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仙绿妙语 > 仙绿妙语(04)

仙绿妙语(04)

推荐阅读: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生物原虫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都市偷香贼乱欲-利娴庄流氓后宫录淫男乱女(大雄性事)狂野艳逍遥 VIP未删节全本纯禽老畜女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仙绿妙语】第四章:落语之殇(上)作者:晚来风凉2019年7月31日字数:7410第四章:落语之殇(上)一袭春色朦胧里,两畔青竹乱弦声。9玖wèNkυ.CóM

    竹林旁的大师姐香闺内,林轻语那双清冷眸子似急似怒,瞧着进入房间后自顾自坐的丑老怪,见他旁若无人般自己斟了杯茶,大口大口吞咽着,清冽茶水从他那干裂嘴角边洒落下来,掺杂着一丝唾液口津,洒了一地脏污。

    林轻语忽然想起自己曾不止一次与这张丑陋大嘴交吻痴缠,甚至于情动之时,这般浓臭的口水唾沫都被她一一吃入口中,她不禁感到一阵恶心。

    眼下丑老怪似乎是真的渴了,很快就喝完了桌上的半壶茶水。林轻语见状蹙眉道,“可以说了?”

    丑老怪擦了把嘴,嘿嘿笑道,“自然!自然!”

    林轻语心弦一动,不禁松了口气,她优雅坐入桌间,思忖着此次下山还不知要多少时日,倘若能在离开前便得知那人讯息,那么想来此次之行也不会耽误些什么。

    想至此,她不禁舒了舒好看的秀眉,容颜轻展,刹那间仙子之姿倾动万绝,一旁的丑老怪顿时看的有些痴了。

    原本大师姐的香闺,但凡是妙法门之男弟子,均不可轻易踏入半步。然而此刻,样貌丑陋、身份卑贱的丑老怪却匪夷所思能够自由出入此间,而且……丑老怪舔了舔嘴唇,竟起身悄悄走到了端坐的林轻语身后。

    “你做什么!”

    很快,香闺内便响起一道清冷的娇叱,原来是淫性不改的丑老怪想要再次亵渎眼前的仙子,已将一双糙黑的大手仙子身后伸入到了饱满的酥胸前,突然袭击般,在仙子隆起的神圣乳峰之上狠狠抓揉起来!

    胸前敏感地带忽然遭到丑老怪这般粗鲁轻薄,林轻语芳心一颤,亦羞亦怒,娇叱声后,她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意,玉手轻抬,可想到了什么,却又咬紧银牙放了回去。

    “林小姐!噢……林小姐!”

    似乎早已等待不急,丑老怪喘着粗气,嘴中念念有词,虽生怕手下的仙子会一掌拍死自己,可就是这般试探般的禁忌,却反而让他更加性奋。

    丑老怪不禁加大了手上力道,那双亵渎之手劲力便愈发不俗。虽隔着层薄薄的丝绸衣物,但还是将林轻语胸前饱满的乳肉揉弄的狼藉不堪,仙子那对丰盈乳肉被抓揉的忽平忽尖,忽大忽小。终而,一丝极尽动听的呻吟声自仙子口中飘荡出来。

    “嗯……”林轻语美眸半睁半闭,脸染红霞,虽在放这丑陋老奴进屋的那一刻便已然心知肚明其间会发生什么……她咬了咬牙,眸子里透出一抹悲凉,眸中清冷光华似明似灭,她不自禁仰起她那秀颈,雪白的颈项却顿时被丑老怪舔吻而上,她哼声道,“下贱奴才,给我住手啊!”

    可丑老怪却丝毫不为所动,边揉边舔,急切粗喘道,“林小姐,求求你了,就让咱们接着把上次的做完吧!这些天,老奴可是谨听林小姐所言,除了您交代的事情外,可什么也没有做啊!”

    说着,丑老怪吻舔林轻语雪颈项的腥臭大嘴一路向上,最终吻舔在林轻语柔滑娇嫩的下巴上,顿时冰肌玉骨沾上了许多口水。不老实的大手,更是自清香逸散的衣襟间伸入其中,狠狠把玩着仙子双乳,手指更似是在挑逗着仙子乳端渐渐凸起的娇嫩蓓蕾。

    而林轻语已有些美眸迷离,对丑老怪如此举动虽万般厌恶,却也无甚办法。

    “林小姐,不信你摸摸看,老奴下身那话儿早已硬不可当,眼下怕是只有小姐才能为之消火!”

    言罢,丑老怪赶紧捉住林轻语一只玉手,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引导着便将那修长的凝白玉脂覆在裆下,隔着一层粗麻裤子使劲压住自己坚挺的肉棒,捉着仙子的冰凉玉手来回抚弄不停。

    “噢……”

    丑老怪暗自叫爽不已,肉棒在林轻语玉手的刺激下,更加膨胀充血,几乎要破裤而出。99wěИkǔ.℃οm玩弄片刻,淫心大起的他好似志在必得,见林轻语抿唇不语,轻微喘息,便自信松开了按住仙子的玉手,转而将一对魔爪全然探入林轻语衣襟之内,也不知其间那一对圣洁乳峰正遭受着怎样的凌辱。

    “嗯……”林轻语轻声呻吟,就如丑老怪所预料的那样,她的素手竟好似着了魔般,虽失去了丑老怪的强迫,却还是隔着裤子替男人轻轻撸动着那条坚硬怒涨的肉龙,白皙修长的葱指轻柔捏住棒身,熟练抚弄着。

    “噢……林小姐摸的老奴好生舒服……嘿嘿,林小姐也舒服么?”丑老怪附在林轻语耳边淫笑道,大手埋没在仙子胸前的衣衫间,手指捏揉抓挑,无所不用其极。只见林轻语胸前凌乱狼藉,揉开的衣襟下,时而露出大片饱满雪白的乳肉,却又很快就被一双糙黑的大手给抓揉的变了形状。

    眼见身下仙子气息渐转紊乱,纤纤玉手却还在伺候着自己的肉棒,丑老怪见时机成熟,他嘴角露出奸邪笑意,覆在仙子裙衫内的手最后狠狠捏了捏林轻语发硬的乳头,转而双手抓住衣襟边沿,作势向两侧就是狠狠一拉!

    可就在这时,却见林轻语眸子里忽地光华一闪,将裆间的手收了回来,玉指凌厉一弹,就见一道气劲正中丑老怪胸口,丑老怪顿时闷哼一声,蹬蹬蹬退了数步。

    丑老怪一脸青紫,满眼骇然。

    而林轻语眸间划着冷色,暗恼自己又差点着了这下贱奴才的道。她不急不慢整理着胸前狼藉,将衣襟下裸露出的雪白乳肉遮掩严实,这才徐徐冷声道,“狗奴才,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一次两次便也罢了,你竟敢屡次三番做出这般轻薄之举,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

    “是老奴……老奴错了!”丑老怪吃了这一记,踉跄捂住胸口,低声发颤道,他丑陋老脸却是有些扭曲,更显得狰狞骇人。

    林轻语见状暗自舒了口气,清冷眸子瞥了丑老怪一眼,可当瞥见这下贱奴才身下的裤裆部位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原来这丑老怪吃了她这一记威慑,心中淫念非但没有丝毫消退,反而变得更加高昂炽热,胯下那话儿竟已是一柱擎天,竟比先前还要涨大了一倍有余,将裤裆处顶起了一个惊天凸起。

    “你……!”林轻语娇怒不已,心想这人莫非是个变态?

    而此时,丑老怪那张狰狞丑脸却突然由发颤转而变得张狂起来,挺着下身的凸起恶笑道,“可是林小姐,您也可别忘了,咱们现在可是身系在同一条船上,哪日若不小心来了个玉石俱焚,敢问老奴这条贱命怕还是赔得起罢?”

    “怎么,你是在威胁我?”林轻语清冷脸颜顿即泛起杀意。

    手机看片:LSJVOD.COM丑老怪笑道,“老奴不敢。只是林小姐您也知道,老奴这些年来全心全意为林小姐办事,没有丝毫僭越。若说有所图谋,不过也就是图些男女间那么几件不齿的苟且之事罢了。况且也是林小姐当初自己答应了的,如今却为何又要反悔?”

    林轻语闻言美眸忽明忽暗,杀意却是没了,她像是忽然疲惫了许多,疲倦声道,“我没有反悔。只是今天不行。”

    “林小姐上次说累了,老奴便依言没有继续,这般煎熬了数日,下身那话儿早已难受至极,可如今您又说不行,这是不是也太……”见林轻语神情里的敌意渐消,丑老怪得意暗笑,话语间他竟又悄悄贴上了美人香躯,双手试探般放在林轻语香肩之上。

    这般小动作自然逃不过妙法门大师姐的慧眼,只是林轻语此刻似乎并不介意了,她淡声道,“今天是真的不行,半个时辰后我就要与师弟在殿前会合下山,时间上一刻也不容耽搁。”

    “下山?”丑老怪闻之脸色一变。

    林轻语却未理会,想了想继续道,“你那里若实在难受的紧,我便允你在我下山后可以胡作非为……”

    “嗯……”竟不想丑老怪的糙黑大手再次不老实起来,隔着薄如蝉翼的丝绸裙衫揉起她的双乳,下身那根发胀到极限的粗长凸起更是有意无意的顶着她的秀颈。㈨㈨ωēΝKū.CōM

    介于她坐于桌前的缘故,丑老怪下身那条肉龙甚至有那么几次,都顶到了她精致白皙的光滑侧颜之上。

    丑老怪喘着粗气道,“可老奴现在就已经忍耐不住了!林小姐,要不咱们就来一次吧!老奴保证很快,很快就射出来!绝不耽误您与韩公子下山的时间!”

    林轻语心中虽是百般抗拒,再想着如今她已是师弟的未婚妻,已是名义上的夫妻关系,如若再与这下贱奴才媾合,而且还是在这么个时间点,她又如何能够做到?

    “况且林小姐难道就不想在下山前就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与下落么?”忽然,身后传来丑老怪这般自信的笑问声。

    林轻语娇躯一震,双眸微眯,虽怒却也无奈。旋即,她便明显感觉到,男人在她胸前作乱的大手开始变得肆无忌惮,双乳上传来的异样感觉令她极为不耻,甚至于男人下身的顶动也不再遮遮掩掩,转而是富有节奏的,贴在她美丽的侧颜上缓慢摩擦。

    她六岁上山,本毫无破绽,却也有着一个死穴。很不幸,眼前这又老又丑的下贱奴才,就是抓住了她这个死穴的人。

    “嗯嗯……”被抓住的死穴,再加上这敏感的身体……林轻语薄唇轻吐,眸间划过一抹悲凉,似要放弃一切挣扎。

    于是,她开始配合起丑老怪的迫不及待,娇躯微微站起,被丑老怪一手抱着翘臀抚弄,一手捏着精致下巴粗鲁的拥吻。

    拥吻声响起在大师姐的香闺内,她轻闭眼睛,雪颜含悲,似是不愿看到眼前正在糟蹋她的竟是这般丑陋的一张惊世骇俗的脸庞。

    “啪叽啪叽……”渐渐地,在丑老怪唇舌娴熟的进攻下,她不得已张开唇齿,让丑老怪的粗舌伸进自己口中。而丑老怪那条熏臭舌头一得进入,顿时如条灵动的蛇般,忙不迭搅动她的腔壁,更是将她的丁香小舌捉了个正着,抵死缠绵起来。

    “不要……”

    林轻语呻吟出声,却是带着口水之声含糊不清。口水津液自两人交吻的唇舌间泛起声响,有些沿着两人嘴角流落而下,却大多都被林轻语给吃进了口中。

    林轻语彻底绝望了。

    她胸前高耸秀乳起伏不定,被丑老怪这般口手并用的玩弄,她悲凉的眸睁了开来,却是多了一层迷离水光。

    丑老怪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伸到了她裙摆之中,隔着亵裤在她最为神秘之地极尽抚摸抠弄,她不禁仰起秀颈,虽含羞带怒,却是呻吟不断。

    “啧啧,林小姐下面都已流了这么多淫水,一定也很想要了吧?”丑老怪调笑道,他将干瘪黝黑的手从仙子裙下抽出,只见其上已是淫湿不堪,亮着晶莹水色。

    言罢丑老怪将手指吃入口中,满足道,“哈哈!林小姐这穴中仙汁,可当真是人间第一美味!”

    林轻语美颜泛红,胸乳饱胀起伏,双腿微微有些发抖,娇怒道,“你……!”

    却也无甚办法,只得任由眼前这丑陋下贱的奴才胡作非为。

    丑老怪见此暗自得意一笑,当即对着仙子香躯施展开娴熟地玩弄手法,手口并用,双管齐下,大嘴在仙子颈项间吻舔含弄,糙手则深埋香裙之内抠挖不停。

    林轻语眸间虽愈发悲凉,可很快就深藏开去,被泛滥的迷离水光渐渐掩盖。

    “嗯……”忽然,仙子娇躯一颤,秀美双腿微微颤栗夹紧,饱满酥胸剧烈起伏,雪颜亦是泛起一抹淡淡红潮。

    丑老怪不禁淫笑道,“哈哈,林小姐还是一向如此敏感,既如此,况且时间紧迫,那老奴可就来了!”

    说着,丑老怪将林轻语把住桌子,将裙底里的亵裤扒下,手忙脚乱褪下自己衣裤,想要趁热打铁,阔别数日再一尝妙法门大师姐桃源深处的火热紧实。

    可就当其还未将衣裤给褪个完全,却见林轻语突然美眸里恢复一片清明,像是决定了什么,猛地起身将他推开,坚决声道,“不行!你我今日如论如何都不可再做了!”

    丑老怪愕然,“林小姐,怎么……”

    这么些年来的相处,对于这位妙法门大师姐的心性把控,乃至美人的一颦一笑,一蹙一怒,丑老怪可谓都已经掌握到了毫颠。他虽喜欢玩火,但却也从未傻到自焚的境地。简单说来,他懂得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

    而如今话已至此,他该要挟的也要挟了,眼见美人依然不予,丑老怪顿时露出万分无奈之色。

    只是丑老怪尚且没有放弃,气苦道,“当真不可?”

    那露将在外的坚挺棒身可谓气势惊人,硕大龟头灼眼的厉害,只瞧的林轻语俏脸一阵羞怒,娇怒道,“你这狗奴才!不可就是不可,哪来如此多废话?平日里你若执意想要我便给你就是了,可今日我当真有要事在身,你难道就一定要让我在师弟面前为难?”

    “林小姐教训的是,老奴知错!”丑老怪露出悻悻神色,假装惭愧道。却把一双目光瞧向眼前再次散发出盛气凌人的仙子香躯上,看了眼仙子雪白腿间尚还挂着条褶皱濡湿的亵裤,不甘心地咽了口唾沫。

    既然吃不到眼前仙子美妙酮体,丑老怪不禁有些颓然,甚至已萌生起离开念头,想着赶紧去找个肉壶泄火才是。

    他这般心思林轻语自然是瞧在眼里,只见她蹙了蹙黛眉,微微犹豫片刻,突然咬了咬唇,低若蚊蝇叹息道,“罢了……”

    “林小姐?”丑老怪不解。

    林轻语瞪了他一眼道,“狗奴才,你过来!”

    丑老怪心中一喜,心想难道成了?他赶忙挺着胯下摇动的肉屌大步过去,黝黑丑陋的老奴颤巍巍来到妙法门大师姐身旁,一脸希冀的对上仙子美眸。

    林轻语似是有些后悔,雪颜挂着一抹潮红,但想着话既已出口,索性清冷声道,“我知你这个狗奴才平日里都在想些什么,今日我若不替你消火,还不知待会儿你又要去山下糟蹋哪位姑娘。”

    仙子话中之意已不言而喻,况以两人多年“默契”,丑老怪又焉能不知?顿时大喜过望,向着林轻语就扑身上前道,“嘿嘿!多谢林小姐赏赐!”

    谁知林轻语却拍出一掌阻绝,微微侧过臻首不自然道,“狗奴才,你做什么?”

    丑老怪愣了愣,惊诧之下还未待问出话来,就见林轻语又道,“待着别动!”

    顿时恍然大悟,已觉面前香风扑鼻。妙法门大师姐正轻移莲步主动走到丑陋下贱的奴才面前,雪颜如画,瞥了丑老怪一眼,林轻语稍作犹豫,便叹息般将娇躯微躬,素白玉手握住了丑老怪坚硬如铁的肉棒。

    “噢……”丑老怪立即舒服地呻吟一声。

    原来是仙子素手已经握着棒身轻盈撸动起来,黝黑粗长的棒身此刻被仙子小手捉了个七寸,乍一看去,玉手温润如玉,白若玉璧,纤指修长,在丑老怪的粗喘声里,玉指却很快就被龟头流落出来的精水沾染。

    林轻语不敢看丑老怪此刻丑陋舒爽的脸庞,目光微觉无处安放,随将美眸微一下移,便瞧见她玉手正替这下贱奴才撸动的这番淫靡景象,瞧的修长凝白指间已是脏污不堪,黏湿恶心的厉害,赶紧又将目光瞥了开去。

    见撸的差不多了,这时林轻语雪颜抹现一丝厌恶与无奈,作势就要蹲将下去,却忽然被丑老怪伸手捏住精致下巴,硬生生又将柔软身子给返了回去。

    “嗯……”林轻语呜咽一声。

    旋即是拥吻声响起在妙法门大师姐的香闺内,林轻语香唇被丑老怪狠狠吸着,熏黑舌头不住舔舐搅弄,口水津液沿着仙子光洁小巧的下巴流落而下,一直流进半露未露的衣襟里,流进一片高耸的乳肉之中。

    林轻语本想要推开丑老怪,可想着只要能快点儿结束,便也没再拒绝。转而配合地伸出香舌,一边与丑老怪吻将一处,痴吻交缠,主动吸食其渡过来的恶臭口津。一边轻轻撸动丑老怪已经硬如黑铁的粗大肉棒,虽然随着激吻加剧,仙子已然心猿意马,手上力道也变得三心二意起来。

    “嘿嘿,既然林小姐已经决定要用那法儿替老奴消火,那这身衣裳不妨也脱了吧?好让老奴过过眼瘾!”丑老怪边吻边希冀道。

    林轻语闻言,睁开美眸瞥了眼前下贱奴才一眼,出声道,“你要脱便脱,何须废话?”

    “嘿嘿……”丑老怪嘿嘿一笑,心知林轻语自然不会拒绝,即便就是拒绝了,但像这等脱衣程度,眼下他就算是用强,林轻语大概也不会放在心上吧?

    “嗯嗯……”笑罢丑老怪继续吻住林轻语,此番是正儿八经得到了准许,双手自然早已落入仙子胸前乳峰处不老实起来,直将林轻语揉弄的呻吟出声这才消停。转而丑老怪丑陋老脸露出淫邪笑意,粗黑手指挑入衣襟之内,向隆起的胸线外侧微一用力,便将之揉弄开来,顿时仙子胸前春光泄露。

    一大片雪白乳肉暴露在了空气中。

    伴随着仙子在丑老怪下身的撸动,两人脚侧,一件薄如蝉翼的丝绸裙衫落入地板,旋即是内衣、亵衣,放眼望去,林轻语上身已然光洁如玉,不着寸缕。

    方一脱了妙法门大师姐的贴身亵衣,丑老怪那双糙黑大手便迫不及待攀上了仙子胸前高耸饱满的乳房,乳肉香滑白腻,却沾染着许多口水黏液,阵阵乳香飘入鼻端,此刻却被丑老怪的脏手亵渎玩弄,抓揉不停,丰乳在其手下变着夸张形状,只是指缝间露将出的红粉乳头却迎着这般羞辱而俏立着,愈发变得充血发硬。

    而另一只手渐渐由胸乳处悄悄滑落,滑过林轻语纤细曼妙的腰肢,平坦光洁的小腹,在其上抚摸玩弄片刻,便悄然落入裙中,想必是打起了仙子翘臀的主意。

    对于此,林轻语并不是不闻不问,只是被丑老怪吻住不好发作,黛眉轻蹙。

    不多时,最后一件长裙也落入地板间,而内里亵裤早已挂在了仙子腿间,眼下被丑老怪捉住也给褪下了。

    如此一来,林轻语真已是全身赤裸,就连束起的发也被这下贱狗奴才给从发后轻轻一拉丝带,顿时长发如瀑,直垂腰际。

    “好美……”

    丑老怪发自内心感叹一声,看着眼前美人儿这完美赤裸身子亭亭玉立,仙子气质更是让人欲罢不能,不禁血脉偾张,糙黑大手朝着林轻语的下身就摸了过去。

    一经摸到湿热的桃园深处,正待熟练揉一揉那秀美娇羞的阴蒂儿,并将手指插入泛着水光的桃源蜜洞之际,就见林轻语忽然推开他,蹙眉不满道,“狗奴才,时间本就已剩不多,你却还这样故意磨蹭,我问你到底还要不要消火?”

    经仙子这么一训斥,丑老怪这才讪讪收回手,不慌不忙赔笑道,“消火,自然是要的!”

    不过趁着收手之际,却是将手指狠插入仙子美穴之中,再抽出时指间已是淫湿不堪,笑语间却将之复攀上仙子胸乳,揉弄片刻便已将淫液尽数涂抹在了林轻语粉嫩的乳头之上。

    这般淫靡景象,林轻语不语。

    这时,似是真怕时间不够,又似是担心会节外生枝,丑老怪终于不再作怪,微微后退一步,吐了口唾沫在掌心,将之撸了把充血的肉棒后得意道,“那么林小姐,请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