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 >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九)2H2H2H,COM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九)2H2H2H,COM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乱伦兄妹日记性奴校花善良的漂亮女友各种被内射的日常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熟母奴隶园性欲开发大学淫魔的无限之旅高贵的人妻被征服柔佳日记 一个女M的经历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九)2019-02-25这一天,朱雄舒舒服服地坐在县衙的花园里,林玉珍跪在他的胯间,赤裸着一身浪肉,正用两只大小惊人的肥熟香乳给他打奶炮。99wenku

    林玉珍卖力地搓揉着自己大得离谱的大白奶子,朱雄臭烘烘、黑黝黝的肉菰不住从深邃无比的乳沟间冒出,林玉珍低着头,时不时乖巧地用小香舌舔一下朱雄的龟头。

    林玉珍雪白的肚皮像怀了八月胎似的大,自然是因为朱雄在她的屁眼里撒的尿,更加淫虐的是,朱雄为了防止林玉珍漏奶,在师娘的奶头上夹了两个铁夹子。

    可怜的林玉珍,一双大肥乳被奶水涨得青筋密布,几乎爆裂,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给她带来钻心的痛苦,而肚子里积了几天的尿液又让她肠闷欲爆。

    林玉珍心里祈祷着,上苍开恩,让她可以快点死掉,脱离这个无穷无尽的残虐淫狱。

    小琴端了一个瓷碟走了进来,放在朱雄手边的小桌子上。

    朱雄从瓷碟上拿起一个小碗,打开碗盖,里面放了块白花花的豆腐,芬香扑鼻。

    朱雄拿起小勺子,切下一勺,放进嘴里。

    这是朱雄高价聘请的岭南厨师做的“双皮奶豆腐”,原料正是从林玉珍那双热腾腾的硕大香乳中榨出来的鲜奶。

    双皮奶豆腐入口即化,朱雄感到味蕾都打开了,彷佛吃下了人参果。

    他意犹未尽,几下就把双皮豆腐奶全部吃了,低头看卖力地为自己乳交的师娘。

    “师娘,你的奶子里可真有好东西啊。”

    朱雄促狭地提起林玉珍一只奶头上的铁夹,把林玉珍的整只涨奶爆乳提起。

    朱雄屁股往后一坐,大鸡巴从林玉珍的乳沟中抽出,不等林玉珍反应过来,双手开弓,狠狠抽在林玉珍的肥硕嫩乳上。

    林玉珍的奶子已经被涨得血管清晰可见,轻轻一碰已如针刺,哪里受得住朱雄“乳光”

    勐击?只听林玉珍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嚎,“疼呀,疼呀……”

    当场像小女孩一样痛哭起来。

    朱雄笑道:“师娘,你为什么哭呀?”

    林玉珍哭着说:“求主人开恩,珍奴的奶子胀死了,肚子胀死了……”

    朱雄循循善诱:“那师娘是不是要我帮你放奶放尿?”

    林玉珍忙不迭点头,朱雄勐然喝道:“躺下。”

    林玉珍并不知道原因,只是现在奶子和肚子的痛苦让她早就丧失了理智,乖乖地照着朱雄的命令躺下。

    朱雄一脚踩在林玉珍隆起的肚子上,神功发动,三条真气分别向林玉珍的奶头和屁眼处射去,顿时冲开了铁夹和肛锁,与此同时,朱雄脚把林玉珍的肚子踩扁,只听林玉珍发出野兽般的哀嚎,双眼翻白,同时屁眼喷尿,奶水也从奶头里像喷泉一样狂喷一尺多高!等到林玉珍上下俱泄,朱雄忽然看到林玉珍尿穴一颤,喷出一道尿弧,原来林玉珍被刺激得再度失禁!朱雄满意地把鸡巴对准林玉珍失神而微张的小嘴,撒了一泡尿。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对林玉珍来说,生活就是一身美肉给朱雄泻火糟蹋,一双大奶供朱雄榨乳放奶,一张小嘴伺候朱雄撒尿拉屎,唯一的慰藉就是她为朱雄生下的儿子。

    每当林玉珍给朱极乐喂奶时,她求死的祈祷才会暂时停止。

    这一天,林玉珍发现给朱极乐买的肚兜买大了,就问小琴借了一把剪刀剪掉。99wenku

    林玉珍拿着剪刀,心头恍惚,忽然下了决心,对准自己的心脏刺了下去……林玉珍感到胸部微疼,悠悠醒转,眼前的景象让她如堕冰窟。

    眼前朱雄正爱不释手地揉搓着自己的肥熟硕乳,把它们捏成各种不堪入目的形状,圆圆的奶头翘起,喷洒出一股股奶水。

    “师娘,你怎么就寻死呢?”

    朱雄笑眯眯地说,“还好白大夫医术高超,否则我再也玩不到这双大奶子了。”

    林玉珍这才发觉自己被绑在一根柱子上,被迫像卖奶子一样挺着两座浑圆丰熟的巨大肉峰。

    朱雄依依不舍地放下奶子,拍了拍手,小兰走过来了。

    朱雄让她去通知帮众集合,不一会儿,极乐帮的帮众聚拢了过来。

    林玉珍浑身发抖,知道朱雄又要当众惩戒她。

    朱雄见帮众们来了,一手捉住林玉珍一只肥熟乳峰,“嗤”

    地一下挤出一股奶线,对大伙儿说:”

    今天香肉马桶自己寻死。

    她大概嫌自己这双大奶子喷奶不好,要用剪刀让她喷血,我今天就满足她的心愿,让这双大奶子喷喷血!”

    众人都很好奇这么让奶子喷血,纷纷叫好。

    林玉珍知道又要遭到酷刑,两道清泪无声地划过香馥馥的娇嫩脸颊。

    朱雄得意地用虎口托起林玉珍的乳峰下缘,叫道:“现在开始!”

    林玉珍硕大无比的乳峰被一双魔掌托着,奶头因为恐惧而涨成葡萄大小。

    忽然她听到众人发出惊呼声,有人叫道:“寒冰掌!”

    林玉珍以前听丈夫说过寒冰掌,乃是天山派的镇门绝技,是以内力转化为冰力冻结他人,功夫高者练到后来发功时手掌会隐隐显出青光。

    但朱雄为什么会对她的奶子用寒冰掌?林玉珍不寒而栗,忽然感到奶子一阵冰凉,不禁浑身打起冷战。

    过了一会儿,林玉珍感到乳管中的奶汁被冻成了固体,整双浑圆的大肉团冻得快麻木了。

    过了半柱香功夫,朱雄说道:“好了!”

    众人看林玉珍的大奶子,依旧浑圆鲜嫩,不明白朱雄为什么说好了。

    朱雄呵呵一笑,忽然虎口发力一掐,勐然听得“碰”

    的一声,林玉珍痛苦得浑身痉挛,赤裸的肉体在柱子上拼命挣扎,一张俏脸因疼到极致而充血,嘴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吟,只见“蓬“地一下,林玉珍的奶头被朱雄挤压的乳肉迫得往前浮突,圆圆的奶头一翘,喷出了两股鲜红的血柱!“啊,我懂了!”

    一个帮众看着拼命挣扎的林玉珍,不禁叫出来。

    朱雄笑问:“你想明白了?说说!”

    那名帮众点头,道:“刚才帮主用寒冰掌让香肉马桶大奶子里的奶水冻结成尖锐冰柱,而香肉马桶奶子肉还是温暖滑润的,帮主用虎口一掐,奶水冰柱刺破香肉马桶的奶子,喷出来的自然就是血了!”

    朱雄哈哈大笑,道:“孺子可教也!”

    忽然听到帮众惊呼:“看,香肉马桶尿了!”

    回过头才看到林玉珍又疼得小便失禁,众人哈哈大笑。99wenku

    朱雄又挤了几次血,林玉珍被非人的疼痛折磨得奄奄一息,一双硕乳被朱雄残酷搓揉,奶头上像淌着奶一样淌着血。

    忽然,朱雄放开林玉珍的超级大奶,两掌平举,笑道:“让师娘受苦了,徒儿现在就把冰棍取出来。”

    内力流动,林玉珍的带血大奶被凭空扯成长条形。

    忽然,众人发出惊呼,原来,林玉珍奶头上的奶眼蓦然一张,结成冰、染满血的细小奶柱被朱雄用内力从奶头里吸了出来。

    林玉珍头扬起,发出惨烈的嘶鸣,脖子上疼得青筋突起。

    朱雄却好整以暇地把带血的冰柱全部吸了出来。

    朱雄取了最大的那根冰柱,赏给刚才回答的帮众,其他的分发给最近有功的帮众。

    众人看到朱雄恩威并用,无不服帖。

    从这一天起,林玉珍连死的念头也没有了。

    她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香肉马桶,除了伺候朱雄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这一天,朱雄正从背后干她。

    林玉珍噘着磨盘般的大屁股,跪在床上,朱雄扶着她的纤腰,勐力冲刺,大肚子撞在林玉珍弹性惊人的雪白屁股肉上,荡出一阵阵臀波,大鸡巴一抽一插带出“吱吱”

    水声。diyibanzhu@gmail.com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lt;a href=&quot;mailto:<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quot;&gt;[email protected]&lt;/a&gt;">[email protected]&quot;&gt;[email protected]&lt;/a&gt;</a>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林玉珍虽然经过四次生育,但因为蜜穴天生狭小,再加上练过道家最高端的缩阴功夫,阴道里仍然紧实异常。

    不仅如此,整个温暖湿润的肉穴还会自然蠕动,形成一股似有若无的吸力,让朱雄快活到了极致,抽插了几十下,就虎吼一声,在林玉珍的骚穴里喷薄而出。

    这时,门口的守卫禀报极乐帮湖南分舵舵主林默楠求见。

    朱雄把鸡巴从林玉珍的骚穴里拔出,抓起林玉珍的秀发,把鸡巴塞进林玉珍的小嘴,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就下床穿好裤子,来到了商谈密事的书斋里。

    林默楠是朱雄的得力干将,他平常一直在湖南主持帮务,等闲不会来找朱雄,现在找上门来,那就一定是有了不得的大事。

    只见林默楠给朱雄行了礼,神情沉重。

    朱雄问起,林默楠道:“属下近日获悉,赫连堡堡主赫连胜被推举为武林盟主,据我们安插在武当内部的线人报告,他已知道赫连夫人被我帮扣押。”

    朱雄一惊,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儿。

    他自认为依靠极乐帮的实力,还争不过整个武林,忽然灵机一动。

    朱雄在林默楠耳边吩咐了几句话,林默楠点头应命而去。

    他又叫来一个心腹师爷,让他写一封信,把信的内容告诉了他。

    师爷当即铺开纸张,磨好墨水,不一会儿,就写好了一封信,然后又照样把信抄写了一封。

    朱雄看了十分满意,又叫来帮中传递信息的两名“飞骑士”,吩咐他们火速把信带去长沙和武昌分舵。

    第二天,长沙的湖南布政使衙门、武昌的湖北布政使衙门各收到了一封信,信的级别十分高,是告发国家大事的,按照朝廷大律,必须要由布政使亲启。

    两地的布政使将信打开,只见信中写到,两湖武林正在武当派和赫连堡堡主的主持下,意图谋反,现已擒下赫连胜之妻林氏,押在牢中。

    谋反是朝廷天字第一号大罪,两位布政使当下不敢怠慢,赶紧派了心腹官吏奔赴萍乡,要去验证此事。

    湖南派出的官吏名叫胡觉,湖北派出的官吏名叫许耀中。

    当下带着兵丁,昼夜兼行,来到萍乡。

    才要进城。

    朱雄早已等候好时间,派了帮众迎接。

    两人虽然到的时间略有先后,都在一天之内,当晚朱雄设下大宴,招待两位官员。

    朱雄极其擅长与人打交道,令胡觉和许耀中对他大起好感,心想:“这汉子虽丑,却着实让人喜欢得紧。”

    宴散后,朱雄又派帮众给两人秘密送了百两黄金。

    两人自然欢天喜地。

    这时林玉珍正在朱雄的卧室里,赤裸着一身浪肉坐在床上,挺着胸前沉甸甸的奇尺硕乳,正在给她和朱雄的儿子朱极乐喂奶。

    一般而言,朱雄晚上吃好晚宴,会腆着大肚子醉醺醺地回来,酒足饭饱的他首先要在林玉珍这个香肉马桶的嘴里排泄。

    忽然听到脚步声响,似乎是很多人过来了。

    林玉珍心中正感奇怪,门已经被打开。

    门口出现的并不是朱雄,而是一群县里的兵丁。

    两个兵丁在林玉珍惊慌失措的眼神下,上前抓住她的双臂。

    林玉珍平常慑于朱雄的酷刑,性子早已变得驯顺如奶牛一般,此时也不敢大叫。

    一个兵丁上前把朱极乐从他怀中拿走,朱极乐吃奶正吃得欢畅,只见林玉珍的一边淫乳被朱极乐的小嘴一嘬,微微拉长,等到朱极乐被兵丁取走,从小嘴里逃逸的奶头弹回,整只硕乳像弹簧一样“啪”

    地收回,撞倒另一边奶子上,两只充满奶水的淫贱香乳荡出一阵乳浪,看得一众兵丁鸡巴都硬了,把裤子顶出一个个小帐篷。

    两个兵丁把赤身裸体的林玉珍架起,一个兵丁说道:”

    香肉马桶,跟我们走一趟。”

    说着两个兵丁就架着林玉珍向门外走去。

    林玉珍荡起一阵阵惊人的乳波臀浪,小鹿般的大眼睛闪烁着惊骇的光芒。

    兵丁们看到林玉珍的爆乳巨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不过他们都害怕朱雄的威严,谁也不敢对他的香肉马桶动一根手指。

    林玉珍被磕磕碰碰一路押送到县中的大牢。

    有兵丁打开大牢的大门,把林玉珍朝着黑洞洞的牢狱压了进去。

    牢狱分男监和女监,到达女监要经过男监的走廊。

    关在牢房中的男囚们几时见过这般风流旖旎的精致?纷纷到了木栅前,朝着林玉珍大喊猥亵的话语,有的甚至脱了裤子撸了起来,被押送林玉珍的兵丁们大声呵斥。

    林玉珍吓得浑身嫩肉发抖,不一会儿,经过了男监的走廊,林玉珍被压到了女监。

    有一个老婆子正守在女监门口,带着林玉珍进了女监,把她带进靠门的一间牢房里,然后把门锁上。

    林玉珍见这间牢房黑洞洞的,地上铺着草席,忽然听到一声厉吼,老婆子把一件囚服从木栅缝隙间丢到林玉珍面前。

    林玉珍不知所措,老婆子又吼道:“不要脸的淫妇,快穿上衣服遮住你的贱肉!”

    林玉珍这才反应过来,心中不禁凄凉:这一年多来,她早已忘记自己是应该穿衣服的,在朱雄的命令下,她一直光着一身淫肉,在男人们猥亵的眼光下走动,荡起一阵阵乳波臀浪。

    她俯下身子,把囚服拿起,穿了上去。

    这一穿,林玉珍的俏脸蓦然变得像血一般红。

    原来,因为林玉珍的奶子实在太过硕大,囚服竟然只能遮住三分之二的奶子,乳房的下缘露了出来,更不用说雪白平坦的腹部和小香脐。

    林玉珍又把裤子穿好,情形比上半身更加恶劣:裤子把她巨大的屁股裹住了,布料不够用,变成了一条短裤,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

    林玉珍羞得低下了头,只听老婆子喝道:“好个贱妇,长了这么大的奶子和屁股!”

    林玉珍忍着羞辱,躲到牢房的一角睡了。

    经过一年多的调教,她早已没了任何反抗的念头,一切都逆来顺受。

    第二天一早,兵丁来牢房里提林玉珍。

    林玉珍被押到了县衙。

    林玉珍看到衙门口聚集了百姓,两排兵丁肃穆而立,心中不禁惴惴不安。

    众人见到了林玉珍,不禁大起喧哗,看到林玉珍的囚衣囚裤被大奶子和大屁股顶的不像样子,男人们又惊、又喜、又馋,女人们则是一幅鄙视、嫉妒的神情。

    林玉珍被押到了堂上。

    两边站着两排衙役,高举着“肃静“、”

    回避“的牌子。堂上则坐着三人,中间的县官正是朱雄,两旁则是林玉珍不认识的两个人,自然就是两省布政使手下的官吏胡觉和许耀中了。押解林玉珍的兵士向堂上的三位官员躬身,大声说道:“大人,已将犯妇林玉珍带来了。“朱雄点头,向两旁的官员说道:”

    我们开始吧。

    “两人都点了点头。朱雄蓦然拿起惊堂木一拍,喝道:“逆妇林玉珍,你可知罪!”

    林玉珍一惊,却听朱雄喝道:“还不跪下!”

    林玉珍赶紧乖巧地跪下,硕大的乳房荡起一阵香艳的乳浪。

    朱雄朝旁边的一位文书小吏点了点头,那小吏把一份供纸放到林玉珍面前。

    林玉珍爬上前拿起供纸,纸上写的内容让她越看越是惊讶,差点儿昏死了过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