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 >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六)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六)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乱伦兄妹日记性奴校花善良的漂亮女友各种被内射的日常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熟母奴隶园性欲开发大学淫魔的无限之旅高贵的人妻被征服柔佳日记 一个女M的经历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

    作者:LIQUID822016年9月6日字数:5330六白振南每舀勺“烧断肠”灌进漏斗,林玉珍便会凄厉哀嚎声,听得满堂人马头皮发麻,对朱雄和白振南也更觉畏惧。那些帮众心想,这个女人只是说了句“忤逆徒弟”,就落得蜡烛烧穴、辣油灌肠的下场,自己要是有什么小心思,可得好好考虑帮主的手段。朱雄就靠着惩罚林玉珍,在极乐帮帮众中树立起了权威。

    不会儿,整整半桶“烧断肠”灌进了林玉珍的屁眼。朱雄看到师娘的肚子像十月怀胎样高高膨胀,再灌下去怕是要爆炸了,当下挥手让白振南停止。白振南会意把木勺子搁在木桶里,用力拔出插在林玉珍屁眼里的漏斗。朱雄走到被“烧断肠”折磨得神志不清的师娘跟前,抬起只穿了靴子的脚踩在林玉珍膨胀的雪白肚皮上。顿时林玉珍发出不像人类的惨嚎,只听“噗噗”猥琐声响,娇嫩的屁眼像人肉火山口样张缩,喷出道红褐相间的粪柱!过度的刺激让林玉珍双眼翻白,粉嫩的尿穴颤,大小便竟然同时失禁。

    在骇人听闻的喷发后,朱雄让人清除了地上的污迹。白振南来到林玉珍跟前,又把漏斗插入美妇的屁眼。奄奄息的林玉珍以为又要开始新轮的折磨,发出声恐怖的哀嚎。白振南让另个大汉提另桶液体过来,白振南打开盖子,众人见里面却是透明的液体。白振南舀了勺,倒进漏斗里,林玉珍刚刚被辣椒油烧灼过的肠道被这清凉液体灌,竟是说不出的舒服,神志不清的她喃喃道:“我还要……我还要……”白振南像哄婴儿样说:“不急,不急。”把勺勺透明液体灌进林玉珍的屁眼里,很快林玉珍又被灌成了孕妇。

    白振南放下勺子,道:“启禀帮主,属下现在灌的是『神仙痒』,是用各种麻痒之药配制而成的。刚才属下用『烧断肠』烧灼她肠道,现在用神仙痒再灌,因为刚才的火辣刺激,她的肠道对清凉的『神仙痒』极为敏感,最易吸收。所以现在灌神仙痒,抵得上他人调教数月之力。”众人听不太明白白振南说什么,只见林玉珍的表情似乎极为受用。忽然,林玉珍闭着的双眼睁开,大屁股猛地摇,说:“痒……”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见林玉珍像条大白蛇样狂扭,惨叫道:“痒啊,好痒……”只听白振南道:“『神仙痒』无药可解,那种入髓之痒连神仙都忍受不了。”大厅中又响起林玉珍的哀嚎。朱雄又是脚踩在师娘的雪白肚皮上,这回从屁眼喷出的神仙痒倒都是清水。白振南道:“『神仙痒』本来微带粉色,现在喷出的却是清澈无色,说明药性已尽数被吸收。”朱雄见师娘挣扎更甚于“烧断肠”灌肠时,兴奋地道:“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让小琴和小兰把林玉珍抬回去。

    朱雄急忙跑回府邸,兴冲冲地跑进卧室,床上的林玉珍已经被解了绑,嘴里喃喃着“痒”,纤纤玉指则在使劲地抠自己的屁眼。朱雄脱下裤子,上前把赤身裸体的林玉珍翻了个身,掰开林玉珍肉光洋溢的大白屁股,大肉棒直直地插入师娘紧凑的屁眼里。林玉珍发出野兽般的嚎叫,朱雄这戳让她屁眼疼,却解了入髓之痒。朱雄打桩般操着师娘,林玉珍大屁股浪摇乱扭,呻吟不息,终于在两人满足的嚎叫中,朱雄把炽热的精液射入师娘的屁眼。

    从此以后,林玉珍彻底成了朱雄的肛奴,每天都掰着大屁股求朱雄操她屁眼帮她止痒。朱雄精力极其旺盛,尽情操弄师娘蜜穴之余,当然不介意也干干比骚穴还要紧窄的屁眼。朱雄对林玉珍其他方面的调教当然也帆风顺,日千里,比如朱雄经常让林玉珍给他从头到脚来趟舌浴。朱雄平时也不上堂,有事情要禀报的帮众会到他的宅邸找他,经常会看到他舒服地俯卧在大床上,赤裸着身美肉的林玉珍用小嘴细细舔过他的背部、屁股和脚底,双细腻温软的奇尺大乳同时帮他乳推。

    这天,去南昌的使者回来了,来到朱雄的宅邸。进门,使者眼前就看到只光溜溜的大白香臀,正在下贱地左右摇摆。原来,朱雄正躺在张丝绒垫子的太师椅上,两脚搁在林玉珍的香背上,林玉珍则撅着巨大的香臀,正埋头帮他舔肛门。朱雄笑道:“你瞧瞧,以后我都不要用草纸了。”使者赔笑两句,启禀正事。

    原来,这位使者已经见过了江西布政使,谈妥了条件,花了二十万两买到了萍乡县令,虽然比预想的贵了点,不过也无伤大雅。下个月初,朱雄就可以戴上乌纱帽上任了。

    朱雄大为兴奋,没想到自己介武夫,竟能踏足官场。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屁股下正在帮他用小嘴清理肛门的师娘的脑袋,笑道:“师娘,你看徒儿都要做官了,以后师娘就是我的专用马桶。”

    林玉珍凄凉地嗯了声,继续用小香舌清理朱雄臭气熏天的肛门。

    第二个月初,朱雄新官上任,戴上了乌纱帽,坐在挂着“明镜高悬”的牌匾的大堂上,旁边两列听差高举着“威武”、“肃静”的牌子,风光异常。朱雄手段雷厉风行,早在上任前就把萍乡上上下下的官吏全部撤换为极乐帮的人马,等于是把极乐帮的议事堂搬到了县衙里。

    俗话说“双喜临门”,朱雄初做了官,初三白振南就告诉他,林玉珍怀孕了。朱雄第次做父亲,为他生育的竟然还是被称为武林第美女的师娘,当下兴奋地差点翻跟斗。林玉珍知道自己怀孕了,却是羞愤交加,整天掩面哭泣。还好朱雄照顾她是孕妇,也没有继续用酷刑惩罚她,只是现在为了安胎,林玉珍的骚穴不能再干了,朱雄旺盛的精力就尽数宣泄在师娘的屁眼里,干得林玉珍的屁眼都合不拢来。

    时光荏苒,林玉珍已经怀胎六月,硕乳球腹,充满了孕妇特有的淫靡感。朱雄在这近半年时间里,不但把萍乡变成了极乐帮的天下,势力还继续扩张,兼并了邻近县城的小帮派。他不但在黑道上继续心狠手辣地扩充势力,被称为“丑面阎王”,而且在官场上也非常会混,成了江西布政使和湖南布政使的座上宾。林玉珍渐渐地也认命了,反而母性萌动,为了将出生的婴儿考虑。这天,朱雄喝得醉醺醺的回到房间,林玉珍正在为婴儿缝制衣服。为了方便玩弄,朱雄规定林玉珍在家中只能穿骑马汗巾。骑马汗巾是块三角形的丝巾,只能遮掩前面的私处,从正面看上半身的豪乳毕露无疑,从背面看竟然是丝不挂,肉山般的肥熟大屁股惹眼无比。

    林玉珍见朱雄满口酒臭回来,裤带已经解开,会意的她赶紧跪下含住朱雄的大肉棒。朱雄按住她的头,把酒水变的臭尿撒在师娘的嘴里。撒好尿后,朱雄直接和衣就倒在床上。林玉珍正要为他更衣,忽听门外有人来报。林玉珍只好说:“帮主已经睡了,明天再来吧。”

    门外那人道:“帮主命我明天早赶去南昌,军令如山,明天来不及了。珍奴你代我明天转告帮主。”

    林玉珍是帮主房内的奴宠,在极乐帮中的正式称呼是“珍奴”。林玉珍听了,只好说:“大哥请说。”

    那人道:“刚刚从武昌得到的消息,郝连堡的堡主郝连胜并没有死,现在复出江湖,在武当派的辅助下,已于前日在十二连环坞发令,要向当日重创郝连堡的魔教复仇。”

    林玉珍听到“郝连胜还活着”这句话,顿时如五雷轰顶,流下泪来:“原来胜哥还活着……还活着……”想到自己成了徒弟的奴宠,又觉得羞愧不堪,但转念又想:“胜哥肯定吃了不少苦,洁儿也盼着我,我怎么能自暴自弃。”想到这里,她忽然起了决心,要逃到武昌。

    她走到外面的房间,在衣橱中找到了以前穿的套花衣花裤,想到近半年来基本上没有穿过衣服,成天光着大奶子大屁股伺候朱雄,不禁又羞又气。当下她穿好花衣花裤,却发现因为怀孕的关系,奶子和屁股又大了圈,衣服的扣子竟然勉强才能扣上,大奶子把扣子悬空撑到将要断裂的极限,相比之下雪白隆起的肚皮倒是比奶子小,扣得很牢。裤子则被滚圆暴涨的肥熟臀肉撑得快要破了。

    林玉珍又找到点点银钱,来到个没有守卫的偏门,偷偷溜了出去。她雇了辆马车,向武昌方向驶去。

    不久,车入湖南境内。林玉珍想到如果要从湖南到湖北,必须乘船经过洞庭湖,而她所带的盘缠实在不够。车到长沙就回了,放下林玉珍人。她发现剩下的盘缠连最便宜的旅馆都住不起,不禁苦恼。她想到郝连堡和官府交好,丈夫往日和湖南布政使还是结义兄弟,不得已之下,动了去找衙门的念头。林玉珍来到长沙城内湖南布政使衙门,找上卫兵,请他们通报郝连胜的夫人林玉珍来了。卫兵见林玉珍长相绝美,气质优雅,看就是高贵人家的美妇,但奇怪的是她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双硕大得不可思议的乳球几乎要爆衣而出,从扣子的间隙能看到深不可测的白皙乳沟,令观者口干舌燥,有好几个年轻卫兵的裤裆都顶起了帐篷。

    不会儿,布政使衙门的师爷出来,带她进了衙门,告诉她布政使正好去长沙的郊县巡查了,要三天后才回。林玉珍想到自己曾见过布政使的母亲,老太太非常喜欢她,说不定有办法,就和师爷说想拜见太夫人。师爷答应了。

    太夫人见林玉珍的狼狈模样,大惊失色,赶紧让她先沐浴换衣再说。林玉珍在布政使衙门的侍女伺候下,沐香汤换新衣,娇艳不可方物,湖南布政使是省中高官,府中的仆役侍女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见到林玉珍的绝色,却顿时觉得以前见过的美女黯然失色。

    太夫人见了沐浴更衣后惊世绝艳的林玉珍,心下也不禁暗暗赞叹:“玉珍真是仙女般的人物。”再看林玉珍几乎要撑破丝绸宽袍的爆乳,却又不禁骇然:“我上次见郝连胜带着玉珍来,她只有十六岁,还是个未经生育的少女,当时她的奶子已经大过我见到的所有女人。现在倒好,这世上竟有比怀孕足月的肚皮还大的奶子。”不禁对林玉珍史无前例的豪乳多看了眼。林玉珍感受到太夫人的目光,想到自己被徒弟欺凌成这副模样,羞耻地差点流下泪来,诡异的是,因为林玉珍练过道家秘传心法,这双天下第肥硕的奶子竟然像处女样高高耸立,毫不下垂,仿佛骄傲地给人展示似的,令她更加羞急,不禁眼角垂泪。

    太夫人知道她定有些难以开口的遭遇,也不多问隐情,只是问她行程。林玉珍说想要去武昌,太夫人当即吩咐师爷准备辆马车,调了员参将、二十名士兵,护送林玉珍去武昌。

    林玉珍谢过太夫人,在参将带兵护送下,继续北行,路上顺利异常,很快来到洞庭湖之畔。参将派了名士兵去找船行雇佣船只,准备穿湖北上入鄂。

    不会儿,那名士兵带了群汉子来。为首的汉子对参将说了几句话,参将来到车外向林玉珍禀报道:“郝连夫人,十二连环坞的人求见。”原来,那士兵来到船行,雇船时说起运送的是郝连夫人,而这带的船行正好都是十二连环坞的属下,收到总舵命令,正在找郝连夫人,当即派人来见。

    林玉珍叫参将让为首的汉子过来,那汉子来了道:“十二连环坞颜平,参见夫人。”林玉珍问道:“你是谁的属下?”颜平道:“属下的上司是洞庭分舵白舵主。”十二连环坞的领导姓名般不外传,只是郝连堡称雄湖南,和十二连环坞交好,而洞庭分舵正是两家传信的枢纽,所以林玉珍知道洞庭分舵的舵主白光,这颜平既然知道白舵主,可见确实是白光的手下,货真价实隶属于十二连环坞。

    林玉珍仍然有点不放心,让他出示十二连环坞的符令。颜平从车窗中隔着帘子奉上,林玉珍见确实是十二连环坞的飞龙令,这才放心。

    当下,颜平率人交接了郝连夫人,参将任务完成,回长沙去了。

    林玉珍上了船,颜平道:“夫人,这艘船很简陋,过几日属下送夫人到舵主的大船上。”林玉珍答应了。

    船行不止日,这天来到洞庭湖中的个小岛上,只见码头上停了艘极其奢华的大楼船。颜平带着林玉珍上船,船上建筑简直就是宫殿。颜平把林玉珍送进九层台阶上的个大门,便退了下去。林玉珍进了房间,身后的门轰然关上。林玉珍心头阵不祥,却见房间里张躺椅上坐了个人,林玉珍看清那人的脸,顿时如坠冰窟,浑身颤抖,双膝不禁软,竟跪了下来。

    那人面貌猥琐,不是朱雄是谁?

    原来,自从朱雄掌管极乐帮后,在黑道逞威风的同时,也向更广阔的白道利益扩张,但他知道极乐帮如果公开发展势力,反而会因为邪派的关系被实力雄厚的大门派排斥,因此他改弦易辙,利用极乐帮钱多的优势,大量贿赂各门派的属下。颜平确实是十二连环坞的,不过因为极乐帮的势力在湘、赣两省扩张,早已被银两收买,因此见到林玉珍,便把她送到极乐帮的大船上来。这艘大船名叫“极乐号”,是朱雄斥巨资建造的艘游船。

    林玉珍想到那些残忍的刑罚,心中恐惧到了极点,四肢着地像头奶牛样爬到朱雄脚下,见朱雄没穿裤子,当即解开自己的衣服,硕大无朋的白乳“波”地声弹跳出来,颤巍巍、热腾腾地在空气中摇晃。林玉珍老练地把天下无双的肥乳贴在朱雄毛茸茸的小腿上磨蹭,媚笑道:“珍奴想死主人了,珍奴屁眼痒的时候没有主人的大鸡巴干,只好自己抠……”朱雄眼睛亮,凌空使动“控鹤功”,林玉珍大肥奶子被强劲的隔空掌力吸成了长柱形,乳峰被吸得贴在巨掌掌心。朱雄笑道:“师娘路劳顿,我还怕你奶子瘦了。”林玉珍的大奶子被朱雄的雄浑掌力扯成长条形,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但不得不强颜欢笑道:“珍奴的骚奶子知道主人要玩,长得更肥啦。”朱雄收掌力,只听“波”地声,林玉珍的超大肥乳像弹簧样收回,只听“啪啪”两声,大奶子在缩回去的同时竟然像巴掌样抽在林玉珍两颊上,抽得林玉珍脸上火辣辣的,可见朱雄掌控内力之妙,已达出神入化之境。

    朱雄心中满意,却若有遗憾地说道:“师娘走后,我只好用木头马桶。”林玉珍赶紧道:“珍奴伺候主人撒尿。”说着埋头含住朱雄恶臭的大肉棒,卖力地用香舌舔弄。见朱雄没有吭声,林玉珍又吐出肉棒,埋头到朱雄的屁股下,说:“珍奴伺候主人拉屎。”用小嘴堵住朱雄臭气熏天的肛门,香舌卖力地钻进朱雄的肛道,恬不知耻地舔弄着。朱雄笑道:“我现在既不想撒尿,也不想拉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