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我的江湖h > 【我的江湖】(18)

【我的江湖】(18)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欢欲后宫录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国王游戏欲乱美女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我的江湖】第18章(毒蛇神女)作者:古鱼2020年6月28日字数:10078清风吹拂天意楼那破败萧落,地上灰尘滚滚绝色仙子那清丽的杏目中,闪过一丝哀伤,“流云你在哪?可千万不要出事,要记得你的未婚妻还一直等着你!”

    她精致的俏脸上充满着担忧之情,在闭上眼睛后,脑海中又浮现了在洛阳客栈中,那永远充满自信,意气风发的少年郎!而今,那翩翩少年已不知在何方?

    只留下这落败之后的残砖破瓦。shubao22.la她不禁轻叹一声,低声念道:“情似游丝,人如飞絮。泪珠阁定空相觑。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如今已是愁无数。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好诗,好诗仙子吟得一手好诗哈哈哈”

    只见一道粗狂淫邪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在天意楼大门转角处,突然走进来两个中年男子,二人皆面目丑陋,眼神射出淫邪光芒。

    等绝色仙子转身之后,二人顿时被她的美色吸引住了。

    她淡雅若仙,瑶鼻樱唇,柳叶细眉,双眸明媚,雪肌嫩滑,纤腰盈盈,一袭贴身月白罗裙,勾勒出她玲珑浮凸的火辣身材,一双怒挺的豪乳,几欲裂衣而出。

    再看她明明有着仙子般的高洁气质,却从骨子里散发着迷人的媚态,而这种媚态却是谁也学不来的,可她却偏偏把自己表现得圣洁无比。别的女人生怕男人发现不了自己的妩媚,而她却偏偏想藏起来,可越是这样,举手投足间就更有女人味,这是仙子与淫娃交织在一起,形成的一种别具一格的气质。

    她骨子里妖媚到极致,玉容却淡雅若仙,美色更是艳绝天下,但是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并不是她的这张脸,也不是她的身材,而是她那种美艳成热的风韵。

    她明明只是芳龄女子,却有着媚热妇人才有的风韵,当真令人啧啧称奇。

    她身穿月白色宫装罗裙,裙角绣著一只展翅欲飞的紫色凤凰,内穿绛紫的云影裹胸,外披一层白色贴身长衣,高挑的身材饱满而成热,硕大高耸的豪乳包裹得严严实实,可即使这样,也足以令大多数男人心跳加速,直欲扑上前去揭开她的伪装,去探视内里的诱人风光。

    这绝色仙子正是我的未婚妻“华天香”,不仅是大晋的“天香公主”,更有着“北朝女神”的称号。

    华天香皱起秀眉,仔细打量这二人,其中一人四十五六岁左右,个子瘦高,皮肤略黑,面容犹如无常,但却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而另一人,稍微年轻一些,但也有四十岁左右,长得极胖,白白嫩嫩的,笑口长开,好像是个极为憨厚的人,但那淫邪的目光,却怎样也不会是憨厚之人应有的!

    刚才说话之人,就是这个笑嘻嘻的胖子,他从头到脚仔细打量着这名绝色仙子,心中暗道:“此女有着不符年龄的成热风韵,而且身子更是饱满媚热,想必被男人开发过度,才会如此。再看她骨头里那掩饰不住的妖媚,却偏偏把自己摆得圣洁无比,就连衣服也包裹得严严实实,这种落差之感实在诱人无比!”

    华天香见这二人色眯眯地盯着她身上的私密处,不禁微微着恼,于是怒道:“尔等是何人,为何来此?”

    胖子抚摸着大肚腩,淫笑道:“小娘子,这该我等问你才对,天意楼乃我欢喜教与阴阳合欢宗的敌人,现在还有残敌在外,因此我等才守候在此,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回来,却不想等到小娘子这样的天仙美人!”

    那瘦子也用阴狠的目光盯着华天香高耸的酥胸,恨不得一把扯开那碍事的胸衣,握住那两对饱满浑圆狠狠搓弄一番。

    “看小娘子感伤模样,莫不是与这天意楼之人有感情纠葛,老夫想定不是江晟这个死鬼,想必是那他那个长得不错的儿子江随云吧?”

    胖子抬起那副痴肥丑脸,也跟着补充道:“小娘子,你听哥哥劝,江家父子都不是什么好人,多年前他竟然勾走我等门派的花仙,真是可恨!”

    听到这二人的言外之语,似乎天意楼还有人逃出去了。华天香不由心头畅快起来,想必流云也逃出去了,她心中暗道:“流云,你一定不能有事,可知妾身一直在等着你,不论今生后世我们都要在一起,永不相离。”

    她凝目看去,见这二人悄悄地围了上来,他们左右分列,打定主意不让她逃离,不由怒道:“妾身与尔等无冤无仇,为何如此咄咄逼人?”

    胖子盯着她的胸脯,淫笑道:“你与江流云这小贱种关系不清不楚,怎样都要给我等一个交代,不如小娘子陪哥哥们耍上几天,再放过你如何?”

    华天香仙容若冰,冷声斥道:“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真以为本宫会怕尔等两个小喽啰!”

    胖子嘻嘻一笑,也不恼怒,但嘴上开始不干不净起来。

    “小娘子自称本宫,难道还是一位皇家贵女?但见你一副骚浪样儿,也不像啊!你这身子,与你年龄不符,倒像被男人开发过度的样子”

    “闭嘴!”华天香脸颊羞红,心中恨意大起。

    胖子说了一通,那瘦子又接上,羞辱道:“我等二人,乃教中巡色使,自有品观女子的本事。我观你眉间春情浓烈,定是久经性事,这奶子又大又圆,想必经常被男人揉搓,两腿之间还有缝隙,想必骚穴也被经常被人操弄,全身上下更是饱满媚热,倒像个三十来岁的热妇,可见你这幅身子被开发到什么程度?虽然如此,你却极力掩饰,用衣服把自己包裹得严丝合缝,不让人察觉,可骨子里流出的骚浪媚态,却怎么样都掩饰不住。你本质上是个淫娃荡妇,但外表却故作圣洁,可见你性格极是闷骚。”

    这二人越说越不堪,仿佛知道她的过往,令她羞恼万分,不由从袖中抽出一把雪白软剑,就像二人刺了过去。

    华天香身姿妙绝,挥起软剑来,如翩翩舞蹈,竟有如万霆之势,立即将二人裹在剑影之中。只见在一片雪光之中,她犹如九天仙子,动作好看至极,但威势却丝毫不减,压迫得二人喘不过气来。

    二人在两派也是不凡人物,地位很高,本身也是一品高手,但华天香显然更厉害,已然达到一品顶级高手的境界。

    这二人哪想到眼前这仙子佳人年纪不大,就有如此本事,她不仅功力高深,就连剑招也是妙绝,真是看走了眼。不过他们二人配合惯了,还有绝招没使出来。

    他们身影闪动,运掌成风,怪叫着在剑影中穿梭,竟有如鬼魅,但他们快,华天香更快,她犹如凌波仙子般在空中飘飞,那剑影就像飞雪一般,落在二人四周,且范围越来越小。这飞雪剑法乃月宫不传之秘,很小的时候,华天香就已掌控自如,到如今更是练得大成。

    仙子的剑法越来越凌厉,这二人明白已到危急时刻,他们对视一眼,同时发动,那瘦子十根手指突然射出十道气剑,而胖子大吼一声,竟把全身功力逼了出来,瞬间身上散发出雾气。这是两派花谷绝学“内气外显”,乃拼命绝招,一旦使出很难再收回,在危急时刻,这二人也无可奈何,哪怕拼得元气大伤,也要制住这厉害女子。

    瘦子以内力化剑,自然极为厉害,但胖子那雾气更有名堂,他修炼的乃是一种毒功,这雾气外显则是混入毒物,只要吸上少许,就会内力尽失。

    华天香哪料到这二人还有如此奇招,闪过瘦子的十道剑气,却躲不掉胖子的毒雾,她不小心吸上两口,瞬间就觉得天晕地旋,全身功力竟使不出来。

    这二人相视一笑,站到华天香跟前,瘦子捏了捏她煞白的俏脸,淫笑着:“真美,好久都没有和这样的美女疯玩了,今晚老夫又有得消魂。

    胖子也淫笑着,盯着她高耸的酥胸,探出手来,缓缓地伸了过去,口中叫道:“这骚奶子又大又挺,真是馋死老子了!”

    在这二人以为得逞之时,华天香美目中射出寒光,方才她下身一热,感觉被一个小信子轻微地舔了一下,那剧毒便解开了。她很清楚这二人的武功与她差距极小,俱是一品高手,想要胜过定会花费极长时间,说不定还会引来别的高手,于是便不动声色,装作中毒的样子,来迷惑这二人,找机会一击致命。

    胖子隔着衣服握住她的豪乳,大力搓揉几下,口中赞道:“真是极品好乳,又大又圆,手感很好!”说完又用手指捏向乳头,只捏了几下,突然淫眼大睁,兴奋地叫道:“这骚货竟然被人穿环了,刚才还装得仙子一般,真是看不来啊!”

    华天香那如仙般的俏脸,竟开始变得娇媚起来,那双明媚杏目也好像泛起水光,在被胖子玩弄美乳时,她竟然甜腻地娇哼了一声“嗯~~”那声音又酥又软,诱惑至极。

    胖子更激动了,他兴奋地扯住“乳环”,向外拉去,同时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胸口向乳房抓去,等他的肥手与那滑嫩浑圆的豪乳亲密接触之时,突然扯住乳环的手指,竟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只瞬间,他全身就麻木起来。

    而那瘦子正转到仙子的身后,抱住她的纤腰,不断用硬挺的肉棒戳向她的硕臀。在胖子被袭击的片刻,仙子的玉臂向后轻挥,竟然隔着衣服用素手抓住她的肉棒,嗲声道:“爷,好大的本钱啊!让奴家又爱又怕。”

    瘦子感觉自己听错了,这高贵仙子竟会说出如此娇腻淫语?这不是错觉?他如在梦中,就连胖子颤抖着倒下,也不曾注意。那软嫩小手很有技巧地握住肉棒轻轻撸动,竟令他感觉到一丝快意,就连精关也开始松动起来。他激动无比的把住那圆润高翘的硕臀,欲要解开仙子的罗裙,让自己硬得快要爆炸的肉棒狠狠操进她的骚穴里。

    正当他沉迷于幻想,欲要脱掉华天香裙子的时候,突然仙子那如粉藕般嫩白玉臂上的乌金手镯竟然动了起来,随即变成一条小蛇,闪电般地探头对着肉棒咬了一下。

    没等他惊呼出声,就身中剧毒倒在地上,两人抽搐着身体,惊恐地看着眼前绝色仙子,他们怎料到这仙子般的佳人手段竟然如此毒辣,更想不到像她这样的美人身上竟然藏着毒蛇。

    胖子中毒更深,连话多讲不出来,而瘦子还好一些,他颤抖着求道:“仙子饶命救救我们饶命”他双目不再如方才那般阴狠,竟露出一丝可怜求饶之意。

    华天香想了片刻,突然觉得这二人还有作用,首先可以问出流云的死活,其次还是一品高手,如果收作手下,倒也有一番大用。她整理好凌乱的衣服,站在二人面前,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神,俯视片刻,才寒声道:“本宫可以饶了尔等,但从今以后必须做我的仆人,你们可愿意?”

    瘦子连忙颤着舌头,弱声道:“我我愿意”而胖子也眨着眼睛,其意不言而明。他们二人本是纵横在河西之地的黑道恶徒,本身又极为好色,被正道侠客追杀下,不得己才投到淫道二派,被授予巡色使之职,本是半途加入,更谈不上忠诚,再说哪有自家性命重要?更何况这个仙子也不是什么良家女子,或许还是个人尽可夫的骚货,自己跟着她,说不定有机会一亲芳泽。通过刚才亲密接触,他们已深深迷恋上华天香,只觉得这位仙子无处不美,光身上散发出的香味,就能让他们迷醉不已。

    见二人求饶,眼神中散发出色欲之情,以华天香的聪慧哪不明白他们的心思?

    她秋波暗转,心中一动,便媚笑道:“以后好好跟着本宫办事,自然不会亏待了尔等!”说罢,先放出雪白玉腕上乌金手镯,顿时化作一条黑色小蛇便咬住瘦子,开始吸取他身上的毒液,接着又轻轻解开胸衣,那雪白高耸的双峰微露,中间是一道深深的乳沟,望不见底。二人看得鼻血多差点冒出来,浑然忘了自己性命危在旦夕。只片刻,就从她紫色胸衣下面钻出一条碧色小蛇,如铁丝般粗细,在她雪白豪乳上游动,在主人的命令下,一下子射到胖子的身上咬了一口。

    胖子顿时感到寒热交迫,痛苦地嚎叫两声,竟发现毒已解,这时瘦子也站了起来。二人连忙躬身行礼道:“河西二凶,罗阳,焦挺,拜见主人!”

    华天香点了点头,看向二人,问道:“如今尔等脱离淫道二派,不会有麻烦吧?”

    胖子罗阳笑了一声,不以为意道:“主人尽管放心,像我们这等半道加入的江湖中人,在淫道二派甚多,且大多担任巡色使之职,来去自由,无人管顾,当然不会有任何麻烦。”

    瘦子焦挺也点头称是,随即又疑惑道:“主人,难道你不施展手段控制我等?”

    华天香摇头道:“不必,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只要忠心办事,本宫自不会亏待尔等。”随即她美目又变得温柔起来,脉脉含情地望着二人,嗲声道:“只要让本宫满意,说不定有机会得偿所愿。”

    二人一听大喜,连忙顿首道:“愿效死命。”

    华天香出生在皇家,自然有一套驭人的本事,她见这二人好色,便稍加手段诱惑,果然令这二人心动不已。接着她又打听我的下落,二人道:“前几天杀入天意楼,只有江晟在,并且他还点燃了西域火药与许多人同归于尽。”

    华天香叹息一声,心中暗道:“看来我这位公爹不像外人所说的那般虚伪狡诈,本身也是刚烈的男儿。如今看来流云已脱得此难,而与人交好之人当属张昭远,不如找个机会打听一下他的下落。”

    正当她想得出神,忽然远处奔来一匹枣红色的胭脂马,一名身着绛红色轻纱的美妇正骑乘在上面,她看到华天香就连忙下马走了过来。

    罗焦二人连忙表衷心,挡在华天香前面,抬眼向美妇望去,只见她长得非常妖艳,那骚浪之态溢于外表,绛红色轻纱为透明之状,一双粉臂隐约之间露在外头,里面是个纯白色的抹胸,勉强包裹住了她那丰满的酥胸,但还是有一小半雪腻和半截深深的乳沟露在了外面,看上去虽显妖媚却又不失淡雅,而下身则穿着一件非常短的纯白色罗裙,下摆将将够到大腿根部,走动中隐约可见那私密处的风光,那绛红色轻纱非常长,在轻风吹动中,紧紧地贴在她饱满丰润的雪白长腿上,这半遮半掩间轮廓清晰可见,看上去诱人至极。

    这美妇也不管他们二人,走上前来躬身行礼道:“贱妾赵幽兰见过公主殿下。”

    罗焦二人一听,微微吃惊,想不到他们刚刚投靠的主子,竟真是大晋公主,心中更是惊喜莫名。

    华天香轻摆了一下素手,示意二人退下,然后对着美妇赵幽兰问道:“兰姨可有急事?”

    赵幽兰抬起那风骚妖媚的俏脸,看上去有些愤恨恼怒,她颔首道:“陛下陛下,让您速去大内春芳阁,说要排演节目,以招待林胡使节”还没说完,她就偷偷打量着眼前这位天仙公主,见她没有恼怒,才继续道:“宴会表演节目结束后,还要来一次竞价,陛下说近来用度极大,内府入不敷出,需要公主您出些力气。”

    听她说完之后,华天香玉容微微有点哀伤,但那明媚双目却闪出寒光,她长叹一声,道:“等回去再做打算。”

    赵幽兰点点头,同时媚眼又扫向这残砖破瓦,不禁问道:“可有流云公子的消息?”

    华天香摇头不语,美目有些失神。

    赵幽兰本不想再多言,但突然想起一事,便说道:“公主殿下,大内御林军左军统领之职将在近日定下,陛下有意从豪门大族中挑选一良俊之才担任之,可流云公子下落不明,这如何是好?”

    华天香想了想,暗道:“看来必须赶紧见到张昭远,即使寻不到流云,还可让张昭远担任这统领之职,以洛阳豪商张家的能力,只要愿意出钱,再加上自己暗中使力,那左军统领之职还不是手到擒来!”

    她美目一亮,心情顿时好了几分,便回答赵幽兰,道:“无妨,本宫自有计较。”随即她目光又转向罗焦二人,吩咐道:“本宫近段时间,要有一番大事要做,正缺少人手。二位长者身为黑道巨擎,想必结识了不少高手,不知可否请来听用?”

    二人连忙恭敬道:“我等愿为主人罗织高手!”

    华天香满意地点头道:“如此有劳二位了。”随即又转头看向赵幽兰,暗示眼色,道:“兰姨,你就跟着两位长者一起办事吧,记住好好伺候二位。”

    二人大喜过望,虽然这位美妇远不及华天香那般仙姿动人,可骚浪风情却犹胜之,也是万中挑一的美艳佳人。

    等华天香飘然而去后,他们就立即放肆起来,赵幽兰骑到胭脂马上,他们也跟着上去,一前一后,面对面夹住这艳丽热妇,开始动作起来。这三人加在一起分量可不轻,也幸好这匹胭脂马是千里挑一的良驹,否则还真承受不住这重量。

    三人共骑一匹马向洛阳郊外行去不到片刻时间,赵幽兰便嗲声叫了起来。

    “二位爷,不要这样嘛!啊好害羞啊!会被人发现的啊!罗爷你你好可恶竟然竟然插进来了哦好大好粗捅死奴家了”随即,她的声音又唔唔含糊不清原来被焦挺吻住了艳唇。

    这二人方才被华天香勾起欲火,早已不堪忍耐,也不怕被路人发现,就急忙上马开始淫玩这个骚媚热妇。还好他们只挑人烟稀少的道路行走,否则定会被人围上来看热闹,尽管如此,但还是惊动了不少在田地里劳作的农夫。

    这帮庄稼汉,哪见过如此场面,不禁纷纷惊叹不已,更是觉得城里人会玩。

    当注意到马上女子那骚媚迷人的风姿,又瞧见两个男子丑陋不堪,不觉扼腕叹息,感叹一声,“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他们不自觉地解开裤子,掏出肉棒撸了起来,马上美妇,酥胸全部露了出来,一对雪白大奶子又挺又圆,只是乳头有些发黑,但也不是村里那些黄脸婆所能比拟的,这美人平常哪得一见,也只有梦里才有出现。

    在马上,罗阳快速耸动下身,肥嘴凑到赵幽兰耳畔,淫声道:“骚婊子快好好表现,否则老子不介意让这几个村夫来肏你骚屄。”

    瘦子握住她的那对大白奶子,也淫叫道:“臭婊子,给爷再浪点,拿出本事来,否则老子们可要双龙入洞,插烂你的骚屄。”

    赵幽兰仰起那春情俏脸,媚眼骚浪无比地白了他一眼,腻声道:“两位爷,奴家身上还有一处骚洞正空虚着呢!”说罢她探手拔出罗阳的肉棒,又挺起骚穴凑到焦挺的肉棒上,用力往前一靠,便尽根而入,接着又将罗阳的肉棒凑到自己的后庭菊花上。

    “啊胖爷,用点力奴家此处比较紧窄,需要爷发力才能进入”

    罗阳见她一副骚浪求肏的模样儿,心中更是兴奋,连忙吐了一口唾沫抹到她的菊门上,等到湿润后,才挺起肉棒,缓缓地刺了进去。

    等他们双棒入洞后,罗阳又御马疾驰起来这胭脂马上下跳跃,奔跑极快,等它跳跃起来,赵幽兰身子就往前急冲,骚穴便被焦挺的肉棒尽根捅入,而罗阳的肉棒则往外抽出,等落下时,那腚眼又一下子坐到底,将肉棒完全裹入肛菊深处。

    三人歇歇停停,从晌午时分肏到日落时刻,赵幽兰高潮了数十次,那淫水染湿了整个马鞍,罗焦二人也射了七八次,尽管身为一品高手,也感到腿脚发软。

    而赵幽兰虽然骚穴和腚眼被操得红肿,但精神却越来越振奋,她心道:“姥爷不亏为圣人,赐予的采补功法当真不凡,短短半日,功力竟然又有进阶。

    她媚眼诱惑地望向这二人,只希望这行程越远越好*********在大晋皇宫内,一位侏儒老人正慵懒的躺在大殿正中的龙座上,他两鬓斑白,双目昏花,脸上皱纹纵横,还有着不少老人斑,鼻子粗大,嘴唇肥厚,下颚胡须半白,却有如针刺一般。

    那金色龙座甚是高大,他那矮小瘦弱的身子缩在里头,看上去像个搞笑的小丑,虽然身材五短,但脑袋却奇大无比,令人感觉到一副不伦不类的样子。

    他高高在座,殿下站着几个穿着官服的大臣,正弓着身子,连大气多不敢喘。

    尽管这个侏儒丑陋搞笑,但众人却丝毫不敢有嘲弄之意,因为他就是西晋皇帝“华春”,自四十五岁登基已历二十年,别看他是个侏儒,但手段却厉害至极,在朝内力压众臣独掌大权,在外威慑平南,镇北两位王爷,让他们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异心。

    大晋历代皇帝俱淫乱不堪,上代皇帝更是与其母乱伦,这华春就是二人乱伦下的产物,本来先帝不会让一个侏儒当上皇帝,但华春却手段不凡,他抢先发难,联合司马家发动政变,才坐上皇位。

    立位二十年,他幽避深宫,不管朝政,只顾自己淫乐,但却牢牢掌握军权,广布耳目,所以才无人敢与之作对。

    殿下一位老年大臣启奏道:“陛下,如今东齐内乱,我朝可乘此良机出军夺取土地人口,还请”

    他话音未落,就被华春抬手打断,接着坐起身子慵懒地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赵相莫要轻启战端,国泰家和,好好享乐,岂不更是美哉?”

    老臣皱了皱眉,有些无语,他旁侧的礼部尚书,站出来启奏道:“陛下,如今林胡使节已然入朝,不知按怎样规格接待?”

    “林胡势力强大,不可轻慢待之,此事朕心中有数,就在春芳阁好好招待一番吧,你等带好钱财,朕的干女儿“天香公主”会上演一出精彩大戏,可不要到时荷包空瘪,再扼腕叹息。”

    几位大臣互相看了几眼,眼中俱浮现出淫色,就连刚才一副正经模样的老臣赵相也不例外翌日清晨,阳光透过贴着“喜”字的纱窗照射到新房大床上,于意涵缓缓睁开美目,此刻她正光着雪白身子,被两个肥胖男子紧紧缠住。那艳红的大床上已凌乱不堪,棉被床单俱散乱在一侧,上面还有许多淫乱的痕迹。

    张家父子搂抱着她的雪白娇躯,正呼呼大睡,口中发出如雷般的鼾声,显然这两人累坏了。于意涵抬眼朝身上看去,那乳环和阴环正闪着淫靡的光泽,而自己嘴角,青紫的乳房,肿胀的阴唇及合不拢的菊穴,都沾满了白色精斑,而张昭远那半硬的肉棒还插在自己那肿胀红艳的骚穴之中,张进财那张肥丑老脸正埋在自己雪白高挺酥胸上,大嘴还含着一只乳头。

    看到此情此景,她不禁脸色羞红,昨晚在睡下后还不到一个时辰,两人肉棒又硬挺起来,不顾她的反对,就强行肏弄她,不但小嘴,骚穴,肛门,都被插了无数次,而且他们还想玩双龙戏珠,用两根粗壮肉棒一起插弄她的骚穴。只是她的骚穴比较紧窄才没有被他们得逞,后来二人又试了很多次,甚至在一根肉棒完全插进后,另一根的龟头也挤了进来,那胀痛满足的滋味,不禁令她求饶起来,最后在二人逼迫下,帮他们做了一次毒龙后,才放弃了双棒入穴。

    她推开两个睡得像死猪一般的父子,披上一袭白色轻纱,向浴房走去。张家的浴房设计得别具一格,那烧好的热水在高阁上蓄好,通过铜管连接到浴房,只要拧开机关,那热水就会从无数个细孔中喷出。

    于意涵站在淋浴中,热水从头部喷下,湿透了她那亮黑的秀发,粘在雪白的酥胸上,她皮肤光滑无比,那热水浇过,在她丰润饱满的玉体上,留下无数滴晶莹的水珠,缓缓地从雄伟的硕胸往下滴落。

    她的一双玉手仔细搓弄着被张家父子侵犯过的地方,雪白硕乳,硕大肥臀,红肿小穴,褐色肛菊素手抚摸过的地方,皆是诱惑迷人之处,竟引得在窗外偷看的老张头那根疲软的老鸡巴也硬挺起来。

    老张头为人老辣,经验丰富,他知道眼前这个狐媚美人,经历一番云雨之后,必然会来此处洗浴一番,所以不顾伤势一早就守候在此,可惜双手撑着拐杖,否则定要掏出肉棒狠狠发泄一番。

    此时,我正在楼下,见到这老色鬼正鬼鬼祟祟地趴在浴房窗口,心想:“这老杂毛定在偷看张府女眷洗浴。”顿时心中鄙视万分,暗骂一声道,有贼心没贼胆的老色鬼。

    令我想不到的是,他不但有贼心,更有贼胆,甚至后来他还以长者身份要求张家财让我娘伺候他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昨晚见张家父子一起侵犯我娘,我心中正着恼着,感觉自己最重要的事物被别人拿去玩弄,胸口憋着一口怒气不得发泄忽然从转角处,走来一位身着白衣,看上去淡雅若仙的女子,我连忙迎上去,礼敬道:“流云见过二姨。”

    那修长窈窕的身影慢慢地走了过来,她身穿月白色逶迤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优雅中带著妖娆,那秋水般的俏目顾盼多情,见到我后,微微施礼道:“贱妾梅绛雪,见过少主!”

    我对自己身份转变,有些适应不过来,竟怔了一下,才回过神来,道:“梅姨不必如此,平常我们就以姨侄称呼,如何?"梅绛雪娇笑地看了一眼,点头答应道:“奴家谨遵少主吩咐!”她见我脸上愁云惨淡,立刻明白为何如此,便劝慰道:“少主当敞开胸怀,毕竟我等修炼淫功的女子,自然少不了男人。”

    我摇头苦笑道:“事情临到自己身上,还是有点接受不了。”随即我脸色一变,又恨声道:“张进财这肥猪与我娘交欢,我尚能忍受,毕竟他们是夫妻,可张昭远这小子竟然乘机而入,当真可恨!”

    听闻此言,梅绛雪惊呼一声,捂住小嘴,她怎想到我娘竟如此骚浪,竟然与一对亲生父子发生关系。

    这时,从我背后探出一个肥大脑袋,正是张昭远这厮,方才我的一番话竟被听去了。他转到我面前,突然就跪在地上,抬起肥手狠狠抽了自己两记耳光,但那双色眼却瞟向眼前这位淡雅若仙的绝色女子,口中发出嚎丧般的声音,叫道:“二哥,我不是人,对不住你啊我竟然对后娘起了不轨之心我无耻我该死”说完,眼睛一闭,似乎任由我发落。

    我恨不得一掌毙了他,可想到他对我着实不错,而且还相交这么多年,实在忍不下心来。梅绛雪见我手掌抬了又抬,怕我真对张昭远出手,于是赶紧拉住我,劝道:“流云,算了!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再说也是三妹情愿的,我们也不能说什么?”

    我叹息一声,说道:“罢了,以后待我娘好点,不许玩什么双龙戏珠,知道吗?否则我一掌拍烂你的猪头。”

    张昭远大喜过望,说道:“二哥果然义气,小弟感激莫名,以后旦有吩咐,即便让我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眨一下眼睛。”说罢,还轻轻扯了一下我的袖子,又继续淫声道:“二哥,不如将如壁母女接回来住,这两个骚货久不沾雨露,说不定会勾引野汉子。”

    我哼了一声,点了一下头。

    张昭远忽然大叫一声:“糟了!”

    我和梅绛雪疑惑地望着他,等待后文。

    张昭远拍了一下脑袋,叫道:“我爹在城西有座妓院,生意一直不好,于是他便将如壁母女二人派过去坐场子,顺便接客揽生意。”

    “操!”我大骂一声,这老肥猪死在钱眼里了,竟然让自己姬妾去做妓女,还帮他接客赚钱。

    梅绛雪脸颊羞红,暗叹这张财主真是无耻之极,她美目看了我一下,道:“流云,不如我们去那处妓院接回母女二人,随便打探一下消息,如何?”

    我点头答应,同时用手狠狠拍了一下张昭远那肥硕的大屁股,骂道:“死胖子,还不赶紧带路!”

    张昭远疼得大叫一声,随即又舔着脸,像狗腿子一般,走到前面,说道:“二哥,请随我来”

    我们装扮一番后,坐上豪华马车,向西市行去只是为了接人,顺便打探一些消息,自然不着急。张昭远这厮惯会讨女人欢心,在路过集市时,便买些冰糖葫芦,五彩糖人等一些小玩意,逗清丽仙子梅绛雪开心。

    早年间,梅绛雪闭门习武,出入江湖后,又遭逢情变,一直没闲下来,如这般逛街尚是首次,张昭远察言观色,把仙子逗弄得极是开心,竟如同孩童一般,嬉闹着闲逛。

    两人有说有笑,走在前头,竟把我冷落在一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