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地狱还是天堂 > 【地狱还是天堂】(29)

【地狱还是天堂】(29)

推荐阅读: 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绿帽哀歌:女友出轨日记乡村乱情清茗学院庆余年补完-太子的堕落我的美艳校长妈妈异世风流种 VIP未删节全本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近亲相奸 母犬驯养记事和表姐同居的日子

    【地狱还是天堂】29作者:dearnyan2019年7月31日字数:10795第二十九章·四人同心在外面收拾家带做饭,林文远忙碌了好几个小时,才听到卧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然后就见到赤裸的儿媳带着清洗身体后没有完全擦拭干净的水珠,走了出来!那一滴一滴的水珠,在她的身上闪耀,看起来漂亮极了!尤其是她屁股上那亮晶晶的一片,看起来更是充满了无比的诱惑力!

    “爸!我爸喊你进来,他说他有话跟你说!”文婉一走出来就说道。99wěИkǔ.℃οm

    林文远点了点头,随着文婉走进了房门,进去后发现文如海已经靠在床头上坐着了,微笑着说了声恭喜,林文远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亲切的跟文如海寒暄着。

    客套话,说来说去,就那么几句就完事了,文如海知道总要迈向正题的,这也是他喊亲家进来的目的,因此稍微打断了一下林文远的话,转向了自己真正想说的事情。

    “自从我们认识以来,发生了很多事,这其中,有很多事是让人能够开心,很多事让人充满了激情,又有很多事让人沮丧,但是经历了这一年多的日日夜夜,现在我们总算还得到一个不错的结局。”

    “如果说从一开始我们换妻的那个时候开始就种下了后面种种的因果,那现在这个果实,也要我们自己承受,我不后悔现在发生的这一切,我同样不后悔,和你们相识!”

    “我出事的这段时间,林峰和你们本可以抛弃我们,远离这个是非的旋涡,可是你们的坚持,让我认识到你们高贵的品德!我们家无以为报,刚才我简单的给文婉说了下,以后让她把您当做是亲生父亲一样孝顺,只有这样,才能算是稍稍报答了你们家的恩情!”

    “好了好了,你今天刚醒,就别说这么多话了!”林文远接过话头说道“大家里里外外都是亲家,你说这些未免就太见外了,文婉这么乖巧,我一直是当自己亲生女儿来看待的!至于你们碰到的那些难事,也都是身为一家人的我们应该做的!”

    “那行,客套话我就不说了,婉儿,过去给你爸磕个头,我绝对不许你以后有丝毫的忤逆,你必须做一个听话孝顺的儿媳!”

    文婉从刚开开始起,就没穿过衣服,听着两个老人在那边一本正经的说着这些话,就感觉到很是好笑,而且公公没进来的时候,父亲已经跟自己说了接下来他的打算,一本正经说话对应着的,根本就是父亲无比的淫靡的目的!

    文婉听话的走到公公面前,甜甜的喊了一声“爸!”然后就拜倒下去。

    林文远张目望去,跪倒的儿媳,又是一种不同的美态,当她拜服在地,修长的脖颈一览无遗,胸前的一对巨乳,几乎触到了地!翘臀朝天,沿着背脊,与头部呈现出一个异常恭顺的姿势。

    看着美人跪倒在前,林文远一时愣了,忘了去扶,哪知文如海竟也就在旁边看着,一声不吭!

    愣了半天,林文远总算是醒悟过来,连忙懊恼的将儿媳扶了起来,忙不迭的还陪着罪,不过文婉怎么会怪罪公公,站起来之后一笑了之!

    文如海静静的看着他们两将这个像是仪式的东西进行完,才又继续说道“好女儿,爸爸刚才已经教了你要怎么做,现在你跟你公公就开始吧!只是这一次,就不必在我的房间里了,我得好好睡一觉!”说完文如海还给了林文远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爸,我们走吧!”文婉牵着公公的手,回头看了看父亲,就走出了房门!

    砰的一声,自己房间的门,就这么关上了,文如海很奇怪的竟然有一种送女儿出嫁的奇怪感觉,不禁好笑的摇了摇头,晃着昏昏欲睡的脑袋,就这么睡了过去,他毕竟刚刚苏醒,能撑到现在,已是实属不易,更何况还经历了跟女儿的一场大战,更是让他身心俱疲!

    林文远不知道亲家和儿媳的打算,不过他知道等待着他的,一定是一件好事,一件好得不能再好的好事!

    他跟着赤裸裸的儿媳,一步一步的,并没有考虑儿媳要带她去哪里,只是就这么走着,似乎要跟她走到天际!

    文婉在前面带路,心里也很怪异,听从亲生父亲的话,她又带领着另一个父亲,走上一条更加淫乱的路,父亲竟然要让她像服侍他那样,服侍她的另一个父亲!虽然她知道这是早晚必须会做的事情,可是由亲生父亲吩咐自己去做,总是感觉到怪怪的!

    进了自己的房间,文婉拉着公公坐到了床边上,先是脱去了他的上衣,最后将他下面的裤子也扒了一个干净!竟就这么跪在那,将他的阴茎含了进去!

    “嗯嗯!”忍了一天的欲望,终于就这么在儿媳的嘴里,得到了解决!林文远双手按着儿媳的头,让自己的阴茎能够进入的更加顺畅!

    “呜呜!呜呜!哦!咕叽咕叽!”文婉使出了十二分的本事,努力的伺候着公公,刚才父亲跟她说过的话,又在她耳边不住的回响!

    “女儿啊!爸爸现在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一告诉你,怎么说呢,就从我和你妈妈之间的事情,开始说起吧!”

    “我们一开始的婚姻生活,是幸福的,只是后面不知怎的,我渐渐变得对她失去了兴趣,每次到晚上的时候,我都不敢进房间,而你的母亲,就这么过了十多年近乎无性的生活!”

    “这一点上,我确实亏欠她很多,尤其在我认识到你母亲的本性之后,更是如此,而你的母亲,竟然就这么安安心心的守了我十几年,没有给我带任何的绿帽子,这让我更加无比的感激她!”

    “后来,阴差阳错之下,我发现我的病,可以通过一种特殊的刺激来治疗,而这种治疗方法,就是让你的母亲暴露给陌生人或者是换给陌生人操,而治疗的效果你也看到了,就是那天在门外偷窥的那一次,那个时候,我正在给你母亲拍照,准备放到网上!”

    “再然后,我们认识了你们的公公婆婆,他们来到X市,我跟你的婆婆,你妈则跟你公公发生了关系!那一次,我们玩的很疯,也很刺激!让我们彻底的沉迷其中,而我的病,也在那个时候,彻底的治愈了!”

    “再然后,就是我出事昏迷不醒,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为了我的苏醒,你公公无偿贡献出了自己的妻子,尽管我们以前有那层关系在,可是这一次,并没有我的妻子在旁边侍奉他,而他对林峰和我妻子的事情是一无所知的,由此可见,你的公公是一个伟大的人,好女儿,咱家能够找到这么好的亲家,是咱的福气,那咱就应该好好珍惜是不是!”

    “我看的出来,亲家公对你同样也有赤裸裸的欲望,你既然给了为父第一次,那为父也不能太过小气,好女儿,下面该轮到你为你公公服务了,他已经付出了太多,现在也该得到我们家的回报了!”

    父亲的话,像是一柄大锤,一下一下的敲在文婉心头,让她久久不能平静,她通过跟公公聊天之间的只言片语,猜测了许多,一直到今天,才算是得知了他们的真相!虽然听起来荒唐,可是现在的文婉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已经不介意了,好生的安慰了父亲,说自己一定遵从他的意愿行事,小丫头自己也暗暗的赌咒发誓,以后一定要对公公婆婆好!

    现在的她也正在这么努力的做着,尽管公公的鸡巴真的很大,可是小丫头还是努力的吃到喉咙的最深处,她知道这会给他带来异样的刺激!

    “哦哦……好……好儿媳……你……你真会……真会吃鸡巴……这……这一点……可……可比你两个妈……厉害……太多了!”

    “呵呵……爸……那你就好好享受呗!”小丫头一边吃,一边抬起身子,捧着自己的那对巨乳,将公公的鸡巴放在怀里揉搓着!

    林文远享受着儿媳温柔的服侍,苦苦忍耐着自己的欲望,因为他知道,还有一场更加重要的仪式,在等着自己!

    果然儿媳仅仅只是稍作刺激,就站起了身子,面带羞意的对他说道“爸!我知道你也想要儿媳的屁眼,只是亲生父亲只有一个,所以儿媳不能把后面珍贵的第一次献给你!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儿媳还是想用后面那个洞好好的孝顺你,你看行吗?”

    “行行行!怎么不行!爸不介意!只要我的好儿媳,能够像这样伺候我,不管用什么地方都行!都行!呵呵,呵呵!”林文远连忙将儿媳搂在自己怀里,安慰着说道!

    坐在公公怀里,被他硬挺的阴茎顶在自己的屁股上,小丫头又开始春潮泛滥了!不光是骚屄里一阵一阵的往外冒水,连刚被父亲开发过的肛门,都开始一张一缩的呼吸,才一次短短的开发,就已经让她的后面,达到如此的程度,不得不说这就是人体的神奇!

    手机看片:LSJVOD.COM“爸!你……你进来吧!”小丫头摸了摸公公的阴茎,感受着那个粗壮和坚挺,不由得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吞的下了,毕竟那个大小,可是超过父亲了许多!

    将儿媳的屁股稍稍的抬高了一些,林文远摸着自己的鸡巴,对准了儿媳后面的那个洞眼,慢慢的就插了进去!很神奇的,文婉中途竟然没有发出一声惊叫,只是皱着眉头,就那么忍着,而且嘴里还不住的发出呻吟!

    文婉自己也很奇怪,被公公那么大的家伙插进后面,竟然比林峰开苞前面的时候还轻松,都不疼,只是感觉到一小点的不适,可是随着公公不断的进入,这一点不适也渐渐地消失了,只剩下了无尽的快感!

    当阴茎推到尽头,林文远将儿媳磨了一个方向,让她面对着自己,文婉直面公公,不由得害羞低下了头,林文远怎会让她就这样躲开,他伸手抬起儿媳的下巴,让她就这么面对面的看着自己,然后对准她的嘴唇吻了下去!

    在此时此刻,这个吻看起来,似乎有着很多的不同,这其中包含的东西,让林文远颤抖,也让文婉颤栗!男女之爱,在这一刻,才算在两个人之间真正的迸发出来!再夹杂着这乱七八糟的禁忌关系,让两个人就这么坐着,都像是要来高潮一般刺激!

    受到刺激的文婉首先承受不住,主动的坐在公公的腿上磨起了自己的屁股!

    随着身体欲望的升起,不光是肠道里分泌出了适合抽插的粘液,连小穴里,都在滴滴答答的滴个不停,更顺着林文远的大腿缝,打湿了一片地板!

    林文远抄手往儿媳的腿弯处摸去,只摸到了一片一片的水渍,滑腻滑腻的沾在自己手上,那水汪汪的程度,比妻子年轻的时候,还要丰富!

    抱着儿媳的屁股,林文远让自己的鸡巴在她的肠道里抽插,两人嘴唇相交,性器也相交,一个放纵,一个肆虐,在乱伦交媾中,达到了人生纵欲的巅峰!

    张丽最近无聊的快疯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此刻的她真是无比想念那个郊外的别墅,那个有她两个男人的地方,她想回去了,好在出来的时候找的是亲戚生病自己来照顾的法子,那自己突然跑回去,也不算突兀。んτtρδ://ωωW.九9ωěΠκμ.℃οM

    想给老公一个惊喜,张丽打辆车就直接杀了回来,因为老公最近给她的汇报,让她知道儿媳已经跟她父亲搞在了一起,虽然没有像自己一样真刀真枪的干,可是据说也帮她父亲口交了好几回了,现在自己回去,想必小丫头也不会看不起自己!

    走到别墅门口,里面静悄悄的,偷偷的绕到文如海房间外看了一眼,发现他还在昏迷!而且房间里似乎一个人都没有,有些奇怪儿媳和丈夫去了哪里,张丽走到前面打开了别墅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静悄悄的,似乎一个人也没有,张丽心想难不成两个人现在在睡觉?

    看了看时间,好像不大对头啊,只是为什么会这么安静,人都去哪了?

    蹑手蹑脚的走上楼,主卧室的门是敞开的,老公不在里面,再走到儿媳房间门口,想看看儿媳是不是在睡午觉,因为她是肯定不会出门的!没成想却被里面的风光,吓了一大跳!

    只见这翁媳两个,赤裸裸的搂在了一起,儿媳正靠着丈夫的胳膊,睡的香甜!

    张丽的心里震惊到无以复加,她想不到丈夫和儿媳竟然已经正式的搞在一起了,这跟丈夫的汇报,完全是两回事啊!难不成这都是今天才做到的?那今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张丽走近昏睡的两个人,想仔细看清楚两个人到底干了什么,仔细观察后,更是目瞪口呆!

    儿媳的乳房果然如丈夫形容的一样伟岸,只比她母亲小一点点了,只是这壮观的乳房,如今被大手捏的通红,而且红红的乳头上,还留下了很多牙齿印!

    丈夫的大手,在睡着的时候也捏在儿媳的胸脯上,而且竟然还一动一动的,应该连做梦都是在猥亵儿媳的胸部!

    儿媳不知道是不是被老公折腾惨了,睡觉都在留着口水,而且看样子,一点都不像正常睡觉的模样,应该是做爱做的太疯狂,昏迷过去了!天哪,丈夫到底对儿媳都做了什么!

    再仔细看了看儿媳的身上,只见她的下身就更加狼藉了!屁股上通红的一片,而且还布满了手印,应该是丈夫拍打上去的,而骚屄外面的大阴唇,更是红肿不堪,而且阴唇上,阴道口,屁股上,都是一块一块的白斑,应该是女人的淫水和白带干了后,粘在了上面,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里没有男人的精液流出来!

    看样子两个人还没有玩到这一步,总算没有超出禁忌,不过两个人既然玩了,那老公总要射出来啊,张丽看了看儿媳的身上,没见到精液的残留,难不成两个人是射在嘴里的?

    张丽凑近了儿媳的嘴巴,仔细的闻了闻,好像也没有精液的味道,那丈夫的精液,到底跑哪去了?儿媳是直接被干晕的,肯定没有去卫生间里洗掉!那为什么丈夫的精液会失踪了?

    突然张丽灵光一闪,难道是那个地方!那个丈夫一直想玩弄,自己却始终没有给他的地方!张丽悄悄的把儿媳的屁股扒开了一点,因为她知道儿媳是被操昏过去的,肯定没那么容易醒!

    这一下,总算是找到了两个人最后的战场,只见儿媳的肛门,大大的张开着,那个恐怖的大洞,很明显是丈夫的尺寸,而且更为夸张的是儿媳的那个大洞里,还在往外淌着男人的精液,而且看着那个量,也着实太夸张了些!

    张丽伸手在儿媳的屁眼上摸了摸,那柔嫩的肛门已经被丈夫摧残的不像个正常的肛门了,不光是正常的褶皱都被撑平,甚至都能看到那被撑开的部分有了血丝,有些心疼,又有些恨恨的,张丽现在的心情无比复杂!

    悻悻的走到楼下,张丽走到文如海的房间,报复性的将自己脱了个干净,然后像往常一样给他口交起来,舔硬了那个软绵绵的鸡巴,张丽就迫不及待的自己坐了上去,哪成想,以往只是闭眼不动的亲家,这一次竟然睁开了眼在看她!

    “你!你醒了!”张丽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文如海呆愣着看了看她,大脑一时还没从睡梦中完全醒转,发了一会呆之后,立马就坏笑着说道“呵呵,当然醒了!怎么?”

    张丽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急急忙忙的就想从文如海身上下来,可文如海怎会让她逃跑,一把就抱住了她的屁股,那熟悉的肥臀肉感,一下就充斥了他的脑海!

    被文如海搂着自己光溜溜的屁股,张丽也就不逃了,反正现在事情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想要改变也没什么可能,就是不知道文如海知不知道她女儿和丈夫搞在了一起!

    张丽没有明说,只是用手指了指楼上低声说道“你知道吗?”她想着这样隐晦的问出来,他如果知道,那不用明说想必他也明白,他要是不知道,那自己也能用别的话题给遮盖过去!

    “你是说亲家公和我女儿?我知道!是我让她这样做的!”文如海自然明白张丽话头所指,点了点头回道!

    “那……那……那!”张丽支支吾吾了老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呵呵,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件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可是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从我们认识的那一天起,这一切就已经乱了套,现在也只不过是乱上加乱罢了,但是你仔细想想,只要我们不说出去,那一切不都跟往常一样吗?而且我听亲家的意思,恐怕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你!”

    “什么惊喜?”张丽有些莫名其妙,可是转念一想到丈夫最近似乎有意无意的在跟她提儿子的事,那是不是!天哪!那如果是真的,那可就真的乱到家了!

    那……那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可是多年以来的淫乱之路,让张丽已经变得跟以往不太一样了,对于乱伦这种事,她虽然感觉震惊,可至少还算不上排斥,而且她确实想看看儿子的那个巨物,是不是如丈夫所说有那么大!虽然她不一定接纳儿子,可是她确实想满足一点自己的这个好奇心!

    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在下面的动静惊动了楼上,门外传来了林文远的调笑声“呦!你这一回家就干上了!”

    张丽回头望去,发现是丈夫,忍不住呸了一声回道“说的好像你没干一样!

    你在楼上干吗了你不知道?”

    “哈哈哈哈,你都知道了啊!”林文远嬉笑着走到妻子身边,看着文如海的阴茎在妻子的骚屄里进进出出,自顾自的把玩起妻子的肥臀来!

    “滚!别碰我!”张丽装作恼怒的说道。99wěИkǔ.℃οm

    熟知妻子性情的林文远又怎么会在意,没管她说什么,玩了一会肥臀,又转而去亲她的美乳!一时闹的很是欢腾!

    不多时,文婉竟也跟着下来了,看到婆婆这个样子,尴尬的叫了一声“妈!”

    张丽同样也是尴尬的很,点了点头没说话,只是羞红了整个脸。只有两个男人有些没羞没臊的继续玩弄着张丽的身体,一个吸奶一个操屄的,很是开心。

    文如海看了看女儿,坏笑着说“我说丫头,你看你妈都光溜溜的,你穿的那么整齐,是不是有些不孝啊,快点脱光了,向我们看齐!”

    文婉羞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哪里穿的整齐了,刚才被婆婆在楼下的动静吵醒,她身上也只是穿了一件内衣就下楼了,只是父亲既然发话了,那肯定是要听的,而且这也不失为一个跟婆婆套近乎的好办法,如果自己在这边看着,那婆婆才会觉得不舒服吧!既然如此,那干脆自己也跟她一样,到时候,谁也不会笑话谁了!

    想到这里,顿时明白这才是父亲让她脱衣服的本意,文婉会意的望了望父亲,发现他果然在跟自己微笑点头!于是落落大方的将自己的内衣裤脱了个干净,也加入了三个人的淫戏,小小的房间里,顿时充满了欢声笑语!

    到了晚上,久卧病床的文如海都挣扎着坐到了饭桌上,而张丽和文婉更是为了庆祝他能够醒过来,为此做了满满一桌子菜,林文远更是出去定了一个三层的大蛋糕,说是为文如海庆祝新生!

    “来来来!大家一起举杯!亲家这一次死里逃生,无疑是一个极好的兆头,而且我最近得到消息,周怀远那老东西,已经撑不了太久了,据说他的后台,这几天正在被审查,而姓周的最近也惶惶不可终日,打探消息的人说,他最近门可罗雀,已经是时日无多了!”文如海身为这个家的主人和消息最灵通的人,自然是要首先发言的!

    “爸!你说的是真的吗?那……那我妈和林峰也可以回来了?”文婉高兴的回道。

    “是啊,他们应该也快回来了吧,不过我已经有好几天得不到他们的消息了,峰儿最近也跟失联了一样,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且那个村镇上的人也好久没见到他们了,不知道是不是躲起来了!”身为父亲的林文远,其实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已经担忧了好久,只是不想让家里人进一步担心,才没有说出来,如今文如海也醒了,周怀远那里已然是一番末日景象,于是也就说了出来,让大家一起想想办法!

    “啊……!”张丽和文婉担忧的一起发出了惊呼!

    文如海同样吓了一跳,不过想了想后觉得得不到消息,其实才是好消息,如果周怀远真的对两个人动手,那得到的应该是坏消息,因此强打起精神安慰几个人道“老天爷既然让我醒了,想必不会再一次折腾我们这个家,而且我总感觉凭借林峰的聪明劲,这个时候应该是在谋划着什么,或者躲在哪里,以至于不方便跟我们联系!”

    “亲家说的不错,据那个镇上的人说,走的时候,他们几个人还收拾了一些个人用品,应该不是失踪,因此他们也就没有报案!”林文远继续说道。

    张丽和文婉顿时就定下了心,一个个的拍着胸脯,大口喘气!林文远的话着实把两个人吓的不轻,好在最后两个人的话没把事情导向最坏的方向!

    “那我是不是不用天天闷在这个房子里了?”文婉高兴的问道。

    “哈哈哈哈!”其他的三个人一起大声笑了出来,看样子小丫头是憋坏了,迫不及待的想出去转转。

    林文远考虑一会说道“是可以出去了,不过还得乔装打扮一番,省的周怀远狗急跳墙,不过丫头,你打算去哪啊?”

    “逛街!逛商场!购物!Shopping!”文婉晃着一对白花花的胳膊,大声的喊道!这个举动顿时又惹得那三个人大笑了一阵,同时感叹她的年轻和活力!

    “好!那我们明天就去逛街购物!”林文远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大笑着说道!

    一段饭吃的热闹极了,最终那个三层的大蛋糕,都被玩的疯疯癫癫的文婉抹在了其他人身上,连文如海都被女儿抹了一身一脸!张丽和文婉的胸和屁股上,更是没有逃过这一难,上面都沾满了几个人嬉闹的奶油!

    疯够闹够了,小丫头睡的很沉,憋了这么长时间的她,总算在今天发泄完毕,以往睡梦中都皱着眉头的她,现在笑的很开心!那个笑容,看起来就让人感觉到一阵轻松!

    张丽知道儿媳最近辛苦了,因此晚上伺候文如海的任务就放到了她身上,文如海今天刚刚醒,又陪女儿折腾了一天,早就累得不行了,早早的也就睡了过去,因此张丽倒也没费多大劲,等到一切收拾完,张丽回了自己的卧室,林文远早就坐在床上等着她了!今天发生了很多事,现在也该这两口子,好好的单独聊聊了!

    “老公!现在你是不是得好好解释解释了!”张丽在外人面前给林文远留够了面子,现在只剩两个人在了,忍不住插起腰霸气的问道!

    林文远熟知妻子的脾性,也不着急,将这几天的事情浓缩成都是今天发生的,好好的编排了一下,说的没有了一点漏洞!弄的张丽半信半疑的,不过也没办法问太仔细,毕竟那两个当事人,自己实在是不好去询问什么!难不成还问儿媳,公公是什么时候跟她搞在一起的!于是也只能作罢!

    “今天亲家跟我说了好多,你怎么着,光根亲家两口子玩玩还不成,你还打算把儿子儿媳都拉进来吗?”

    “老婆!你听我说啊,这不都是一系列机缘巧合凑到一起了么!而且儿子那里还有很多事你不知道,我一一的讲给你听!”林文远接下来将儿媳说的那些儿子的话,添油加醋的在妻子面前讲了半个小时,听的张丽嘴巴都张的合不拢了!

    “你……你是说!儿子……儿子他对我有性幻想!”

    林文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止是性幻想了,而是儿子对你已经有了真实的想法,你想想上次他回家,有什么异常没!”

    经过丈夫这一提醒,张丽才感觉出不对来,上次儿子回家,好像老是拿眼睛看自己的屁股,还在自己身后蹭来蹭去的!可是让她接受儿子这种变态的想法,又如何容易!虽然她自己心里有些幻想,有些说不出来的东西在滋生,可是让她承认,也太难了些。

    林文远理解妻子,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事,因此也没有催她,只是让她在那里慢慢思考着!

    时光慢慢溜走,夜已经很深了,张丽才无奈叹了一口气对林文远说道“老公,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林文远认真的看了看张丽,发现她确实是不知道怎么办了,而不是找借口向自己发火,因此说道“儿媳跟我们已经是这样了,峰儿也跟他岳母也发生了关系,如果这个时候,我们不坚定的站在他背后支持他,你觉得峰儿会怎么想!咱们关起门来在自己家里,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只要不传到外面,我觉得无所谓!你说呢!”

    “可……可是……这是乱伦啊!老公……你真的……真的想让儿子和我那个吗?”

    “不是我想,老婆,你仔细想想,我们前面做爱的时候,我让你幻想一下和你做爱的是儿子,你哪次不是高潮迭起,哪次不是爽的连声浪叫!你可以从中获得快感,不吗?”

    “我知道,可是那只是幻想啊!现在……现在可是……你说的可是来真的啊!”

    “真的假的,只要我们确实享受不就可以了啊,老婆,人生苦短,如果不每样事物都尝试一下,就这么走了,你不觉得遗憾吗?”

    “老公……我知道你说的都对,可是……可是这毕竟是乱伦啊!要是……要是被……被别人知道……我们还怎么活啊!”

    “呵呵,你不说,我不说,亲家他们自己也都是如此,谁又会到处乱说呢!

    就像我刚才说的,关起门来,大家过日子,谁又能知道我们家里发生了些什么!”

    “嗯……可是……可是我还要考虑考虑!”

    “嗯,没事,你好好想想吧!至于儿子那里,你可以放心,他的心比你坚定的多!到时候我自然会给你们两创造机会的!”

    张丽一张脸羞成了通红,心里自然把林文远也骂了个狗血喷头,哪有老子给儿子拉皮条的!而且对象还是他的妻子,他儿子的亲妈!这个老东西已经不是普通的变态了!可是自从跟丈夫玩起了这个游戏,身体不知怎么的,竟越来越饥渴了,想想那些以前跟自己约的小年轻,恐怕那个时候丈夫就已经有这个打算了!

    而现在的自己,经过一日一日的熏陶,竟将这么变态的事都能听的进去了!

    如果搁到以前,恐怕要把丈夫骂死的,现在么,竟还有些小期待!哎,近墨者黑,现在连自己也跟着丈夫越发变态了么!张丽越想越激动,呼吸急促了不少,连胯下都分泌了不少水出来!

    林文远跟张丽几十年的夫妻,如何不知道妻子此刻动情了,而且这个时候,只要自己再在妻子的思想中加一把火,那就大事可成了!想到就干!林文远将手伸到妻子的裤裆里,一边摸索一边说“妈!峰儿现在摸到你的骚屄了!你的骚屄水好多啊!峰儿想操你!好妈妈!”

    张丽先是长大了嘴看着老公,半晌说不出话来,可是随着丈夫那不断作怪的坏手,身体的感觉是诚实的,她现在有些想要了!

    “妈!你把腿张开吧!儿子!儿子我想舔舔你的骚屄!儿子!儿子想看看出生的地方!”

    林文远费劲的掰开妻子的大腿!伸出舌头舔了上去“妈!这就是你生我出来的地方吗?妈!你的屄好美,妈,你的屄好香!妈,你的屄好骚啊!水好多,毛也好多!妈!你的屁股更肥!妈!我爱你!”

    此刻的张丽已经微微闭起了眼,嘴里在低声的呜咽着什么!但是声音太小,林文远听不清楚!

    “妈,我当时就是从你这里出来的吗?妈,这道疤痕是不是就是当时生我的时候,医生剪开的!妈,现在你的屄这么紧凑,当初是如何生下我的啊!妈,你的水水好好喝啊,妈以后你天天喂给我好不好!妈,我喜欢你骚水的味道,比我老婆的好吃多了!”林文远知道媳妇的敏感带在哪里,更知道要如何挑逗自己的妻子,因此将张丽伺候的无比舒爽!

    随着林文远手口并用的玩弄,张丽终于感觉自己要来了,而且她知道这一次的高潮会让她疯掉的,这个感觉,实在太强烈了些!

    “妈,我喜欢你的屄上长着的这么多毛毛!妈,我喜欢你这个无比肥硕的屁股!妈,我这辈子最想操的人就是你!妈,你给我操一辈子好不好!妈!我!我能把鸡巴插进来吗!插到你的屄里!插到我出生的地方!”

    经过丈夫新一轮的刺激,张丽实在是忍不住了,不由得抱紧了丈夫的头,将他伸到自己屄里的舌头当成了儿子的鸡巴,大喊道“好……好儿子,好峰儿……啊啊……妈……妈也爱你……妈愿意给你插……妈愿意给你操……妈要做你的女人……回来吧……回到妈妈的子宫里……回到妈妈当初孕育你的地方!妈……妈要到了……来了……来了!”

    随着张丽一阵一阵的颤抖,她的屄里突然喷出一道激流,她潮吹了,但是让林文远惊讶的是,这次潮吹的强烈!他一个躲闪不及被喷了一头不说,等他让开了才发现,妻子的潮吹竟然还没停止,屄里喷射而出的水流,竟然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弧线,直接抛射到了床尾衣柜那里!

    而且她的屁股还在一抖一抖的,随着她丰臀的上下抖动,那道水线也跟着上下跳跃着,在衣柜门上留下了一滩一滩的水痕,林文远顺着灯光看去,甚至都能看到那道水线中荡漾着七彩的颜色,那是彩虹的颜色!

    林文远被喷了一头一脸的淫液,心中却感到无比的高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妻子能够如此清楚的喊出想要儿子的话,也是第一次见到了妻子的身体还有能够开发的余地!

    结婚几十年了,从一开始的贤妻良母到现在的淫妻浪母,他感到深深的自豪,这都是他的功劳,是他的调教!是他,让妻子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他,让妻子心甘情愿的陪他堕落在欲望的囚牢!

    隔壁卧室里躺着那个小丫头,已经在他的计策下,成功的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而妻子,她堕落的更加迅速,所有的人,就像是棋盘上的棋子,而他,则像那个下棋的棋手,一切皆在他的掌控之中,这种掌控别人命运的成就感,他很喜欢!

    他已经看到象征着这个家庭的果树,牢牢的结满了乱伦的果实,而其中最大的一颗,正在树顶对着他闪耀,这颗果实,属于他的儿子,他要将这一切都传给他,然后让他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