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爱与欲的升华 > 【爱与欲的升华】(2)

【爱与欲的升华】(2)

推荐阅读: 我的大小淫女fate之慎二的催眠世界本篇逆伦皇者淫荡的性奴教师妈妈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豪乳老师刘艳型月之我是脏砚革命逸事(第二部)幸福家庭背后的隐私年后母子突破(番外)

    【爱与欲的升华】(第二章·情动)作者:八九不离十2019年7月31日字数:8387字第二章:情动足浴店一炮之后,我和可馨的性生活质量明显提高了不少,床上床下,可馨对那些些骚浪之话从害羞到适应,再到习以为常,整个人仿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⑨㈨wEИκμ.CoΜ

    不过,可馨并不知道我的兴奋来源于那名男技师无意间的窥视。

    我并不知道这种兴奋的缘故,但却不妨碍我每次想象这那一幕,一次又一次将可馨送到高潮,而自己也享受着那畅快淋漓的释放。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左右,那种兴奋之感渐渐从我内心变淡,按照正常发展,我和可馨会再次回到从前,足浴店的意外也不过是我们幸福生活中一次小小的调剂,但是突然发生的一件事却彻底让我和可馨走进了一场爱与欲交织的未知之路。

    那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了可馨的电话,她的声音有些慌乱:“老公,他找来了。”

    他,正是可馨的前夫,听可馨所说,她和前夫离婚后,她前夫一直苦苦哀求她很久,甚至追到了我们所在的城市。

    直到可馨从家中搬离,找了一份新工作,她前夫这才不甘心的离去,没想到这一次他前夫竟然找到了家里。

    我顿时急了,生怕出什么意外,连忙向领导请了假,开车便朝家中急赶而去。

    然而,老天仿佛专门和我作对,往常都是四通八达的条条大路,在那天偏偏堵了车。

    原本二十分钟的路程,足足走了近一个小时才赶到家中。

    中间给可馨打电话,可馨告诉我,她前夫就在屋外门前,她没敢让他进屋,让我赶紧回来。

    心中焦急万分,走进家门口的那一瞬间,我并没有发现可馨前夫的身影,房门紧闭,周围静悄悄的一片。

    我心中一紧,连忙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正准备走进屋内,一阵杂乱的争吵和异样的惊呼声传入耳中。

    我心中乱成一片,走进屋内,映入眼前的一幕顿时让我肝胆俱裂。

    在客厅的沙发上,可馨此刻赫然被她前夫死死地压在身下,上身的衣物被她前夫暴力的撕扯开来,那原本属于我的一双巨乳在她前夫手中来回揉捏,那微微发紫的乳头,同样被她前夫拉扯,揉捏着。

    “混蛋,放开我。”可馨剧烈地挣扎着,双腿在她前夫身上此次蹬动,但却抵不过她前夫巨大的力量,被死死压在身下。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顿时愤怒万分,正欲上前阻止,她前夫却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狰狞:“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肯原谅我。”

    说着,她前夫一头扎进了可馨的双乳之间,嘴唇娴熟地叼起了可馨的一个乳头,拼命的吮吸着,吸溜吸溜的声音响起在客厅,我陡然听到可馨在挣扎的叫骂声中,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嗯”的声音。

    一瞬间,我停住了脚步,心中的愤怒依旧,但却仿佛还有着一种异样的情绪流淌在胸腔。

    “放开我。”可馨依然在拼命地挣扎着,但脸部却变得红润。

    “怎么了。”她前夫再次叼起另一个乳头:“既然你不肯原谅我,就让我再拥有你一次,怎么样,舒服吗。”

    她前夫的动作有些粗暴:“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我舔弄的你乳头吗。”

    “对了,你最喜欢我牙齿轻轻咬着。”说着,她前夫便用牙齿轻轻咬着可馨的一个乳头,上下来回扯动着。

    “每次这样你的乳头便会硬的厉害,感受一下是不是这种感觉。”她前夫另一只手再次揪住可馨的另一只乳头,向上拉扯起来,那原本饱满的乳头在她前夫的拉扯下,几乎成了一条直线,有点暴虐。

    然而,可馨的挣扎却陡然小了下来,嘴角流转出一阵剧烈地喘息:“混蛋,放开我,你放开我,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

    我不知道这一刻自己的心情是什么样的,除了愤怒,还有着一股异样的兴奋,让我停下了阻止的步伐:“老婆,为什么不反抗了,你是兴奋了吗?”

    她前夫嘴中,手下的动作不停:“你看,你的乳头又硬了,我肯定你下面已经湿了。”

    说着,她前夫突然迅速脱掉了自己的裤子,起身坐在了可馨的身上,那一根坚硬无比,乌黑发亮的阴茎直直地矗立在可馨的面前。

    “啊。”可馨发出一声害怕的惊呼,猛地扭过头去,挣扎陡然再次变得剧烈,双手在她前夫身上狠狠撕扯着:“滚开,你这样会做牢的。”

    “坐牢我也愿意。”她前夫突然一把抓住了可馨的右手将其放在自己的阴茎上,可馨挣扎着不去触碰,却被她前夫死死按住,最终抓在了坚硬的阴茎上。

    “熟悉吗?”她前夫耸动着身体,让自己的阴茎在可馨手中缓缓滑动着:“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硬,那么烫,比起你现在的老公如何?”

    “快睁眼看看啊。9玖wèNkυ.CóM”她前夫说着,身体突然上前,将阴茎触碰到了可馨的脸部,在可馨娇嫩的脸部肌肤上来回摩擦,那因兴奋而分泌出的液体,滑动在可馨的脸部,不时牵扯出一条淫秽的丝线:“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我这跟鸡巴了,总是求着我操你,现在为什么连看也不敢看一眼了。”

    可馨前夫的阴茎在可馨脸颊之间缓缓滑动,然后慢慢地移动到了可馨鼻息之间,最终触碰到了可馨的嘴唇。

    我的心中彻底炸了,这一刻愤怒依旧,但却仿佛被我选择性地忽略了,只感一股热流从小腹涌起,我的下体也可耻地硬了。

    “是不是还是熟悉的味道。”可馨前夫用阴茎在可馨嘴唇间缓缓地摩擦着,可馨只是紧闭着嘴唇,将脸扭到一边,闭着双眼,身体不断地颤抖:“求求你,陆成,你不要这样。”

    “我倒看你还能强撑到什么时候。”可馨前夫陆成突然狰狞吼了一声,起身站起,然后一把分开了可馨的双腿,暴虐地撕扯掉可馨短裙之下黑色的内裤,一头再次扎了进去。

    “啊。”可馨颤抖的身体猛地一弓,双腿不由自助地夹紧了她前夫的脖颈,只可听见一阵吸溜吸溜的声音在可馨双腿之间响起。

    “快阻止,快阻止。”我在门口隔断处身体颤抖地看着这一切,理智告诉我要让我立刻阻止眼前的一切,但是硬的发涨的阴茎,以及仿佛一个魔鬼般的声音却让我久久没有迈出向前的脚步:“再等一下,再等一下下就好。”

    “你这骚屄水还是这么多。”埋在可馨双腿之间不断舔吸着的陆成断断续续地说道:“这味道真熟悉,还是那么美味。”

    可馨剧烈地喘息着,依然挣扎着要起身,但却仿佛全身没了力量一般,被她前夫陆成右手轻轻一按再次倒在了沙发上。

    “啊……不要。”突然可馨再次发生一声呻吟,身体一阵剧烈地颤抖,她前夫陆成抬起了头,脸上全是淫秽的笑容,右手在可馨双腿间快速的抽动着。

    虽然无法看见,但我知道,陆成的手指此刻一定正贯穿了可馨的蜜穴。

    “还是那么紧。”可馨前夫陆成突然再次低头含住了可馨翘起的阴蒂,右手动作也陡然加快。

    “不要,啊……嗯……不要。”两个敏感点同时收到刺激,可馨再也忍受不住,一声声娇喘伴着无力的挣扎回荡在整个房间。

    突然,她的声音猛地一高,臀部情不自禁地抬起,像是在迎合在她前夫陆成的侵犯:“不要,不要,啊……”

    可馨似哭泣,似享受的声音中,我知道她马上就要高潮了,然而就在这时,陆成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可馨抬起的臀部猛然落下,不断喘着粗气,脸部后红润一片,身体不断地颤抖,依然扭头闭着眼不去看眼前的一切,但却再也没了挣扎。

    “是不是很失落。”可馨前夫陆成淫邪地一笑,扶着自己坚硬的阴茎缓缓靠近了可馨的蜜穴。

    “放心,我会让你好好享受的。”说着,陆成缓缓向前,那硕大的龟头率先消失在可馨的双腿间,然后扭动着腰部缓缓摩擦着。

    可馨的身体再次一颤,眉头紧皱,死死咬着嘴唇,但一声声压抑不住的喘息却还是不时地流转而出。

    我的身体彻底僵硬,这一刻仿佛不知道如何思考,而陆成身体猛地向前一耸,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哗叽一声,因陆成直直贯穿,可馨蜜穴深处那溅射而出的水声。

    “啊”可馨猛地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身体制不住地颤抖。

    “真紧。”陆成也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喘息,然后双手猛地按住可馨的大腿,腰部耸动,如打桩机一般快速地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的声音回荡在客厅,陆成一次比一次更猛地抽插:“很爽吧,我知道你最喜欢这样了。”

    可馨无力的挣扎着,臀部却情不自禁地不时抬起迎合着陆成的冲刺,嘴中的娇喘压抑不住地流转而出。

    然而,就是在这一刻,我心中的欲火却轰然消退,因为我看到可馨眼角流出的泪水,以及喃喃间说出的那句:“对不起,老公。”

    “混蛋。”一声愤怒的嘶吼从我嘴中发出,也不知这一声混蛋到底是对我所说,还是对可馨前夫陆成所说。

    这一声嘶吼,顿时惊呆了客厅内的两人,可馨顿时满脸惊喜,而不等她前夫陆成反应,我挥拳便朝他脑门打去。

    “你敢打我。”陆成愤怒地嘶吼一声也与我扭打起来,一拳又一拳,我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拳,只知道最后陆成被我死死按在地上,脸上一片淤青。

    “老公,你没事吧。”可馨随便披上一件衣服,脸色有些苍白,眼角还有着一抹泪痕,关系地扶起了我,为我轻轻擦拭着脸上的伤痕,而陆成喘着粗气躺在地上,恶狠狠地盯着我。

    “没事,老婆,对不起,老婆。9玖wèNkυ.CóM”我轻轻将可馨搂入怀中,然后盯向陆成:“老婆,他怎么办,是报警还是?”

    可馨的神情有些挣扎,最终平静地走到陆成跟前:“从我眼前立刻滚开,从今往后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绝不客气。”

    听到可馨这样说,我叹了口气,然后尊重了她的决定,拿起手机在陆成身边晃了晃:“刚刚你的行为我都录了像,这次放过你,下次再敢出现,我保证让你进去做几年。”

    陆成有些不甘,但最终还是挣扎着站起了身,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我和可馨,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看向他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我反而感到有些落寂的味道。

    “老公。”陆成一走,可馨再也忍不住,一头扎进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老婆,没事,是老公回来晚了,老婆,对不起。”我紧紧抱着可馨,看着可馨伤心的模样,只想狠狠扇自己几巴掌。

    “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可馨不断地低喃着,许久许久,在我怀中沉睡而去。

    这一次的事情对可馨的打击是巨大的,整整一周,可馨都是沉默不语,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愧疚与不安。

    我帮可馨请了两周的假,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可馨,每天想尽办法逗她开心,终于随着时间的流逝,可馨也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但我知道,在她内心深处依然有着一个结,需要时间来愈合。

    可馨慢慢地恢复了,但我却病了,无论上班还是睡觉,我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便会浮现出客厅的陆成和可馨发生的那一幕。

    可馨挣扎中沉沦在欲望下的娇喘,神情,还有每一次扭动的身躯都在我脑海中清晰地一遍遍回放,陆成那粗俗的话语更让我内心久久激荡不已,阴茎坚硬如铁。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知多少次,我脑海中回放着这些画面,拼命地撸动着自己的阴茎,释放那一刻,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但在射精之后,有很愤怒和懊恼。

    终于,在苦苦寻找答案过程中,我知道了“淫妻癖”这个词,通过搜索网友分享的各种案例,我确定自己有着淫妻癖,产生的源头不得而知,但我确实已病入膏肓。

    我犹豫着是否该向可馨坦白自己心中所想,直到感觉可馨每天对我的强颜欢笑,以及深埋在心底的伤痕,我才决定借此试探一下可馨,为我,也为可馨。

    距离陆成事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和可馨也一个月没有过过性生活,此刻我和可馨静躺在床上,可馨拿着一本杂志静静地阅读着,而我翻开着手机,心中确实很不平静,因为我决定就在今晚对可馨进行试探。

    心中犹豫着,慌乱着,最终我心中一横,将手机放在一边,转身缓缓抱住了可馨:“老婆。”

    “怎么了,老公?”可馨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放下手中的杂志,躺在了我的怀中。

    “没事。”我享受着这片刻的温馨宁静,右手缓缓掀开可馨的睡衣,在她小腹处光滑的皮肤上游走着。

    “老公。”可馨低吟了一声,在我怀中缓缓闭上了双眼,感知到我的动作,她已经知道我想干什么了,加上她敏感的身体,虽然心中有伤痕未愈,但一个月来压抑的情欲也早已弥漫整个身躯。

    我的手掌缓缓上移,在可馨乳房边缘划着圈圈,只感可馨皮肤上一圈细碎的颗粒疙瘩在我掌心中蔓延开来。

    “老公。”可馨再次低喃了一声,身躯在我怀中扭动了一下。

    “老婆。”我沉了口气道:“我知道上次的事情对你伤害很大,虽然你现在看起来恢复了,但我知道你心中一直有个疙瘩,这个疙瘩在心里放久了,可能就永远也无法解开了,所以老公想帮你解开这个疙瘩。”

    “老公。”可馨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我:“谢谢你,老公,放心吧,我会努力解开的。”

    手机看片:LSJVOD.COM“不。”我打断了可馨的话:“老公想亲自帮你解开,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只不过需要老婆你的配合。”

    “什么办法?”可馨疑惑地看向我。

    “别问。”我心中突突地跳着,强装镇静道:“一会不管我说什么,问什么,做什么,你都不要抗拒,顺从自己的心。”

    “什么意思老公。”可馨还是有些不解。

    “相信老公。”说出这四个字,我只感一阵口干舌燥,而可馨则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一时之间,我们两人都没再说话,而我想象着一会可能发出的事情,呼吸顿时变得沉重起来。

    右手在可馨乳房边缘缓缓摩擦着,渐渐地,我把手掌向上移去,五个指尖轻轻滑动在丰硕的乳肉,我想带给可馨的定然是一种酥痒难耐的感觉。

    一次次,我装作不经意间触碰到可馨的乳头,或者轻轻划过,或是弯指一弹,却始终不长久触摸。

    “老公。”可馨扭动着身体,发出的声音带着一股让人酥麻的感觉。

    “怎么了。”我坏坏一笑,继续在可馨的乳肉上滑动。

    “痒。”可馨低吟道:“乳头痒。”

    “小骚货。”我不再挑逗可馨,右手陡然伸向可馨翘立的乳头,拇指和食指将其夹住,来回搓动着。

    “嗯……”一声低吟从可馨嘴中流转而出,我清晰地感受到指间的乳头一点点变硬。

    “舒服吗,老婆。”我伸出舌头朝着可馨耳边呼出一口热气,轻轻舔弄着她的耳垂。

    “舒服。”可馨轻轻喘着气:“另一个也痒。”

    我笑了笑,如法炮制捏住了另一个乳头,可馨的身躯在我怀中不按地扭动着。

    见此,我呼出一口气,捏着可馨乳头的双指突然微微使力,然后缓缓向上拉起。

    睡衣之下,可馨饱满翘立的乳头被我直直地拉扯而起,然后两个手指来回搓动,揉捏。

    “哦……”可馨陡然发出一声长吟,身体不由自主地抬起,脸上瞬间布满了一片红晕。

    “这样舒服吗?”我力度不减,释放出自己的左手,同样以两指夹起可馨的另一个乳头,拉扯中搓动,转圈。

    “老公,嗯……嗯嗯……”可馨扭动着身躯,嘴中发出一阵接连不断的呻吟。

    “爽吗。”我继续问道。

    “爽,好爽。”可馨低吟中断断续续地回答着。

    “之前那样爽,还是现在这样爽。”我感到自己的胸腔有股热浪在涌动,阴茎已是在睡裤下勃起,不安分地一跳一跳着。

    “老公,好爽,现在这样爽。”可馨的乳头在我微微有点暴力的拉扯下,变得更硬,一层细细的汗珠遍布在她的脸庞、眉头,伴着她迷离的双眼,显得魅惑至极。

    听到可馨的回答,我心中一股热浪轰然喷涌而出,阴茎硬的发涨,拉扯着可馨乳头的双指再次加了,嘴唇靠近在可馨耳边:“原来,你喜欢陆成这样玩你的乳头啊。”

    一句话说出,仿佛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一股酥麻的感觉直冲头顶,阴茎在睡裤中一跳一跳,甚至就要喷涌而出。

    可馨听到我说的话,身体猛地一颤,但不等她说话,我便直接吻住了她的双唇:“老婆,我爱你,你答应过我的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要配合,相信我老婆。”

    激吻之下,可馨的身体再次慢慢软了下来,但眉头确还是微微拧在了一起。

    “我听见了,也看到了。”我深吸一口气,知道不能半途而废:“我听见陆成说你最喜欢这样被人玩乳头了。”

    “你变态。”可馨抓起我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我一阵吃痛,却没有任何不满的反应。

    “我就是变态,你也是个变态。”我说着再次加大了拉扯可馨乳头的力度,我想,可馨那娇嫩的乳头一定被我拉扯到了极限。

    可馨身体一颤,轻吟一声,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我疯狂地在可馨脸上舔吸着:“我也看到了,那天你被陆成这样玩弄着奶头,你也兴奋了,你个小骚货,背着老公被前夫玩弄奶头。”

    “可是,那个时候我也很兴奋。”我继续说道:“原来我的老婆喜欢那样的方式,而我一直以来却什么都不知道,看到你动情的模样,我当时都要射了。”

    “老公,不要说了。”可馨皱着眉头,哀求着,身体却因我不断刺激着她的乳头,不安地扭动着,紧咬嘴唇,却依然断断续续地发出着一声声低吟。

    一字一句,狠狠冲击在可馨的心中,我不知道可馨此刻心中是何感想,但我知道不能给可馨思考的时间。

    我一把翻过身来,将可馨上身睡衣粗暴地掀起,张嘴便含住了这样一个乳头,牙齿轻轻咬住,再次将乳头拉扯而起。

    “哦……嗯……”可馨陡然发出一声声连绵不绝的呻吟,脸上的神情痛苦而又享受。

    “老婆,我爱你。”我趁势道:“相信你老公,放开所有的顾虑,我们一起打开这个结。”

    “老公,不要。”可馨呻吟中有些抗拒,有有些犹豫。

    我再次用双手揪起可馨的奶头:“老婆,告诉我,那天陆成玩你奶头,你爽吗。”

    “我不知道,老公。”可馨拼命地摇着头,神情间却布满了情欲。

    “告诉我,老婆。”我松开乳头,双手暴虐地揉搓着可馨的双乳。

    “啊……”可馨猛地发出一声高昂的长吟:“老公,爽,那天她把我弄的好爽。”

    话说完,可馨身体猛地一弓,下半身一阵连续地抽搐,竟是来了一个小高潮。

    “骚屄。”这一刻我心中有着酸涩,愤怒,更多的却是无边的欲火。

    我起身一把脱掉睡裤,将坚硬如铁的阴茎贴在可馨的脸部:“老婆,看着告诉我,我和陆成的有什么不一样。”

    可馨喘着粗气,双眼迷离地看着我阴茎,神情间有着挣扎和犹豫,但在看到我期盼而又真挚的目光时,终于缓缓开口。

    开口的那一刹那,可馨的脸上瞬间布满了一层红晕,发出的声音也止不住地颤抖:“他的更长,你的更粗。”

    我听了心中简直就要爆炸一般,龟头处分泌出一缕缕粘稠的液体滑落在可馨的脸庞,我喘着粗气继续问道:“老婆,哪个更好吃。”

    “老公的。”可馨身体一颤,张嘴便将我的阴茎含入口中,灵活的舌头在我的龟头处一遍遍地打着圆圈,发出一阵淫秽的声音。

    “啊。”我倒吸一口气,继续问道:“哪个更好用。”

    可馨嘴中含着阴茎,发出呜呜的声音摇着头,口水与我龟头分泌出的液体交织在一起从她嘴角一缕缕流下,说不出的淫秽。

    我再也忍受不住,将阴茎从可馨嘴中抽出,一把掀开可馨的睡裙,伴着“噗呲”一声,坚硬无比的阴茎狠狠贯穿进入可馨那早已泥泞一片的蜜穴深处。

    “啊”我和可馨同时发出了一声高昂的呻吟,下一刻,我轰然涌动腰身。

    “噗呲,噗呲。”每一次抽动,我都尽根而入,滚烫的阴茎刮动着可馨蜜穴深处的肉褶,带出一片片溅起的水花。

    “啊……啊……”可馨狂乱地呻吟着,身体在我的抽动下时而抬起,时而扭动,那一双巨乳在空气中拼命地晃动着,上面布满了因兴奋而散开的鸡皮疙瘩。

    “现在可以告诉了我吧,老婆。”我喘着气问道:“老婆,告诉我,粗的爽还是长的爽。”

    “我……不知……道,老公。”可馨在快感地冲击下话说的断断续续。

    “不知道。”我双手再次揪起可馨的乳头,下身陡然加快速度,打桩机一般狠狠抽插了数十下:“老婆,告诉我,粗的爽还是长的爽。”

    “啊……老公,老公,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可馨的声音狂乱而婉转,“老公,都爽,都爽,长的粗的都爽。”

    刹那间,我下身便是一股热流涌过,就要喷射而出,我连忙倒吸一口气,止住了将要喷射的冲动,刹那之后再次剧烈的抽插起来。

    “骚屄。”我泄愤一般拼尽全力,一次次贯穿到底:“说你是个骚屄。”

    “嗯……啊……”欲望的冲击下,可馨失去了所有思考:“我是骚屄,我是老公的骚屄,老公,媳妇好爽,老公操我。”

    “我的不够长怎么办。”我速度不减,继续刺激着可馨。

    “不知道,老公,别问我。”可馨拼命地摇着头,身体一次次弓起再放下。

    “想不想再被长的鸡巴操。”我问道。

    “不,老公,不要,我只被老公操。”可馨拒绝着,身体扭动的却是越发频繁。

    “那天你不是就被陆成操了。”我感觉自己已即将忍耐不住:“告诉我,那天为什么被陆成操了。”

    “对不起,老公。”可馨在断断续续的呻吟中,彻底释放开来:“我是骚屄,我喜欢又长又粗的鸡巴,老公,那天我好爽,我被长鸡巴操的好爽。”

    话音落下,我猛感可馨蜜穴深处一阵剧烈的抽搐之感袭来,刹那间,我再也忍耐不住,拼命地抽插:“还想不想被他操。”

    “不,不要,老公,我不要。”

    “说想,说想被长鸡巴操。”我使出最后的力量冲刺着。

    “啊,老公,我不行了,我真不行。”可馨猛地将身体高高弓起:“我想被操,我想被陆成的长鸡巴操,他操的我好爽,我还想被老公的粗鸡巴操,粗的长的我都喜欢。”

    “啊……老公……”

    伴随着可馨一声高昂的呻吟,她高抬而起的身体猛地一阵剧烈地抽搐,一股热流逆着我贯穿到深处的阴茎喷射而出,瞬间淋湿了整片床单。

    可馨,潮喷了。

    我再也忍耐不住,发出“啊”的一声嘶吼,阴茎跳动间,一股一股,又一股精液喷射而出,刹那间,仿佛天地没有了颜色,我整个灵魂都飘了起来一样,只感前所未有的舒畅和疲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