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一百零一章 精神崩溃

第一百零一章 精神崩溃

推荐阅读: 翁媳乱情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乡村乱情豪乳老师刘艳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淫荡的性奴教师妈妈妻子的欲望美少妇的哀羞流氓后宫录

    就在妈妈以为可以永远把这个秘密埋藏下去,也正要向我敞开心胸的时候,爸爸吐出了两个字,“靖江”。

    妈妈才知道,这个梦魇原来并没有消失,只是隐藏着有一天再爆发出来。

    从那时开始,她就一直害怕着,害怕这个秘密终会有爆发出来的一天。

    她无所谓别人知道,她最怕的只是我。

    试问全天下哪个女人会愿意让自己心爱的男人知道自己曾经有过一段这样的过去。

    这无关乎会不会得到原谅,这么一段过去,任谁首先想到的都会是逃避。

    或许这还要怨我给妈妈镀上了一层枷锁,如果我没有令妈妈爱上我,妈妈或许受到的伤害还不会那么大。

    如果妈妈和我之间只是单纯的母子关系,即便这个秘密曝光,对于妈妈来说不会有什么,顶多就是令人有些难以置信而已。

    爱的深沉,同时也无形多了一层枷锁,会去在乎,会去在意,会去患得患失,最后形成了一个无解的心结。

    然而这个心结的源头在今天还当着我的面爆发了,妈妈就像被剥光了一样,赤裸裸地把她内心最不愿去面对的事情展露在我的面前。

    这对妈妈来说,是何等的伤害。

    我承认,在我刚得知的时候,确实心底有过不舒服。

    即使是现在也同样地不舒服,这不是我小心眼,而恰恰是因为我爱妈妈,在乎妈妈。

    就像是我现在每每想起温阿姨以前的过往,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曾经给那么多的男人糟蹋过,我的心同样也十分的不舒服。

    妈妈亦是如此,虽然妈妈没有温阿姨的那么恐怖,但给我不舒服的感觉要更甚于温阿姨,可能是来自对妈妈的认知和印记吧。

    在我心底,早已经将妈妈打上了保守严肃的印记,现突然发现原来我一直认知中的妈妈,都是错的,我所看到的妈妈,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

    这对我心灵的冲击,加上我对妈妈的那份超越母子的爱,使得我不由得一阵茫然。

    茫然我以后该如何看待妈妈……不过在经由温阿姨的一番话,我才恍然醒悟,妈妈是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又怎么样?我既然能接受温阿姨,为什么不能接受妈妈这样。

    如果连这样都不能接受,我又谈何爱妈妈?爱一个人不是要接受她的一切,接受她曾经的一切过往吗?“是吗……接受吗……”,我站在大街中间,抬头仰望傍晚的晴空,任由着金黄的阳光洒落在我的脸庞,印出我坚毅的眼神,此刻正透着幽幽的忧虑。

    “感情的世界,真是没人能够说得清呢……”

    一阵怅然过后,我便是开始认真地找寻起妈妈来,然而去过好几个妈妈经常去的地方找过,都没有妈妈的踪迹。

    这不由得使我紧张了起来,生怕妈妈出什么事。

    毕竟妈妈现在的情绪不太稳定,会做出傻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我几乎把家里附近妈妈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依然都没有找到妈妈,我都差点想去报警了。

    后来仔细一想,妈妈才离开家几个小时,就算报警也不会有人理会的。

    天色渐晚,月色都撑到了上空中间,我看了看经过的店铺内的时钟,发现已经快十二点了。

    我整整在外面奔波了一个晚上,若不是我的体力过人,早就已经累趴下。

    找了一个晚上,我的眼角也露出了一丝的倦意,但我仍旧没有放弃,越是这样我的心底就越是惊慌,可能迟一秒没有找到妈妈,妈妈就有可能发生意外。

    跑,不断地跑,我也不知道我跑了多久,终于累得瘫软在我家附近小区绿化带的长凳上,大口的呼喘着粗气。

    下一秒正当我要好好调整呼吸的时候,却是忽然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一道黯然的身影在我的不远处经过,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我敢肯定那就是妈妈。

    当即我也顾不得疲倦,连忙朝着那道身影追了上去,只见妈妈一个人踉踉跄跄漫无目的地走着,瞳孔里一丝神采都没有,彷佛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

    我一把抓住妈妈,妈妈没有任何的异动,任由着我抓住,只不过妈妈的眼睛空寂得可怕,脚步仍旧在移动着,只是被我攥住走不了。

    “妈妈……”

    我大声地呼喊道,乞求这样能够唤醒妈妈。

    这是妈妈丝毫不为所动,宛若没听到一样,继续想要继续往前走。

    “妈妈,妈妈……妈妈,你醒醒啊……你醒醒啊,妈妈……”我用力摇晃着妈妈,竭尽全力的呼喊。

    可是妈妈都仍旧没有反应,好像没有看见我一样,那空寂无神的眼神,使得我一阵心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向四周顾盼了盼,人烟都没有一个,毕竟都凌晨了,谁没事在外面瞎逛啊,这里又不是什么酒吧街之类的。

    我暗暗呼了一口气,见此只好把妈妈抱了起来,带回家再说,总不能留妈妈一个在外面继续“行尸走肉”吧。

    回到家之后,妈妈的样子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妈妈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岁一样,原本冷艳如霜的韵华,曾经光是一个眼神就让我感到害怕的妈妈,现感觉就像是一风烛残年的老妪。

    往昔那寒气慑人的冷艳气质,如今却是散发着一股沧桑,苍白的小脸满是令人不由得感到迟暮,宛如即将要日落西山的太阳,甚至日落西山的太阳都不足以形容现在的妈妈。

    可以说妈妈现在除了还有一口气在,已经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妈妈……妈妈……你振作点啊……妈妈……”见到妈妈这样,我一时间不由得害怕,疯狂地嘶喊着妈妈,只是妈妈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跟一个活死人一样。

    “怎么办……妈妈……妈妈……你醒醒……你振作点……妈妈……我不能失去你的……妈妈……这下该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对了,温阿姨,温阿姨是医生,对对对,温阿姨,找温阿姨就对了”,在我六神无主之际,我想起了温阿姨,当即就想要给温阿姨打电话。

    亦然我还没拿起电话,门外就传来了门铃声。

    “叮咚——”

    “温阿姨!!”,我打开门一看,居然是温阿姨,当刻我真的差点忍不住扑上去亲温阿姨几口,没想到我才想起温阿姨,温阿姨就来了。

    霎时间我彷佛找到了主心骨,“温阿姨你来了,太好了,我刚想要找你呢,快,快过来帮我看看妈妈,妈妈她……”

    “怎么了吗?刚我一直在隔壁等你的消息,你再不回来我都要去找你了,一听到动静我便过来而来,怎么了吗?找到淑娴了吗?”“找到了,可是……”

    温阿姨跟着我走了进来,看见妈妈的现状,当即不用我提醒什么,便先一步迈到妈妈的跟前,轻轻挑起妈妈的眼皮,查看起妈妈的状况。

    “温阿姨,我妈妈怎么了吗?妈妈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温阿姨的动作才刚停下,我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就见温阿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唉……淑娴这是精神受到了莫大的打击才会变成这样浑浑噩噩的样子,怕是你妈妈在最近所受到的精神冲击太大,又接二连三的连续受到刺激,所以才会承受不住打击精神崩溃了。我对精神科方面了解不深,难以给你什么好的建议……”

    “那我要不要带妈妈去看一下精神科医生啊?”“作用不大的,去看医生也不过是给你妈妈开一些药物,起不了什么作用的,你妈妈最大的原因还是在自身。她现在是自我封闭,自我麻醉,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害怕去面对外在的一切,借此来逃避她不想面对的现实”“怎么可能会这样?妈妈怎么可能会精神崩溃?其她人会精神崩溃我信,可是这妈妈,这是我妈妈诶,妈妈这么坚强怎么可能会……可能会精神崩溃呢……??!!”“没有任何人是无敌的,有的只是未到伤心处而已”,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她以前过往的经历,看着妈妈的状态,温阿姨不由得回想了自己。

    当初她有何尝不是如此……此刻的我没有去关注温阿姨的模样,反而嘴里呢喃着,“接二连三的打击……难道是……”

    是了,在今天之前妈妈还曾目睹了我和温阿姨做爱的一幕,加上丢失掉校长的职位,来自省城的权势压迫,重重压在妈妈的身上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先是在妈妈最引以为傲的事业上来了一锤重击,再是因为我,而给了妈妈又一次的伤害,再加上这次,引爆了妈妈心底里面最不想让我知道的秘密,却是当着我面被爸爸曝光了出来。

    压力,重担,心伤,晦暗,一下子统统淀压在了妈妈身上,每一下都像是重重地锤在妈妈的心脏上,就算再坚强,坚强得如妈妈般的女强人,亦同样承受不住崩溃了。

    不过换做是谁,要是突如其来事业,爱情,家庭,三重打击之下,怕是想自杀的心都有了。

    “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妈妈也不会……”,我顿时自责地流露出悲戚的情绪。

    “你现在再怎么责怪自己也是于事无补,到现在对与错还很重要么?”“那温阿姨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样才能把妈妈唤醒?”“爱……”

    “爱?”

    “你知道你妈妈为什么会担心让你知道她的这个秘密?即便明知心中爱着你,仍然把你推开么?无外乎就是因为爱你,所以才会在乎你的看法,她害怕,害怕这个秘密被你知道了以后,你会不会觉得她很淫荡,会不会觉得她不配为人母亲,觉得她就是一个不贞的女人?正是因为太过爱你,你妈妈越是爱你,她就越害怕心中的这个秘密公开,渐渐形成了一个心结”“其实同为女人,也曾经有过一段不堪遭遇的我,很能明白你妈妈此刻的心情。我是过来人,当初如果没有你将我从泥泞里拉出来,或许我现在比你妈妈还有不堪呢,呵呵”,说到这,温阿姨突兀自讽自嘲地笑了两下。

    “你妈妈算是和我是同一类人,成就做出过很多,尽管在不同的方面,但是你妈妈和我,做到了许多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成绩。很多人看来我们并不缺少些什么,但是他们又何尝知道我内心的苦楚呢?像阿姨,不也是曾经拥有过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在外人看来,阿姨应该是幸福美满吧,只是真实的情况你也看见了”

    “你妈妈需要的不是什么物资上的富裕,而是感情上的关怀,是一个可以值得依靠的肩膀,值得停泊的港湾。它可以是一个小小的爱的怀抱,也可以是小小的一声早安问候,这些看似微不足道,却是我们最想要的。知道为什么已婚妇女如此容易出轨么?是因为在每天不断重复循环的枯燥生活,有一个人出现给予关心她们。女人不是机械人,她们是有思想有心的,她们同样是需要爱,需要关怀”“曾经阿姨沉沦过,是你用爱把阿姨救了出来,就说你一个小小的高中生,有什么值得阿姨看得上的?但是只要你爱我就足够了,阿姨不需要你能力有多强,不需要你背景有多强大,只要你是真心爱我的,就足够了”“当初是你一点一点地用爱,将阿姨脱离了苦海,现如今,我相信你也可以用爱把你妈妈唤醒”

    “可是妈妈这样……”

    “你妈妈现在不是傻了也不是疯了,她只不过是把自己的内心关闭了起来,她的精神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但她并不是没有知觉的,你的爱意同样能传达到她,只不过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漫长,或许这正是上天对你们母子之间的一个考验吧,就看你对你妈妈的爱能不能超越一切……”【另:我在这里说一句,精神崩溃是有的,现实中的例子也不少,有一些受到的精神刺激太大,疯掉的也不在少数,更有者可能会分裂出多个人格,或者是跟本书描绘的那样,陷入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人的精神是一个很神秘的世界,人往往为了逃避某些难以接受的现实的时候,他的意志和精神就会做出一种选择,算是一种大脑的保护机制,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

    如若觉得我写得有些玄幻的,可以自行百度,谢谢】“我会的……”看着妈妈丢魂落魄浑浑噩噩的样子,我心里就不由得作疼,双手的拳头紧紧握住,指甲都快陷入到肉里面去了,亦然眼中的信念在不断地变得坚定。

    温阿姨说得没错,自责是没有用的,既然错都已经铸成了,我又没能力可以挽回,那么便尽力地去补救。

    就算无法把妈妈变回以前那个妈妈,但我也会努力地照顾好她,并守护她拥有的,直到她回来的那一天。

    我没有去发誓什么的,那些只不过是一个仪式的,我仅是知道我爱妈妈,那就足够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边照顾着妈妈,一边四处奔波,借助着温阿姨的力量,一点一滴地剖析着那股令到妈妈停职的省部级的阴霾。

    虽然大部分都仍然是依靠温阿姨的财力,显得我有一种小白脸的感觉,但是到了此刻,为了妈妈为了能够守护好妈妈的一切,为了不放过任何一丝唤醒妈妈的机会,我也没有再矫情拒绝温阿姨的帮助。

    相反,我甚至主动去介入到温阿姨的医院管理中去,这一方面唯有这样才有和官场的人打交道的资格,另一方面也是对我自己的一种锻炼。

    不然一个高中生,人家谁鸟你?为了能够更好地介入到其中,我向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为了可以有着充裕的时间来做我想做的事情。

    而在温阿姨那边,丝毫没有因为我介入到她医院集团的管理感到介怀,反而她十分鼓励我,甚至跟我说过,等我有能力接管的时候,她可以把整个集团都交给我。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心爱的男人成才?望夫成龙不仅仅是妈妈才有,全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有,如果不是已经决定将来把医院集团留给徐胖子,或许现在连股份都转让给我了呢。

    爱,永远都不仅仅是一个字。

    温阿姨的这份爱,很沉重也很宏大,拥有这样的女人,说不开心幸福都是假的,然之乎温阿姨不仅仅把她将来留给儿子的家业交由给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情,还在家替我照顾着妈妈,同样协助着我。

    这些我都收入心底,很多时候我都想,就算将来妈妈变回以前的妈妈,倘若她不接受温阿姨,我亦不会放弃的。

    我承认我是贪心,但是如此般的女子,任哪个男人都不可能会放手任意一个的。

    只是坐拥齐人之福,亦要承负相应的责任的。

    这些日子以来,我比之以前沉稳了许多,少了几分浮躁,多了几分成熟。

    这一天我回到家,刚脱下鞋子,温阿姨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为我取下了外套,丰腴的美韵即便是普通的居家服,仍然无法遮掩温阿姨独有的韵味。

    我轻轻地在温阿姨的屁股上揉了一下,惹来了温阿姨连番的白眼,看着我比之大半个月以前要坚毅得多的脸庞,“人看起来是比以前成熟了,但心智还是跟个以前没什么两样”。

    “谁叫温阿姨你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是个男人都忍不住心动啊”,我丝毫没有因为适才不雅冒犯的举动感到羞愧,反而一副理直气壮的大肆言辞。

    “是是是,上个星期几乎每天晚上都被你弄得第二天差点下不了床,这样还不够喂饱你么?”,温阿姨抹过一段风情,弹了弹我的额头。

    我嘿嘿一笑,“温阿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战斗力,光是几次怎么够啊”“你啊,再这样下去我看你没到三十岁,怕是就肾亏了。以后要节制你才行,不然再被你毫无节制下去,迟早会出事的”,温阿姨悠悠地把外套放到了客厅的架子上,随后朝着厨房而去,“好了,快点洗手过来吃饭了”。

    “好的,我先去把妈妈带过来先”

    旋即我扶着妈妈来到了餐桌前,妈妈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瞳孔灰暗一片看不出任何的色彩生机,有迷茫有空洞有黯然,种种……浑浑噩噩,看似清醒着,又似是梦游。

    我端坐在餐桌前,这时温阿姨端上了菜,随即帮我和妈妈盛好饭放到了面前,“你先吃吧,今天我来喂淑娴吧”。

    “没关系的,还是我来吧”,说着便拿起了碗筷,一边夹起一块饭送进妈妈的嘴里。

    虽然妈妈没有了意识,但是妈妈并不是沉睡着,进食是一种本能,所以只有把东西送进妈妈的口里,妈妈还是能吃掉的。

    “咳咳咳……”

    当然了,会噎住也是必然的,就这样干吃饭怎么可能不噎住。

    当即温阿姨送上来了水,我便扶着妈妈给她喝下。

    “我都说吧,你这粗手大脚的,还是让我来吧”,于是温阿姨从我手里结果了碗筷。

    果然温阿姨要比我细心多了,妈妈再也没有噎住过。

    见此我便也拿起了碗筷吃饭,看着温阿姨在身前,还有妈妈在身边,这样温馨的场面,不就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画面么?只是……有少许遗憾的是,妈妈仍然没有意识。

    如果妈妈能够醒来,那就完美了。

    到那时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家,不是吗?一个男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如此了。

    “温阿姨你说,如果妈妈能够醒来,那该有多好”,于此我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感叹。

    “会有那么一天的,其实你没有看见,淑娴的状况比之大半个月前好了许多么?而且比之半个月以前,淑娴已经回复了轻微的意识,已经没有当初完全是茫然的一个状态了,相信离淑娴恢复不远了”

    “希望如此吧”

    “是了,你今天有什么收获没有?”

    “要说收获的还不知道,只能说有了些眉目了,而且我觉得只要再给我些时间,虽说要对付来自省部级的压力不太可能,但是要抗衡一二我还是有信心的”“哦?怎么说?”,这下温婉婷反而惊奇了,她没想到只是把集团放任给我管理,我居然能在短短不到一个月就已经有了一定的成绩,这是她万万想不到的。

    “在国内,自古确实民难以与官斗,即使放到了现代亦是如此。有过有一点时代在进步了,那就是现代可是经济社会。相对于国内官方的权力,钱的力量相对来说薄弱了一些,不过当金钱到达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所发挥出来的力量,甚至比之拥有权力更加可怕”

    “有钱能使鬼推磨”

    温阿姨在手段和管理方面是没得说,能够平地盖起了一幢商业帝国,但可能是身处的环境的缘故,或许是因为徐胖子的爸爸,所拥有的权力带来的便利才使得温阿姨度过了最艰难的创业时期,却也同时在温阿姨的内心铺上了一层对于权力的敬畏,既又依赖它又害怕它。

    反而遗忘掉了她自身的价值。

    亦或许是,连温阿姨自己都不清楚,她到底创下了一个怎么样的商业宏图,开始连我也不知道的,直到我接触到温阿姨私人连锁医院集团的一些资源,还有当我见到公司账户上那恐怖的流动资金,最可怕的是这公司并不是什么股份制企业,也没有上市。

    也就说这笔钱说是公司,还不如说就是温阿姨她个人私人的资产。

    当时我在看见公司账目那一连串的数字的时候,我当场就懵逼了,下巴都快掉到地下,久久不能合拢,喉结不断地在吞噎着口水,想要借此来化解我的愕然。

    想必如果有人看出现代发展理论的都知道。

    无论未来世界如何变化,2世纪的科技发展永远都离不开的六大领域,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航天航空,这六个领域只要任意一项走在了前面,就等于是拥有了无穷的财富。

    而温阿姨的医院集团成立至今也有十几年了,从最初的只有一间私人医院,到现在遍布临近的好几个省的一线二线城市,在本省甚至有不少的三线城市也都拥有。

    温阿姨曾经在医学上做出的成就,所获得的名望都化作了无形为她的医院最犀利的广告,谁看病不都想去最好的医生,不说其它的,平时你们挂号,除了小病感冒外,往大一点病都会去挂专家号吧?现有一家有着温阿姨的名望衬托下的医院,和普通的三甲医院,你会怎么选择?而且温阿姨一直奉行着便民的原则,即便是私人医院,在药物价格上都是贴近所在地方的生活水平的,比之不少的三甲医院要便宜一些。

    不说医术高低的关系,光是便宜这一条就比之不少的医院要优势得多。

    但药物的价格就算再怎么降,利润空间还是无比的大,再加上每一座城市的连锁恐怖的客流量,每天进账的数字,就足以超乎你的想象了,更别说这么多年以来所累积的,除了需要扩张增添连锁的时候,才会有这庞大的资金支出,其余时候怕是就算温阿姨奢侈得不得了,不然钱都会进到公司账户里。

    而温阿姨这些年稳扎稳打,并没有因为在这一方面赚了钱,马上跟其它暴发户企业一样,又投资房地产啊投资餐饮什么的,温阿姨都稳妥只往医疗这方面发展扩张,这也就造就了一个庞大的私人连锁医院集团的商业帝国。

    当一个人专注在一个方面的时候,那么他的这个方面必定有所突出。

    而当一个公司专注做着一个方向的时候,要么就是对自己的主营业务有信心,要么就是个傻子。

    再当一个本就根基雄厚的企业,把精力集中在了一个领域,厚积薄发之后所爆发出来的能量,可谓是惊人。

    我才真正见识到了温阿姨所拥有的财富,我才知道我是真的抱了大腿了。

    在前几年温阿姨还有些进取之心的,然而近几年,因为温阿姨自身的遭遇,导致她丧失原本的许多锐气,慢慢沉淀了下来。

    但这庞大的巨兽沉淀下来后,却是变得更为可怕了。

    现在这个社会,什么才是老大?当然是有钱才是老大啊,只要你有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这句话不全对,但也不全错。

    温阿姨不是不会运用这些钱,只是有很多时候术业有专攻,环境和观念局限了本身。

    但我就不会了,初生牛犊不怕虎,就跟小时候突兀凭空得到了一百块,你肯定会想着如何尽情把它花掉,随着自己的心意。

    我亦是如此,我在问过温阿姨,得到了温阿姨的允许后。

    便开始铺天盖地的花钱,我首先第一个做的,就是开始渗透官场。

    有了庞大的资金打底开路,仅仅是大半个月,就已经初见成效了,我相信,在这样下去,不用两年,我就可以构建出一张惊人的脉络图。

    把医院集团和各个方面串联起来,扎根到各个深层处去,唯有这样才能使得根基百年稳固而不倒。

    到时候就算有人想对付我,对付温阿姨,对付集团公司,首先他要面对的是来自各个方面的影响力,想要连根拔起,得看他的锄头锄得够不够深,有没有那么大的锄头了。

    而在我的努力之下,那股陷害妈妈的能量,砸下去庞大金钱后,我也渐渐掌握了其背后的一丝线索苗头,只有得知了源头,才有兵戈持对的方向。

    我最近就在渗透着省城的官场势力,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这也是为什么纪委要现在都没有来妈妈带走的缘故。

    也是我努力得到的结果,已经在慢慢影响着官场的。

    而在我投进去的大量钱财,委托了N多家征信社去寻找那个财务少妇,也有了一些眉目了。

    事情的发展渐渐有所明朗,我最近的笑容多了不少,现在唯一看不到希望的,仍旧是妈妈。

    那无神的双眼,每次我看见那空洞的瞳孔,我就不由得心扎了一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