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都市偷香贼 > 【都市偷香贼】第103章 突如其来的独处

【都市偷香贼】第103章 突如其来的独处

推荐阅读: 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都市偷香贼生物原虫乱欲-利娴庄流氓后宫录淫男乱女(大雄性事)狂野艳逍遥 VIP未删节全本纯禽老畜女龙魂侠影

    第103章·突如其来的独处2019-7-30彷佛是担心昨晚的事情重演,杉杉马上又补充了一句:“这次,请、请别把我定住,我会尽力配合的。:⑨㈨WêΠKu.cΟm”

    叶春樱看着杉杉柔白晕红的裸体,犹豫一下,走到韩玉梁身边,贴着耳朵轻声问:“韩大哥,那个……要不要我上楼去给你把飞机杯拿来用一下?”

    韩玉梁哈哈一笑,扭头在她热乎乎软嫩嫩的脸蛋上蜻蜓点水亲了一口,“你也太小瞧我的定力了,用不着。”

    叶春樱被他亲得一缩脖子,想说不妥,可之前嘴儿都已经被亲过,还是她主动吻的,想说有人看着不好,但杉杉已经把自己罩得如驴拉磨似的,一时间找不到借口,只好红着脸退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哦,那就好。”

    杉杉抬手把眼罩调整了一下,担心他俩又说起来没完,把自己光着屁股晾在这儿,小声提醒说:“那……从哪里开始?我……我该做什么?”

    “你先躺下吧。背后那几个一会儿趴下弄。”

    韩玉梁想了想,柔声道,“我还是先给你按摩一会儿,放松放松。”

    叶春樱一听,转身去储物柜里,翻找出诊所时候买给他用但没怎么用过的按摩精油,拿了一小瓶递给他,“滴点这个在手上吧,我看……他们按摩都用。”

    “行,我正好也试试正常点的按摩手段。”

    既然是测试敏感带,上内力从里向外刺激自然不能用,否则摸摸脚踝他都有信心让杉杉泄了,最后表格上一串1和手指,一般人看了肯定要觉得杉杉是个旷世罕见的大痴女。

    但换成正常按摩手法,他就谈不上精通,而且,不管正面背面,比较羞耻的区域也无法回避开来。

    他看一眼叶春樱,双手从足踝慢慢往上按压。

    经过大腿的时候,杉杉果然颤了一下,伸出挨着床边的手,轻声说:“春樱……你、你还在吧?”

    “嗯,我在。”

    “能来跟我……拉着手吗?”

    叶春樱嗯了一声,坐在床边伸手给她握住,脸上有些羞红。

    只是看着杉杉的裸体当然没什么关系,但看着韩玉梁一双大手在各处摸来摸去缓缓按揉,她就觉得浑身发热发软,和昨晚一样,不自觉就先把腿并拢到了一起。

    不多时,韩玉梁的掌心就走过了杉杉的乳房。

    她咬住下唇,发出细小的鼻音,攥着叶春樱的小手,没有动弹。

    换成趴下将背面也仔细推拿之后,韩玉梁用床单擦了擦满是精油的手,看着重新躺正的杉杉,柔声道:“那么,就正式开始吧。”

    杉杉点点头,嗯了一声。

    他弯下腰,抓住她纤细的脚踝,往上推去。

    正常有经验的女人,双腿就会顺势打开,屈膝外撇,亮出充满诱人芬芳的湿润下体。

    杉杉屈起了膝,但是,没有打开。

    像是要做团身三周半跳水动作一样,她并着腿蜷缩起来,如果有尾巴,简直能抱成一个穿山甲。

    不过赤身裸体的情况下,这么抬起来,不想让看到的地方,一样能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中缝开裂的嫩毛桃子,正被紧并的大腿夹着,两侧丰丘向内堆集,自然而然隆起突出,让两侧的乌草,簇簇包裹住当中一条迷人的纵线。

    以韩玉梁的经验,这么茂密的丛林,的确合该有那般敏感多汁的蜜泉。

    看杉杉完全没有要打开膝盖的意思,他笑着摇了摇头,拉她双腿放平,抚摸了一下她的脚背。

    听她说之前踩过钉子,脚背上的确还留着一点浅红突起的疤痕。

    “还是从乳头开始吧,循序渐进,免得你太紧张。”

    他说着挪了一下位置,坐过去柔声道,“咱们固定顺序,按照手指、舌头和跳蛋的顺序进行,如何?”

    杉杉抿着嘴点了点头,没回话。んτtρδ://ωωW.九9ωěΠκμ.℃οM

    韩玉梁望着她躺下后显得格外酥软饱满的双乳,将食指伸直,悬腕一点,轻轻按在仍扁扁立在乳晕中的嫣红奶头。

    杉杉尚未生育,乳晕外轮色泽很澹,向内渐渐转深,几个小豆环绕,其中一颗上还出了一根浅色细毛。

    等到乳头根部,往上突起的部分颜色又渐渐转澹,最后在细看凹凸不平的乳尖中心簇拢一点嫩红。

    手机看片:LSJVOD.COM他指头轻轻一压,奶头便软软陷入乳晕,毫无抵抗,只微微弹手。

    不运真气,单纯以指戏乳,不外乎压、拨、绕、撩、蹭、搓、捏这么几路门道,这种不加内力引导的刺激韩玉梁此前用得不多,独独徘徊于一点的更少,倒也觉出几分新鲜,专注盯着,加为三指,捻陀螺一样一撮,飞快把玩起来。

    看着时间有两分多钟,他抬手低头,避嫌似的双掌撑在远处,一吐舌尖,开始舔她已经硬起的那颗乳头。

    论舌功,韩玉梁并不算精熟,毕竟手艺过人,从前在那个世界,能正巧赶上女子沐浴过的时机少之又少,他一夜偷香,才不肯总用口舌挑逗。

    但舌头天然刺激便比指头要强,不仅灵活,还格外柔软、湿润,唾液辅助之下,味蕾磨蹭的滋味远超指纹。

    严格说来,这还是杉杉身体的羞耻部位第一次在没有衣物的阻隔下彻底被丈夫之外的男性占据,她眼罩下已经流出了泪,两片软软的嘴唇抿紧在牙关中间,强忍着不去叫停。

    可在背叛的负罪感下,身体正在诚实地反馈性欲高涨的讯号。

    下腹的内部彷佛有什么在膨胀,紧闭的大腿根一阵阵麻痒,她觉得喘不过气,不自觉加快了呼吸的节奏,快速增加的氧气却彷佛生成了多余的水,在羞耻的部位分泌,渗出。

    “嗯嗯……”

    甜美的呻吟,终究还是钻出了她的鼻腔。

    不久,舌头离去,在残留的口水润滑中,蜂鸣震动的跳蛋凑了上来,旋转,碾压,轻触。

    震荡的酸痒麻痹了大脑的某个部位,杉杉忍不住张开口,轻声呻吟起来。

    眼前的世界一片漆黑,这让她可以自我欺骗,被绑架的丈夫也成为了可靠的理由,让她强迫自己打开心防。

    她攥紧叶春樱那光滑细嫩的手,脚跟情不自禁地蹬了几下床单。

    她很确定,自己湿了。

    “怎么样,杉杉,大概能到什么程度?”

    停止刺激后,韩玉梁柔声问道。

    微微沙哑的嗓音含着一丝意犹未尽的味道,她想了想,轻声说:“2。”

    “那备注呢?”

    “舌……舌头。”

    “好,休息五分钟,咱们进行下一个部位。”

    杉杉张了张嘴,跟着自己惊愕地紧紧闭上。

    她为自己刚才突然想说不要休息直接继续的念头羞耻至极,觉得胸口都在发烫。

    而她并不知道,自己乳房和颈窝之间那片距离晒痕三角不远的皮肤,的确已经泛起了一片红晕。

    叶春樱不懂,但韩玉梁知道,那是女人发情的信号,而且,濒临高潮。

    也就是说,如果耐心一些,在乳头上保持足够持久的刺激,这个并不算她身上特别敏感部位的地方,都能带来比较轻度的性高潮。

    不知道更年轻的时候杉杉到底是什么状况,反正按目前的身体敏感度,应该很难有男人一点都满足不了她。

    就算杨明达硬不起来,对这样的妻子,仅靠手和舌头就能让她爱欲澎湃。

    除非他并不想。⑨㈨wEИκμ.CoΜ

    那他在想什么?因为自己阳痿,就连妻子的快感也跟着放弃了吗?发呆一会儿,各自喝了点水,五分钟一到,下一个敏感带开始。

    以杉杉的本能防备态度,韩玉梁只能选择把会阴肛门那两处放到最后。

    到时候其他敏感带走过一遍,她应该达不到特别畅快的高潮,那么积蓄的欲望,应该能成为她彻底放开自己的推力。

    “3,舌头。”

    “2,舌头。”

    “2,舌头。”

    这种好像作者在水字数一样的对白进行过几次后,韩玉梁发现杉杉除了比较敏感之外,和一般女人并没太大不同,三样测试品里,舌头每次都能稳稳夺魁。

    果然,大多数女人都无法拒绝被唇舌吻遍全身的诱惑。

    眼看部位不剩下几个的时候,韩玉梁突然发现了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

    肛门也是需要测试的部位,项目中,有舌头。

    他并不排斥去舔漂亮姑娘没什么明显脏污的屁眼。

    但前提是,之后他可以美滋滋长驱直入,往嫩肠子里纵情驰骋后畅快淋漓射一发进去。

    单方面取悦,他通常不愿意做到那么夸张的程度。

    而且有些事情感情基础的确也挺重要。

    换成叶春樱,亲亲脚丫含住脚趾舔舔屁股哪怕把舌头钻进去送她一个羞耻快感大礼包,他也甘之如饴。

    杉杉现在心里全是老公,脱光了躺下也是为了那个男人,他都暂且没兴致提枪上马,就去舌吻后庭花,心里可有点勉强。

    亏本买卖为了叶春樱可以做,但作到什么程度,他还是得掂量掂量的。

    眼见着项目越来越少,叶春樱显然也在对实践步骤的观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皱着眉有点慌神地凑到韩玉梁耳边,轻声说:“韩大哥,这……这一项,也让你用舌头去舔,是不是不太好啊?”

    侧眼一看,不意外,她红着脸用手指戳着的,正是肛门后的格子。

    “那换你来?”

    “我不要……”

    她皱了皱眉,“不行,你也别了。阴蒂那个项目不就是作弊瞎填的,这儿你也估计一个算了。”

    “阴蒂那东西,十万个女人里兴许都找不到一个那边完全没感觉的。屁眼可不一样,这方面我算经验丰富的,有的女人比前面还贪,恨不得以后拉屎都不用那儿,只留着交欢,有的女人就难受得不行,完事后还会跑肚拉稀。差别巨大,编一个答桉容易,要是后面游戏环节还有照应,穿了帮可是麻烦事。”

    杉杉趴在床上,连续多次“2”

    这一档的评价让她的欲火熊熊燃烧浑身焦躁,她估计了一下时间,翻身转过来,忍不住开口问:“还没到下一个吗?”

    啧,她终于从羞答答躲着夹腿,变成开口催了。

    韩玉梁看一眼单子,“剩下的,你不张开腿是不行了。就算是大腿内侧,你这么直挺挺,我也够不着。”

    杉杉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把双脚挪到了两边,一只垂到床下,一只踩住了床另一边迭起来的毛巾被。

    股间打开的情况下,那娇嫩毛桃的裂谷又成了不同的样子。

    韩玉梁扫视几眼,伸出手指,轻轻点在她大腿内侧,旋转搔弄。

    之前的测试中,她感度最好的地方是耳根、肋侧和尾骨,基本舌头一碰就潮水泛滥,随便舔个几下,插入估计就会跟戳进油膏窝子里一样顺畅滑熘。

    也正是因为刚才尾骨那里让她脑子里全是性欲昏昏沉沉,才忘了单子上其实还有个脚趾缝,是不需要打开大腿就能碰到的地方。

    那里他准备和屁眼一起放到最后,斟酌考虑之后再说。

    原因很简单——平心而论,杉杉的脚并不如她的人这么美,远不到叶春樱的雪嫩赤足让人见了就心神一荡的程度。

    那么,下手容易下跳蛋也简单,下嘴,就要思量一下了。

    当然,她的脚也不丑,丝袜那种加分神器一裹,照样魅力十足。

    但她还不肯给干。

    用当代的话来说,韩玉梁是个很讲究回报率的人。

    他当年夜探千家百户只为窃玉偷香的时候,什么水磨功夫没有用过,但无一例外,最后都要摆弄得精赤条条,变着法子前后上下三个眼儿轮番玩弄一遭。

    叶春樱极对他的胃口,心里还只装着他,温柔似水贴心体意,他便愿意付出几分真心,好好珍惜。

    许婷娇俏可人天资卓绝,对他也已动情,他才能耐着性子不去动采花手段。

    再者说,对那两人,他也没到哪里都肯亲吻舔舐的程度。

    要到了这个赤条条上下舔来舔去的地步,叶春樱还不好说,许婷的处女之身是肯定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而杉杉心里装的是那个大绵羊,这次的惩罚任务也没让她到非献身不可的地步。

    得不到好处,自然就没有动力,不如摸摸捏捏,舔舔震震,先把她豁出去彻底亮给他看的羞处欣赏够了再说。

    不一会儿指头的部分结束,韩玉梁清清嗓子,双手一抱,把杉杉的大腿抬了起来。

    “呀!”

    她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急忙伸手到床边,“春樱,春樱,你……你没走吧?”

    叶春樱带着几分无奈把手伸进她掌中,柔声说:“我在,我还在呢。杉杉,韩大哥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你可以对他有点信心。我保证,我就算不在,他也绝对不会强迫你做不情愿的事。”

    “我……我不信……”

    杉杉雪白光滑的大腿在滑动的舌头下微微颤抖着,连着声音也好像被夜风吹拂的叶子一样,“春樱……说……说实话,我觉得……我觉得他就像个……像个大老虎,看我的眼神……好像要一口吞了我似的。你……你是驯兽师,你在……你一定得在。”

    叶春樱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可别这么说,驯兽师……这也太离谱了。”

    “差不多吧。”

    韩玉梁故意让手掌沿从已经流满爱液的腹股沟边上擦过,笑道,“不过春樱的鞭子远程也管用,她要是去上个厕所,我不至于趁机强奸了你。”

    没想到,考验就在这时降临了。

    叶春樱的手机突然响了。

    铃声是防空警报的录音,叶春樱专门设给汪媚筠的。

    韩玉梁总觉得这个铃声有什么暗藏的意味,但一时不好确定。

    她暂时放开杉杉的手,“我出门接个电话,就在门外,你不用担心。”

    然后,叶春樱拿着手机匆匆出去了。

    屋里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杉杉紧张的呻吟娇喘,和湿滑的舌头在大腿滑嫩皮肤上快速摩擦的细小声音。

    “韩……韩先生,这次……舌头的时间……好像格外长啊。”

    “刚才不是说话断了么,我补一下。”

    韩玉梁放下她的腿,拿起了跳蛋。

    大腿内侧完事后,他准备进军腹股沟,托杉杉尽可能往多了报的傻福,这女人身上还能保留羞耻资格的地方,已经不多了。

    到处都残念留着他的口水印子,这样的行为,其实已经可以算是对丈夫的背叛。

    难怪她之前带着壮士断腕的决心表示,愿意等救回老公后就离婚。

    不过你说你都有离婚的决心了,就不要这么压抑性欲,放开来尽情享受嘛,求求大鸡巴,快快往里插,你一个已婚少妇,能不能拿出点黄片里少妇该有的模样来啊?不能行动只能意淫,韩玉梁想了一会儿,拿开跳蛋,看着水光盈盈的缝中肉涡,拿起表格和笔,“好了,你说吧。”

    “1,舌头。”

    “1?”

    韩玉梁吃了一惊,他刚才一走思,竟然都没留意到。

    “是1。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春樱还没回来吗?”

    韩玉梁皱起眉,暗忖,难不成,叶春樱不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这少妇的敏感度还能再提升一级?之前她难道一直都没兑现真正的潜力?嘶……他舔了舔嘴唇,看一眼表,距离出发去火车站还有三个多小时,剩下几个都是敏感部位,要不要找个由头反悔了阴蒂的实验,好好研究一下呢?可是,该怎么支走春樱才能让杉杉接受?他正发愁这个问题,叶春樱开门进来,脸色凝重地说:“韩大哥,我……有点急事,现在必须马上带着公司材料去一趟特安局。”

    “什么?”

    杉杉喘息着惊叫出来,一把掀开眼罩坐起,慌张地看着叶春樱,“为什么啊?”

    “韩大哥的黑身份出了点问题,有人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恶意捣鬼,如果不能及时解决,今晚的火车韩大哥就坐不了了。杉杉,绑匪在那边,咱们要坐磁悬浮,不能带枪,光咱们俩过去救不到人的。”

    “可是……可是……”

    杉杉紧张地抱住了膝盖,“你不在,我、我害怕。”

    “那你先穿上衣服,这次的惩罚任务……不行就算了吧。”

    叶春樱拿过表格看了一眼,“时间上应该是来不及,汪督察说过后会开车送我去车站跟你们会合。要是耽误得久了,说不定我要买下一趟。反正行李咱们已经收拾好了,你们两个出发没什么问题。剩下这几格……干脆瞎填吧。我看按规律都写上2和舌头应该不会出错。”

    这么好的机会韩玉梁怎么舍得错过,当即一脸严肃道:“可剩下的正是最敏感的地方,最有可能出1。如果真要作弊,我看还是直接写1比较合适。”

    杉杉的表情看起来非常挣扎,“等等……让……让我再考虑考虑。”

    如果一开始就遇到这种情况,她肯定会痛快的作出选择。

    可事到如今,她身上已经被舔被摸了那么多地方,这时候再换成作弊,如果后续的环节里被识破,她不知道要懊悔成什么样子。

    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正如韩玉梁所期待的那样在她心中急速酝酿。

    兴许,这也正是绑匪的期待。

    “我不能再等了。”

    叶春樱过来拿起毛巾被展开,披在杉杉的身上,扭头望了韩玉梁一眼,很认真地说,“韩大哥,我走了。”

    “嗯。”

    他微微一笑,承诺什么一样点了点头。

    “杉杉姐,后续的事情,你是当事人,你来决定。我不奢求你像我一样信任韩大哥,我只希望你自己衡量好一切,作出不要让自己后悔的决定。有什么事再联系,拜拜。”

    看来汪媚筠那边催得很急,叶春樱说完,屋门都没关,就匆匆离去,换鞋走了。

    韩玉梁坐到比较远的椅子上,抱着手肘看向正把毛巾被裹在身上的杉杉。

    看她的表情,对丈夫以外的男性还是充满了排斥和抵触。

    那算了,对心里有别人的女子,他没兴趣急于强求。

    “你慢慢想,我先回我的办公室。你有决定了,再叫我。”

    他迈开大步走向门口。

    他的一只脚还没迈出去,身后就传来了杉杉紧张地声音。

    “等等,先……先别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