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八十四章 冷淡

第八十四章 冷淡

推荐阅读: 翁媳乱情豪乳老师刘艳乡村乱情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淫荡的性奴教师妈妈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妻子的欲望美少妇的哀羞警花相伴

    温阿姨含着羞意把皓白的乳房递到了我的嘴边,泛紫色的乳晕,与之紫黑色的小乳头,俨如当季熟透了的黑加仑葡萄,果穗饱满丰实,诱人可口。

    颜色跟洁白无瑕的乳球,形成了鲜明的视觉诱惑,我再也按捺不住,当即迫不及待地一口把那诱人的蓓蕾含进了嘴里。

    “唔唔......唔呜呜......”

    “真是个孩子”,看着我闭着眼睛一直吸允着她的乳头,温阿姨慈爱地抚了抚我的后脑,回想起曾经给徐胖子喂奶的场景,彷佛还是在昨天,一眨眼小沛已经长这么大了。

    或许再生个孩子也挺不错的......不过孩子的爹嘛......顿即温婉婷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这小冤家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让他这么快做爸爸真的好吗?他才刚初中毕业,还是等到......那件事完成先吧。

    “温阿姨你的怀里好温暖哦,而且奶子特别软”“那是我的怀里温暖,还是你妈妈的怀里温暖呢?”我依恋地埋在温阿姨的怀抱里,一边含着温阿姨的美乳,一边闭着眼睛眷恋地感受温阿姨的体温,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只是当温阿姨提到妈妈,我瞬即冷却了下来,“在这里先不要提妈妈了吧,我此刻只想好好感受和温阿姨相处的时光”。

    “嗯......”,温婉婷并没有继续再开口,不过心中大概也能猜到了,能让自己这位身壮如牛的小情郎变得如此低落的人,恐怕也只有他妈妈了。

    虽然她心中有点不太舒服,可是她也没有主动揭起小情郎的伤疤。

    而是很贴心地静静轻抚着他的额头,既然这小冤家不肯说,她也只有给予他最温暖的港湾供给他疗愈。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温阿姨的小手拂过我身体,不小心地落到下面,撞到了一块硬物。

    作为熟女的温婉婷,自然知道这是什么,而且她也这块硬物打过不少次“交道”呢。

    于是轻笑道:“都病得这么严重,心里还在想着使坏,你呀,真的没救了”。

    温阿姨用手指点了点正在吸奶的我的额头,啐了一口。

    我松开了温阿姨的乳房,“嘿嘿”一笑。

    “抱着温阿姨这么个大美妇,是个男人都会禁不住想入非非的吧”。

    “不如温阿姨......”

    “想都不要想,你感冒都还没好,做这种事很容易倒吸汗”“温阿姨......”,我故作撒娇的模样。

    不过温阿姨出乎意料的坚决,“要是平时你想要阿姨给你没关系,但是现在不行,这是阿姨作为一个医生的原则所不允许的”。

    我霎时嘟囔着嘴,幽怨地看着温阿姨。

    引来温阿姨的一阵白眼。

    “真是的,唉,冤家,好吧,阿姨帮你用嘴吸出来吧”面对自己心爱的小男人,温婉婷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随即稍微掀开被窝的一个口子钻了进去。

    被窝翻滚了几下后,我便感觉到有什么在触碰我的下半身,我的双腿也被岔开了,紧接着连裤子都被扒了下去。

    下一刻我就感觉到我的子孙根被一双温热的小手给握住,我打开了被窝里面,看见温阿姨正蹲坐在我胯下,拿着我的鸡巴轻轻地耸动。

    不一会儿,温阿姨的动作逐步加大,我开始有了感觉,当即肉棒变得更大了。

    似乎觉得是时候了,温阿姨便把头低下去,一口把我的龟头含住。

    “噢噢......哦......啊哦......”“嗯嗯哦......呜呜嗯......噢噢哦......嗯哦噢......”

    温阿姨的小嘴舔得我实在是太舒服了,在技巧方面温阿姨是我遇到过的女人中,只有颖姨妈能够和温阿姨相较高下之外,没有谁能及得上温阿姨的。

    我整条肉茎上的敏感点似乎温阿姨全都知道,总能在适时的时候,给予我最大的刺激。

    特别是温阿姨咬合我的龟头时,她的玉手同时揉弄我的睾丸,松垮垮的精囊在温阿姨的手里,简直是太会玩了。

    力道大小刚刚好,不会弄疼我,又能给到我最舒服的感受。

    再者后,温阿姨竟张嘴把我的其中一颗睾丸含进了嘴里,用牙齿轻轻刮着我的囊皮,这是......未等我要叫出声的时候,我却突兀哑口无法出声,是因为温阿姨把我的鸡巴吃到了喉咙里面,要知道我的尺寸就连普通的口交都有些困难了,更别说的深喉,可是温阿姨却硬生生地办到了,虽然仅仅吃进了我半截的阴茎,但我确实是触及到了温阿姨喉咙深部的地带。

    这种被包裹的快感,丝毫不输于插进阴道。

    旋即我再也忍不住了,整个人被提到了最高峰,一下子崩泄......精液就在温阿姨的喉部爆发,强烈炙热的喷射劲道,使得温阿姨都顶不住,连忙吐出了我的鸡巴,为了使得我的精液不乱射到被子上,温阿姨的反应十分迅速,把我的鸡巴一把塞到她衣服的领口,任由我射到她的身上。

    这一次的射精彷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被子突然被完全掀开,是在里面的温阿姨掀开的,待得我的肉茎微微倾软了一点点。

    温婉婷就再也忍不住掀开了被子,她差点被里面的荷尔蒙气息给憋死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只见温阿姨跪坐在我的跟前,不断地咳嗽,眼睛迸出了泪水。

    嘴里不停地泊出乳白色浓郁的液体,衣服,领口,脖子,胸罩,白皙的乳房上统统都沾染上一层浓厚的白乳,浓稠得像是没有水分掺杂在里面,完全就像是果冻一样。

    温婉婷估计若是这股精液射在她的腔屄里,想必应该会怀孕吧,不是应该,是肯定。

    温婉婷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暗呼出了一口气,平息了咳喘的冲动,看着自己满身的浓稠精液,这打底衫和胸罩看来是不能要了,幸好反应及时没有射到被子上,不然,就比较难搞了。

    不是说她不舍得这张被子,而是换被子换床单之类的会比较麻烦,而且这小坏蛋还在生病呢,万一过程中冷到就不好了。

    这小冤家,真是的,每次量都这么恐怖,小小的精囊怎么装得下这么多的精液的?她很想要知道。

    就算是装着水也装不了这么多吧......“满意了?因为你这小冤家,阿姨又有一件衣服要报废了”

    虽然温阿姨嘴上在怪责着我,但是嘴边的浅笑却是显示出了她心中的意思,并没有要怪责我。

    不过嘛,白眼自然是少不了的。

    “这下子心息了吗,可以躺下睡觉了吧”。

    温阿姨挪动着下了床,用床边的纸巾稍微擦了下身上的精液,只是大致地擦了几下,她也没指望靠着纸巾可以擦得干净。

    旋即温阿姨再次走到了我的床边,弯下身上熟练地为我清理鸡巴上残留的口水和精液后,便帮我把被子给盖上,搭着我的额头温柔地对着我一笑。

    接着往房间的浴室走了过去。

    进到浴室里,打开了热水,温婉婷把身上被精液侵透的咖啡色打底衫脱了下来,而胸罩早已是半脱落的状态,很轻易地就连同衣服一起剥离。

    看着自己胸部上残存的白色乳液,不禁微微有些欠恙。

    “射得还真多啊,真是个冤家”

    温婉婷带着点笑意,不过感受着落到自己的乳房上还存留着些许微热的精液,心中不由得涌上一缕暖暖的幸福感。

    嘴角扬起的一道弧度,温婉婷没有选择直接进入已经洒出热水的淋浴设备之中,而是忽然间用手把胸部上沾惹到一团团精液揉化开,一只手抓着一边的胸乳,轻轻地揉搓着,彷佛把我的精液当成了沐浴露,不仅仅乳房,连乳头也没有放过,轻轻的捏了几下末端。

    使得温婉婷禁不住发出了几声“嘤咛”。

    “嗯......额嗯......”

    现在她的身体变得好敏感,甚至都能比得上她以前性瘾犯了的时候的身体了,然而她现在的身体无时无刻都是如此的敏感。

    温婉婷知道,这一切的功劳都是她的那位小冤家导致的。

    想到那位小冤家,温婉婷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其他蕴意。

    “这算不算是刚逃出了狼穴,又入了虎口啊?不过这只小老虎更过份了一点,不仅仅俘虏了人家的身体,还俘虏我的心,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坏老虎”。

    “但有时候还挺可爱的”,温婉婷踏着让无数男人喷血的身材,慢慢地走进到水中,任由着水流滑过令到无数的女人都想拥有的完美胴体,话锋一转呵呵笑道,“如果不使坏的话——”

    说着右手情不自禁地伸到那片禁区之中,穿过浓密的草丛,直达那封闭径道门口,层迭层的柔软肉片阻碍着门口,只是却没能阻碍到那只芊芊手指的进入,突兀......其中顺数过去第二根小指突然捅了进去......然即浴室中传来了丝丝让男人血脉喷张的声音......房间中的我得到了一次释放,似乎把心中的憋屈也一同喷射了出去,心中得到短暂的安宁。

    在充满着温阿姨身上馨香的气息的大床上,我彷佛置身在一片温暖的海洋,慢慢地眼皮越发的沉重......朦胧之中好像有人钻进了我的被窝,轻轻地把我抱在怀里,那个怀抱好温暖......和妈妈的怀抱一样的温暖......妈妈......不知道是不是这一觉睡得十分安稳的缘故,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天亮。

    阳光已经从窗户外面投射进来,闷闷热的感觉使得我从沉睡中悠然醒来,睁开眼睛我才发现已经是天亮了。

    我坐起了身,发现昨天的乏力感已澹然无存,我看了下身周,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一道人影。

    不过我能清晰感觉到身边残留的澹澹余香,昨晚我朦胧之中将我抱在怀中的应该是温阿姨吧。

    想必她应该是医院了吧。

    “小枫?你醒啦”

    我刚欲要下床,一道如同春风般柔和的声音响彻在我的耳边。

    只见温阿姨从外面进来,见到我要下床,便快步走了过来,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等等......”

    “没关系的,我已经没事了”,我自然知道温阿姨担心的是什么,我笑着让温阿姨放心道。

    “有没有事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说着温阿姨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了一个电子测温器,放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直到“哔”

    的声音响起,温阿姨才看了看测温器后面显示的数字,看到显示的是正常体温,顿时松了一口气,“烧终于退了,刚带你回来的时候可是吓死我了,四十度高烧,幸亏我是医生,家里常备着许多药,不然就要送你去医院了”。

    “要是那天晚上我没有遇见你......现在想想都有点怕......”温阿姨露出了心悸的神色。

    我却没心没肺地笑了笑,“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嘛,上天让温阿姨你撞见我,证明我们之间的缘分是天注定的,如果没有你那天出现救了我,或许现在已经没有我......”

    “不要说了”,温阿姨忽然捂住了我的嘴,眼角闪烁出几片晶莹。

    “你这小冤家......”

    “好了,好了嘛,我知错了,我答应你以后绝对不干这种傻事了”“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再敢做出这样的事,别怪我和别的男人上床哦”,听到我给出了承诺,温阿姨的眼泪瞬间就不见了,彷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见此我不由得咂舌,难怪所有电视剧里都说,女人都是骗子,天生的演员呢,经此一件果然此言不虚啊。

    “谢谢你温阿姨.......”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些吗?”

    温阿姨伸出手拍了拍我的额头。

    我顿然了然一笑。

    “也是,温阿姨你是我的老婆,哈哈哈”。

    “好了吧,既然你都说我是你的老婆了,是不是该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我......”

    我深呼吸了一下,望着温阿姨关切的眼神,心中也是微微一暖。

    “好吧......我就告诉你吧......是因为妈妈她......”我便把我和妈妈之间发生的事情,跟温阿姨陈述了一遍。

    亦然温阿姨听完后却是变得沉默——果然是因为他妈妈的事情,这小冤家,哼......温婉婷心中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没办法那是人家的妈妈,在先天上就比他多了一层优势。

    不过她也不差,经过了这一件事,她很肯定她在这小冤家的心里的地位已经不输于他妈妈了。

    从这里就能看出女人之间的心里的可怕,嘴上说着不在乎,但是心里依然存在和对方一较高下的意味。

    温阿姨是如此,妈妈亦是如此。

    不过这也实乎是正常,如果温阿姨没有这样想,反而要怀疑温阿姨心里对我的是否是认真的,唯有爱与在乎,才会去介怀对方身边有没有其她的女人或者男人。

    试问若是不爱你,会是理会你有没有第二个女人吗?没看电视里从来都只有原配才会去介怀有木有小三,小三会去介怀有没有小四么?就算是有也只是单纯的利益问题而已。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说着说着却是忍不住流出了泪水,原本我以为我能放下,可是心真的好痛,好像被什么割了几刀在心上。

    “温阿姨......你能告诉我怎么办吗.......”“傻瓜,真不知道你这么大的脑袋瓜怎么长的”“什么意思......”,我抬起了泪脸,看向温阿姨。

    温阿姨从旁边抽了几张纸巾为了擦拭了脸庞留下的泪水,“说你笨呗,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妈妈这么做是故意的,虽然你没有说出细节,但是就从你大致说的,我一听就知道你们两母子啊,一个是作,一个是笨”“这种问题基本都不用考虑的,要是你妈妈真的只是把你当成一个替代品,就不会在你离家在我这里的那几天在你的房间睡了,而然后更不用说了,明显是你妈妈为了逃避某些事,才会狠心做出回绝你,甚至为了让你死心的事情”

    “真是觉得,以你这样的情商,阿姨和你妈妈竟然都会爱上你,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温阿姨,你的意思是妈妈并不是不爱我,而是因为她的某些苦衷,不得不拒绝我?”,我的声音略显颤抖,有些欣喜却有些害怕,害怕只是温阿姨在安慰我才说出这样的话的。

    温阿姨点了点头。

    我马上抓住温阿姨的手臂,“那我该怎么做?我要怎么做才行?是要去查清楚妈妈是因为什么拒绝我的吗?”

    “傻孩子”,温阿姨摇了摇头。

    “你妈妈就是不想你知道,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那么里面肯定有着你妈妈难以启齿或者不想让你知道的理由,如果你去探知反而会伤害到你妈妈”。

    “那我该怎么做?”

    “什么都不要做”

    “啊?”,我疑惑地看着温阿姨。

    “我想你妈妈心里隐藏的苦衷,应该是她的一层心结,这个心结只能去靠她自己想通,你做什么都没有用。而你和你妈妈的感情,就交由给时间,如果你妈妈真的爱你的,是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止得了你们在一起”“真正的感情,是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你妈妈需要时间,你也需要时间。

    或许连你妈妈都没有发现,其实她对你的感情早已经不是能够轻易割舍的了,不过这需要时间去沉淀,所以你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等”“等?”

    “你妈妈不是想要和你做回以前的普通母子吗?你就如她所愿,相信我,过一段时间就算你不去找你妈妈,你妈妈也会来找你的,前提是你妈妈是真的对你有除了母子之情外的情愫......”

    “等吗......”,我咬着下嘴唇,深深地沉思。

    一会儿,我点点头。

    “我明白了”。

    “谢谢你温阿姨”,想通了这一层后,我的心情忽然豁然开朗,彷似重新找回了目标一样。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笑着亲了一口在温阿姨风情的脸蛋上,“有你真好,温阿姨”。

    “知道就好,我说了没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记得以后别那么冲动了,有事可以来找阿姨,我们一起商量”,温阿姨眨了眨眼睛,用手指戳着我的眉心,语重心长地说道。

    “嗯——”,我扼扼首,露出了笑容。

    “那温阿姨,我就先回家去了,前天半夜三更跑出来,我怕妈妈要是找不到我,到时候若是报警事情就闹大了”

    “你不......也好,想必你妈妈肯定是很担心你的了”,温婉婷有些蓦然,眼神闪过一道异色,随即又变回了正常。

    原以为这小冤家病好了肯定不会放过她,不和她搞上了几次是不可能离开的,没想到居然这么干脆要走,看来在这小冤家的心里还是他的妈妈比较重要呀。

    一时间温婉婷心里有些黯然。

    不知道是我有心还是无意,紧接着我突兀靠过去附在温阿姨的耳边说了几句。

    顿时惹起温阿姨的娇嗔和白眼,“你呀,就知道你这小冤家不会这么好心放过我的,注意都打到肚子里面去,一肚子坏水”。

    “嘿嘿,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我转身就要往房间门的方向走去。

    却是温阿姨突然叫停了我。

    “等等小枫——”

    “嗯?”

    “你疯了就这么走出去,我把你带回来小沛是不知道的,要是你就这么走出去,谁不猜到你在我的房间里待了两天,到时候你要怎么解释啊?”“额......我差点忘了。那该怎么办?”“我先出去看看小沛在不在,你跟在我的后面,看到我给你打手势你再走”说着温阿姨就率先走出了房间,我紧随其后跟了出去,不过在温阿姨在前面探视的时候,我躲在一角不易被看见的角落,待温阿姨给我打了手势才继续前进。

    幸运的是走到了楼下都没有出什么意外,温阿姨站在玄关的门口,“还好这时候小沛那个懒猪还在睡大觉,兰姨没有回来,算你的运气好,不然有兰姨在想要走出去就有点困难了”。

    “只能说上天都帮我咯,那我就先走了,嘿嘿温阿姨,记得我说的啊”“知道啦,坏家伙,一肚子坏水”,温阿姨对我连翻了几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拜拜~~”......我用钥匙打开了家门,“我回来了”。

    或许是听见了我的声音,这时爸爸从厨房里走出来,“小枫?你昨天跑去哪了,昨天早上叫你吃早餐,打开你房间你人却不在里面。害我和你妈妈担心死了,打电话给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说你不在他们那,若不是未满二十四小时我和妈妈都要报警了”。

    “哦”,我澹澹地应了一句。

    打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想必应该也有打给温阿姨吧,大概是温阿姨猜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撒谎说我不在她那里吧。

    那时候的我还未解开心结,要是让我那时候回家只会让我更难受而已。

    霎时不由得心里为温阿姨的贴心感到心里一暖。

    “我没事,只是出去散散心而已”。

    “那好吧,既然你回来了,我做了早餐快过来吃吧”,爸爸也没有多说什么,可能他还存有对我的愧疚心吧。

    我这次罕见的没有拒绝,“嗯”了一声,“好,我换了鞋就过去”。

    听到我的话,爸爸为之一愣,有些讶异我的态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转变了态度,但只能归咎在我原谅了他。

    于是爸爸扬起了笑容,快步进去了厨房为我端出了丰盛的早餐。

    不一会儿妈妈也从房间里出来,看见了我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几乎欲要冲上来拥抱住我,只是很快她便刻忍住了。

    走到我的面前坐在了我身旁的一个位置上,冷冷的脸色似乎要把人冰冻,“回来干什么?三天两头跑出去也不说一声,还回来做什么!!”我默不作声。

    爸爸在一旁说道:“好了淑娴,孩子回来了就好,就不要说了”。

    “哼”

    其实陈淑娴心里也清楚我为什么会跑出去,便也没有过多说什么,便是静静地坐在了一旁吃起了早餐。

    然而她那习惯性的严肃,即便是做爱的时候都依然,何况是平时。

    于是才刚吃了一口早餐后,妈妈那熟悉的口吻再次响起,“这几天疯也疯够了玩也玩够了吧,是时候收心预习高中的课本了吧,别以为你考过了中考就以后都不用读书考试了”。

    “我知道了,我早已经把高中的课本借回来了,等下吃完早餐我会去看的”我不温不澹地说道。

    没有太多余的情绪,就像是以前我和妈妈没发生任何关系的时候,相处时的那样,严肃不苟言笑的妈妈,和面对妈妈颤颤巍巍的我。

    唯一不同的是,我没有了以前的那么胆怯,现在的我已经能很平常地面对妈妈了。

    加上在厨房中掏弄着其余东西的爸爸,彷佛又回到了以前我们的一家三口的生活画面,似是温馨似是和谐没什么不同。

    可是若有人深深了解过并且在其中的话,必定能感觉到里面的诡异气氛。

    看似很平常的一家三口,但又好像每个人都隐藏着一股心事秘密,使得这一家三口平添了几分异样之处。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和妈妈彷佛真的变回了从前的母子关系,除了正常的家人交流以外,就再也没有其它的了。

    而我也没有再去偷窥妈妈和爸爸是否有做爱,妈妈也没有对我露出什么其它的异样之处,似乎我和妈妈两人都放下了彼此似的。

    不过倒是我和温阿姨的感情越发地突飞勐进,毕竟没有了妈妈以后,我的身边就只剩下温阿姨一个女人了,这些日子以来我和温阿姨就常常私底下见面,偷偷地约会。

    有时候在温阿姨家不方便,徐胖子或者兰姨在家的时候,我便和温阿姨约到了外面的宾馆酒店,甚至是野外我们也不无去过。

    不知不觉中考后的超长暑假也过了一半。

    一天爸爸出车去了,妈妈没有上班在家,别以为妈妈在学校工作,我们放暑假妈妈也能放,老师确实是有着暑假的假期,但是妈妈不同,妈妈作为校长,在暑假期间学校也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妈妈处理的。

    比如说大多数学校都会在暑假或者寒假时候,在学校里动工一些工程,而这些文件都是需要妈妈来批阅的。

    又或者教育局有什么会议,还有一些教育讲座,原本这些仅仅需要派副校长甚至一些年级主任去就可以,只可惜摊上妈妈这么一个认真负责的校长,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便是忙得不得了,就连暑假亦是如此。

    今天我倒是没有出去,在房间里待了一天了,只是早上的时候看了一会儿书,从中午到现在都是一直在玩着平板电脑。

    说起这平板电脑我还真是无语了,貌似从第几章讲到了八十多章了,居然还没有还给徐胖子,我发誓我是真的没有想要把平板电脑占为己有的念头,只是某个记性不好的作者总是忘记各种细节,却是每每想起,又能给他混字数和临时编故事。

    玩得有点腻了甩到了一边,我躺在了床上望着天花板。

    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温阿姨了吧,好端端去什么省城参加什么医学权威讲座,一去就去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了没回来,害得我这几天做什么都兴致乏乏提不起劲来。

    还有啊,温阿姨说的让我等,究竟是要等到什么时候,暑假都过一半了,可妈妈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跟温阿姨所讲的好像有些不太一样啊,若不是我知道温阿姨不是那种人,我都想觉得温阿姨是不是在耍我了。

    我忽然从床上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便走了出去,在房间待了一天,腰子骨都要生锈了都。

    我出到客厅外面,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人影时候,我的心不自觉地颤了一下。

    只见妈妈一身靓丽的白色丽人打扮地端坐着,白色的女式时尚小衬衫,搭配纯白色的套裙,虽然妈妈这一身的打扮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的诱惑,可是要知道妈妈的身材,若是没有外套的话哪有可能遮得住啊。

    一双皓白的美腿,不用任何的点缀,浑然天成不加任何的修饰,跟妈妈平常上班时穿着的肉色丝袜又不大一样,我反而觉得妈妈不穿丝袜的时候腿型更加好看,当然,除了情趣丝袜和黑色丝袜以外。

    毕竟以妈妈如此严谨高冷的气质,穿着性感诱惑的吊带黑丝,恐怕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抵挡这般诱惑吧,尤其是和妈妈熟知的。

    这样的反差对心里造成的冲击有多大,俨然不言而喻。

    茶几上置放着一杯热腾腾的茶杯,上面还冒着热气,妈妈爱喝茶的习惯我是知道的,可妈妈一般不是都只是在下午的时候才会喝茶吗?我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表,靠,三点了。

    我下意识地吐槽了一口,没想到我在房间里居然待了这么久,难怪全身觉得腰酸背痛的。

    困屈在房间玩了一整天的平板电脑不痛才怪呢。

    “妈妈,你今天不上班吗?”,我走过去茶几那里,往我的杯子倒了一杯茶。

    妈妈头也不抬,“嗯,不上”。

    “哦”,我喝完茶就马上起身欲要回房间。

    亦然这时妈妈手中的书本稍稍下垂了一点点,微微抬起头,露出了不自然的神色,“是了,小枫你......你怎么......”“什么?”,我回身一问。

    看着我没有丝毫波澜,就像很平常的母子谈话般回复她,顿时陈淑娴要到嘴边的话又噎了进去。

    “没,没什么了”。

    “那我回房间了”

    “嗯......”

    望着我转身离开的背影,陈淑娴刚欲要抬起把我呼唤回来的手,却是落下了。

    瞳孔里流露出了莫名的色彩,看来儿子自从那一次突兀消失了一天后回来,彷佛变了一个人,与我也不再交际,也不再提起了她们以前的事情,彷佛就好像真正的母子一般。

    这,不是她一直以来想要的么?可是儿子现在真的就变回了以前的儿子般对她了,怎么她的心却是总如失去了里面的核心一般,只剩下心脏的外皮在自欺欺人而已?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如此不舍?看着儿子把她当作母亲一样,她为什么会如此心痛——为什么?!?明明她的目的达到了才对啊,她和儿子如她所愿的回到了从前的母子关系,她应该高兴才对啊,她不用再为了乱伦,怕被别人发现,外界的目光,社会的舆论而苦恼了,她也不用一直为她内心的道德伦理作斗争了,这些不都是她一直以来想要的么?可是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这种难以形容的难受感觉,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慢慢消逝,反而随着时间,越发地清晰起来,尤其是每当儿子在面对她的时候,眼睛清澈无暇没有掺杂丝毫的杂质,态度也变得十分地平澹,真真正正把她当作是母亲对待,她就有种说不出的揪心。

    而到了现在,她已经无法分辨出她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