃动,肆虐地释放出毒害男人眼球的缭乱。我看着这道靓丽的身影,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叫出口。

    亦然还是妈妈先发现了我,看到我愣着一动也不动地站在走道那里,于是关掉了吸尘机,欣喜道:“小枫,你醒了?”

    说着妈妈快步走了过来,用手放在我额头,用体感来衡量我的体温,旋即妈妈露出笑容,“太好了,终于退烧了,你先去洗漱一下,妈妈煮了粥,现在去帮你热一热”。

    妈妈好像没事人一样,转身走向厨房,我试图开口,却是又想起昨天妈妈与爸爸做爱的事情,当即想要讲出口的话哽咽在喉部发不出一个音节。我好想问清楚,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端坐在饭桌上,一边勺着碗里的白粥,一边盯着妈妈看,妈妈被我略显慌张,别过头去想要逃避我的目光,“小枫,你先吃若是不够再叫妈妈帮你盛,妈妈今天特意买了沙虫煲粥,你刚病后康复正好需要补补”。

    说完妈妈起身便想逃离我的眼前。

    在妈妈刚准备要过去接手吸尘机时,我从后门抱着了妈妈,妈妈心里微微一堵,表情出现零点五秒的滞停,随后神色略欠的勉强笑问道:“怎么了小枫?”

    “妈妈,我们彻底在一起吧”

    “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么?”

    “妈妈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我要妈妈做我的女人,我实在不想再看见妈妈你被其他男人犯了,即使是爸爸都好,我努力想要劝服自己,我也知道妈妈你和爸爸做爱是应份的,但是我始终无法释怀妈妈你被其他男人拥在怀里压在胯下,我……”

    说着我的眼眶湿润了,“我的心好痛,痛到像是快要死掉。妈妈你知道吗,昨天我回到家,当我第一眼看到你和爸爸做爱的画面,我的心就好像被刀子一刀一刀在上面剐,那种绞痛得几乎要窒息的感觉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歇斯底里的嘶吼……

    空气渐渐凝固,突兀我松开了妈妈,默默后退了几步。

    “妈妈对不起,我累了”

    说完也不顾桌面上的粥吃没吃完,便欲转身回去房间。

    “小枫,等等——”

    听到妈妈的叫唤,我刚想回头,一记爆栗降临到我的头上。我捂住额头,瞬间痛得呲牙咧嘴,“妈妈你干什么?”

    “干什么?”,刚才还温柔呵护着我,问候我担忧我的妈妈,一下子变回了以前的灭绝女魔头,神色凶狠铮铮地瞪着我。“你昨晚对妈妈做了什么,你不会忘记了吧?要不要妈妈来给你回忆一下啊?”

    “真的?”,我露出欣喜,不过迎接我的又是一记爆栗。

    “你倒想得美

    ,本来看你生病难受安慰一下你,你这小混蛋居然得寸进尺地对妈妈那样,那粗暴地在妈妈的嘴里弄了妈妈满嘴都是你那些脏东西,害迫使妈妈吞下去,妈妈都还没找你算账呢。今天起来又跟妈妈说些有的没的,说完就想跑,我看是妈妈这段时间对你太仁慈了,令你都不知道你妈妈两个字怎么写了”

    妈妈一把揪住我的耳朵,疼得我“叽叽”叫,“妈妈,我错了,我……”

    对妈妈的恐惧深入我心,就算将来我真的成为了妈妈的男人,恐怕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除非有一天我能彻底征服妈妈。

    被妈妈教训了一顿之后,我是服气了,乖乖地回到饭桌上低着头扒着粥。只见妈妈突然坐到我的对面,幽幽说道:“给妈妈一点时间吧”

    “啊??!!??”

    嗯????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