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年后母子突破(番外) > 年后母子突破(番外)16

年后母子突破(番外)16

推荐阅读: 翁媳乱情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流氓后宫录乡村乱情大隋皇帝(全本)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仙子下地狱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国王游戏日遍古今

    【母子年后突破】番外篇第十六章锵锵四人行22019-05-28上回书说到小雅被我不小心看了个光光,可能很多看官会以为借此便成就了那好事,其实我也想啊,可特么想归想,现实归现实,梦想照进现实永远是愿景,现实是,我愣了那么一下后,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人了,毕竟场面很尴尬,你也来不及欣赏。9㈨ωéИKū.cOΜ

    一个小插曲并未影响俩家增进亲密度,这种感觉相当不错,我们四人之间都感受到了那强烈的吸引力,至于这吸引力具体是哪方面,是什么,也许是臭味相投,也许是彼此的坦荡,亲密的情感,也许是可贵的友情,也许是那莫名的暧昧,或许都有吧。

    亲密无间,有时会让你有种家人之间的温馨感觉,具体表现,比如互相的关心,体贴,甚至管束,当然也有放得开的玩笑和打闹。

    相比之下小雅更显体贴一些,生活工作上的事,她都尽量帮你想一下,做一些,小紫则更侧重管束,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她的情感,你,这个别干,你去给我干内个,哎呀这习惯不好,你得板着点,强子,去把内什么拿来,对,勤快点,我看看你有没有当二爷的潜质,我好收了你,哈哈哈。

    “是么?那感情好啊,我是没意见,别说当二爷,就是给嫂子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不是,关键得我们家女王大人允不允许啊、、、嘿嘿嘿”

    “切、、、这时候想起你们家小雅了哈,你家你不就是皇上么?说一不二,再说了,为了不让我们家小雅吃亏呢,我准备把我们家P哥送给小雅做二爷,怎么样?小雅?满意不?哈哈哈、、”

    小雅一般只是嗔怒的推她一下,或者打她一下,平时小雅也就这样表达一下自己的反抗和不满。

    生活就这么在亲密间流淌着,只不过和我预想的有差距,四人在一起有温馨,有暧昧,可想进一步却非那么容易,这层窗户纸怎么捅破,谁去捅破,需要一个契机。

    这个契机,说来就来了,说起来呢,这缘起也挺有故事,涉及到我们领导还有我那舅母,这故事要是展开说,怕又能另起一部小说了,可我也得简单介绍下,不然我们四人的发展会让看官们感觉突兀。

    而且跟后来我们两个家族的变故也有关联。

    话说呢,哥们我,生活中也不全部都围着老妈和老婆小紫转,这只是我挑你们喜欢听的说,生活中还有工作,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我的工作已经有了变动,不在是小科员,而是成为我们局长的亲信,并被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可谓一时仕途无量啊。

    可能看官们纳闷变化怎么如此之大呢?走了什么狗屎运?非也,记得我有一篇的题目叫厚黑学没?那篇就想主要介绍我这段经历了,后来一想再开一条线怕越铺越大,于是砍掉了,话说,要想仕途上有发展,成为领导的人,甚至亲信,恐怕是除厚黑之外别无他路啊。

    那怎么成为他的亲信呢?记得有句话么,能成为铁哥们的,必然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

    同学和战友我是不用惦记了,不是一个年代的人,不过一起嫖娼还是可以考虑的,可是、想和领导一起嫖娼,很难,很难,很难,这相当于领导对你敞开了全部隐私,你已经成为他的自己人了。

    那怎么做到这一点呢?首先呢,要在价值观上得到认同,也需要个契机让他感受到,其实开始并非我有意,而是在一次年底聚餐时,我偶尔表达出一个观点,爱,这东西,谁说只能爱一个人?可以爱多个人,只要你能处理好,抽烟也一样,你身体承受得了,是可以抽的,主要看你个人的实际情况。

    而当时有人就反驳说;那都说爱是自私的么,是排他的么,那如果你的老婆喜欢上别人,你会接受?允许?我回答;这个自私与排他是有针对性和对话对象的,比如对别人要求是要专一,你们都对我专一,只爱我一个,而对自己的要求呢,恐怕是多多益善了,偶尔反省说,哦,我要求别人专一了,我是不是该专一一点呢?前面那观点,爱可以同时爱多个人,其实并非我的观点,而是听蔡澜说的,我是非常认同,我们领导,也就是大局长,我们平时都称他为老大,无意间听到,深以为然。

    无意间得到了领导的注意,而且挺认同,于是在单位里接触和交流开始增多,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恐怕我们俩都嗅到了同类的味道,可以说相处甚欢。

    这不算啥,只能说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或者是只打开了一扇门,而想进一步发展,就非光凭运气可行的了,而我做的,也并非完全邪门歪道,也得说展现了我实力这一块,也不弱。

    那么我为老大办了什么事,以至于引我为亲信了呢?我帮他解决了生活中的一个大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他女儿青春期叛逆,而且还早恋了,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说轻了她不理你,重了,就激烈反抗,甚至威胁离家出走,弄得他俩口一筹莫展。

    领导有困难,这时候你不站出来替他排忧解难,还等待何时啊?如果你没这个觉悟,那您活该一辈子只做个科员,也别抱怨世道不公了。

    想不想是个态度问题,能不能是个能力问题,我是想帮他,可能不能帮得上呢?我是动了一番脑筋的,毕竟我离开青少年这个阶段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很多问题可以感同身受一下。

    解决这种问题,我的观点是,宜疏不宜堵,疏,怎么疏呢?也简单,你别自以为是的阻拦她和那男孩的交往,会适得其反,甚至引起叛逆,我呢直接领她去很多别的场合,见识很多成熟而有魅力的男人,也见了不少玩音乐和舞蹈的人,把她的兴趣和注意力引向别处。

    慢慢效果开始显现,她开始想学乐器,也喜欢上一种现代舞,一时生活被安排的满满,果然开始对那男孩澹了,你想想,见识多了,一个中学的小屁孩对她还有多大吸引力呢。9㈨ωéИKū.cOΜ

    而这些爱好一时让大嫂又起了另一种担心,会不会影响正常学业,我说;嫂子,学这些东西不比早恋强么,可以她增加个人修养,以后到社会上也算一技傍身。

    这问题一解决,我在老大的眼里身价立长,大嫂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现在恨不得把我当儿子看。

    很多看官会说,我靠,没那么简单吧,又是萝莉小妹妹,又是跟妈似的大嫂,你小子能那么单纯?额、、、这里面确实有不少故事,不过就别展开说了,否则没完了,话说,我帮老大解决了这事还不算,我再接再厉,帮他解决了另一个心病,小三问题,正是我在单位外面碰到小雅那天,就是去见这位女士。

    。

    这俩人是偶尔认识的,我们老大正直壮年,又身处高位,自然是各种女性青睐的对象,而这位女士也颇具风采,俩人一时天雷勾地火,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大发觉这女人有点粘人,便有些怕了,我及时发现了老大的隐疾,并挺身而出,解决这问题,我也是一贯宗旨,宜疏不宜堵。

    我借机认识她后,开始给她介绍别的男人,而且我并没有让老大和她立马断了联系,慢慢有了新欢以后,她自然就少找你了,你在给些物质上的补偿,最后我又跟她谈了一波,算是彻底解决了这隐患。

    这件事的解决,直接导致我升了,办公室副主任,说白了是老大的私人秘书。

    看到这里很多看官估计都快跟我急了,你唠叨半天,和你们四人行有个毛的关系啊?啊、、、各位,别急,听我在唠叨一会再见分晓,作为私人秘书,安排领导的吃喝玩乐是主要工作内容之一。

    怎么让领导玩的新鲜,玩出味道,我是大费了一番脑筋啊,去外地玩,除了赶上出差,平时不太现实,时间上也不允许,市内的各种场合,不是不安全就是内容太老套,没啥新鲜玩应,我突发奇想,既然总呆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里,一定会有一种审美疲劳,就如同这大鱼大肉,细粮,天天吃,也腻,偶尔想换换口味,比如山野菜,小咸菜之类的。

    既然钢筋水泥看腻了,咱换换口味,去农村看看真山真水,呼吸下纯净的空气,甘甜无污染的泉水,吃吃没有农药化肥的野菜,应该能让领导满意,而且这地方咱有啊,看官们没忘了我那舅舅家吧,也就是我妈的家乡,哪里山美水美,人也美,特别是我那舅母,大伙印象应该挺深。

    老妈老家那片我没少去,这几年因为工作的关系去的少了,不过听说在老水库那修建了一度假村,这感情好,钓鱼,吃野菜,游山玩水一条龙了。

    为了稳妥,我先行考察了一下,找的向导就是舅母。

    一见到她,我不仅想起老妈提起的那由头,心里不仅一动,我这熟女控眼里,舅母确实有些风情呢,多年农村的磨砺并没减少她的风韵,可能是天生丽质?

    也可能是她会保养?算了不多说,舅母也很解风情,我俩应该会有故事发生,谁让我是个熟女控呢,不过也不好说。

    我熘达一圈后,感觉挺可心,虽算不上多秀丽,多壮观,可贵在新鲜,真实,而且距离近,一个周末就够用,我简单的计划了一下,就约了老大。

    老大一听果然兴趣浓浓,选了一个周末,带领我们几个亲信一路杀来。

    度假村里有酒店房间,也有独立的小木屋,晚上还可以篝火烧烤,白天可以钓鱼采山菜,大伙果然玩的很嗨皮。

    而且我发现老大看我舅母的眼神明显有些不对,也难怪,舅母那见了领导,各种展现风情,各种会来事,就算你长得不惊艳,但足以让男人心动,你长得再漂亮,整天绷着死人脸,谁看谁也难受不是。

    差不多了,说到这里就足够了,至于我和领导以及舅母的故事,完全可以另起一篇,唠叨这么多,无外乎是交代出这个地方,还有我的职务,身份有变化,会对后续的发展有影响。

    跟领导来玩了两回,不但景致不错,最关键的是这地方很安全,瞧着老大的意思,大有把这地方发展成他幽会之地,这不仅提醒了我,为什么我们两家不可以来玩玩呢?也许??、也许会发生点什么???这个呼吁可以想象,没有人可以拒绝,我们四人都不是工作在私人企业,没有绩效的压力,没有996的限制,对于娱乐的渴望更强烈。

    我们四人同乘一辆车,我边开车边介绍沿途的景致和故事,路过一个地方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这是我和老妈战斗过的地方,一时内心起了些许波澜,斜眼看了眼副驾驶上的小紫,又从反光镜里看了看那俩口子,兴致都很高,不免寻思,应该让强子开,我享受享受单纯陪两位美女的感觉:“强子,也该你开一会了,我边开边当导游,容易么?”

    我坐到后座,但和我开车时并没多少改变,毕竟后面挺宽敞,我又不能故意往小雅身边凑,不过可以专心的为他们讲解一路的风情,这里踩过蕨菜,哪里踩过小叶芹,这片山上有泥猴桃,那片产山葡萄。

    。

    转眼来到舅母家,约好舅母带着去,毕竟她们村开的,人员地界都熟,熟人好办事么,舅母坐在副驾驶,小紫挪到后面,这下倒好,俩个美女把我夹在中间,我大有一种冲动,来个左拥右抱啊。

    真心不敢,但心里小激动难免,而且挨着坐啊,难免磨磨蹭蹭的,特别是颠簸的时候,更是挤挤蹭蹭,借着机会贴的更紧实,小雅似乎并没有反感,当什么都没发生,我忍不住把手贴在她屁股上,有意无意的摸着,她还是当什么也没发生,我俩都在望着前面或者侧面,偶尔我给他们介绍。HΤΤPs://卅豾.九⑨ωεΝkú.℃ǒM

    这无形中鼓励了我,而这是夏天,她和小紫都穿着七分休闲裤,我和强子直接大裤头,下面的一截腿可都露着,这晃来晃去的,难免就碰到一起,每碰一下,我这心都跟着一揪,准准的触电感觉,在一品,那皮肤好滑啊,贴上我就不想撒开。

    美好时刻总是短暂而稍纵即逝,转眼已经来到度假村,真所谓不得不忍痛割爱啊,你说也怪了,边上就是老婆,你可以放心大胆任意的摸,可你却兴趣缺缺,另一边是朋友老婆,不能摸,不应该碰,可就像两块磁铁一样往一起粘,碰的个心跳,摸的个刺激,真是人心难测啊。

    舅母为我们找了个独立小木屋,说是木屋,确实全由原木搭砌而成,满童话的感觉,不过进了屋就很乡土了,一进屋尽然是厨房,有烧炕的灶台,打开里屋门,里面有土炕,妥妥的农家小屋啊,连屋里的摆设都照搬了农家的原版。

    我是见怪不怪了,其他三人是看哪哪都稀奇。

    按理说,应该俩家各住一个木屋,因为屋里就一铺小炕,住着难免不方便,可独立屋当初设计时候就是为了清净,免打扰,木屋之间间隔挺远,而且我们四人骨子里也不愿分开,于是住在同一屋。

    小木屋。

    这里可以自己开火做饭,也可以叫宾馆里做现成的送来,另外叫服务员为你烧炕,可以让你感受一下住土炕的感觉。

    舅母安排好我们几个,便识趣的找老乡玩去了,而此时也已傍晚,只能一切从简,叫了现成的,然后休息了一下,在周围转了转,转眼天就黑了,山里,眼瞧着天还亮呢,可太阳一下山,转眼就黑了。

    四人躺在热乎乎的炕上,听着蛙叫虫鸣,别是一番滋味呢,我们各自谈着自己的感受,这炕烙着,别说真的很舒服,没准是一种很健康的保健。

    每一样感觉都很棒,唯一抱怨的就是电话没信号,没有WF。

    我说:“你们平时还没被电话骚扰的烦啊?整天的被互联网包围着,被各种资讯轰炸着,好不容易脱离开,还不好好享受一下,难道我们四个来到这,各自捧着手机玩有意思么?”

    他三纷纷点头,强子更来了精神:“来来,玩扑克,玩扑克,输了的受罚啊。”

    开始呢,还文明点,有些像上次真心话大冒险,谁输了谁被罚,受罚者还有选择的余地,你可以真心话,也可以大冒险,后来嫌麻烦直接就由胜者惩罚了,而且打的是对家,俩家分别组成一伙。

    既然以家庭为单位了,玩起来似乎越来越升级,隐隐的有些报复心理,你下手狠,我比你还狠,也因此,气氛越来越高涨。

    “哎呀,还得费劲想那么多招,干脆来点简单实际的,谁输了谁脱衣服,敢不敢???”

    强子手里掐着牌,挑衅的看着我俩。

    我当然无所谓啊,么得,脱呗,我一爷们我怕谁啊,可小紫的主我做不了啊,我能说,老婆,你脱吧,我不在乎?我和强子不约而同的看向小紫,小紫确实被震住了,有点懵,你说不同意吧,看着强子那嚣张德行实在不过眼,你说同意吧,那脱衣服,女的不是吃亏么?看了我一眼,似乎也看不到反对抵触的意思,可能还隐约的带有期盼,再看小雅,臊的满脸通红,怕是更不知如何应对。

    强子又不失适宜的:“到底敢不敢,来个痛快的、、、、、”

    小紫何时受过这等挤兑:“哎呀,看把你狂的,来就来、、、、那、、、谁怕谁啊、、、”

    虽然嗓门挺高,可明显透着底气不足。

    四人俩组开始你来我往,一轮下来才发现有些不对啊,本就是夏天,又是市内,穿的都不多,也不够玩几把的啊,第一轮可能强子太兴奋,也可能是小雅太紧张,输了,强子倒是不含煳,掀起T恤便脱了,摔在了一边:“接着来,别高兴的太早、、、、”

    我和强子都穿的T恤和大裤头,他这下就剩两件就该裸体了。

    他完事了我们都把目光落在了小雅身上,她扭捏着,难为情的看着我们,大有那种饶了我吧的感觉:“老婆、、、脱,你里面不是还有胸罩么,在嫂子面前别差事啊,有啥不好意思的,都这么多年的兄弟姐妹了,我保证啊,保证嫂子先比你脱光、、、哈哈哈哈、、、”

    。

    瞧他边说,眼睛都冒着精光了,彷佛真的把小紫脱光了一样。

    在我们三人目光的强迫下,她不得不脱,她下身穿了条七分裤,上身是件乳白纱料的小衫,里面粉色的胸罩若隐若现,随着她缓慢的把小衫脱下,上身就只剩胸罩护身了,其实早就见过她穿泳衣了,但环境不同,又是现脱,给人的刺激又是不同,我眼睛不由得有些发直,可没等我看清,她把小衫护在了胸前,可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欲罢不能,小紫早看见我的失态:“行了,行了啊,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你还想扑过去啊??”

    强子则着急下一把:“赶紧摸牌,赶紧摸牌,我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赌神、、、、”

    我也趁机收敛。

    可玩牌啊,不光技术,还要看手气,还要看心态,更重要的是,要俩人协作,不是有那么句话么,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这小雅本来牌技不熟,又紧张,这脱了衣服估计脑子更不清晰了,急的强子一个劲的嚷嚷:“拦住,拦住、、、、砸死他砸死他啊、、、、、揍他,揍他、、”

    结果大多未能如愿,弄得他无语的仰望天花板,而小雅一脸委屈。

    “哎、、、、你个爷们你输不起是吧,全怨人家小雅啊?切、、、能不能玩???”

    “可不么,你俩干脆,开个会在接着打得了,赶紧的,愿赌服输啊、、哈哈哈、、不带耍赖的啊、、、”

    “脱、、、谁怕谁啊、、、我就不信你俩把把赢、、下把我就让你俩脱、、”

    说着话,大裤头脱了下来,里面就剩一三角小裤头,关键那裤头上还带着一维尼熊的卡通头像,强子那鸡鸡明显膨胀中,撑的小熊对我们怒目而对,小紫面红耳赤的看了几眼,又有些不好意思看,实在憋不住,趴在小雅身上哈哈哈的乐了起来。

    强子也有些难堪,忙坐下,想拽过裤头盖上,却又感觉不够爷们,看着小雅又在那难为情了:“脱吧,怕啥的,咱们在泳泳馆不都这么穿么,P哥又不是没见过、、你害羞个什么、、”

    “就是,你老公你还怕他看?咱俩是姐妹,你就防着点你旁边内色狼就行了,来姐帮你挡着点。”

    小紫也跟着劝道。

    俩人遮遮掩掩的,真的把裤子脱了,小雅也剩下个小裤头,哎吆,你说我坐边上,看还不敢看,不看吧,就像有钩子钩我一样,禁不住要往那边瞟,咱不是没见过女人,可一个美女就在你身边脱了裤子,这谁受得了啊?怎么就感觉从未有过的刺激呢。

    接下来,不知是概率问题还是我开始不再状态了,我们输了,没办法,脱吧。

    接下来见了鬼了,竟然又输了,我们双方持平,我和强子都只剩小裤头遮身,而俩位女士多一个胸罩,我看强子也明显神不守舍,裤裆处更显膨胀。

    这一轮要见真章了,输了,男的全裸,女的裸胸,气氛开始白热化。

    牌打的也格外紧张,出牌也更谨慎。

    可该来的总是会来,这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当结果出现的时候,惊呼夹杂着惨叫,真是一家欢乐一家愁啊。

    不好意思,惊叫的是我们俩口子,幸福来得很突然,就这么赢了,我兴奋的看着强子:“兄弟,不是哥不照顾你啊,按你说的,不带耍赖的啊,开始吧、、、嘿嘿嘿、、”

    估计当时我的音容笑貌在强子眼里只有两字“欠揍”,他满脸的不忿,可又能怎样呢?脱吧,可就算他混迹风月场多年,在这情况下也难免难为情,就算只有俩口子也得讲究个氛围和时间不是,我是幸灾乐祸的盯着他,看这小子如何出糗,而更期盼她小雅的露胸表演。

    小紫憋着笑,看又不敢看,小雅估计没空看他出糗,正在犯愁自己怎么脱。

    憋了半天:“好、、、我就不信轮不到你们脱,你们别高兴的太早、、”

    说着话,拽下了三角裤,鸡鸡从束缚中弹了出来,小紫“呀”

    的一声叫了出来,用手捂住了眼睛。

    强子脱完马上捂着裆部坐了下来,看见小紫的反应却得意起来:“嘿嘿嘿,我脱了你们倒是看啊,哈哈哈”

    小紫用手指缝看见这家伙捂着,才敢放下手,可刚放下手,强子恶作剧似的把手一下张开:“当当、、、当、、、当、、、、、、、、、、、哈哈哈、、”

    把小紫气的要动手打他,我则劝他们:“接着继续啊,还没完事呢、、”

    其实我是着急看小雅怎么脱。

    小紫赶忙趁机转向小雅:“没事,小雅,我给你挡着。”

    说着拿起小衫挡在她身前,等小雅脱了下来,直接把小衫盖在了她上身,我这个气啊,可又不敢表现出来,你说这还不如不脱呢,暴露面积越来越小了还。

    接下来一把,要说这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也可能是他俩口子确实慌了,你说,一个总得捂着裆,一个总得护着胸,能打好扑克么,不小心又是我们赢了。

    强子欲哭无泪的感觉:“这老天爷太不公平了吧?不能可一人祸祸啊、、、”

    强子已经脱无可脱,而小雅就剩一件裤头,也扭捏着不肯脱,我瞧着过不去眼,当面脱了最后一件,有些难为人,虽然我很想看:“不如就此打住吧,咱玩点别的、、”

    强子可不干了:“哎、、、、、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赢了就想跑啊?没门啊,我们都脱成这样了,继续啊、、、小雅、、、脱,反正都这样了、、、豁出去了、、”

    既然你狗咬吕洞宾,我也没啥好说的了:“要不这样,小雅脱,你呢、、做裸蹲运动,啥时候小雅脱完了,你的运动算结束,哈哈哈哈、、、怎么样?”

    “好、、、、算你狠,我就不信你没输的时候、、”

    说着话,真的开始深蹲,那鸡鸡却一直昂扬着,跟着一颤一颤的煞是好看,颜色有些偏浅,关键这家伙包皮挺长,勃起的状态下,龟头只露出一半,粉嫩粉嫩的。

    俩个女的都被这一幕弄得满脸通红,小紫瞪了我一眼:“你咋这么坏呢、、”

    说着赶忙转过脸,把自己的红色小衫拿来挡在小雅前面。

    有时候确实不能幸灾乐祸的,就概率来说,也该轮着我们俩口子了,这把果不其然,输了,心态再好也抵不住牌好啊,说别的没用,人家都脱了,轮着咱也不能磨磨唧唧的,我的小弟早就傲然挺立了,和强子的比,未免黑了点,龟头因为充血,都发紫了。

    小雅也“呀”

    的一声捂住了脸,我也忙坐下用裤头盖住了,小紫到挺洒脱,利索的脱下乳罩,不过也得用七分裤搭在胸前,算是遮羞,强子终于露出得意的笑容,那眼睛不断的在小紫身上秒来瞄去。

    在接着玩,还是强子俩口输,可怎么处罚了?都已经裸体了,要结束吧,强子还不同意,那么惩罚只能升级为行为了,要求强子吻小雅,不但要吻嘴,还要吻咪咪,敷衍的吻不行啊,要投入,要有激情。

    很是折磨了强子一通,可问题是接下来两把还是他俩输啊,这怎么惩罚都愁人了,亲也亲了,摸也摸了,总不能啪啪吧。

    想到啪啪,我心里一亮:“哎、、、这样,咱们要么结束,要么你俩啪啪,也没得惩罚了、、、”

    我说啪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咱换个玩法再玩。

    强子一听也来劲了:“啪啪就啪啪,那你敢啪不???”

    我瞧着这小子没开玩笑的意思,这事要来真的啊,总不能我俩看着他俩啪吧,看的尴尬,做的更尴尬,此时此刻必须一起来,都这样了,鸡鸡也硬的发痛,早就欲火难耐了:“那就来吧、、、”

    我俩互相看了一眼,心有灵犀的各自扑向了自己的那位。

    事情来的有些突然,二女纷纷发出尖叫,可衣服早就脱光了,反抗都是多余的,就小紫还剩一条内裤遮着,我扑过去就拽她的裤头,她尖叫着不让,可气喘吁吁的挣扎了一阵,便有些放弃了,女人么,总要故作矜持一下,总要象征性的反抗那么一下,而我摸到她私处的时候,早就春水泛滥了,摸的我一手淫水。

    被我手一摸到,她的反抗立时就弱了,半推半就的被我拽下了内裤,我就势趴在了她身上,我俩脸对脸,小紫悄声道:“四个人就这么当着面做啊??、”

    “要不咋办?咱俩看着他俩做啊???还不如一起来呢?他俩都不怕,咱怕啥的、、、”

    我感到小紫突然不再那么紧绷,身体也开始迎合我,我那分身早就迫不及待的找家了,硬邦邦的肉棒,对准那淫水泛滥的穴口“叽”

    的一声,整根顺畅的插了进去。

    “啊、、、、、今晚格外的硬啊、、、是不是被小雅刺激的、、、”

    “你不也早就水漫金山了、、、是不是早就想被操了、、、看见强子那鸡巴没??一会就让那鸡巴操你、、、”

    “滚、、、让你操就不错、、、啊、、、轻点、、、你要干死我啊??”

    可能因为头一次四人一起啪啪,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刚才光顾了摆平小紫了,此时已顺利插入,只剩舒爽无比的抽插运动,才有空看看强子俩口。

    其实我们俩对就挨着,炕本来就不大,强子也是趴在小雅身上用力抽插着,时不时的瞄向我们,小雅肯定没有小紫反抗的有力度,没几下便就范了,此时用手捂着脸,身体被强子冲撞的一颤一颤的,乳房也跟着来回晃动,看的我鼻血差点没喷出来。

    强子也正瞄着我身下的小紫,我俩目光不由得碰到了一起,互相看着,似乎读懂了对方,我俩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知音,什么叫心有灵犀,我俩忽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互换了位置。

    小紫本被我操的有些迷离,尽情享受着那抽插带来的快感,忽然感觉下身空虚了,眼睛聚焦一瞧,上面已经换人了,刚想有所反应,下身突然又充实了,侧头一看,我已经趴在了小雅身上。

    小雅同样发现自己下面一下空虚了,打开手一看,顿时一脸的惊愕,我马上用手指比划着“嘘”

    了一声,然后指了指旁边,小雅一看强子已经在小紫身上腾挪起来,小紫重新进入迷离状态,而且明显反应更强烈,因为开始呻吟了,叫声也越来越大。

    小雅一下似乎也得释然了,虽然看上去还是羞涩难当,可没有拒绝的意思,我不上还等待何时啊,别的先别考虑,突破那条防线再说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