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八十八章 我想要学习~真的

第八十八章 我想要学习~真的

推荐阅读: 翁媳乱情乡村乱情豪乳老师刘艳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淫荡的性奴教师妈妈妻子的欲望美少妇的哀羞警花相伴

    第二天早晨——我勉强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自己在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房间里,熟悉的是这里的温馨仅仅一眼就能让人轻易记住,而这里却又是我昨天第一次来到看见,第一次来就在这个房间里和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妈妈酣畅淋漓地大战了几百回合,还把人家的妈妈的后庭花处女给摘了,说实话,这一切对我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

    我侧身低头看向旁边恬睡的温阿姨,柔和的小脸浮着幸福的笑意,看着温阿姨不说惊世的容貌,但也是极为出众的气质,尤其是温阿姨身上独有的东方女性的神韵柔美,在我认识见过的女人之中没有任何能够可以与之媲美的。

    却是这样的风华绝代的美妇,为了跟我在一起,可以舍弃家庭事业,如此女子,我是何等的福气。

    我丝毫不觉得后悔,甚至心中暗暗决定,即便要为全世界的人所不齿,我亦要和温阿姨在一起。

    想着,我伸出手轻轻抚过温阿姨的脸颊,可能是我笨手笨脚惯了,把温阿姨给惊醒了。

    亦然温阿姨也打开了她那双温柔的美目,看到我正一副深情地看着她,有些不自然地莞尔,“小冤家,看什么呢?”

    “当然是看我的老婆啊,温阿姨,不得不说你睡觉的样子好可爱呐”“就知道调侃阿姨,你呀”,轻轻地揉了揉眼睛,温婉婷看了下窗外的天色,见到已是光亮一片,便下意识一愣,转向我,“怎么是天亮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一个晚上没回去,你就不怕淑娴把你煎皮拆骨,在你妈妈心目中的形象大跌啊?”

    “我承认我是花心,有了温阿姨你还不够,还觊觎着自己的妈妈,但是我对妈妈,亦或者温阿姨你都是真心的,我不会偏袒任何一方,更不会厚此薄彼,如果我仅是为了维持妈妈心目中的形象,抛下一个为了我可以舍弃一切的女人,我岂不是太人渣了一些”

    我认真的说道。

    “况且温阿姨你,连屁眼的第一次都给了我,若是我昨夜就这样离你而去,恐怕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我自己”。

    听到我说的话,温婉婷微微一愣,随后开心的笑了。

    笑得比过往任何一次都要灿烂,她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么幸福的笑过了,记得上一次还是她的儿子小沛出生的时候,她看到的第一眼,她亦是如此幸福的笑着。

    而且她心里除了幸福,还有一丝丝得意,一种把妈妈压下去的得意,自己心爱的男人为了自己而暂时放弃了另外一个女人留在自己身边,这对于女人来说,无疑才是最大的高兴。

    女人的心理永远让人捉摸不透,比如即便是分手了,再见到前男友的时候,亦想着如何压过前男友的现女友,在意的点永远不在正常的逻辑范围之内。

    “谢谢你,小枫”

    说着温阿姨欲要从床上爬起来抱住我,可是那丰满成熟的裸体才刚刚从被子出来,马上一道痛呼,立即掉落到了床上。

    “啊!!”

    “你怎么了?温阿姨——”,我也反应了过来,旋即俯瞰到温阿姨的身上,紧张地道。

    “没事,就是屁股的下面有点痛”,温阿姨龇牙咧嘴地说道,想必是痛得不轻了。

    “屁股?屁股好端端怎么会痛呢?”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连忙把头朝着温阿姨的屁股探去,两只手在温阿姨饱满的臀肉上抓着,不过别想歪,我并没有要揩油的意思,而是很真诚实切地在查看温阿姨是什么原因喊痛。

    “你这小冤家,你说阿姨的屁股为什么痛?还不是某个冤家,把他那根粗暴的坏东西捅进去的结果”

    看到我像个白目的在摸着她的屁股,温婉婷翻了翻白眼,“别再碰我的屁股了,你是想要痛死我啊”。

    “额.......”,我这时才反应过来温阿姨意指的是什么,于是立马松开了咸猪手,朝着温阿姨悻悻然一笑。

    “对不起,温阿姨,我不知道那个......”“真拿你没办法,你帮我看看......看看那里先......我看不到......”,温阿姨没好气地撇过头,但肛门传来的痛楚让她确实难以忍受,原本经过一夜她的痛楚暂时减缓,但是刚刚她无意间欲要起身不小心拉动了一下,使得后面似乎再一次裂开,现在更是痛得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这比她昨天插进去的时候还要痛啊,毕竟那时候还有着肛交的快感,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啊,自然痛得更加厉害了。

    我此刻面对这温阿姨的赤裸胴体,却也不敢起什么色心,要知道温阿姨现在的痛苦都是我造成的,要是温阿姨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是难辞其咎。

    当即我便把温阿姨的身子翻了过来,用手轻轻掰开温阿姨那丰满的大屁股的肉缝,霎时间温阿姨的身体有些颤抖,显然是我触及到了她的痛处,在拼命忍耐着。

    然而这时我看见的温阿姨的小屁眼,红肿了一片,本是稚嫩的雏菊,却被硬生生地撑开了一个洞,如今这个洞虽然合拢了,但是仍然留下了无可愈合的小孔,周围还有着血丝和裂开的伤口。

    看得我无比心疼,我开口说道:“温阿姨,好像还挺严重的,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下啊”

    “看什么医生啊,你忘了阿姨本身就是个医生”,温阿姨顿了顿,“况且你觉得阿姨这里能去看医生么?你要阿姨怎么跟医生说?跟自己儿子的好朋友滚床单,用鸡巴捅的吗?”

    “额”,我愕然。

    “傻瓜,没事的,其实阿姨早就料想到这样的事,毕竟你那根家伙那么大,阿姨早就有心理准备的了”,见我露出了愧疚的表情,温阿姨善解人意地笑道。

    顺势伸出手指一指,“你去客厅那里,把阿姨的包包拿过来,里面有阿姨备着的药膏,你拿过来帮阿姨涂一下”。

    于是,我飞奔着冲到客厅,也不管自己是否有穿衣服,跑动的同时胯部的一根大棍子在疯狂地甩动,那模样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等我回来,温阿姨禁不住窃笑地跟我说:“你这小冤家好歹也穿条内裤吧,光着屁股小鸡鸡都露出来像个什么样子”。

    “反正温阿姨你又不是没见过,况且温阿姨,你一个已婚妇女,还不是一样光着身子趴在我这个儿子的朋友面前,一点都不忌讳”“是是是,阿姨就是个不知检点的女人呐,连后庭都奉献了出去给人肏了”“额,温阿姨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啦,不开你玩笑了,快点帮阿姨涂吧,都不知道要疼几天呢”,跟我开了下玩笑,温阿姨收起了正脸,不过经过和我这么一闹,算是转移了注意力,脸上的痛楚没有这么浓了。

    便即我也把注意力投入到温阿姨诱人的臀沟之中,压下对温阿姨美臀的邪念,深吸一口气,接过手里的药膏,往食指指尖挤了一点点,然后用左手微微掰开白嫩的臀肉,朝着那被摧残的不成样子的小雏菊周围涂去。

    顿时温阿姨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下意识地停了下来,“怎么了吗?是不是我太用力了?”“呼,我没事,继续吧”

    见到温阿姨仅仅是稍微碰一下都这么痛,可见昨晚我的肉棒捅进去,温阿姨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楚,不由得心中对温阿姨的怜爱更浓。

    着实温阿姨对我这份爱太过于沉重了,我是何等的福气值得温阿姨这样的女人如此来爱我。

    在我仔细地帮涂完肛门附近,确认没有遗漏后,待我再次抬头,却是发现温阿姨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睡着了。

    原本我还想着涂完后逗弄一下温阿姨的,因为在我涂拭药膏的过程中,温阿姨小屄的那两片蝴蝶小阴瓣一直总是不小心地碰到我的手,软软柔柔的,搞得我心迷意乱,为了能定下心来涂药膏,我也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呀,没想到待我擦完,温阿姨居然睡着了。

    看来昨晚确实把温阿姨折腾得够累的,从来都没有见过温阿姨如此轻易就入眠了的,也可能是有我在身边,让温阿姨感到心安吧。

    望着温阿姨安静地睡容,我没有去打搅她,我尽量地把自己动作调轻,慢慢地下了床,然后为温阿姨拉上了被子,轻轻地一吻温阿姨的额头。

    然后走出了房间。

    待我走出到楼道外面,站在自己家的门口,顿时就窘迫了。

    昨晚我是过得春光无限性福无比了,但是我一夜都没有回家,等下回去要怎么跟妈妈解释咧?想到这我就不由自主地踌躇。

    站在家门口,久久不敢开门进去。

    “算了,死就死吧,大不了挨妈妈一顿训,反正现在和妈妈的关系不温不火的,也没有比这个更坏的了”,我勐呼一口冷空气,勐然取出钥匙打开了家门。

    亦然我进到里面后,朝着客厅做贼心虚地扫了一眼,正准备要脱鞋的时候,骤然一个错愕,连忙再次抬起头往客厅一看。

    只见妈妈躺在沙发上,除了身体往后仰以后,坐姿跟昨晚我出去时看见的没有任何变化,我霎时一个心惊。

    妈妈…….不会是一个晚上都坐在沙发上…….从昨晚坐到现在吧……我勐然地吞了吞口水,完了完了,这下子是真的完了,哪家的孩子都知道,若是父母为了等你一个晚上都守在客厅没有回去房间睡,那第二天迎接这个孩子的,是何等的狂风暴雨。

    妈妈连昨晚看的书都还捏在大腿上,这下子我已经没有任何的怀疑了,妈妈真的在沙发上等了我一个晚上。

    然而好死不死的,妈妈突兀睁开了双眼,与我四目相对。

    我下意识地错开了妈妈的眼神,不敢正视妈妈的眼睛,连忙撇到了一边。

    就像是刚在外面和情人私会,回来被老婆抓个正着的男人,真的是苦在心中囧难开。

    “妈妈……”

    “噢,小枫你回来了?现在是几点了?”

    让我讶异的是,我幻想中被妈妈训斥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反而妈妈好像有些懵然,同时妈妈看向我的眼神竟然也有些闪躲,甚至有些慌乱。

    “额……”,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与我想象中出入得有点大,害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我愕然了好一会儿后,我才连忙答道:“噢额,已经九点了”。

    “九点了吗……”

    妈妈的表情还有些做梦未醒的样子,“哦是了,你这是出去哪里回来?等等,你不会是昨晚出去到现在才回来吧”,说着妈妈的脸色顿时就板了起来,似是如果我一旦回答有点点迟疑,迎接我的就是天地变色。

    “当然不是”,看到妈妈的火山就要爆发,我的智商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或许是潜意识中的求生意识在挣扎,立马我脱口而出道:“我是今天起来想想好像很久没有出去晨运了,所以出去打打以前吴爷爷教我的八极拳,你也是知道我之前周末就经常出去晨运的”。

    “哦,原来如此”,我的解释可圈可点,妈妈也找不到任何反驳的地方,不过妈妈是可许人也也,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轻信我,于是将信将疑地道:“我昨晚怎么睡着了,对了你昨晚回来的时候我睡着了没有?”“睡了,我见你睡得很沉,就没有去打搅你,我以为妈妈你只是打一下瞌而已,所以我后面就回房间了,后来今天早上起来才知道妈妈你一个晚上都睡在沙发上”,我额头冒出了一滴冷汗,拼命地在圆谎。

    “嗯…….”,显然妈妈仍旧没有全信。

    只不过她自己也有心虚的缘故,即是没有继续探究下去。

    然而我却感到奇怪了,“对了,妈妈你怎么会睡在沙发上呢?”,而且......这时我才浑然注意到妈妈身上的衣衫有些凌乱,这可不像是妈妈的作风,要知道妈妈一直无论对人对事还是对自己都是十分严谨的,在衣着方面亦是如此。

    如果说是睡觉造成的,那为什么妈妈的上衣一皱一皱的,像是被抓过一样,连比较紧身的包臀裙也是,睡觉应该不可能弄出这样的痕迹吧?“哦,可能是昨晚看书不小心睡着了”,妈妈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只是她眼神中的闪躲和眼角一闪而过的羞赧,却是瞒不过我的眼睛。

    我越发地觉得奇怪。

    只是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且昨晚和温阿姨就在隔壁颠鸾倒凤,就隔着一道墙的距离,有种对不起妈妈的感觉,对此我也不敢多作停留,生怕妈妈一个不对劲,发现了些什么问起我来,我怕我会吃不了兜着走。

    旋即也“哦”

    了一声,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很平常的样子,“那妈妈我先回房间了”。

    “嗯”

    待我进到房间关上房间门的那一刹那,陈淑娴似是泄了气的娃娃,暗呼出了一口气,刚才装作的镇定自若瞬间不攻自破。

    她真的很怕儿子问起昨晚发生的事,一想到昨晚的场面,她就不由自主地脸色发烫,她居然会做出那种事情......不断地暗骂昨晚她怎么会如此的不知廉耻呢,竟然公然在客厅的沙发上,用手指摩擦着自己的下体,还是一边想着儿子,一边......真是羞死人了,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一想到此,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呸呸呸,结婚那么多年,怎么仅仅才和那个小坏蛋搞了几次,就.......就变成这样......呢?”

    “是昨天隔壁的声音太大声的缘故吗?对,是这样没错,肯定是昨晚隔壁的声音影响了我,嗯没错”

    陈淑娴这样安慰着自己。

    亦然她心里很清楚,昨晚的声音不过只是个诱因,更多的是她还抛不下心里对儿子的那份爱恋。

    “小枫.......妈妈和你回复到寻常的母子关系,真的是正确的吗?”陈淑娴看向我房间的方向,暗暗一叹。

    随后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接着朝自己房间走了进去.......有了温阿姨住在隔壁以后,我的性福生活简直爽得不要不要的,但在爽的同时我也多了一层担忧,因为我不知道哪天温阿姨和妈妈会碰到一起,两家实在太近太近了,虽然温阿姨大部分时间去了医院不在,可是谁也不知道两人哪天会撞见,想曾经妈妈就一度怀疑过我和温阿姨的关系,要是妈妈知道温阿姨搬到了隔壁,以妈妈的智商和情商,想必不难猜出其中我的联系,即便没有猜出来,只要妈妈有一丁点怀疑,有心要查我的话,或许根本不用怎么查,只要留心一下就能发现了,到那时我亦一样会死得很难看的。

    一天在温阿姨搬到隔壁的第四天,上午我并没有出去,暑假快要结束了,过完这个暑假我就是一名高中生了,学业将会比初中要沉重数倍,尽管我中考得不错,但不意味着我的高中仍然可以一路高歌前进,说实在的我能从一个班里吊车尾成绩飞升到级里的名列前茅,也是多亏了我还只是读初中而已,要是我换个位置若是高三的话,就算我再付出百倍的努力怕是也是追不上,高中不同于初中,初中的内容还停留在粗浅阶段,但是高中要是有一堂课走神,那可就是一大截的距离。

    可能有点夸大的成分,但放在高中数学物理和化学,那就一点都不夸张。

    如今我已经不同以往了,曾经的我叛逆对于妈妈的逆反心理作祟,才会一直不愿勤奋学习。

    但现在即便不是为了妈妈,我同样想要继续努力,这是一种成熟,在经过了许许多多的事,我慢慢懂得了什么叫作承担。

    温阿姨对我不留余地的爱,或许以温阿姨的身家,我跟温阿姨在一起,这一辈子,甚至十辈子都不用愁吃穿了。

    亦然,我想要这样么?若我真的这样做了,我还是不是一个男人了,尽管温阿姨不会介意,甚者温阿姨更想要我这样,但这样跟被温阿姨包养有什么区别?

    不仅如此,我对妈妈扔存有念想,万一有一天真像温阿姨说的那样,妈妈始终会回到我的身边,到那时妈妈和温阿姨两个女人,我若是一点本事都没有,我有何颜面去拥有她们?而目前我没有其它的大本事,能做的就只有好好读书,期望将来能对她们负责。

    这是一个男人必须该肩负的责任。

    只是世事永远都不会如想象中那么美好,往往当你下定决心想要做某件事的时候,中途总是会横生变节,反正就是会出现各种意外,甚至外界的诱惑,致使遭受到阻碍和干扰停滞不前,就比如......“叮咚——”刚拿出高中的课本正打算要好好预习一下,或许这就是我身为校长儿子的福利吧,想要初中至高中的课本简直像喝水那么简单,不过却是突然听到了有人按门铃。

    “会是谁呢?”,我暗忖了一句。

    妈妈一般都会有带钥匙的,爸爸更不用说,他出车去了没有这么早回来的,这么早会是谁来我们家呢?没有多想我便出去开了门,门一打开,一道成熟丰腴的丽影顿时出现在我的眼前。

    波浪般的秀发披散在肩头,韶韵的芳容温婉的浅笑,明明让人一眼看上去是一位很成熟的美妇,却又偏偏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宽厚的雪白色风衣披裹着那道丰满的曲线,难以想象的细腰环扣了一条扣子,紧紧地束缚着那如同水蛇般的腰肢,连带地束起了上胸,风衣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蕾丝底衫,饱满的峰峦将领口撑得几乎要爆开,从风衣延伸出来的两条修长美腿,踩着一双皓白的高跟鞋,白得晶莹剔透微微反射出来光泽,而美腿则是裹着透明的玻璃丝袜,把那双美腿的精致腿型衬托得淋漓尽致,简直是所有美腿丝袜控的福音,想必若是被网上那些变态宅男看见,恐怕会忍不住冲上去抱着这双丝袜美腿面前跪舔吧。

    “温......温阿姨?”,我嘴巴微张,哑然讶道。

    “你怎么会.......”

    “怎么样?很惊讶吗?”

    这突如其来登门拜访的人,不是她人,正是现买下了隔壁的美妇,我最好朋友的妈妈,温婉婷温阿姨。

    只见温阿姨一副笑脸嘻嘻地站在门口,满是笑意地看着我。

    “怎么?不欢迎我吗?”

    “不,不是,可是我妈妈她......”

    “瞧把你吓得”,温阿姨笑着,一步跨进了我家里,“放心吧,我刚刚在路上看见你妈妈了,她在去市一中的路上呢,不然我也不会敢这么来找你呀,谁不知道你这小变态惦记着你的妈妈呢”。

    我霎时间瞪大了眼睛,对着温阿姨做了个“嘘”的动作,紧张地伸出头探望着楼道附近有没有人,接着把温阿姨拉了进来,随即把门迅速关上。

    再回过头来对温阿姨说:“啊,温阿姨这种事你不要在外面说这么大声啊,门还开着呢,你想害死我吗?”

    “嗯哼哼”

    亦然温阿姨仍然一副笑谑的样子,我无奈也无语,没办法之下只好哀道一声,总辈子怕是我都会被女人吃得死死的,妈妈是这样,现在连温柔的温阿姨也这样,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虽然心里有些憋屈和困窘,不过看到温阿姨婀娜多姿的体态,那丰腴充满韵味的曲线身材,我的心头就莫名燃起一阵火热。

    顿时适才那份学习的雄心壮志和对妈妈的一层隐忧统统都抛到了脑后,迫不及待地把温阿姨拉到了我的房间里。

    一进到房间,我就急不可耐地把温阿姨的风衣解开,把她按倒在我的床上,那对饱满的酥峰屯现在我的眼前,我立马就欲要伸出手去抓住。

    然而温阿姨也没有要阻止我的意思,任由我攀上她的两座巨峰,肆意地亵渎。

    只听温阿姨鼻息传来一道娇嗔,“你呀,要不要这么急,又不是没搞过,都看过这么多次了,怎么还跟小孩子看到好吃的东西一样,一刻都忍不了”。

    “额,那温阿姨你不要每次都穿得这么诱惑,我一个热血男儿哪里忍得住啊”,我顿了顿,“再说了,对我而言,温阿姨你的这对奶子不就是世间最好吃的东西么?不单纯是我忍不了吧,任何一个男人看了温阿姨你这对大奶子都会忍不住吧”。

    “真是的,你又不是没吃过,阿姨的这块肉你吃得还少吗?”“不关这个事,温阿姨你的全部我无论吃多少次都不够,就算要我吃上一辈子,十辈子我都愿意”

    “嗯......只要你愿意,阿姨的奶子,阿姨的全部不管是一辈子,还是十辈子都只给你吃”

    “来,过来躺到阿姨的腿上”,说着,温阿姨把双腿盘了起来,示意我睡到她的大腿上。

    旋即把腰部风衣的腰扣解开,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蕾丝底衫,紧身的蕾丝衣面把温阿姨的诱人身材完全展现了出来,尤其是那对大胸部,在黑色蕾丝底衫的衬托下,尤显丰满巨硕,俨然一对巍峨的峰峦。

    随然,温阿姨却把蕾丝底衫给拉了上去,连带地把胸罩也一起拉了上去,顿时间两座白皙的丰乳呈现在我的眼前,特别是在我这个角度,形如遮天蔽日。

    “来,吃阿姨的奶”

    “嗯......”,见此我自然也不会跟温阿姨客气,反正自从和温阿姨在那天隔壁的房子确认了彼此的关系以后,我和温阿姨就不再是模拟两可情人关系,而是形如一对真正的夫妻。

    在我的心里我已经把温阿姨当成是我的妻子了,对于自己的妻子,还用这么客气干嘛?其实未等阿姨开口,我已经先一步把温阿姨那颗紫色的小葡萄含进了嘴里,已为人妻人母的美乳,丝丝渗出的奶香,绝非是年轻少女可比的,不仅仅是因为她们少了哺乳的经历,更是少了一丝只属于熟妇的韵味。

    曼妙的香甜不断地蔓延至我的齿间,我的手也没有停着,一把抚上了温阿姨另一边的奶子,两指夹住了中间的小颗粒。

    虽说是小颗粒,那也不过是相比温阿姨的巨乳而言,其实温阿姨乳头硬起来以后,就相当于一颗葡萄差不多大小了,还是那种紫色葡萄。

    “温阿姨,你乳头硬了呢——”

    “你这小坏蛋的下面还不是早就硬梆梆的,我都怀疑刚刚阿姨没来之前,你一个人在家里偷偷干什么了”

    亦然对于我的调笑,温阿姨也不甘示弱,白皙芊芊的小手同一时间伸进了我的裤裆里,一把抓到了我存储在里面用来繁衍的作桉工具。

    “嗯.......温阿姨,我忍不住了,我想要你的小屄——”一会儿,我的鸡巴被温阿姨的温热玉手在裤子里搓得受不了了,实在是胀大的肉棒和裤子摩擦得太难受了。

    于是我松开了温阿姨的乳房,从温阿姨的身上起来。

    而温阿姨则是很配合落到我的胯间,温柔地为我解开了裤子和使我难受束缚的四角内裤,把我的肉棒从里面解救出来。

    当即一根雄物磅礴而起,坚挺地竖立在空中,不知道是否故意的,还在温阿姨的面前跳动了一下,使得温阿姨笑靥含春,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富含春情地扫了一眼我的阳物上嗷嗷噘起的一颗大龟头。

    旋即便是张开嘴巴一下子嚼住,“唔.......下一秒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拍打我的阴茎表面,像是在跳舞一样,瞬间那一刹那的触感,爽得我几乎毛孔大开。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掐住了我的死穴,菊花黯然一紧,全身都紧绷到了一块,我都没办法形容这种感受了。这恐怕也只有温阿姨才能带给我这么至高的享受。温阿姨的口技原本就很好,而且要比妈妈放得开多了,这或许和温阿姨以前的经历有些关系,但由于我的鸡巴过于巨大的缘故,在一开始温阿姨的口技并不可能完全发挥出来,而现在温阿姨对于我的肉棒逐渐熟悉并且掌握,亦然温阿姨的高超技术就体现出来了。我此刻终于知道为什么,如果不去介怀AV女优的过往,想必大多数的男人都想拥有一位AV女优的情人,甚至愿意娶回家。实在是“性”福到爆炸啊,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现在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想不出来,脑袋一片空白,有的就只有温阿姨俯身帮我口交的画面。

    看着自己好朋友的妈妈,在舔自己的鸡巴,而且还舔得那么心甘情愿,从心灵到肉体,这种刺激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