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四十九章 逃课调查

第四十九章 逃课调查

推荐阅读: 翁媳乱情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乡村乱情豪乳老师刘艳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淫荡的性奴教师妈妈妻子的欲望美少妇的哀羞流氓后宫录

    这时相簿已经被我翻了一半了,妈妈在这本相簿中并没有占据多少成分,大部分都是爸爸和景明叔叔年轻时的照片。

    虽然有几张也有妈妈爸爸还有景明叔叔一起照的相片,但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

    直到我翻到了后面,相簿中终于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物。

    这是个女人,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就是景明叔叔的妻子刘惠英,也就是上次来我家的那个风韵犹存的少妇。

    在轮廓上面有些变化,但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了。

    看得出来这女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美人胚子,固然与妈妈和温阿姨相比有些差距,不过亦已经很难得了。

    相片中女人与景明叔叔亲密地站在一起,但连续好几张我敏锐地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爸爸的站位,一般来说一对夫妇与朋友的合照,若是男的就会站在丈夫的旁边,若是女的则站在妻子旁边,除非那个男性朋友与妻子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俗称男闺蜜的那种。

    奇怪的是爸爸没有站在景明叔叔的旁边,而是站在了景明叔叔妻子刘惠英的旁边,按道理,爸爸是男的又是景明叔叔的好朋友,应该是站在景明叔叔这旁才对。

    这个时候我又翻开了另一页面,一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妈妈在当中出现了,当然了这相簿中的照片虽然都放在了一起,但不一定是同一时间拍的。

    而这一张中的背景与之前的不同,妈妈与爸爸站到了一边,景明叔叔与那个女人则是搭肩站到了旁边。

    之所以会让我觉得凸显,那是因为里面有个小细节,我注意到了当妈妈和爸爸亲密地站在一块,旁边的那个女人眼神瞟向了妈妈,有一股精芒在闪动。

    如果没有很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照片很久远了,甚至有些发黄,我也没能看出很多,但我能察觉得出来这个女人似乎不简单。

    而我总感觉她好像对爸爸有什么企图。

    让我联想到一些狗血国产电视剧里的女二号,动作神情简直一模一样。

    慢慢的我觉得我好像逐渐接触到事实的真相了。

    继续往下翻,相簿已经是见底了,到了最后一页,我看见了一张单纯只有爸爸和那个女人的合照。

    女人的手居然勾住了爸爸的腰间,两人靠得很近,手放在背后并不是很明显,若不是我对这张照片难以忘怀的记忆,或许连我都会略过吧。

    看到这张照片的瞬间,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段曾经的记忆。

    那是很小的时候了,久远到我都忘记那时的我是几岁了,连那时的妈妈都只是一名很普通的教师,一天妈妈上课去了,爸爸刚准备要出去,见状我非缠着爸爸和我去买玩具,那时我还小,爸爸也不放心让我一个人在家,于是便把我带了出去。

    然而爸爸那天本来是带我是去商场的,却没想到在路上碰见了一个女人,也就是当时还很年轻的刘惠英。

    记忆断断续续很模煳,我依稀记得那时的刘惠英已经嫁给了景明叔叔。

    两人相遇了以后,爸爸道明了他的来意是为了给我买玩具,我记得那个女人突然看向了我,那个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暗藏着凌厉的锋芒,小孩子虽然没什么心思,可是小孩子的直觉是最敏锐的,那个女人的眼神差点就把我吓哭了,好在那个女人很懂得掩藏自己,仅仅一刹那她收回了目光,笑着跟在爸爸的身边。

    粗头大脑的爸爸当然没察觉到,爸爸带着我继续去到了商场,有好几次我害怕得想让爸爸带我回家,都被那个女人给瞪住了不敢出声。

    外人看上去非常温馨的一家三口,但只有我才知道那个女人好几次看向我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嫉恨。

    可惜那时小孩子的我思想没有那么复杂,就本能地察觉到那个女人很可怕。

    随后走出了商场,爸爸带我来到了一处游乐场,碰巧一位游行的摄影师经过说要帮我们一家三口拍一张照片,爸爸刚想解释他们不是一家人,却被女人抢了先,答应了摄影师,见此一向没什么主见的爸爸也就没说什么了,反正也就一张照片而已。

    在摄影师做准备工作的时候,那个女人拉着我悄悄地给了我钱,让我去买棉花糖,我不愿意,因为我觉得这个女人不怀好心,随即她凶狠地看了我一眼,瞳孔中透体而出的精芒彷佛想要刺穿我幼小的身躯。

    当时我真的很害怕,可又不敢告诉爸爸,因为先前这个女人就警告过我,要是我敢再缠着爸爸带我回家,她就要我好看。

    豆丁般大的我怎么敢违抗那个女人,唯好跑到旁边的棉花糖那里,我之所以没什么怨言,实在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小孩子的我,相比于拍什么照,还不如一根棉花糖来得诱惑。

    见我躲到了一边,爸爸欲要叫我的时候,摄影师已经按下了快门。

    光顾着注意我怕我走散,爸爸都没有察觉到女人的手已经搭在了他的后背,两人的动作极为亲密。

    就这样,一张爸爸和那个女人的合影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了。

    以上也是我对这张照片为什么记忆如此深刻的原因,是因为我见证了这张照片的出现。

    但是我记得这张照片是被那个女人拿走了,怎么会在这本相簿里呢?而且既然在相簿里,想必妈妈应该也是看到过,以妈妈的观察力,就连学校考试再怎么高端的作弊手段都瞒不过妈妈的眼睛,不可能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啊。

    但这么多年来我好像都没有听妈妈为这件事与爸爸吵过啊,不应该啊,难道妈妈没有发现?不管妈妈有没有发现了,看着相簿里这张照片女人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张照片并非表面这么简单,好像我还漏掉了什么东西。

    尽管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我已经回忆起来了,可是心里就是觉得怪怪的,总觉得缺了什么似的。

    忽然脑海中浮现的另外一段记忆片段,那已经是爸爸和那个女人拍照后过了很久的事了,一次我在家里玩耍,不小心看到了相簿,玩心大起的我便把相簿中的照片一张一张地拿出来,你问这样有什么好玩?我怎么知道,反正就是觉得有意思。

    直到那张爸爸与女人的合影……顿时我回过神来,连忙从相簿中抽出了那张合影的照片,翻到了背后,果然夹着一番话。

    上面写着:雨哥,对不起,我知道我们两人都已经结了婚,有了各自的家庭,可是我实在忍不住。

    我爱你,只是我没办法违逆我父母的意思,我只好嫁给了景明,可是我的心是属于你的,我现在每天睡在啊明的身边,我都多么希望我每天醒来看到的脸孔是你的,我快要疯掉了你知道吗?我几乎每天夜里思念的统统都是你的身影。

    阿明他对我很好,但他对越好我的心就越愧疚,甚至我在和他做爱的时候幻想骑在我身上的人是你。

    我知道这样对不起阿明,可我就是抑郁不住对你的感情,不瞒你说其实家仕(景明叔叔的儿子)这个孩子并不是阿明的,你还记得在河畔的那一夜吗?自从那天之后我就怀上了你的骨肉,不过当时我的父母已经决定要把我嫁给阿明了,还收了阿明家的聘礼,我没有办法,为了隐瞒我们的孩子,我只好嫁给了阿明,你要知道我对你的爱意从来都没有变过,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放弃掉一切和你在一起的,请你给我一个答复好吗?我在我们相识的杨柳树下等你,希望你能来……——爱你的惠英。

    我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都未能合拢。

    因为我此刻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内心的震撼了,若不是这段话我连续看了三遍,揉了好几次眼睛,还把自己大腿掐痛到飞起,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是我在做梦而已。

    开什么玩笑,爸爸居然和景明叔叔的老婆有过一腿,就连景明叔叔唯一的儿子都是爸爸的种,这突如其来的冲击你让我如何一时间能接受这么庞大的信息量。

    我那老实巴交的爸爸还真的出轨了,背叛了妈妈?不对呀,时间上对不上。

    我迅速冷静了下来,我记得景明叔叔的儿子比大几岁呢,也就是说爸爸和景明叔叔的老婆的关系应该是与妈妈相识之前的事情了,这样的话倒是说得通。

    我不妨做了个大胆的猜想,爸爸与惠英阿姨曾经是一对,只是惠英阿姨的父母不同意,于是让她嫁给了景明叔叔,但是这个惠英阿姨对爸爸的旧情未了,想要与爸爸重新在一起。

    不过好像爸爸并没有看到过这张照片背后的字,不然爸爸怎么可能会这么随便地放在相簿里。

    那这么说早在景明叔叔与那个惠英阿姨结婚前,爸爸就与惠英阿姨相识了,甚至还勾动了天雷地火天人交合,之后怀上了爸爸的孩子奉子嫁给了景明叔叔,然而景明叔叔并不知道这一切。

    再然做个大胆的推测,如果爸爸没有看过这张照片的背后,爸爸不知道惠英阿姨和景明叔叔生下的孩子原来是他搞出来的种,所以并没有如惠英阿姨所愿,跟她在了一起。

    得不到爸爸回复的惠英阿姨随后彻底对爸爸死了心,老死不相往来。

    但为什么上次惠英阿姨和景明叔叔来我们家做客,爸爸与惠英阿姨就如同陌路人般,是为了避忌景明叔叔吗?可若是他们之间没什么何必怕景明叔叔知道呢,或许是爸爸不想伤害和景明叔叔之间兄弟情吧,毕竟爸爸上过人家的老婆,就算再好的兄弟这种事情也难忍。

    但我怎么总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呢?不禁我有些失落,还以为就此可以打开事实的藏宝盒呢,没想到只是一个开端。

    不过总算是找到了第一把钥匙。

    接下来要入手就简单了许多。

    我从来没想过爸爸居然会有这么一段过去,若是妈妈知道爸爸和这个女人的事,以妈妈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性格,不拿刀把爸爸剁成薯片才怪呢。

    不管怎么说,裂缝已经产生了,想挽回唯有时光倒流才可以。

    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去何从,是要继续调查下去,还是装作不知道,这个家会不会破碎就掌握在了我的手里了。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现在也只能能瞒多久是多久了。

    合上了相簿,将其重新归位压在了最下面,尽量不让妈妈注意到这本相簿的存在。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的智商好像充值外挂一样,简直死神小学生与福尔马林的亲戚福尔摩斯灵魂附体,灵感一个接一个的来。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张相片貌似是好多年前的了吧,中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既然爸爸没有去赴约,应该算是已经了结了此事才对。

    为什么现在这个刘惠英又找上门来,而且爸爸消失这么天究竟是去了哪里做了什么?疑点的重重,让我觉得我又回到了原点,即便解开了这个刘惠英和爸爸过去的纠缠,但我还是没能知道爸爸消失的原因,况且那张亲子鉴定报告,如若真的是为了鉴定景明叔叔的儿子真正的父亲是爸爸,那报告上的名字也应该是景明叔叔的儿子啊,为什么会是刘惠英这个女人呢。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现在为今之计只有找到爸爸才有可能知道这一切了。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六点了,妈妈也快要回来了,若我这个时候出去,要是妈妈回来没看到我,我会死得很难看的。

    没办法唯有把去找爸爸的念头压下去,等到明天再说。

    还好明天只上半天的课,下午学校有一场心理健康的座谈会与活动,到时人应该会很多,老师肯定是顾不上纪律的,我只要偷偷地熘出来我想不会有人发现的。

    况且活动时间会直至到放学为止,这简直是最佳的逃课良机,尽管被抓到的话,我就不止是死得很难看了,而是被五马分尸外加鞭尸的那种,但为了我的幸福之家不至于破碎,为了不让我最爱的妈妈伤心,我豁出去了。

    晚上妈妈下班回来,看到一桌子香喷喷的菜,她本以为是丈夫回来了,顿时心里一把火气燃起,正欲要把这里点燃成战场。

    却突然我从厨房里端着一碗汤出来,见妈妈站在玄关那里发呆,于是叫道:

    “妈妈,饭菜刚弄好,快过来吃饭吧”。

    “这些都是你弄的?”

    我点点头把汤放置在桌子上。

    妈妈走了过来看到这满桌子菜色,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此刻内心的感受了,没想到她对我冷言冷语的,我却一点都不计较还做好饭菜等她回来。

    尽管她心里清楚我这么做是为了讨好她,但有些男人连她生病都没有出现过。

    一想到先前她还因为温婉婷生我的闷气,她就觉得她很不应该,还有我在医院寸步不离无微不至的照顾,一时间她感到十分的愧疚。

    妈妈坐到了我的面前,“你这么急着跑回来就是为了做饭给我吃?”“也没……”,我想到爸爸的事情还是先隐瞒妈妈吧,旋即改口,“算是吧”。

    这时妈妈已经不复之前的寒霜了,听到我的话,妈妈有的只是自责的神色,“对不起小枫,妈妈先前电话里语气还那么不好”。

    感动中的妈妈已经忘记了我打电话给她是为了询问相簿的事情了。

    “吃饭吧妈妈”,我一副没有放在心上的笑着。

    “嗯”,妈妈低头拿起了碗筷,其实她回来的时候在外面已经吃过了,她想着我这个坏蛋儿子这么急着跑回家肯定是又出去野了,而且今天放学又没有过去找她,饿这小混蛋一顿活该,枉她在外面吃饭的时候还想着我在家呼天喊地地饿肚子,她心里就无比的痛快。

    没想到儿子居然在家做好了饭菜等她回来,她在此之前还想着报复儿子让其饿肚子,这如何不让她感到惭愧。

    惭愧之余更多的是感动。

    即便已经吃饱了,妈妈都还是丝毫不在意地继续硬咽进去,因为对于她来说,这都是儿子浓浓的情意。

    一边夹了一块肉放进了嘴里,香甜肉汁滋滋渗入她的心里,暗自欣喜,算你这小坏蛋有良心,枉老娘我没给你白吃豆腐。

    忽然间她很想温婉婷在场看见这一幕,很想对那个觊觎自己儿子的女人炫耀一下,看到没有,儿子果然最爱的还是我,哼,我的小枫永远都会是我的小枫。

    在妈妈不经意间,她内心的那堵墙不见一个墙角,或许她没有察觉到,她与儿子之间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

    先前她太过于在乎她母亲的身份,现在她无论做的还是心里想的,都慢慢地从母亲向着情人转移着。

    这一顿饭进一步地拉近了我和妈妈的感情,相应的妈妈不再生着我的闷气,与我交流的时候终于不再板着一块脸,我不禁泪流满面,真是太不容易了,呜呜呜。

    对此我更加坚定了隐瞒妈妈的决心,我不想让我这个集美艳与多变于一身的妈妈流泪伤心,即便为了这个家,爸爸的事情我也必须憋在心里,等一切都明朗了再说。

    次日中午,在午休时间过后,下午就是心理健康活动的讲座了,虽说到时现场人会很多老师应该看管不过来,但我还是得小心点好。

    毕竟这算是逃课,要是被抓到,这些趋炎附势的势力老师肯定会告到我妈妈那里的,想到妈妈知道我逃课,那后果想想都觉得可怕。

    座谈会并没有持续多久,仅是学校的心理老师普及了下学生心理健康的重要性,用不了多长时间,大家关注的都是接下来的以心理健康为主题的一系列游戏活动。

    其实这活动没什么看头的,不过与其呆在教室里沉闷的上课,学生们情愿参加活动,即便这些小游戏都非常幼稚。

    还有一点令他们振奋,那就是可以和女生一起玩耍,对于这些十六七八岁的少年,多多少少都会心仪的女孩子,平时他们还会比较腼腆,但在这种游戏中他们就可以无所顾忌接近他们心仪的女生,这如何不让他们兴起?不过对我来说,跟这群逼毛都没长齐的小女生玩一点兴趣都没有,看惯了妈妈和温阿姨的巨乳,这些小女生微微鼓起的“馒头”

    实在是让我提不起兴致。

    成功摘掉处男帽子的我,看着和我同龄的小男生,在拼命地想要引起他们心仪的女生的注意,有种如看隔世的感觉,曾几何时我也跟他们一样,人生的际遇真是无常啊。

    座谈会结束了以后我便计划着如何离开校园,学校的每一个门口都有校警,不是我想进出就进出的。

    要是我敢光明正大从校门口走出去,下一秒班主任的电话就会如期而至,而妈妈的电话也会随之而来。

    别小看现在市一中的校警,过去李和清执政的时候,校警倒没什么,对于逃课的学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这些学生读不读书也不关他们的事,更何况这些心思不在学习上的富二代也挺会做人的,经常会孝敬他们一些烟啊酒啊之类的,他们就更乐意了。

    不过自从妈妈上任了以后,校警方面妈妈就下达了命令,严抓那些逃课的学生,上课时间若是没有老师签署的请假条绝对不能放行。

    正门出去这条是行不通了,唯今之计只有翻墙了,幸好我之前在学校里有一些狐朋狗友,正所谓臭味相投,我以前在学校里也算是学渣一个,读过书的想必都知道,学渣与学渣都是凑成堆的,经常一大群一大群地混在一起。

    虽说我没有完全投入他们的群体啦,但也算是游离在他们附近的说。

    对于这些人来说,逃课是家常便饭,值得一提的是妈妈上任后他们的噩梦就开始了,别说逃课了上课稍微搞点小动作都得去训导处报道。

    所以怎么无声无息地离开学校,问他们是最清楚的了。

    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听完他们争先恐后地说完以后,我突然对市一中有了全新的认识。

    我发现我在市一中读了三年简直是白读了,到今天我才真正认识到这个学校。

    我从未想过Z市第一中学,省重点高中,这样的模范学校居然有着无数的“漏洞”,光是能够轻易爬墙出去的地方就有四五处,还不包含一些较为容易被发现的,学渣的世界果然是非我等凡人可以理解的。

    得到我想要的答桉后,我选择了一处最容易翻墙的地方,就在我们学校的一处教学楼后面,这里一般是学校用来扔杂物的,如果没有必要基本不会有人来,所以这里可谓是“最安全”

    的。

    而且这处因为地势的原因,围墙建得比较矮,还有一棵歪脖子树延伸到围墙外。

    踩着这歪脖子树,要爬上这不高的石墩墙,简直易如反掌。

    别说是我这个练过功夫的,只要手脚没瘸大概都能爬的上去。

    走出到学校外面,我做梦都没想到原来逃学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难怪那帮鸟人以前整天逃课。

    不过现在抓得严了,若不是今天有活动我也不敢跑的,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平时上课你人不见了只要有训导处的老师过来一眼就能看到,以前倒还能用请假蒙混过去,现在有妈妈抓着这一块,想都别想,一旦抓住就是全校通报批评,通知家长。

    知道为什么妈妈在学校“凶”

    名显赫的原因了吧。

    话说回来,学校是跑出来了,但我也顿时失去了方向,因为我才发现我还是不知道爸爸在哪里,人海茫茫这要我怎么找?现在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景明叔叔的老婆与爸爸之间的关系,现在也只能根据这条线索去追寻了,好在景明叔叔的家我去过了几次,还记得在哪里。

    于是我便前往了景明叔叔的家里。

    景明叔叔的家位于市中心南边以外的一个公寓小区里,是一个两层的复式酒店公寓,虽然远远比不上徐胖子家那般奢丽豪华,但对比我家可以说好上太多了。

    景明叔叔家里是做生意的,从他父母那一代家境就比较殷实,而我妈妈和爸爸都顶多是工薪阶层,自然是比不过啦。

    我按了几下门铃,很快门便被打开了,开门的人正是景明叔叔。

    他见到我惊喜道:“这不是小枫吗?”

    “景明叔叔你好”,我礼貌地称呼道。

    “进来坐吧”,随即景明叔叔敞开了门引领我进去,只见他一边走着,一边惊咦问道:“今天不是星期五吗?怎么这么有空过来玩,今天不用上课吗?”“今天学校搞活动,我对那些不感兴趣,就想着很久没过来景明叔叔你这里了,过来看看”,我递过适才在小区外买的水果。

    毕竟去人家家里做客,手里不带点伴手礼说不过去。

    而且好端端地跑到人家家里,总要找点理由吧。

    “我说你过来就过来还买什么东西,你一个学生本就没什么钱的,这些水果多少钱,等下我给回你了”

    “不用了景明叔叔,一点水果而已花不了什么钱,算是我一点心意吧,你要是把钱给回我,我爸爸知道了肯定打死我”,我推诿道。

    故意提起爸爸,想看看景明叔叔的反应,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只是我失望了,景明叔叔表面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异样,丝毫没有因为听到爸爸而起波澜。

    “那好,景明叔叔就不跟你客气了”,景明叔叔豪爽道。

    “是了,等下我要出去办点事,你先坐一会儿,家仕就回来了。今晚就留在叔叔这里吃饭吧”。

    “这不好吧,我妈妈那边……”,我听到景明叔叔要出去,心里不知有多兴奋。

    出去了才好啊,不然我要怎么调查,最好出去久点,直至晚上都不回来最好。

    “没事,到时我和淑娴打声招呼就行了”

    “咦对了,惠英阿姨呢”

    “噢,她呀,她公司派了她去外地出差了”,景明叔叔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不一会儿景明叔叔已经换了一件出门的衣服,经过我面前,“零食在厨房储物柜里有,冰箱里有饮料,想吃什么想喝什么自己随便,当作自己家就好哈啊”“那我先出去办事情了,你若是觉得无聊,家仕房间里有电脑可以去玩没关系,家仕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去办你的事吧,不用管我的,其实我就是过来蹭空调的,我家太热了嘿嘿”,我跟景明叔叔打了个马虎眼,我发觉我的情商提高了许多诶,整天与妈妈和温阿姨打交道,若是情商在不提高迟早被她们压得死死的,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忍受,对吧?“那好,我走了”,看来景明叔叔要办的事情挺急的,连跟我哈拉的功夫都没有了,只是交待了一声便径直地出门去了。

    “咔擦”

    在门关上后,我顿时兴奋得几乎跳起来,我来的实在太是时候了。

    为了谨防景明叔叔去而复返,我还是静静地呆坐了一会儿。

    旋即过了好几分钟,见门外都没什么动静,我才安下心来。

    我不知道惠英阿姨会不会在家里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毕竟按照我的推断,惠英阿姨有可能和我爸爸在一起,若是她们旧情复燃,那就是出轨,等于是给景明叔叔戴绿帽,换作是谁都不敢在自己家里留下什么证据。

    但我现在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线索只有一张十多年前的照片,这要我怎么找?唯今只有在这个与爸爸关系密切的女人身上,看看能不能打开缺口了。

    我进到了景明叔叔与惠英阿姨的房间,我觉得从这个女人的房间开始找出机会比较大些。

    幸好景明叔叔刚才出去没有把主人房锁起来,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一切柜子抽屉之类的,要是有线索也应该是在这些地方。

    我开始翻找了起来,虽然到人家家里做客这样做是不道德的,但我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按照直性思维,房间里哪里最好藏东西?那当然是衣柜啦,一般来说有什么小物件只要往衣服堆里一塞,除非是有必要谁会去乱翻别人的私人衣物?房间里的衣柜一体两分,看来似乎是景明叔叔和他的老婆各自一半,我不知道哪边会是属于惠英阿姨的衣柜,但对我来说有差吗?反正都是找,当然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随即我便拉开了左边的柜门,顿时我懵逼了,忍不住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平放在下面的性感内衣,还有横吊着的透明蕾丝,我才知道我还是低估了那个女人的风骚。

    里面没有一件是普通保守的,有好几件的胸罩罩杯连一层网纱都不需要了,直接穿了一个洞,一想到那个女人穿上这件胸罩,乳头露出了外面,这刺激大了点吧。

    我原本以为这已经是极限了,当我拿起一件透明蕾丝的开档丁字裤,我才知道我的世界原来这么狭隘的,竟然比我在秋韵阿姨那里见到的还要性感。

    不是说秋韵阿姨那里没有这般性感的内衣,而是上一次说为了帮妈妈挑的,若是太过于暴露妈妈肯定不会接受,所以作为妈妈闺蜜的秋韵非常了解妈妈,她知道妈妈的底限在哪里,她拿出来的都是可以被妈妈能过接受的范围之内。

    我看着这件仅是几条小布条连起来的丁字裤,左顾右盼了一下,实在想不出这到底要怎么穿啊,不知道温阿姨有没有这样的内衣。

    突兀我脑海中浮现出温阿姨穿上这件开档丁字裤的情形,张开雪白的美腿那露出在外面的蝴蝶小阴瓣,肥厚的阴肉就像两片当季的牡蛎肉,鲜嫩诱人多汁,硬凸的阴核被夹在其中,渗出澹澹的白液。

    亦然在阴核上一点点的位置,浓郁的阴毛几乎要挣脱出来,况且以这件丁字裤的透明程度,那一片黑森林几乎透印了出来。

    更甚者在底下我翻出了开档丝袜,从裆部开裂到臀沟后面,不仅仅是阴户,甚至连屁眼都看得一清二楚。

    若是妈妈穿上这件开档丝袜坐在床上张开双腿……不行了,光是想想都已经忍不住要喷鼻血了。

    看着眼前满目琳琅的情趣内衣和丝袜,有吊带的,有蕾丝的,有花色的,有薄纱的,有连体开档的,简直就是个小内衣店。

    难怪这刘惠英在和景明叔叔结婚后还想着和爸爸藕断丝连,这么风骚想必平时应该是得不到满足。

    我回想起上次送景明叔叔下楼,被她一屄坐在嘴上,那小屄居然还渗着骚水,关键是接触的时候还流到了我的嘴里。

    更关键的是那时我看到的那女人穿着的裤袜裆部被撕裂了一大块,都露出了里面的蕾丝丁字裤。

    那时我还想不怎么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想想那女人不会是来之前和什么人激烈性交过吧,不然不会连裤袜都被撕掉了。

    而那天景明叔叔要来我们家做客,应该不会这么饥不择食吧,连来人家家里做客之前都要先和老婆来一炮?而且若真是和景明叔叔做爱,都应该是在家里,既然如此不可能丝袜都破了还穿着去别人家吧。

    只要有脑子的人都猜得到绝对不会是景明叔叔,至于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想到此不禁为景明叔叔感到悲哀,头上不仅仅顶着一顶从结婚前就已经注定被带上的绿帽,捡了爸爸的破鞋结了婚,婚后还继续带着,而且是各种款式的绿帽。

    绿油油的茫茫一片绿海呀……咦?这是什么?就在我一边翻动着,一边恶俗地幻想着这些情趣内衣穿在温阿姨和妈妈身上的样子,突然从一件内衣里掉落出了一张纸……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