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仙侠小说 > 极品嫂子 > 76.第十三章:果然是被陷害的

76.第十三章:果然是被陷害的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流氓后宫录乡村乱情欲乱美女欲艳后宫都市行(花香飘满衣)斗罗大陆之淫神传承绿帽哀歌:女友出轨日记穿越大家族之风流豪门豪乳老师刘艳

    [第1章第一卷]

    第76节第十三章:果然是被陷害的

    90.果然是被陷害了

    小兰说:“不可能给你随便搜查的,这样好了,你等下,我要打电话给我爸爸!”

    那人说:“叶小姐,还是不要惊动老爷子吧!”

    小兰说:“那你怕让我爸爸知道,你怕我爸打电话给你们领导吧,那你现在就不怕找不到的后果吗?你们这么确定可以搜查到吗?”

    他们不说话。

    我说:“除非有实名举报才可以搜查,不然的话谁也别想搜查,你们这是违法法律,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太了解这些了,你们还是回吧!”

    是的,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这明显是有人想暗算我。

    他们在那里僵持了会,带头的说:“那好吧,那我们先走了,不好意思刘先生,叶小姐,我们也是来的临时太匆忙,没有准备好,不过我们是公事公办,还望谅解!”

    我笑说:“没事儿,你们工作很负责,这样,你们最好回去调查清楚,掌握充分的证据后再来抓人,不然容易闹出笑话。”

    带头的也是笑了笑然后带人走了。

    他们走后,小兰忙说:“一定是有人陷害你,妈的,这个混蛋,小北,你不用怕,我相信你,你不可能那样做的!”

    我想到了什么后说:“赶紧的,让人找下别墅,看我们这里是不是真有,刚才的人很胜算,有可能别墅里已经被什么人放好了毒品。

    于是我让平伯跟我一起搜查,本来还想叫其他人,但是能进入别墅里的人有三个打扫卫生的,还有一个厨师,其他的人不太可能有。

    我们翻来翻去,小兰也要跟我一起找,我们找了一个多小时,我听到平伯说:“小北,在这里,找到了!”

    当我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跟小兰一起跑了过去,果然,我见到了平伯拿起了一包东西,用报纸包着的,打开来一看,的确是包白色的面粉状的东西,还不少,我想如果按照这个量来算的话有可能都够枪毙的了。

    我们都愣在了那里,平伯说:“小北,这会是谁干的呢?”

    我说:“我也不知道,谁可以来家里?”

    小兰忙说:“平伯,你去把能进来的人都叫进来,快点!”

    平伯把那四个人都叫进来了,他们进来后站在那里,小兰刚要很生气地问他们,我忙拉住她,然后对这四个人说:“你们别紧张,如果你们现在谁说出来,我保证不追究他责任,而且我会给他一笔钱,还有让人专门保护他,不会让他有任何危险,我说话向来算话!”

    小兰也忙说:“是的,只要你们主动站出来,我们绝对不追究你的责任,你们肯定是受别人指使的,你们也都没有什么钱,在这里辛苦工作,我跟小北对你们那么好,把你们当亲人一样对待,从来都不对你们大声说话,我们对你们这么好,你们应该不被坏人利用的,你们告诉我们好吗?”

    他们都摇了摇头。

    平伯说:“你们如果不说的话,要是真的调查出来了,那到时候可是要做大牢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事情,你们知道吗?”

    他们都被吓坏了,有两个丫头都哭了,看着这两个哭的丫头,我上前去说:“小张,小杨,哥哥对你们怎么样?有好吃的都拿给你们吃,你们知道不知道是谁在家里放了东西?”

    她们摇了摇头,小张说:“大哥,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我对天发誓,不是我干的!”她被吓坏了,大概是平伯的话吓到了他们。

    我说:“你别哭,不是你干的就不是你干的,这样吧,你们既然都不说,现在也不一定说就是你们干的,当然为了安全起见,接下来,你们暂时先别回去了,就在家里吧,等事情调查清楚后再回去!”

    他们点了点头,我仔细留意他们的神情,从他们的脸色上我看不出太多的东西来。

    他们回去了,坐在客厅里,我把那东西拿出来看着说:“得尽快销毁!”

    在酒吧里,我当然见过这东西,有人用过,但是我们制止了那些人,让他们出去,我从小就知道这东西害人,我怎么可能去做这种生意?

    平伯说:“交给我吧,我去把它倒掉!”

    我说:“那样万一让人看到留了痕迹,到时候说都说不清楚,我把它冲掉!”看着这些白粉,应该价值上百万吧,真多,真够舍得的,如果不是有人报警,是在家里发现的,我想我会立刻报警,可是现在根本就不能报警,现在报警的话,正是应了那个人的圈套了。

    平伯说:“冲掉?万一到水里,到时候化验出来了,他们不是也会有证据吗?”

    小兰说:“就是的,平伯说的没有错。”

    我说:“不会的,到了下水管道里被稀释后,那么多水,怎么可能化验出来。”

    我拿起白粉跟他们一起到马桶边上,然后把白粉打开放了进去,放进去后,我按下马桶冲刷,然后白粉被马桶吸入了下面。我又冲了两遍。

    这样过后,我回过头来看着小兰和平叔说:“小兰,平伯,从现在开始,不许其他人进来,吃饭我们出去吃了,还有家里的门什么的你留意下。”

    平伯说:“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多加小心的,这些人太坏了,尽想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简直太坏了。”

    小兰说:“如果让我知道了,让我查出来了,我非把他宰了不可,花这么多钱弄这么多毒品就是想让我们完蛋啊!”

    平伯走后,我搂着小兰说:“小兰,别激动,现在我们别激动,冷静下,越是这个时候越是关键的时候,他没有那么容易得逞,那么容易就轻易把我办倒。”

    “你说是不是二哥做的?”小兰立刻就怀疑他二哥,其实我也有怀疑。

    我越想越感觉这事有可能是他,其他人应该根本就没有这个可能性,不是他会是谁?

    可是现在也只能怀疑,我们同样没有证据,只能说现在暂时放在心里,接下来一切都要多加小心。

    可是我在那里想着,家里的这些佣人谁会被他收买呢?这几个人平时我们对他们都很不错,可是在利益面前谁都可能出卖你。

    靠在那里想了好久也无法想明白,小兰说:“小北,我总感觉不可能是他们做的,他们在家里很长时间了,都好多年了,我们关系那么好,跟一家人似的,怎么可能会是他们呢?

    我说:“那也不能不怀疑,又不是平伯,平伯在家里一辈子了,可以信的过,可是这些人,你如何信的过,什么可能都有,先别想了,等周末家里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来说,我知道该怎么说。”

    小兰点了点头。

    到了周末全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二哥,二嫂都在,饭吃结束的时候,我说:“爸,我说一个事情,既然现在大家还都不知道,我更有必要说!”

    二哥已经站了起来了,他说:“你要说什么啊?”

    我说:“二哥,你坐下吧,我有事情想跟大家说!”

    他坐了回了,当我把事情的经过跟他们说了后,岳父猛地拍了下桌子说:“谁干的?简直欺负到我们叶家头上来了,小北,你怎么现在才说?”

    我忙说:“爸,你别激动,别激动!”

    二哥说了句:“你这样说,爸能不激动吗?你这不就是想让他激动吗?你不知道爸爸有心脏病啊?”

    我听到这句后说:“二哥,是我不好,你更别激动,这个事情我肯定要跟大家说,要让大家以后都小心下,这不是小事。”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想到你二哥我?你什么意思啊?爸,我发现小北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都不先跟你说跟我说,这多危险啊!”

    岳父说:“你也不要说了,大家都注意下好了!”

    我们都没有再说什么,散桌的时候二哥对我说:“小北,你不会怀疑这个事情是我干的吧?小兰——”小兰立刻就说:“二哥,你讲不讲道理啊,不现在说什么时候说?当着大家的面才好说,让大家都注意下,这有什么不好的?你怎么老怀疑别人会误会你呢?”

    岳父说:“好了,不要再说了,这事就这样,我来处理,我来让人调查!”

    二嫂说了句说:“爸,不如交给我吧,公安那块都是朋友,我都熟悉,我跟他们局长打个招呼,怎么能随便带人来呢?”

    岳父说:“不用了,我自己来办!这事情不是小事,我不出面显得不太对。”

    就这样说好了,那天我们回去后,岳父给我打了电话让我过去下。

    我到了他的书房后,他跟我说了一个很可怕的事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