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一百章 万念俱焚

第一百章 万念俱焚

推荐阅读: 翁媳乱情豪乳老师刘艳乡村乱情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淫荡的性奴教师妈妈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妻子的欲望美少妇的哀羞警花相伴

    “求求你原谅我吧,我知道是我不好,我……”

    “唉……”

    我不断地敲着妈妈的房门,只是妈妈都不愿意开门。

    从前天被妈妈目睹了我和温阿姨在楼梯间打野战后,妈妈就一直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已经有两三天没有出来过了。

    这两三天妈妈滴水未进,粒米不入,我真的担心妈妈的身体会被熬坏。

    如果不是怕更加刺激到妈妈,我都想破门进去,把妈妈拉出来了。

    “妈妈,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也别跟自己身体过不去啊,怎么说你都出来吃点东西先吧,你这样我很害怕啊”

    亦然房间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见此我也唯有暗暗叹息,黯然地走开。

    我不知道该如何劝服妈妈,因为我说不出任何的理由,我爱妈妈没有错,但是我也爱温阿姨,是,没错,我是很滥情,可是在感情的世界里,是没有谁对谁错的,温阿姨为我付出的这么多,难不成我要为了妈妈,而放弃掉温阿姨吗?如果那样的话,我就更不是人了。

    两者都是我生命中无比重要的组成部分,她们早已经深深陷入到我的生命脉络里面,拔除哪一个无疑都是要我的命。

    便是,对于妈妈,我此刻只有亏欠和叹息,因为温阿姨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但妈妈我亦同样深爱着,我无意去伤害任何一个,只是妈妈生我的气亦就理所当然。

    妈妈如此,很多人都觉得我本应该是高兴才对,毕竟妈妈如此大的反应,不就终于证实了我在妈妈心目中的位置,并不只是单纯是儿子的定位这么简单了吗?我就算再傻再笨,情商再低,相信都能看得出妈妈对我的真正感情。

    我该值得庆幸吗?只是此刻我为什么一点都没有应该高兴的感觉?可能真如温阿姨说的那样,给点时间给妈妈,或许她会想通……我亦是这样抱着希望的,直到那一天……我日常的照常上学回家,才刚走到家门口,正欲要掏出钥匙开门,便听到里面传来了巨大轰响,紧接着一阵争执的声音,而且其中一方好像是妈妈的声音。

    当即我心中一凝,迅速地把钥匙怼进钥匙孔,冲门而入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淑娴,你就别再假惺惺了,装得自己好像很高贵一样,到头来还不是一个婊子”

    “夏雨,我跟你拼了”

    才刚进门,我就看见爸爸从妈妈的房间里出来,手上拿着一份像是文件的东西,而妈妈则是跟爸爸拉扯着,扭打在了一起。

    只是以爸爸的牛高马大,妈妈怎么可能会是其对手,瞬间妈妈便被推开到一边。

    然而爸爸这时候没有丝毫的怜悯浮现在脸上,彷佛看向妈妈像是一个仇人一样,“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你他吗就是一个贱货而已,亏我这些年以来都以为你是有多清高,哈哈哈,你知道吗?我就是一个傻子,被你玩弄在鼓掌间的傻子”。

    “夏雨你个混蛋”,被推开的妈妈,仍旧不甘心,再次冲了上去和爸爸扭打在一起,似乎想要抢回爸爸手中的文件。

    看到这一幕,我完全不明所以,经久不见的爸爸居然回来了,而且回来就回来,但为什么会和妈妈发生争执?且我还是第一见到爸爸如此歇斯底里的表情,似是愤怒又似是忿恨,看向妈妈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仇人一样,可是同样瞳孔中又闪烁着复杂的意味,失望?愤然?更多落入我眼里的是颓然……和一丝丝的灰暗……感觉不太像是生命该有的朝气,更像是日落西山的落寞……在我有记忆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爸爸这幅样子,即便是我以前招惹爸爸生气,被爸爸揍的时候,也没有像这样,露出如此可怕的表情。

    爸爸在我的印象中大部分都是比较亲和的,相比妈妈的严肃,我更多是比较喜欢爸爸以前。

    只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才一点一点地对爸爸失望,加上我对妈妈的非分之想,才使得我对爸爸的观感变差。

    不过在以前,我对爸爸都是比较崇拜和亲近的,小的时候是真的觉得世界上没有哪里比爸爸的肩膀,更让我感到有安全感的。

    无论任何事情,发生什么事情,爸爸就像一座大山一样,静静地矗立在我的身后,为我遮风挡雨,即使到了后来,爸爸和刘惠英那个女人搞上了,抛弃了我们这个家,我生气归生气,但爸爸后面又回到我和妈妈的身边,抛开我对妈妈的念想不谈,其实在我的心里我是有些小高兴的。

    不管我现在对爸爸怎么想的,可是眼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曾经和蔼可亲的爸爸会对妈妈如此冷漠?在之前爸爸不是回来,为了请求妈妈和我的原谅,低声下气的要多诚恳就有多诚恳的,怎么今天突然就变了个样?亦然在我愣神之际,爸爸再一次把妈妈给推开,这次不同的是,爸爸在力道上更甚,把妈妈推得连续后退不小心绊到了一块地上放置的一块东西,跌倒了。

    见此我也顾不得去思考其它的了,连忙冲上前,跑到妈妈的跟前,看看妈妈有没有受伤。

    看见妈妈的脚上红青了一块,当即我心疼之余便也是燃起了一阵怒气,转过头去瞪着爸爸,“你干嘛这么用力推妈妈啊!!”“用力?才这么丁点的伤就受不了了?你妈妈加诸在我身上十几年的伤害那算什么?”,只见爸爸没有丝毫的悔意,也没有因为把妈妈推开而感到痛惜。

    甚者,表情变得更加狰狞,“对,我都差点忘了,还有你这个孽种,我告诉你,你妈妈就是个婊子,你他妈……”

    “夏雨!!!!”,未等爸爸把话讲出口,妈妈一把吼住了他。

    “你要敢说出来,我今天就跟你拼了!!!”

    “怎么?害怕了?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吗?你不是自诩清高吗?整天装得很保守高傲的样子,你也会害怕的吗?我告诉你,我今天就豁出去了,这十几年来,我承受的气也够了,今天我就把一切给说清楚了”“夏鎏枫,不对,你是不是姓夏的还不好说呢,你就是个杂种,你知道吗?”“什……什么意思……?!?”,我看见爸爸自讽自笑的样子,心中不由得唐突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感到害怕,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我的心底间横生。

    而妈妈在一旁,已经吼了出来,“夏雨,你敢!!!”“敢?我有什么不敢啊,我今天就让你的儿子看清楚你的真面目,我看你还怎么维持你那自诩清高的姿态,哈哈哈”

    “我跟你拼了”,当即妈妈脚伤都不顾了,从地上腾了起来,再次上去抓爸爸的衣服,和手臂胸膛些地方,在爸爸的身上一顿乱抓,而爸爸亦没有任何的留情,一把将妈妈甩在地上。

    “你肯定什么也不知道吧,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而是你妈妈不知道在外面和谁生的,当初你妈妈这个贱人,为了堵住天下人的嘴,才会下嫁给我。枉我当年还一个劲的高兴,为娶到你妈妈,偏偏这么多人不选,最后选择了我,当年可把我高兴坏了。哈哈哈哈哈”

    爸爸在笑,笑得无比的可怕。

    “原来我不过是个傻子,是个冤大头。是被你妈妈为了不用败坏她名声的冤大头,哈哈哈哈哈”。

    “傻子,我真他妈是个傻子,哈哈哈傻子”

    说到最后爸爸哽咽了一下,旋即再次看向我和妈妈的眼神,整个人都变了。

    我忽然觉得眼前的爸爸好陌生,陌生得让我害怕。

    而爸爸的话……“我不是爸爸你的儿子……”,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这个冲击对我来说实在太大了,就算爸爸令我再三的失望,可是在我将近十七年的人生认知里,爸爸就是爸爸,没有任何的其它理由。

    但是今天却是这个爸爸亲口告诉我,他不是我的爸爸,我只是一个孽种,杂种。

    是妈妈和其他人生的,这如何让我能够一下子接受?我侧过头去,看向妈妈的方向,只见妈妈咬牙切齿地瞅着爸爸,即使我的目光投过来,她都仍然不为所动,死死地盯着爸爸。

    两只眼睛通红,彷佛像是出血了一般,便即化作一缕死灰,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任何的血色。

    见到妈妈这样,怕是爸爸讲的都是事实了,只是这要我怎么接受?妈妈居然曾经和别的男人私通过,而且还和他生下了我,这完全是毁掉了我认知的一切。

    妈妈……妈妈怎么可能会这样……在我心目中,妈妈是那么的纯洁高贵,保守严谨的一个人,她怎么可能会和别的人……“这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满目的变得疯狂。

    “这怎么可能,我不会相信的……不会相信的……”“你不相信……哈哈哈哈……你不相信可以问下你身边这位,你的妈妈,看看她会怎么样回答你,哈哈哈哈”

    “妈妈,妈妈”,我不断地呼喊着妈妈,“妈妈,你快告诉我,这些都不是真的,告诉我啊!!!”

    而妈妈一动也不动,像是死了一般,陷入了死寂之中。

    瞳孔中没有丝毫的光彩,整一个人都变得死灰然般的,铺上了一层灰寂的颜色。

    而我见到妈妈这样,联想到温阿姨曾经对我来说的,说妈妈心里面存在着一个心结,正是因为这个心结,才会无法放下芥蒂,真正的和我在一起。

    也是因为这个心结,妈妈才会将我推开,即便她心里面早就不是单纯地把我当成了儿子般看待,可是仍然过不了心里那关。

    直到今天我终于都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只不过这个事实的冲击对我来说,未免太大了些。

    哈哈哈,原来我这将近十七年的人生里,活得都是镜花水月罢了。

    原来真正的我,不过是一个杂种罢了。

    不由得我痴呆了起来,活了快十七年,才知道自己的人生,所谓的家庭,爸爸,妈妈,一切都是假的。

    在这一刹那间,我感觉我整个人生观都崩坍了。

    一时间连适才要去扶妈妈的都忘记了,呆呆杵在中间,目光渐渐变得呆滞。

    看到我和妈妈的样子,爸爸的眼里闪过一丝恻隐,原本充满怒意的脸上,还有着什么话要说的,只是这一刻噎在喉咙再也没有说出去。

    终究是生活了这么多年,要说没有感情都是假的,即便他心中憋着一股郁结,但在看见过往自己所疼爱的儿子的模样,他终是没能下得了狠心。

    随后深深地看了我和妈妈一眼,手中攥紧了白色的纸张文件,拧头转身朝着玄关外离去。

    余下我和妈妈两个,我错愕地不知所以然,也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

    这忽然的惊变使得我丢失了所有的人生目标,回到家仅仅半个小时不到,我便感觉我的人生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我发现,连我自己是谁我都不知道了。

    妈妈……彷若丢了魂似的,没有了任何的神采,甚至乎瞳孔连一丝的亮光都没有,有的就只是死灰灰的一片。

    比之死人还要暮气沉沉,看不出一丁点的生气。

    爸爸在离走后没有关上门,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出现了一道倩影,不是她人,正是温阿姨。

    恰逢温阿姨在开门,突兀发现隔壁,也就是我家的门敞开着,便目光投射过来,正好看见我一个人痴痴呆呆地站着,一动也不动,像是傻了一般。

    而妈妈则瘫软在我的脚边,黯然无光地眼瞳,让人不禁觉得可怕。

    当即温阿姨一步迈出地踏了进来,也顾不得我妈妈是否在场,她看见我和妈妈的模样,生出疑窦,“小枫?淑娴?你们怎么了?怎么都一副丢了魂似的?”妈妈仍然不为所动,而我在听见温阿姨的声音后,神情终于有了一点生色,生硬地转过头,木讷道:“温阿姨……”

    “我在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外面的门打开着,难不成遭贼了吗?”,温阿姨走到了我的身边,眼睛里透着关怀的柔和。

    亦然我一副茫然地看着温阿姨,“温阿姨……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发现我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了,我发现我活着的十六年,原来都是假的。我是一个杂种,温阿姨你知道吗?我是一个杂种,一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杂种”。

    我在讲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情绪也没有很激动,就像是在讲一件很平常的事。

    但我越是这样,温婉婷就越显得害怕,越是担心。

    “什么杂种?你在说些什么啊乱七八糟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跟淑娴的反应这么奇怪?”

    “温阿姨……”

    “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阿姨来帮你解决”,说着温阿姨将拥入她的怀里。

    “温阿姨……爸爸……妈妈她……”

    “诶,淑娴……”

    未等我讲诉,突兀妈妈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悠悠地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而温阿姨本是想要阻止,可是在瞅了怀中的我一眼,两者最后温阿姨都是选择了我,没有追上去把妈妈拦下。

    我似是没看见妈妈一样,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似梦非梦,似傻非傻的状态,投入到温阿姨的怀中,嘴里一直吐着“我是一个杂种”。

    经过我零零碎碎的支零片语,温阿姨算是大概了解到了我和妈妈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奇怪了。

    在听到过中的经历,便是温阿姨都不禁叹息了一句。

    “虽然我一早就猜想到淑娴心里面有着一个极大的秘密,却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不过也是,也只有这样,或许才能使得连淑娴这般的性格,形成了心结吧”温婉婷温柔地怜抚着怀里心爱男人的后脑,她没有去说任何的言语,她知道这时候我最需要的只是一个安静和温暖的怀抱。

    她能了解,任谁突然得知这样的事实,都会变得不知所措,甚至可以说是害怕,知道原来自己在世上活了十几年,一直以来敬爱的父亲,居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爸爸,而是妈妈和别的男人生下的。

    自己竟然是一个杂种,还有就是对自己妈妈的认知,霎时间变得破裂尽碎,在印象中严谨保守的妈妈,居然曾经做出过那样的事情,早在和爸爸结婚前,就跟别的男人搞上,并且坏了孩子后下嫁给了爸爸,把爸爸当作是接盘侠。

    至于亲生爸爸是谁,已经没必要去追究了,这样的狗血剧情,国产电视剧都已经拍烂了,用屁股想都知道剧情走向。

    而温婉婷比谁都清楚我的不同,我之所以会触动这么大,更多的并不是因为对于我的身世,而是来自于我对妈妈的观感。

    和一般的家庭不一样,我和妈妈之间,并不仅仅是单纯的母子那么简单,亦然今天忽如其来的冲击,把我所有的憧憬都砸的支离破碎,同时也把我内心对妈妈的严谨保守的印象也一同打碎了。

    “来,小枫”

    温阿姨忽然将我从她的怀里拉出,然即搭住我的手臂,“小枫,你现在告诉我,你还爱不爱你的妈妈?”

    “当然爱了,可是……”

    “没有可是,既然爱就行了。你既然还爱着你的妈妈,那你就不需要去介意你妈妈过往有过些什么经历”,在这时温阿姨顿了顿,“你现在最大的迷茫,是你突然知道了你妈妈不是你所想象的那般,其实真实来讲,有什么变化吗?即使,我说的即使,即使你妈妈是有过一段不雅的过去,但那又如何?那都已经是过去了,而且都已经是你出生前的事情,基于你现在有什么改变吗?”“没有,跟今天之前相比,没有一丝的变化。且你更应该高兴才对,你不是一直苦恼,你妈妈对你的若即若离,看似很接近,却又是很遥远。一直都很想知道你妈妈心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存在着什么样的心结吗?而现在你终于知道了,这个心结不就有打开的希望了么?”

    “至于你爸爸,我不好多做评论,在你爸爸的立场,他该是发怒生气的,他没有错。但是你也不必要自怨自艾,即便你是你妈妈和别的男人生的又如何,你是一个杂种又如何,就算全世界都唾弃你,不是还有阿姨吗?其实你可以换个位置思考一下,如果阿姨和小沛的爸爸没有离婚,到时候若是阿姨坏了你的孩子,你敢说这个孩子是杂种吗?”

    “或许你妈妈当初就跟现在的阿姨一样,深爱着那个男人,甚至为了他怀上了你。的确,这件事里面对你爸爸确实不公平,但是或许你妈妈有着你不知道的苦衷呢,你没有经过过那个年代,封建的思想是可以毁掉一个人,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有多么可怕的你知道吗?你妈妈那时候这么年轻”“其实阿姨知道,你最介怀的是这件事打破了你对你妈妈的看法,使得你觉得忽然间对你妈妈感到陌生,好像今天重新认识了你妈妈一样。你很害怕,害怕你的内心去否定你妈妈,会去觉得你妈妈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小枫,你要知道,是人都会有一段过去的,就像阿姨,当初不也是沉沦在肉欲之中,都不知道和多少个男人上过床,被多少个男人肏过。你不也一样接纳了阿姨,并且将阿姨从那段痛苦的经历中拯救出来,现在换做你妈妈了,你就做不到了吗?还是你打从心里面就觉得阿姨就应该比妈妈淫荡,所以能够接受得了阿姨却接受不了你妈妈?”

    “不是的……我……”,我当然不是这么想的,可是听完温阿姨的话,我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述我此刻的内心。

    “既然不是,那你还在苦恼什么,迷茫什么呢?别忘了你已经没时间在惆怅了,我今天在纪委打探了下消息,如果公安部门那边仍然没有那个财务的消息,那么就会正式下达逮捕你妈妈的命令了”

    “怎么……怎么这么快!?”,我顿时大惊失色。

    “这已经是很慢的了,如果不是考虑到影响,或许你妈妈现在已经被以贪污罪名逮捕了,别小看来自省部级的能量,法律永远都是当权者的玩物,你必须得清楚这一点”

    顿时我的心底一阵踌躇,暗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低迷下去了,必须得振作起来。

    我静静地站直了身子,“温阿姨,谢谢你,每当我陷入迷茫的时候,你总能给我指引方向,我……”

    “冤家……我们之间还需要分谁和谁吗?谁叫你这小混蛋一点不让人放心的”,见我想开了,温阿姨舒了一口气,眉宇间的担忧也渐渐舒解,“就知道让我担心,真是的。好了,你快去找你妈妈吧,刚才她跑了出去,淑娴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最好有个人在身边看顾着她,不然出什么事就糟了”。

    “嗯,我这就去把妈妈找回来”

    说着,我跟温阿姨交代了一下,便径直地走去家门,找寻妈妈去了。

    而温阿姨看着我的背影,暗暗叹出了一口气。

    以她的阅历,何尝看不出来我并没有像我所说的,完全开解开来了。

    或许经过她的劝说,我不会在低沉下去,只是心情有没有好转那就是另外两说的了。

    也是,突然得知这种事实,任谁都不可能一时半会儿没事的。

    现如今该说的她都说了,剩下就只有留给我慢慢想通了。

    正如温阿姨所想的那样,我漫步地走在大街上,澹澹的忧伤和惆怅写满在了我的脸上。

    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就是莫名的有些怅然。

    温阿姨的话确实有让我舒服了一点,但是内心的波澜仍旧难以平复。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一个在我有记忆以来就是我的爸爸,在我的认知中,在我的意识里,爸爸他就已经是我的爸爸了,没有任何的理由。

    十多年的父子之情,曾经和爸爸相处过的时光,点点滴滴,无一不在我的回忆里。

    虽然中间发生过很多事情,纵然爸爸有使过我和妈妈一度失望,对不起我们这个家,可是到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纵使我表面对爸爸再生气都好,心底里面仍然还是把他当作是我的爸爸。

    然而今天突然告诉我,我原来不是爸爸的亲生儿子,根本就没有血脉上的联系,这十几年来我都是活在了妈妈编织出来的谎言之中。

    而且妈妈更是让我无法接受,她居然除了爸爸以外,还曾经有过别的男人,为了那个男人,妈妈甚至没有结婚就怀上了我,随后嫁给了爸爸。

    尽管我不知道过中的过程,妈妈是如何瞒过爸爸,使得爸爸相信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事实很清楚,便是我不是爸爸亲生儿子的这个事实。

    忽然间我忽然爸爸离我好遥远,彷佛曾经相处十几年的感情,与之血浓于水的父子之情,顷刻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在得知了真相后,霎时间觉得,原来即便是十几年的感情,同样是无比的脆弱。

    不论是否有着血缘关系,可是十几年的相处时光总没有假的,别人都说生母不够养母大,但是爸爸……未免绝情过头了,甚至绝情得有些诡异,让我生出了不少的疑窦。

    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时我也没有多想,现在想起来,确实爸爸有些古怪,而且回想起今天爸爸的精神状态,貌似也有些怪异,不过却又说不上来。

    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妈妈,看得出来这个秘密隐藏在妈妈心里面很多年了,怕是这个秘密妈妈会带到棺材里面去的。

    那么问题来了,爸爸又是如何得知的呢?像这样的事情,妈妈是不可能会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在家里的,至于其它的就更不可能了,或许外公外婆会知道,可是两者已不在很多年了,有什么线索也早已跟着时间的流逝而飘散。

    可以说除了妈妈以外,这个秘密是不可能被人得知的,我之前也一直想找出妈妈心底为什么会把我推开,可是都一无所获,那么爸爸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呢?

    突然间觉得困惑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这使我更加担忧妈妈了,对于妈妈,我不知道该如何述说,说真的,在一开始得知妈妈有过这样的过往的时候,我确实心里极其不舒服。

    甚至乎有一种万念俱焚的感觉,彷佛我的世界观都要崩溃了,一向高傲严谨,保守过人的校长妈妈,一直将教育视为终生事业的妈妈,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我简直是不敢置信。

    只是我想深了一层后,发现其实也没什么,追根到底妈妈也不过是未婚先孕而已,换到现在这个时代,这样的事情早已经屡见不鲜,见怪不怪了。

    但换到妈妈年轻时候的年代,却是一件极度羞耻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给身边的人,亲人蒙羞,让人指指点点,偏远一点的山村甚至有可能浸猪笼都无不可能,别以为是开玩笑,封建的思想当时的人们有多愚昧,是你们永远也想象不到的。

    而妈妈那时候那么年轻,一个年轻少女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会有多惊慌,多无助,多害怕,这些都是可以预想得到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后来会嫁给了爸爸,想必妈妈也是十分的无奈,不然以妈妈的姿色,怎么可能看得上除了老实巴交一点外,没有一丝特出的爸爸呢?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存在过的疑惑,现在也总算是得到了答桉了。

    无外乎是为了未出生的我可以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不会遭到周遭的人的白眼恶语。

    尽管对不起爸爸,但是为了我,妈妈还是忍下了。

    亦然这些年妈妈也没有对不起过爸爸,除了因为性格使然,对爸爸有些冷澹以外,相夫教子把家里家外都照顾得妥妥帖帖的,甚至在成就方面比之爸爸还要更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