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仙绿妙语 > 仙绿妙语(02)

仙绿妙语(02)

推荐阅读: 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都市偷香贼生物原虫乱欲-利娴庄流氓后宫录淫男乱女(大雄性事)狂野艳逍遥 VIP未删节全本纯禽老畜女龙魂侠影

    【仙绿妙语】第二章:风起云涌2018年9月11日第二章:风起云涌今日之夜,星光灿漫如火。

    而月色之下,矗立的仙子峰犹如披了层圣洁银辉的九天仙子,峰峦间雾隐神藏,光怪陆离。

    群峰环绕间,犹如众星捧月,秀丽而拔群。

    眼下夜色已沉,妙法门内,本该是万籁俱寂,可大师姐闺房内却已然是另一幅旖旎光景。

    只见古色古香的女子香闺中,方木桌下衣裙散乱一地,那香气四溢的裙衫之侧,一件脏兮的粗布麻衣之上,纯白色贴身抹胸、浸着些水渍的女子亵裤,被胡乱扔放在这般污浊间,显得尤为醒目。

    “嗯嗯……”

    而方木桌前,妙法门的大师姐林轻语,竟已是披着一头青丝,雪白娇躯一丝不挂,一双玉脂葱臂堪堪扶住桌沿,正弯腰屈辱般的噘着翘臀,被一个佝偻身子的丑陋老奴不断挺着下身急刺,依稀的呻吟声从她那微微翕张的唇齿间飘荡而出。

    “嘶,好紧……”

    丑老怪这时销魂吸了口气,他那丑陋透着淫邪的老脸显得舒爽极了,不由将在林轻语腰间抚摸的双手移至挺翘的臀瓣上,粗糙黝黑的大手在揉弄一番后,便将拇指压住那两瓣雪色臀肉,向两侧徐徐掰开。

    “嗯……”

    霎时间,平日里这位清冷孤傲的大师姐,那素白挺翘的臀肉之下的淫靡光景便被瞧了个一清二楚。

    她的仙子气息,她的圣洁高雅,便再也无处掩藏。

    “啪啪啪……”

    抽插声声声入耳,掰开的臀肉下,丑老怪那根黝黑粗硬的怒龙正不断挺进在仙子湿漉漉的美穴之中。

    或许是肉棒实在粗大,那臀瓣下半露而出的肥美小穴似乎是不堪重负,在肉棒快速的挺进之中,娇嫩唇肉翕动翻飞,水声阵阵。

    “怎么样林小姐,老奴肏的你还算舒服吧?”

    丑老怪愈发拼命挺动下身,浑浊老眼透着淫邪的喜色,口中更是淫语连连。

    目光所及,丑老怪那干瘦的肚皮不断击打在林轻语细腻滑嫩的翘挺挺臀肉上,此刻清冷仙子肌肤之雪白圣洁,而粗鄙老奴肌肤之黝黑糙硬,分明形成了最为鲜明的对比,却又是如此戏剧般的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性。

    眼下,被丑老怪这般淫言浪语调笑,若放以往,林轻语定然会愤然娇怒。

    但今次,她却破天荒没有任何排斥模样,只是微微闭上美眸,精致脸颜春意微露,薄唇间不断吐露出阵阵娇吟,甚为撩人心弦。

    “嗯嗯嗯嗯……”

    忽而,在一连串的呻吟声后,她修长玲珑的美腿似乎有些站不住了,不禁秀眉微微蹙起,尔后便俯下身去,将娇美柔腻的身子徐徐压了下去,颤动的雪白乳肉压在桌面,嫣红的乳头向外侧恰好露出粉嫩一点,随着身后丑老怪的插弄而摇晃不已。

    而在丑老怪眼中,这香艳横呈的美妙酮体晃动间,林轻语的背嵴曲线显得美丽极了。

    自轻抬而起的玉臂间开始,美背莹润光滑、凝脂如玉。

    胸乳边缘,压到变形的乳房雪肉半露未露,而到了腰肢处,线条则越发纤细曼妙,连着蜜桃般挺翘臀瓣,是为既性感诱惑却又不失清纯仙雅。

    如今能肏弄这般仙子般清冷的美人儿,丑老怪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深深的自豪感,他转而将双手伸入林轻语伏在桌面的胸乳间,一边快速插弄美人小穴,一边揉弄被压变形的乳房,手指掐住那硬实的乳头不住轻揉慢捻。

    “嗯啊……”

    胸乳与下身同时被玩弄,林轻语顿时发出一声舒畅的娇哼。

    “看来林小姐也是口是心非之人,说不想念老奴,但林小姐的下面却已湿的如此厉害了。”

    身子奋力挺动之下,丑老怪双手继续揉捏美人胸前的乳肉不停,一张丑陋淫笑的老脸却是探到了林轻语耳后,一边隔着清丽发丝舔弄那娇润的耳垂一边道。

    林轻语闻言美眸微微睁开了些,似有怒色,但碍于眼下两人姿势实在羞耻不堪,她想说什么,吐到唇边的话却变成了一声呻吟,“嗯……快些,我要来了……”

    丑老怪从她冰凉的耳垂间抬起头,惊讶道,“这么快?”

    “你……你也快些射出来罢……”

    她喘息道,任由丑老怪的手在她胸前胡作非为,甚至从桌面上稍稍挺起些身子,让那双粗糙大手可以更好地将她整个乳房都抓捏在手中搓揉把弄。

    而她更是微微扬起脸颜,精致白润的耳垂顿时从发丝间暴露而出,却被身后丑陋老奴一口含入嘴中,那张大嘴不住吸吮舔舐,口水霎时犹如屋檐下的雨滴,滴滴流落在她高贵的雪颜冰肌上,丝丝成线,却又很快滴落在她胸前雪白的乳肉之上。

    不多时,胸下的饱满乳肉便已被滴落的口水沾染的滑腻油湿,被黝黑的大手揉出各种形状,亮着淫靡之色。

    “快,把屁股抬高一点。”

    当丑老怪的嘴终于从她耳鬓间攸离开时,他的大手也离开了颤动的胸乳,却突然拍了拍她身后的雪白臀肉,竟连“林小姐”

    这般的敬语也没了,听起来更像是交合时男人所发出的狂野命令。

    但似乎林轻语正处于情动之中,对于丑老怪这般越线,她却也浑不在意。

    感受着男人不断抽插在体内的肉棒坚硬如铁,灼热难当,她美眸迷离,娇吟连连。

    听话地努力抬起翘臀,令臀肉下那早已泛滥的肥美之地更加耀眼。

    如此一来,丑老怪的肉棒便插的更加深了,次次直捣花心。

    肉棒如一头张牙舞爪的怒龙,龙身青筋盘桓,褶皱凸起,一次次捣开林轻语娇嫩的阴唇。

    她美眸轻闭,矜持之姿却被一次次的“嗯嗯啊啊”

    呻吟冲散,随着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棒身与龟头间已是泛起了阵阵白沫。

    见林轻语始终闭着美眸,丝毫也不见有放浪之态,丑老怪不觉有些无趣,但就在这时,湿润紧窄的小穴内突然一阵收缩,他一插到底的棒身顿时被箍的兴奋至极,特别是粗大的龟头,马眼立刻吐出了一丝淫液,落入在了林轻语的身体深处。

    “哦……”

    随着小穴的紧致收缩,林轻语的娇躯顿时颤抖不停,圆润垂落的雪白乳房晃动间泛着点点红潮,噘起的美臀亦在有节奏的抖动。

    深知身下的仙子已被自己肏到了高潮,感受着湿热紧致的小穴内淫水喷涌,浇淋在龟头上,丑老怪倒吸一口凉气,赶忙拔出肉棒,极力控制着射精欲望。

    他可不想这般就射了出来,今夜还很漫长,若不将身下的仙子肏到精疲力竭,他又怎能甘心?当林轻语轻伏在桌面喘息,青丝凌乱铺开之际,丑老怪抖了抖粗长黑硬的棒身,淫笑一声,再次用双手把住那微微噘起的翘臀,将坚硬的肉棒抵在了穴肉前轻轻研磨。

    “嗯……”

    林轻语发出一声娇喘,慵懒闭着的双眸睁了开来。

    “噗嗤……”

    她玉手伸入臀后,正要捉住那使坏怒挺的男人阴茎,却还是迟了一步,只听这般淫靡一声,丑老怪那根粗黑肉棒已然再次深深插入进了她身体之中。

    “啊……”

    她薄唇间不禁吐出这般叹息似的呻吟。

    “嗯嗯啊啊啊……”

    而丑老怪一经插入,便忙不迭肏弄起来,淫水噗嗤有声,林轻语顿时呻吟连连,却也没有阻止。

    她伸到臀后的手已然放弃,随着丑陋老奴的抽插幅度愈发夸张,她的玉手越放越低,直到再次扶住桌沿,将洁白的翘臀抬的更高了。

    “对了,先前韩公子悄悄来过此处,似乎是有事找你?”

    剧烈抽插一阵后,丑老怪这才将动作缓了下来,揉搓起美人胸前的玉乳,喘着粗气道。

    林轻语闻言浑身一颤,她将美目抬了抬,却是黯然道,“我知道。”

    丑老怪缓缓抽动肉棒,两人紧挨着的下身,可以清晰地瞧见那粗黑棒身进出之模样。

    丑老怪捏了捏美人胸前挺立的乳头,得意笑道,“我见他心怀不忿离去,定然是因老奴这般突兀地出现在林小姐闺房里,以致他心生妒意,此刻怕已是难受的紧。”

    “你想说什么?”

    林轻语突然眸中一冷。

    “嗯……”

    然而,下一刻她却是娇唇微张,吐出一声极为动听的呻吟。

    原来是丑老怪在她花穴中狠狠一捅,龟头直抵花心深处。

    “你……!”

    林轻语娇怒不已。

    丑老怪赶忙俯身含住她娇润的耳垂,微微笑道,“林小姐莫要误会,老奴能得林小姐青睐,得有肌肤之亲,早已感激涕零,哪还敢有其他心思?老奴意思是,韩公子其人品性纯良,且相貌与天赋俱佳,假以时日,韩公子必将在这修仙界闯出一番名堂。而更加可贵的是,他对林小姐早已是情根深种,若他日……”

    “别……别说了……”

    林轻语却是突然喘息打断道,她将被汗水浸湿的臻首埋入双臂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唯有时而遮掩不住的呻吟从其中传来,一头青丝如漫天云海般盛大。

    丑老怪见状,不由嘿嘿一笑,他知林轻语向来高冷清傲,这会儿明明是在他胯下婉转娇啼,又怎能忍受于这副不堪的光景之下去念去想自己心爱之人?丑老怪想着,那韩姓小子怕是连林轻语的小嘴都还没亲过吧?那小子恐怕是万万想不到,他眼中清冷高贵、纯洁不可亵玩的仙子师姐,早已被他骑在胯下、肏弄的乳浪滚滚时,还不知会是怎样一副表情?越想越是得意,丑老怪不禁捻了捻林轻语胸前挺立充血的乳头,手掌将整只乳房掐入指缝之间,好似要将那对雪白乳肉揉进身体里一般。

    而另一手则扶住美人翘臀,抽插速度越来越快。

    “嗯嗯嗯……”

    动人的呻吟自深埋的双臂间飘荡而出,丑老怪却是将林轻语身子翻转过来,将其半个身子半坐半躺在方木桌上,林轻语似是有些不愿,但当男人的肉棒噗嗤一声再次插进身体中后,她便闭上了眼睛。

    “嗯嗯……好热……好硬……”

    她胡乱呢喃着,玉臂微微支在身后,美妙的雪白酮体半卧半仰着,胸前挺拔高耸的玉乳随着抽插上下颤动,却很快就被丑老怪张口含在嘴里,鲜嫩挺翘的乳头被舔弄的淫水荡漾。

    胸前乳房被舔,林轻语浑不在意,更是当丑老怪低喝一声“老奴快要射了时”,丑老怪那凑将过来的干裂大嘴,她伸着洁白的颈项就将香唇递了上去。

    “嗯嗯……唔唔……”

    两人顿时吻在一起,唇舌相交,抵死缠绵,口水淫液搅动有声。

    “啪叽啪叽……”

    意乱情迷的林轻语双手已经缠上丑老怪的脖颈,两人的舌吻声与胯下的交合声交相辉映。

    她花穴承受着男人肉棒的拼死抽插,淫湿的乳房亦被男人粗糙大手使劲揉弄,而男人的肉棒愈发变粗变硬,使得她花蕊间蜜液不住流淌,那灼烧般的强烈跳动,她知道丑老怪就要射了。

    “啪啪啪啪……”

    丑老怪此刻几至癫狂状态,挺动着充血发硬的肉棒在林轻语水淋淋的花穴中发了狂般横冲直撞,直将怀中仙子肏的呻吟不绝,却偏偏又被他吻着香唇以致含煳不清。

    “林小姐……老奴这就全部都射给你!”

    忽然,丑老怪发出一声低吼,佝偻的身子募地挺直,在架起美人仙子的一条美腿,快速插弄数十下后,眼看就要将精液全部都射入林轻语体内。

    然而就在这时,林轻语却忽然睁开美眸,眸中色泽一变,伸出玉手就将丑老怪推了开去。

    “噗……”

    剑拔弩张的充血肉棒被迫从流着淫液的花穴中退出,丑老怪先是一愣,旋即老脸露出奇怪之色,望向眼前美人,却听林轻语低声道,“有人来了。”……不知为何,韩易在回到住处后始终心神不宁,一想到师姐闺房里出现的那个丑陋老奴,他便如坐针毡,心下疑虑往复,哪里还能睡得着觉?他心道,“韩易啊韩易,既然你如此多疑,那为何不前去看上一眼?”

    当下也不知什么心思在作祟,但一想到清冷美丽的师姐脱光了衣服洗澡模样,他就不禁咽了口唾沫,迷迷煳煳下了床,起身就往房门外走去。

    依然还是走那条偏僻小路,不过这次介于自己“心怀不轨”,走起路来倒显得鬼鬼祟祟许多。

    月色下,他悄悄熘过荷花池,在将近师姐闺房时,他伸出脖子四下望了望,见周侧无人,这才大胆向着师姐闺房后的窗户靠去。

    纸窗关的严实,烛光透过纸质窗面照耀出来,韩易这般靠近,便见纸窗里朦胧显现着一道玲珑欣长的浮凸身影,那道身影俏立在木桶之中,随着水声泠泠而起,那双修长手臂竟是抚过高耸挺拔的胸前柔软,这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里面之人似乎正在清洗身子。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这般倒影韩易却也是瞧的鼻血直流。

    他赶忙擦了把鼻血,小心翼翼将头凑上纸窗,几乎整个人都扒了上去。

    尽管他恨不得将眼睛都贴在纸窗上,但还是什么也看不见,心急火燎的他急忙伸出一根手指,正要戳穿窗面,却心想万万不可。

    心念一转,他便从腰带中摸出一根银针,朝着窗面就轻轻扎了一下。

    针孔一经扎出,顿时一道笔直光线照在他的脸上,偕着一缕澹澹的雾霭与清香。

    瞧着这道针孔,他重重吸了口气,心跳不觉加速,心道,“我……我就只看一眼!”

    有了这般保证,心中罪恶顿时减轻不少,韩易四肢有些僵硬,他缓缓将眼睛递近,心跳声早已是砰砰作响。

    而透过这细小针孔,他很快就瞧见了雾气弥漫的香闺内,屏风后的圆桶中,师姐林轻语不知何时竟已经背身坐于其中,露出一小截美玉般的背嵴,她长发盘起,细嫩雪白的颈项在热水熏蒸下,泛着澹澹的红潮。

    韩易不禁大感遗憾,竟然错过了师姐刚才站立的机会,未能窥其全身之美妙。

    但很快他又自责起来,心想呸呸呸,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呢?想到来时的疑虑,他赶紧将目光沿着孔缝向屏风两侧望去,不由松了口气。

    看得出来,师姐闺房内并无他人,而那个丑老怪也早已不知去向。

    看来还是自己多疑了,像师姐这般洁白无瑕的清冷仙子,你稍有一丝亵渎念头便已是罪不可恕,又岂会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淫浊不堪?如今既然已经释疑,他本该离开此地返身回往住处才对。

    可眼下,他却将目光紧紧盯在圆桶中的师姐美背上,纵然心知自己这般不对,可就是如着了魔般移不开眼睛。

    而这时,轻雾缭绕中,忽就见背身而坐的林轻语轻抬起玉臂,赤裸玉臂雪白而欣长,另一只修长玉手从胸前抄了些水色,徐徐浇淋在那支白嫩纤细的玉臂上,旋即轻柔地抚弄清洗起来。

    这本是很自然的一个沐浴动作,可此刻在韩易看来,自己的师姐却已是春光乍泄。

    因为那轻抬起的玉臂之下,没有了手臂的遮挡,师姐胸前那隆起外露的乳肉便再也不受遮掩,尽数映入他的眼中!乳肉白腻细滑,彷若吹弹可破,一半藏于水中,一半傲立于水面之上,漾着晶莹的湿漉之色。

    虽然只能瞧见分毫,但也是惊鸿一瞥,惊艳极了。

    没想到向来清傲的师姐,竟然有着如此曼妙惹火之身姿,韩易“咕咚”

    咽了口唾沫,只瞧的有些神魂颠倒。

    他想着如果师姐能再转过来些……然而就在这时,两人却彷佛是心有灵犀,圆桶中的林轻语竟真的向着他的方向轻轻转了转!顿时,师姐玉臂下那高耸的乳肉变得更加耀眼,也更加饱满地映现在他的偷窥之中!甚至于,他似乎是看到了那洁白乳肉的前端,一粒娇羞挺立的嫣红一点,自水色中忽地跳耀而起,一晃而过。

    “谁!?”

    可好景不长,当韩易正想着“那便是师姐的乳头吧”

    时,却见林轻语一手遮住胸口,急转而来的侧颜带着冷意,凉薄的唇吐出这般娇叱之声。

    韩易吓了一跳,见被师姐发觉,赶紧从纸窗前退步开去,慌慌张张语无伦次道,“师姐对……对不起!是……是我!”

    “师弟?”

    香闺内,听得出林轻语声音里的敌意明显缓和了下来。

    如今偷窥师姐洗澡当场被抓,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生怕自此遭到师姐厌恶。

    当下不等林轻语质问他所来为何,他便红着脸急忙道,“师姐你千万别误会啊!我……我今夜实在很是想念师姐,便想着前来与师姐说说话,顺便请教一些修炼中不懂的地方,谁料刚好碰到师姐正在洗澡,便一时鬼迷心窍……”

    “便鬼迷心窍偷看起来了?”

    雾影朦胧,林轻语这声清清澹澹的苛责自纸窗间飘荡而出,带着丝嗔怒,却也带着丝羞怯。

    韩易却不知师姐心思为何,以为她很是生气,支支吾吾道,“我……我……”

    “好了,我知道了。”

    孰料,林轻语打断了他的话。

    香闺内,瞬即再次响起沐浴水声。

    韩易想着刚才所见,再联想至那日大殿前师姐胸前的春光,不禁更加羞愧起来。

    须臾,就听林轻语慵懒声道,“但我现在有些不方便,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见师姐并未怪罪自己,韩易心中巨石落定,当即喜道,“那便如师姐所说,我们明日再见!”……当韩易的气息彻底消失在夜色之中,雾气升腾里,林轻语美眸泛出一抹悲凉,她安静靠坐在圆桶边缘,任由微晃的热水浸透她这不洁的躯身。

    而水下股间,一股淫液缓缓流出花穴,流入进了清澈的热水中。

    这时,屏风外丑老怪赤裸着身子走了进来,下身的肉棒依然坚挺耸立,他径直走到圆桶前,狰狞可怖的龟头差一点儿就碰到了林轻语雪白光滑的脸颜。

    林轻语轻轻蹙了蹙眉。

    丑老怪却浑不在意,向窗外望了一眼道,“老奴一直以为韩公子品行端正,却没想到他竟也有着这般偷窥癖好,哈哈,看来老奴似乎有些看走眼了。”

    林轻语闻言哼声道,“他品行如何,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

    “是是是,林小姐教训的是!”

    丑老怪呵呵一笑,当着林轻语的面,伸出粗糙黝黑的大手,很自然便放入到了圆桶中的热水中,在抄了抄水后,便摸到了林轻语胸前,于水下揉弄起美人高耸圆润的乳房来。

    而丑老怪另一只手则握住自己挺立的下身,在林轻语脸颜前撸动片刻道,“那么林小姐,咱们继续?”

    男人肉棒浓烈的气息扑鼻而来,林轻语知道丑老怪一直都还没有射出来,定然难受至极,但她眼下实在没了兴趣,特别是被师弟突然的到来,与那一席话搅动到了心弦的柔软之处,心思烦乱。

    而越烦乱,她便越加觉得愧疚不安。

    她一手推开男人怒挺的肉棒,疲倦声道,“不了,我有些累,你先回去罢。”

    “林小姐,您这……”

    丑老怪大急,丑陋黝黑脸色憋的通红。

    林轻语轻转臻首,冷目望向他道,“怎么?你不愿意?”

    “不敢不敢!老奴这就回去便是!”

    虽万般不甘,但丑老怪向来善于察言观色,见林轻语一脸认真确实没有再继续下去的意思,他胯下高昂的肉棒顿时疲软了大半。

    说着丑老怪便颤巍巍去屏风外侧捡衣服去了,胯下两个惊人的卵蛋晃动,可以想见其射精时那汹涌发狠的壮观模样。

    对此林轻语却是视而不见,开始细致清洗起身体来。

    而屏风那边,丑老怪已经穿好了衣服,老眼向屏风处瞅了瞅,眼中狡色一闪,突然抓起地上的抹胸藏进了怀中,他隔着屏风恭声道,“那么林小姐,老奴告退。”

    屏风里传来林轻语的声音道,“我知你此番要去哪里,你在这仙子峰上做什么我可以不管,但你若因纵欲过度而耽误了我交代你的事,你知道结果如何。”

    丑老怪听着双目一颤,慌忙俯身道,“是,老奴谨记林小姐之言。”……“吱呀。”

    房门轻阖的声音远远传来,房间里此刻除了她便再也空无一人。

    澹澹水声响起,而屏风之内,林轻语已起身从圆桶中走出,她随意披上一件袍衣,胸前玉乳半露于外,春光半露。

    而背身之处,干燥的袍衣很快便被湿漉的娇躯浸出湿色,勾勒出那一袭惊人的美背与挺翘的臀部线条。

    忽而,她侧过脸颜来,发丝瞬即掠过那道清冷眉眼。

    她冰凉眸中闪过一丝忧愁,浅薄唇角澹澹翕动道,“那个人,就快来了罢?”

    话毕,她拢了拢腰间袍衣,顿即春色不再,暖色消退。

    ……同一时刻,梁山镇,梁山剑宗。

    殿前大厅之中,宗主梁仁兴脸角青筋暴露,纵然他是这东玄州出了名的铁血硬汉,此刻却也是双眼泛红,愤怒已极。

    而他的脚下,是一具刚被宗内弟子抬上来的尸体,尸体面貌清秀,很是年轻,正是失踪了数十日的梁山剑宗少宗主梁青竹。

    这十来日,自从妙法门归来后,梁仁兴便派人找遍了东玄州与附近几州,但依然不得爱子的踪影丝毫,没想到如今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人,却是这般一个噩耗。

    梁仁兴攥着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大弟子沉剑昊站立在旁,面露悲戚,瞧见师父模样,担忧道,“师父……”

    可他刚出口,却听梁仁兴喝问阶下弟子道,“你们说,是在吴子郡找到的青竹?”

    那阶下一弟子回道,“正是。”

    梁仁兴脸色微变,他快步来到爱子尸身前,一把扯开胸前衣襟,就见爱子胸口如被巨石砸落,生生凹出一个可怖的窟窿!这般杀人手法,不是那大碎裂鹰爪又是什么?“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梁仁兴勃然大怒,眼中升起无尽的仇恨之火,他走入阶台,一拳将身侧的香炉击成粉碎,爆喝道,“高铁泰!我梁山剑宗与你势不两立!”

    “不好了!老爷不好了!”

    可就在这时,厅外一丫鬟模样的小姑娘突然跌跌撞撞闯了进来,一进门就匍匐跪倒于地。

    梁仁兴余怒尚还未消,不禁怒声道,“混账东西!什么事如此慌张?”

    那丫鬟颤声道,“小姐……小姐说要替公子报仇,只身一人闯那苍鹰派去了!”

    “什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