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4P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流氓后宫录乡村乱情欲乱美女欲艳后宫都市行(花香飘满衣)斗罗大陆之淫神传承穿越大家族之风流豪门绿帽哀歌:女友出轨日记风流王

    当下,朱宜锐在凯米等人的簇拥下上了电梯,一直坐在十八层,这才走出来。米莎微笑道:“朱少请跟我来!”

    接着,领着朱宜锐来到一扇大门前。

    拉鲁夫说道:“好了,朱少,也不打扰你玩儿了,我们到下面去玩儿了,您好好玩儿啊!”

    说着,四人纷纷离开。

    米莎将门打开,朱宜锐走进去一看,只见这间屋子比刚才的休息室更大了十倍左右,物种设备齐全,高级彩电、餐桌、酒柜、电脑等等一应齐全,还有厕所、厨房、小酒吧等地,仿佛就是一个小型的别墅,灯光为暗红色,充满了暧昧之意,房间之内电器皆为当今市面上最昂贵的那种,地板全用最洁白的白玉石铺成,十分奢侈豪华米莎微笑着带着朱宜锐走了进去,走到卧室,走到巨大的足够躺四五个人的席梦思床前。米莎指着地上的一个大箱子说道:“朱少,这里面是服务工具。”

    朱宜锐一愣,将箱子打开,只见箱子里竟是些情趣用品,、假、鞭子和蜡烛等无所不有。

    朱宜锐不禁嘿嘿一笑,米莎又微笑着把朱宜锐带到屋内的一扇大门前,说道:“朱少,这里是洗温泉的地方,您进去看看吧!”

    朱宜锐将门打开,走进去一看,不禁吃了一惊,原来这间屋子极大,比外面的屋子还大一点儿,屋内有着许多的树木、大石和小花等东西,地面也是草地,屋顶上也是天蓝天蓝的,中间一座巨大的水池,水池上方不断冒着热气。

    米莎微笑道:“朱少,这些树木花草虽然都是假的,但这样的森林温泉,您觉得如何?”

    朱宜锐回过神来,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这里果然是大好地方啊!”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米莎一听,笑道:“估计是女孩子到了。”

    朱宜锐一听,赶忙奔了出去。

    只见三个俏生生的少女正站在大门口。左边第一个是琼斯,只见她今天身穿一件性感低胸礼服,下面的裙子很短,此时根本遮挡不住下面的风光,粉红色的三角若隐若现,十分诱人。

    而中间站着的是苍井空,只见她此时身穿一件学生妹的服装,上衣的扣子只扣了两个,巨大的有三分之一暴露在外面,粉红色的胸罩也是看的清清楚楚,下面身穿黑色长裙,小腿上穿着白色丝袜,此时正一脸微笑着看着朱宜锐,样子说不出的清纯可爱。

    而海薇此时身穿一件职业服装,黑色的大衣一直拖到小腿处,里面身穿一件白色低胸衬衫,雪白的若隐若现,身穿长裤,遮住了奥妙的大腿,但是其玉腿修长丰满之色却是看得出来。

    朱宜锐看着三女的,不禁慢慢地点点头。三女齐声鞠躬,用英语说道:“朱少晚上好!”

    朱宜锐微笑道:“你们好!”

    米莎笑道:“好了!朱少,我不打扰你们玩儿了,我先走了。你们三个要好好伺候朱少,听到没有?”

    “明白!”

    三女说道。

    米莎将门关上,朱宜锐上前,一手搂住琼斯,一手搂住苍井空,对海威说道:“海薇,来,靠在我怀里,我们去喝酒!”

    海薇顺从地靠在朱宜锐的怀里。

    四人来到桌前,朱宜锐坐下,说道:“把好酒拿出来!”

    苍井空从酒柜子里拿出一瓶威士忌,递给朱宜锐说道:“喝这个酒吗朱少?”

    朱宜锐接过一看,从原来的朱宜锐的记忆中得知原来这是约翰尼.沃克。

    约翰尼.沃克(JohnnieWalker)又称尊尼沃克,是苏格兰威士忌的代表酒,该酒以产自于苏格兰高地的四十余种麦芽威士忌为原酒,在混合谷物威士忌勾兑调配而成。JohnnieWalkerRedLabel(红方或红标)是其标准品,在世界范围内销量都很大。JohnnieWalkerBlackLabel(黑方或黑标)是采用12年陈酿麦芽威士忌调配而成的高级品,具有圆润可口的风味。

    另外还有JohnnieWalkerBlueLabel(蓝方或蓝标)是尊尼沃克威士忌酒系列中的顶级醇醪,JohnnieWalkerGoldLabel(金方或金标)陈酿18年的尊尼沃克威士忌系列酒,JohnnieWalkerSwingSuperior(尊豪)尊尼沃克威士忌系列酒中的极品,选用超过四十五种以上的高级麦芽威士忌混合调制而成,口感圆润,喉韵清醇。酒瓶采用不倒翁设计式样,非常独特。JohnnieWalkerPremier(尊爵)属极品级苏格兰威士忌酒,该酒酒质馥郁醇厚,特别适合亚洲人的饮食口味。

    而这里的这种,则是最尊贵的ohnnieWalkerPremier,朱宜锐没想到在这里会看到这种酒,不禁一愣,当下笑道:“那就喝这个吧!”

    海薇将酒接过,用开瓶器打开,在杯子里倒了一杯,递给朱宜锐。朱宜锐笑道:“我要你喂我喝!”

    海薇一愣,继而微笑道:“朱少真坏!”

    接着,将酒喝进嘴里,然后搂着朱宜锐的脖子,凑上嘴唇,和他亲吻,然后将酒吐进了他嘴里。

    朱宜锐感到海薇性感的唇上的温暖,不禁心中大荡,那话儿登时。三女见了朱宜锐裤子高高支起的帐篷,不但不害羞,反而是赞叹道“哎呀!好大啊!”

    “朱少,您真是绝顶男人,这东西竟然这么大!”

    “哦!我的上帝,今天真是太好了!”

    朱宜锐微笑着解开裤子,将外裤、全脱了下来,露出巨大的。

    朱宜锐拿起酒杯,将剩下的威士忌全倒在自己的上,然后对苍井空说道:“来!你给我把酒水舔干净!”

    苍井空微笑着蹲,伸出舌头,甜食起了朱宜锐的。

    “哦……哟西……”

    朱宜锐只觉浑身舒畅,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海薇和琼斯解开朱宜锐的西服,一人用舌头舔舐着朱宜锐的一个,只把朱宜锐舒服得仿佛要升天了。

    “好大啊!我好喜欢啊……”

    苍井空舔了几下笑道,接着一把将塞进嘴里吮吸起来。

    “啊……好……对……”

    朱宜锐舒服的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

    苍井空将大含在嘴里,不停的抽动着,同时用嘴里的香舌舔舐着棒身和,巨大的每次都顶在了她的嘴的最深处,但她丝毫不觉得恶心和不满,拼命的帮着朱宜锐服务,直到后来,朱宜锐的身子也开始不用自主的动了起来,迎合着苍井空的,同时两手抚摸着海薇和琼斯的俏脸和脖颈。

    苍井空为朱宜锐吹了十来分钟,朱宜锐叫道:“够了!我要的!”

    苍井空顺从地将吐了出来,朱宜锐一把将苍井空搂住就近将他按在墙边,用力一撕,将苍井空的学生服撕开。登时,苍井空的上身就只剩下一个粉红色的小了。

    朱宜锐一把将往上一扯,登时,殷红的小露了出来,朱宜锐在一把将苍井空裙子往上一提,里面竟然没有穿,乌黑的幽兰之处露了出来。朱宜锐一把将苍井空的一条大腿提起夹在自己腰上,就要站着。苍井空也伸手抱住了朱宜锐的腰,等待着他进来。

    朱宜锐不由分说,将顶在苍井空的前,只见那里已经开始流水了,同时海薇和琼斯也走到朱宜锐背后,用嘴唇亲吻朱宜锐的后背和后劲,用为朱宜锐做背推“!我你!”

    朱宜锐骂了一句,将一顶,进入了苍井空的身体。

    “啊……疼……啊……”

    苍井空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而此时朱宜锐的才进去一点点,朱宜锐登时感受到了强烈的紧凑和温热感,这确实是只有才能拥有的,当下朱宜锐也不讲什么怜香惜玉,对日本女人不用这么客气,使劲一顶,突破重围,硬生生的捅破了苍井空的。

    “……疼……亚美爹……啊……亚美爹……啊……”

    苍井空不由自主地哭了出来,大声叫着,但朱宜锐才懒得理她,此时他的上已经沾满了苍井空的血和少部分蜜液,当下朱宜锐借用此润滑,大力抽动起来,用尽全身力气在苍井空的里的进进出出,完全不顾及苍井空是否受得了。

    “……好疼……亚美爹……亚美爹……啊……好疼啊……不用动了……亚美爹……啊……恩……啊……亚美爹……啊……你……朱少……你放过我吧……你轻一点儿吧……你……你把人家弄得好疼……啊……亚美爹……啊……我疼死了……啊……救命啊……亚美爹……啊……”

    苍井空哭叫道,那传来的剧烈疼痛加上朱宜锐的强烈攻伐,已经让她痛苦的超过了一切。

    此时朱宜锐浑身大汗,感受着传来的阵阵酥麻快感,心中的快感更是强烈无比,当下一手抓住苍井空的大,拼命地揉捏着,直让它扭曲变形。朱宜锐大笑道:“哈哈哈哈……小日本,你们也有今天……你们……你们的女人也要……也要被老子干……他妈的……老子今天就要你这个日本贱货……你不是迷倒万千男人吗……你不是童颜吗……要在中国亮书法吗……不是要给我们中国的茶叶打广告吗……你不是很出名吗……今天……今天老子非让你这贱货见识到我的厉害!”

    说着运动的更加厉害了。

    苍井空不明白朱宜锐在说什么,但她此时已经无暇去想了,朱宜锐的不断进进出出,拼命地在她的里寻欢作乐,她此时已经渐渐摆脱了痛苦,男女的快感已经开始展现了出来,她咬着牙搂抱着朱宜锐,叫道:“……朱少……啊……用力……用力动啊……用力……好舒服……恩……啊……我……我真的……真的好舒服……啊……亚美爹……啊……好爽……朱少……爱死……爱死你了……我爱你…………你……你的大……插得……插得我好爽……啊……”

    朱宜锐心中大乐,一边更激励地动着,一边用日语说道:“苍井小贱货,你说,……你说我干的你爽不爽?”

    “啊……爽死了……啊……太爽死了……亚美爹……啊……好棒啊……”

    苍井空失神地大叫道。

    “那你说……你说你们日本人是不是都是贱货,你们日本女人都想被我们……被我们中国人狂……永远都是……都是最下级和下等的民族……永远……永远都做我们中国人的……”

    朱宜锐大叫道。

    “不……不……啊……我们……我们日本人是高贵的……高贵的大和民族……是……是世界上最高等的民族……啊……中国人……中国人是东亚病夫……啊……是……是支那人……”

    “八嘎!你他妈是犯贱!”

    朱宜锐说着,一挥手,“啪”的一声给了苍井空一巴掌,接着使尽全力拼命的蹂躏着苍井空。

    苍井空大声:“……用力……用力……爽……”

    朱宜锐双手死死捏着苍井空的一对大,喝道:“你说!你说日本人都是狗,都是贱货,女人都该被中国人!你也是超级大贱货!你们永远都是最下级和下等的民族……你们日本人生生世世都该被别人活活日死!说,不然老子立刻退出你的的下贱的,再也不进来了……”

    “……亚美爹……我说……我说……我们……我们日本人都是……都是贱货……都是狗……我们的女人……女人都该被中国人……被他们……我……我苍井空也是……啊……也是超级大贱货……我们永远都是最下级和下等的民族……我们……我们日本人……日本人生生世世……都该……都该被……被活活日死……啊……快……我说完了……你……你快动……我……我湿了……湿了……泄了……完了……啊……”

    苍井空大叫道,流出大量的蜜液,那滴在地上,很快就聚集了一大推。

    “他妈的!贱货就是贱货!”

    朱宜锐在的滋润下拼命地冲刺着,苍井空在激烈的回应着,两颗巨大的在半空中不断晃动,饮水哗哗直流,秽之情在这里展现得无比真实。

    终于,朱宜锐感到到了顶峰,于是用尽力气猛地冲刺……

    “啊……!”

    随着一阵强烈的快感传来,朱宜锐一松,腰部一挺,滚烫的一滴不少地射入了苍井空的里,接着讲退了出来。苍井空“啊”的叫了一声,身子一软,坐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