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年后母子突破(番外) > 年后母子突破(番外)04

年后母子突破(番外)04

推荐阅读: 翁媳乱情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流氓后宫录乡村乱情大隋皇帝(全本)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仙子下地狱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国王游戏日遍古今

    《年后母子突破》番外篇第四章姐妹情深俩位老妈的融合速度出乎人的想象,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从不熟知,到纳为知己,甚至到了不可一日无君的程度。我和强子分析了一下,还是有原因的。

    他妈这辈子,那是一心扑在了工作上,年年不是三八红旗手,就是劳模,获得了荣誉的同时,也捆绑了自己,很怕哪里做的不符模范的要求,所以严于律己那是必须的,在单位做到爱岗敬业,同事间严肃,师生间严厉,夫妻间正经,母子间严母。

    好像一切角色都脸谱化了,有固定的模式开始是自己要装作那样,最后自己也闹不清是装的还是自己本色。而和老妈在一起后,不知是何原因,感觉不用伪装了,说白了也简单,没有利益关系,也就不用装,只不过是儿子朋友的老妈吗。

    而我老妈,原来有单位,后来为了照顾家庭,早办了病退,一直在家做专职太太,和外界接触的机会少,她又不像那些官太太会享受,天天打麻将,遛狗,做美容,她看不上那样的,结果就是孤单寂寞冷,没有朋友,最近虽然痴迷广场舞,但舞伴间也是泛泛之交。

    说白了,俩位的共同特点,都是交友黑洞,而且经历和社会位置差不多,于是乎,相见恨晚啊,从见面聊到网上,又聊到见面。俩人的相识,互相的改变挺大,特别是强子妈,不在做工作狂了,说,生活不止眼前的工作,还有休闲和享受。一直以担任班主任为自豪,今年也不担了。

    一个社会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需求重要,这是个重大的经济课题,可以上升到哲学层面。

    那么她俩到一起都聊些啥呢?很多很多,主要分为几大类,工作不顺心,家庭不幸福,老公不可心,婆婆不讲理,小姑子太刁蛮。

    当然大伙肯定不爱听她俩这些吐槽,后面当然有精彩的,因为女性一旦结为知己闺蜜,所聊内容的私密和奔放程度绝对是男人间望尘莫及的。

    我在把老妈侍候酥软的情况下,她交代的情况复原一下。

    强妈:“你说结婚,要这些老爷们什么用?我现在自己挣的钱完全够我花,一点用没有,后悔了,整天看着还闹心。”

    我妈:“也不能这么说,到了为难处,还是自己老头护着你,也有人帮你撑着不是,就算再不济,床上还是有点用的么,,,哈哈哈。”

    俩老妈每天晚上都QQ聊一阵,网上聊天的特点就是胆子大,宽容度高。

    强妈:“可拉倒吧,床上也没用了,都老了,谁还惦记那事啊。”

    我妈:“不会吧?难道你俩都戒了?”

    强妈:“戒没戒的我也不知道,反正上次是哪年好像我都忘了,唉,成黄脸婆了,人家也懒着看咱一眼,那你俩口子还有?”

    我妈:“你别那么说,咱这才多大岁数,孩子刚不用操心,正应该是潇洒的时候,我俩啊,,,,也不行了,差不多十来天能一次。”

    强妈:“啊?那么多啊?看来我这是不正常了。”

    我妈:“我看这事不能全怨人家,你也有责任,你是不在床上也一本正的啊?”

    强妈:“那还能咋的啊?别的我也不会啊。”

    我妈:“哎呀,我一想就能想出来,你就躺那不动弹,不管人家如何折腾,你就来个不知不觉,是不?”

    强妈:“不就应该那样么?女的还能咋着啊?”

    我妈:“唉呀妈呀,就你那一点反应没有,你说人家谁还有兴趣了,估计也是吓怕了。你得给点反应不是,该叫就叫两声,该配合动,就动一动。”

    强妈:“啊?那,,,叫出来还行?多难为情啊?咋动啊?那他不会嫌我下贱,淫荡啊?”

    我妈:“你说你还知识分子呢,没听那句话啊,男人就喜欢,床下是淑女,床上是荡妇么?”

    强妈:“哎呀,,,,那我可做不了,,想想就恶心,,。”

    我妈:“你那啊,叫压抑自己,最后是自己憋屈,老公还嫌弃,你说,这图啥。”

    强妈:“男人就是贱,就喜欢贱女人。”

    俩人聊的虽然有分歧,但绝对不影响兴致,那是越聊兴致越浓厚,最后聊上床了,啊,,别误会,是这么回事,俩人聊到情浓时,电话和QQ都嫌不尽兴,于是,强妈在老公不在家,强子也没去骚扰的一个周末,约了老妈去做客,并且住一晚,来个尽兴的促膝夜谈。

    据说,俩妈还挺能疯,压抑太久,一旦释放,那能量是惊人的。做了几个菜,喝了点小酒,就这么晕晕乎乎的,从酒桌聊到了床上。

    强妈最纠结的一点,女人在床上应该是啥样,啥样才能讨男人欢心。

    我妈耐下性子,谆谆教导起来:“其实简单,就是放开,别压抑着就好,就像这样。”说着用手摸了下强妈的乳房。

    强妈反应很强烈:“啊,,,哎呦,嘶,,嘻嘻,哈哈,好痒。”这身体绝对没经过开发,太敏感了。

    我妈:“你看,你老公摸你的时候,你哪管给点这个反应也行啊。”

    强妈:“我不让他摸,多细应人啊。”

    我妈:“啊?那他亲你,你啥感觉?”

    强妈:“亲嘴么?那多脏啊。没亲过。”

    我妈都快崩溃了:“那你俩肯定是媒人介绍的。”

    强妈:“哎呀,这你咋知道?”

    我妈无奈的道:“还用问?要是自己恋爱的,你真心喜欢他,就不会考虑脏不脏,你会渴望他亲你,接近你。”

    说着话,老妈又开始把手伸向她:“放松,别想痒的事,对,,,这只有咱俩,没人笑话你,也不用怕没面子,对,你现在不是老师,不是妈,只是一个女人,想知道自己身体秘密的女人。”

    老妈边说,手一边抚摸她的胸,慢慢滑向腹部,可能因为职业和性格的关系,她肚子上竟然没有一点赘肉。随着老妈的手越来越往下,明显感觉她身体越来越紧绷:“放松,放松,你只要闭起眼睛享受就行了。”

    再往下已经是那神秘之处,她的手本能的要上来阻止,结果被老妈先喝止:“别动,别动,放松放松,你不是想知道女人在床上应该是啥样么?今天你要放弃全部伪装,别压抑自己的天性,身体什么感受都表现出来,想叫就叫,想动就动,怎么得劲你就怎么来,就别克制自己,憋着自己。”

    女人最知道女人需要什么,也知道咋样才是最舒服,手指轻轻拂动那草丛,撩过那胯间和那大阴唇,手指肚顶在那阴蒂上,轻轻拨动,轻轻滑过那肉缝,指肚擦过小阴唇的尖,力度刚刚好,每一下都让强妈颤抖不已。

    “香芝姐,,,,,,,,,,啊,,,,”嘴里呻吟着,手抓的老妈越紧。

    虽然抚摸的力度和频率加大,强妈的呼吸也越来越重,呻吟声也越大,下面已汪泽一片,虽说洗脑教育和社会伦理可以压抑住人性,但本性不会泯灭,总会被唤起。

    看火候差不多,老妈中指,慢慢插了进去,强妈,那块禁地似乎太久没有被异物侵入过了,边进入,她边“啊,,,,啊。”的叫出了声,并搂紧了老妈,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欲望太强烈,强妈竟然吻住了老妈,老妈兴致也很高昂,也热切的回吻。

    同时手里的动作没停,来回抽插着,并引导她的身体配合着动作:“对,,,就这样,你怎么得劲咋舒服就怎么动,,,,对。”

    就这样,手指已尽可能的插入最深,随着手指的抽插,强妈也配合的越来越默契,臀部跟着有节律的挺动着。

    蜜液分泌的越来越丰沛,随着手指的抽动发出叽叽的声音,一开始紧抓着老妈的手也不自觉的伸向身下,试探着,触碰着以前羞于碰的羞处,每触碰一下,快感都会增加一分,让强妈欲罢不能。

    俩人的动作频率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强妈似乎在酒精和强烈快感的作用下,瞬间领悟了那让人欲仙欲死的真相,手指在阴蒂与阴唇间快速摩擦揉搓着,而老妈已经换做两根手指一起插入,拔出时顺带着大量的淫水,床单湿了一片,叽叽声更显淫靡。

    “是不是感觉手指头不顶用了?想要真家伙插一下?”

    “啊、、、、、、、、嗯、、、、、想、、、、、想、、、、啊、、、、、我要死了、、”

    “真家伙又粗又大,还热热的,还一直能插到底,不像手指头干挠、、、、不解痒、、、想不想要真鸡巴插????”

    似乎最后一句话彻底点燃了强妈:“啊、、、、、姐、、我不行了、、、啊、、、”

    随着呻吟声,身体跟着僵直伴随着时而的震颤,就这样,在俩人手指的努力配合下,强妈享受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呼,,,,,,,,,香芝姐,我、、、是不是疯了?、、、、原来这事是这样的?太,,,厉害了,我好像死过去了一回,真的飘上了天,太美了。”

    “疯什么疯,这叫真情表露,做这事就该这样,你总不信,这下知道了吧?

    这不是什么下贱事,人人都做,为什么不能做的舒服一点,好一点。你说你以前,总是憋着自己,有什么好处。”

    强妈感慨道:“可不怎的,前半辈子算是白活了。”

    老妈:“总憋屈着自己,女人老的快,你是不快停经了?”

    强妈:“就是么,真的是。”

    听完老妈的描述,激动的我不行不行的:“妈,你太厉害了,真是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啊,敬佩之情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啊,嘿嘿嘿。你真的就用手指让他妈高潮了?还亲嘴了?你俩这算同性恋不?”

    老妈:“哼,你才知道啊?要不是为了这家奉献,我说不上能干出啥成绩呢。

    嘶,,死小子,你瞎说啥,啥同性恋,那不是让她体验一下啥感受吗,再说那晚上也喝了酒,就不管不顾了,不过啊,强子妈,真心命苦啊,以后那就是我亲妹妹,你得像孝顺我那么孝顺她啊。”

    我:“啊,那必须的,肯定孝顺,也像现在这么孝顺?”我正侧身搂着老妈,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肚子。

    老妈气的打了我一下:“一说你就没正行,可不行你欺负她。”

    “妈你放心吧,对了,没有她对强子的啥想法啥地?”

    老妈:“也说了点,就说最近强子变化大,老往家跑不说,还老嬉皮笑脸的和她套近乎,我劝她,这还不好么,你说见着多少当儿子的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人家这有了新娘不忘老娘,你偷着乐去吧,当妈的谁不想和儿子亲近啊。”

    “别的没啥了?”

    “那她不主动提,我也没法问啊。”

    就这样,她们母子没啥进展,俩妈的关系已突飞猛进,直至引起我和强子的反酸,我感觉老妈是被强妈抢走了,强子感觉老妈被我妈夺走了,这俩人在一块那腻歪劲,让人有点起鸡皮疙瘩。

    我俩突然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不过也算有收获吧,最起码知道他妈并不是想象中的冰山,而且在已很快的速度融化。

    我劝他别急,这事宁慢勿快啊,心急吃不到热豆腐,再说了,那是你妈,就算你没啥想法,那对你妈好点不是应该的吗,你要是真心疼,爱你妈,就拿出点诚意和真感情出来。

    强子这面还在慢慢培育,不可能有太实质性的发展,不过我和老婆的关系又有了点新突破,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这真是人有多大胆,地就有多高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