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六十七章 突生变故 感情危机

第六十七章 突生变故 感情危机

推荐阅读: 翁媳乱情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乡村乱情豪乳老师刘艳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淫荡的性奴教师妈妈妻子的欲望美少妇的哀羞流氓后宫录

    时间静默地飘走,在那之后不知过了多久,妈妈才悠然醒转,从桌子吞吞坐起来,一是就看到我挺着个粗大的东西瘫坐到椅子上。

    妈妈澹然地撇过了一眼,尽管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心里还是暗暗一惊,都已经射了两次了,竟只是变小了一点点,看上去还是那么坚挺,要说我能不能继续再战,妈妈可是没有任何怀疑。

    相比之下她的丈夫简直弱爆了,心里不由得对爸爸充满幽怨,暗叹这么多年来她过得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

    旋即妈妈又甩甩头,暗忖她到底在想什么,陈淑娴你醒醒,再这样下去你会堕落的。

    到时候没人能治得了这个小坏蛋,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坏事来,现在都坏念头一大堆了。

    陈淑娴叹了一口气,把脑海中胡思乱想的念头统统抛诸脑后,间接从桌面上下来,不小心踩到了地面上的水渍,她没有多言,慢慢地走到一边,把已经是破破烂烂的丝裤袜从裙底脱了下来,随后拿来的纸巾把地板上的水擦拭干净。

    然而突然见一双大手从她的背后环绕抱住她,陈淑娴只是微微一滞,便开口说道:「爽了吧?爽了就过来帮忙收拾残局」。

    「妈妈,你的后背真是温暖」

    「温暖你个死人头,快来帮忙把你的脏东西抹干净,都这么晚,晚饭都没吃呢」「额,我觉得晚饭吃不吃无所谓,有妈妈就够了」,我靠着妈妈的背后,淫荡笑道:「再说了,貌似地板上的水大部分都是妈妈的吧......」「你......现在翅膀硬了是吧,那好,不吃晚饭是吧,最好以后都不要吃了」,妈妈被我调侃得尚未消潮的俏脸又是一红。

    于是恼羞成怒道。

    见到妈妈好像生气了,我连忙呵声低气道:「对不起嘛,我错了还不行吗?

    我马上收拾,都交给我吧」。

    「把裤子穿上先,别吊儿郎当的,怪难看」,看我服软了,妈妈也懒得和我计较,刚刚得到了满足,心情还是挺不错的。

    妈妈亦是女人,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家庭,一般性生活美满的争吵也会少很多,离婚率亦是十分之少。

    【这可不是我瞎掰,这是有许许多多桉例证明的】「好的妈妈,对了妈妈,你的丝裤袜呢?怎么不见了?」,我听从妈妈的吩咐,把裤子的穿好,突兀想起来,妈妈此刻大腿光滑细嫩白皙的,丝袜不见了,于是出声问道不过我不提起还好,一提起这个妈妈脸色一寒,「你还好意思说,你个小混蛋以后再乱撕我的丝裤袜,就别想我以后再穿给你看了,知不知道丝袜很贵的,你以为你妈妈一个月工资多少啊?」看到妈妈铁寒的面色,我暗道不好。

    瞬间用闪电般的速度把地板用纸巾擦干净,再然后收拾好桌子勐烈性交后残留下来之类的痕迹,最后回来妈妈身边,拉着妈妈的手,「走吧,我们回家吧妈妈,我好饿哦」。

    「你.......」

    在妈妈目瞪口呆的样子下,我拉住妈妈的手离开了办公室。

    途中不由得庆幸,呼,还好我反应快,不然又要挨训了,而且要是被妈妈训起来,那可是无遥无期,到时我可就要饿死了呐。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我所担心的警察有一天会找上门来把我抓走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如此我也稍稍放下心来,看来那个美熟妇没有报警。

    可是为什么呢?她看上去应该是位良家妇女,被一个陌生男人平白无故地玷污了清白,没理由不报警的啊。

    难不成像狗血苦情剧一样,怕被人知道所以不敢声张?不过经过这么多天依旧风平浪静,我也只有给出这个解释了。

    虽然这件事让我暂时放下心来,但是关乎我人生的大事——中考,却是悄无声息地接近中。

    虽说我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相信考上市一中应该不成问题,可是过去我的烂成绩,还是让我不免担心,我是否能够做到对妈妈的承诺。

    说起妈妈,这段时间我可谓是苦逼,几乎盯紧了我,连碰都不给我碰一下,要我全心全意准备考试。

    试想下,对着妈妈这么一位美艳大方,身材好到无得顶的风情美妇,要是没跟其做过爱也就算了,可是品尝过妈妈的滋味,面对着保守装扮下,隐藏着一副美好酮体的妈妈,光是看着就忍不住遐想了,却是让我只能看不能碰,这不是要玩死我吗?就连我想要去找温阿姨泻火,亦是被妈妈盯得死死的,课余时间几乎家门都不准迈出一步。

    看来妈妈对我依旧是没有多大信心,反正这段时间过得是生无可恋,就差没出家了,不过我现在和和尚貌似也没多大区别了,除了能吃肉。

    不过这段时间唯一能让我欣慰的是,妈妈对我比之前还要温柔,每天我放学回家,妈妈都会提前下班回来给弄一桌的好菜,彷佛就像是陪同着要准备出征打仗的男人的妻子。

    当然了,陪睡服务自然没有了,甚至连我都被赶回了我自己的房间,以妈妈的话来说就是,怕我睡觉不老实,于是就把我禁欲,进行到底了。

    终于来到了中考前一天的晚上,在妈妈督促下,温习完了最后的功课,剩下的就只有上考场了我刷完牙回来,苦兮兮着一张脸从妈妈的面前经过,你问有多苦?皱成苦瓜算不算?妈妈看到我的样子,没好气地瞟着我,「脸就跟苦瓜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明天要上刑场呢」。

    「我宁愿是上刑场,起码临死前都还能满足一下愿望」「好啦,臭小子我还不知道你?不就几天没给你碰吗?就该这样惩罚一下你,让你胆大妄为的敢在学校做出那种事」,妈妈白了我一眼。

    「就剩下两天了,忍忍就过去了,到时如果考得好发挥不错,顶多晚上回来,给你一个福利咯」「什么福利?」,听到妈妈说这个,我顿时就提神。

    「秘密」,妈妈嘴角扬起一道弧线,「不告诉你,要想知道就考好点。到时你就知道了」。

    「啊,妈妈你就说吧,你这样吊着我胃口我会很难受的你知道吗?」「难受就难受,又不是我难受,好了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去考试的」,说完妈妈便回去自己的房间了。

    剩下我一个,抓狂地狂抓自己的头发。

    暗暗想哭,妈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腹黑了?啊啊啊,相比之下我发现我有些喜欢以前那个冷酷严肃的妈妈了。

    第二天我自然是披坚执锐光荣的上战场,噢不考场了。

    虽说中考也算是人生的一道关卡,怎么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高考了一样,主要是妈妈给我的氛围太紧张的缘故吧。

    这一次我不靠作弊,也没有自暴自弃,真真实实地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因为中考已经不仅仅是我对妈妈的承诺了。

    一个学期之前甚至可以说是几个月之前,我还是一个成绩拖班级总平均分后腿,整天挨训的学渣,但是妈妈让我知道了,努力去争取一件东西是什么样的滋味,也让我明白了学习中的收获。

    如果之前我是为了妈妈才学习的,那么现在我则是为了自己而学习的了。

    我从未想过我会如此改变,不过现在也挺好,当一个人有了上进心,想要争取自己想要的时候,不知不觉回头发现,其实已经收获了很多。

    而中考就是验证我努力成果的时候,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妈妈我也要考好,那可是我一辈子的性福,要是让我一辈子都不能再和妈妈做爱,那不是要我的命吗?光是这几天我就已经快要受不住了,若是还要对着妈妈一辈子,却一丝一毫都只能看着,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当中考最后一科的结束广播响起,我的心彷佛卸下了万千重载,就像是心头终于落下了这一块大石头。

    是的,中考结束了,没有超水平发挥,也没有任何的不利因素,但总算是照着平时的水准。

    虽然成绩没有出来,可我已经有预感考到市一中的分数线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别问为什么,就是一种感觉,上一次月考的时候我也是这种感觉,给我一种胸有成竹的自信。

    我兴奋地回到家里,准备要告诉妈妈这一个好消息的时候,一打开家门,却是看到一个我最不想看到的人,爸爸。

    经久不见,爸爸比以前要沧桑了许多,棱角磨平了不少,可能是被惠英阿姨那狐狸精榨干了吧,那女人那么骚,走路下阴都能出水,凭爸爸怕是难以满足,毕竟爸爸上了年纪了,一两次或许还行,长期的话爸爸怕是得玩命。

    「小枫回来啦,听说今天中考了吧,考得怎么样?有没有信心考上市一中啊?」,刚走进厅堂,爸爸便迎了上来,笑呵呵地说道。

    不过我却没有给爸爸什么好脸色,「你回来做什么?」「什么做什么?这是我的家?我怎么不能回来?」「家?」,我冷冷地哼了一句。

    「你还当这里是你家?你不是跟那个狐狸精跑了吗?还回来干嘛?」「狐狸精?什么狐狸精?」,爸爸这时还不知道我和妈妈都知道他的事,他以为他还是无辜的呢我悲愤地望着爸爸,「你说呢?你以为你和刘惠英那个女人的事我和妈妈不知道吗?真当我们是傻子吗?」「你们怎么会知道?」,我的话让爸爸的眼球霎时放大。

    这下子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他离家这么久,都没有人打电话过问他,他一直都只是当妻子和儿子以为他出车去了,反正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么久时间的出车。

    原来,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了,难怪这段时间对他都不闻不问的。

    一时间爸爸沉默了下来,「你妈妈也知道了?」「你说呢?你觉得妈妈知道不知道你干的龌龊事?」听到我的话,爸爸叹了一口气,「小枫你听我说,爸爸......爸爸是有苦衷的......」我冷冷一笑,苦衷?刘惠英那个狐狸精和你快活的时候也不见你有什么苦衷,对,你是有拒绝过,可我只看到后来你都不知道有多快活,那表情简直就爽翻天了都。

    对于爸爸,我不知道该如何看待他,一方面他是我的爸爸,曾经也带给我许多温暖的回忆,在很多无助的时候,爸爸总会像一座巍巍的高山耸立在我的跟前,守护我保护我,也曾是我们的一家支柱,勤勤恳恳不计辛劳地抚育我成人。

    尽管爸爸做出对不起我和妈妈的事情,但是在我心目中他依旧是我的爸爸。

    如果是以前我或许会很生气,最后依旧会原谅爸爸也不一定。

    只是我却和妈妈搞上了,等于是抢走了爸爸的老婆,而且我很爱妈妈,我已经离不开妈妈了,我都不知道在妈妈体内射过多少我的淫荡浆液,我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我们一家都回不去从前了。

    但如果把爸爸继续留在这个家,我怕妈妈未免产生其它的念头。

    毕竟当初也是因为得知了爸爸出轨,妈妈才会下定决心把自己交给我,若是现在爸爸回来,不管怎么说爸爸都是妈妈的合法丈夫,对于传统观念深根蒂固的妈妈,难免不保证妈妈不会生出回到爸爸身边的想法。

    虽然妈妈不说,但其实我心里清楚,妈妈心底还存有对于母子乱伦很深的抵触心理,尽然妈妈现在对我是越来越放得开,我也有自信在时间的帮助下,妈妈总有一天会彻底抛开对母子乱伦的观念,与我不再有任何的阻碍和抵触在一起。

    但这一切在爸爸突然出现的那一刻我就有预感,或许这一次我和妈妈都会面临最大的考验,也是我们能不能继续相爱下去的最后的考验。

    为了我和妈妈的幸福着想,我一定不可以让爸爸留下来,不然我和妈妈的关系迟早会曝光。

    我承认我很自私,为了与妈妈私通,对自己血浓于水的爸爸生起恶念,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了,我不可以失去妈妈的。

    「苦衷......呵呵,你这话不应该对我说,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妈妈快回来了,我不想妈妈看到你伤心,你快点走,不要再回来了,你喜欢和那个狐狸精在一起就在一起,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随便你」,我指着门口的方向,示意让爸爸走。

    爸爸眼神一阵黯然,「小枫,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生气,但是你听爸爸说......唉,算了,爸爸对不起你」。

    说着爸爸就往着门口的方向而去,准备要走。

    而这时玄关的门突然打开了,妈妈从外面开门走了进来,我看到妈妈身影出现的那一刻,一股不好的预感正在产生。

    霎时间空气彷佛凝固了,妈妈的视线与爸爸相撞到了一起,看到爸爸的第一眼,妈妈原是喜信的脸面骤然变得无比冰寒,「你是谁呀?怎么在我家里?怎么进来的?谁允许你进来的,小枫把他赶出去」。

    空气间的温度俨然下降到极点,妈妈冰冷的话语如同把爸爸当作是一个闯空门的陌生人一般。

    「老婆,我......」

    「谁是你老婆,别乱认人」

    「淑娴——」

    「别叫我,你出现得正好,原本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出现了,自动等到两年以后自动离婚,既然你出现了,那么明天就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吧」,妈妈的话没有丝毫的感情,彷佛对着人不是她的丈夫一样。

    「什么手续?」

    「离婚」

    「淑娴,你听我说......」

    「不用说了,明天民政局见吧,现在你可以走了」「你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么?那好,这是你逼我的」,见妈妈对他丝毫不假于色,根本都不听他的解释,爸爸也失去了他的好脾气,泥人也是有三分火的,妈妈的咄咄逼人,爸爸实在忍不住了。

    「靖江......」

    爸爸忽然莫名其妙地吐出一句,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词,霎时间妈妈整个脸色都变了,适才冷漠无情统统消失不见,有的就只是无尽的惶恐妈妈强行压下惊惧地看向爸爸,「你怎么会知道......」「我原本知道的时候也是万分不信,可是见到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事实看来就是我知道的那样了」,爸爸突兀变得很是平澹。

    甚至看向妈妈的目光有些不同寻常,我注意到了爸爸刚才居然哽咽了一下。

    妈妈勐烈地呼吸了几口气,胸口久久不能平复,眼神闪烁了几下,刚想说什么,但是突然看到站在爸爸旁边的我,努力让自己恢复冷静的姿态,好像不想被我看出什么似的。

    「小枫,你先出去玩一会儿吧,我和你爸爸有事要说」「有什么事不能.......」「出去」

    我不服气地撇撇嘴,似乎对妈妈撇开我感到不满。

    不过妈妈并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冷冷地瞪着我。

    在妈妈酷然的眼光下,我只好顺从地离开走出家门,但我没有死心,在关上门后便把耳朵贴到门上,想要偷听究竟爸爸说了什么,为什么让妈妈的态度瞬间大变。

    却是听到一阵脚步声,看来妈妈果然知道我贼心不死,一听会偷听的,所以转移了阵地去了房间里面谈话了。

    隔了N多道墙和门,就算我的听力再好,耳朵再灵也听不到那么远的声音啊。

    我不爽地对着墙踢了一脚,这算什么一回事嘛?好不容易考完了中考,正想着回来可以和妈妈温存一下,好解我这么多天的馋渴之苦。

    一下子爸爸又出现,就已经让我的心情跌倒谷底了,却是爸爸的一句话又让妈妈脸色大变,甚至连我都支开了。

    按照我对妈妈的了解,现在不要说之前妈妈口中的惊喜了,可能连最基本的福利都没有了,况且还有爸爸在。

    麻痹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嘛,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爸爸什么时候出现明天出现也好啊,为什么要选在今天,这不是在玩我吗?不然偷偷进去?想必妈妈和爸爸应该在房间里,应该不知道我偷偷跑进去吧。

    刚提起这个念头,忽然门后面传来门锁反扣的声音,我顿时心里一万个草泥马经过,这尼玛日了狗了。

    我对妈妈了解,妈妈对我更了解,唉......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既然偷听不到,我还留在那里干嘛,耍猴吗?看妈妈和爸爸一个人独处?我却只能在家门外守着,这尼玛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现在的感受了,照道理来说妈妈和爸爸大人之间的谈话我是不该参与的,可是妈妈是我心爱的女人啊,我尼玛的看着我心爱的妈妈和爸爸独处一室,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不能做,又不能阻止。

    想阻止又找不到任何理由,难不成要我跟爸爸说,你的老婆我的妈妈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你们独处一室?坑爹啊啊啊啊啊啊,心明明很憋屈却不得不忍着,我简直是快要抓狂了。

    不过爸爸到底和妈妈说什么,当时我就听到了两个字,不是很清楚。

    妈妈就突然脸色大变,像是很害怕很惊恐。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好预感。

    就在我踌躇的时候,前方传来一道我熟悉的声音,我走过去一看,竟看到了徐胖子和老虔婆纠缠到了一起,好像发生了争执。

    不过他们的对话好像又不是如此。

    「小沛这下可怎么办?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我怀孕了,怎么样也不肯离婚,还说我给他带了绿帽子,他不会放过我的。死定了死定了,他一定会以我出轨的名义,和我争婷婷的抚养权的,我不能也不可以把婷婷叫给那个混蛋的。但是小沛,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今天的老虔婆没有穿着平时古板的正装,而是一身比较松散的休闲衣服,但是不得不说老虔婆的身材还真不错,胸前挺起的高耸把休闲装的米色上衣给撑的高高的,好身材一览无遗。

    只见老虔婆已然没有平时的霸气,一边梨花带雨地向徐胖子倾诉着。

    这时我才发现,这不是徐胖子家附近的别墅绿化带吗?尼玛我随便散散步怎么走到了这里?谁TM安排的,这不合逻辑啊。

    【某个悲催码字的作者:自然是我安排的啦,如果你走到这,剧情怎么发展?如此重要的主要剧情,作为猪脚不在怎么可以?】「而且最怕的是婷婷要是知道我做出这样的事,怕是不会原谅我,到时打官司的时候若是法官问起婷婷的意愿,我怕婷婷会因为生我的气而选择那个混蛋,我该怎么办?我不能失去婷婷的」「打住打住,你先别慌,冷静点」,徐胖子在一旁劝说道。

    「你先冷静点,我们一起想办法」。

    「还想什么办法!!都怪你啦,叫了你别射进去,这下好了,怀孕了你满意了?」,老虔婆对着徐胖子咆哮道。

    我从来未见过老虔婆这个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哭得这么厉害,想当初就连爸爸出轨,妈妈也没有这么难过。

    不过我听到徐胖子和老虔婆零星的对话,结合我上次在天台听到的,大概了解是怎么一回事不出意外应该是徐胖子和老虔婆好上了,然后某个死胖子贱兮贱兮的,不仅搞了人家的老婆,还把人家老婆的心都给取走了,让老虔婆为了和徐胖子在一起不惜抛弃家庭。

    然后老虔婆应该是有一个女儿叫作婷婷的,她想争取婷婷的抚养权,可是却不小心被徐胖子搞大了肚子,还被她的老公发现了,以此作为报复老虔婆给他戴绿帽子的仇。

    麻痹,好他妈复杂。

    也是辛苦了作者能想出这样无厘头的狗血伦理剧剧情。

    不过我比较想知道的是徐胖子到底是怎么和老虔婆搞到一起的,一般来说他们是没什么交际才对,老虔婆是我的班主任,徐胖子和我的班级距离得有点远了吧,这都能搞上?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还是继续听下去先,看看有什么能帮那个死胖子的。

    虽然我很不情愿的,甚至我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可谁让那个死胖子是我的兄弟呢,唉,算了就当做是倒了八辈子霉认识他,跟他做了兄弟,而且我还搞了他妈,就当做是偿还吧。

    「好好好,我也不想的嘛,谁叫陈老师你身体这么诱人,我一时忍不住就......」,不远处的徐胖子还是狗改不了吃屎,作死道。

    只见老虔婆哭丧的脸庞莫名一红,瞪了瞪徐胖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要是婷婷落到那个混蛋的手上,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你也别想碰我和见到你的儿子」!!「别呀,不怀都怀上了,你可别想不开把我们的孩子打掉啊」「我有说打掉吗?不怀都已经怀上了,怎么说也是我的骨肉我怎么可能舍得打掉。但是你倒是想出办法来啊?婷婷也是我的亲生骨肉,我不会放弃婷婷的,要是婷婷交由那个混蛋抚养,婷婷的一生就废了」「现在我一时间也想不出好办法啊」,面对老虔婆的哀求,徐胖子心里也急啊,可是有什么办法?「要是这时候下流枫那家伙在就好了,他比我聪明,鬼主意比较多,肯定能想出什么好办法的」。

    「你疯了,我说过我们的关系不允许告诉任何人,夏鎏枫是我的学生,要是他知道我们的事了宣扬出去,我以后要怎么面对他?师生乱伦,我要怎么在学校立足?」「放心吧,下流枫是我的兄弟,他不是什么乱嚼舌根的人,我跟他已经是十多年的感情了,有种革命情感的。再说了就算你做不了教师,大不了我养你呗,以我现在每个月的零花钱,比之大部分的金领都还要多,日常开支应该是没关系的吧」,徐胖子拍着胸脯道。

    远在一边躲着的我,听着徐胖子对我的信任,我都不知道该高兴好还是不高兴好,麻痹的,你死胖子每次就只是出事了才想到我,老子是专门帮你擦屁股的啊。

    「不行!!」

    老虔婆瞬间拍板,「小沛,我知道你家里比较富裕,可是我还是不能接受」「为什么?」,这下轮到徐胖子疑惑了,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到底想怎样?「我不想让我们关系变得像是我贪图你的富贵一样,我爱你,但是我不能接受」「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这种人,我的意思是......」「不用多说了,我不会接受就是不会接受」,未等徐胖子说完,老虔婆就打断了徐胖子的话,坚决地回绝道,不给徐胖子任何反驳的机会。

    「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不过就是没想到徐胖子居然口味这么重,爱上的是老虔婆。

    让我有点难以置信,貌似老虔婆比徐胖子大了将近二十岁了吧。

    很快我便摇摇头,自嘲,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但我记得徐胖子之前不是都喜欢比较年轻的一点的女孩吗?什么时候对成熟的女人感兴趣了?我看了一眼坐在石凳上的老虔婆,眼神闪烁个不停,到最后叹出了一口气。

    小声地嘀咕道:「死胖子,算你运气好认识了我,也算我倒霉当了你的兄弟,妈蛋的,我自己的事都一团乱,却还是忍不住管你那档子事,死胖子,你以后要给我做一个佛像供起来的」。

    想着便往旁边饶了过去,望着徐胖子的身影追了上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