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 > 其他类型 >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 >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十一)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十一)

推荐阅读: 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乱伦兄妹日记性奴校花善良的漂亮女友各种被内射的日常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熟母奴隶园性欲开发大学淫魔的无限之旅高贵的人妻被征服柔佳日记 一个女M的经历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十一)2019-02-25朱雄伸手扭了一下林玉珍的伤臀,林玉珍疼得叫出声来,大屁股却讨好地摇了一摇。99wenku

    朱雄满意地打开白神医配的金创药膏的盖子。

    一打开盖子,顿时从瓶子里飘出异香来,压过了空气中的奶香,一下子让整个阴森的牢房和走道里都是奇妙的香味,有点像酒,有点像花,但又不是酒和花,总之让人感到是一种如梦似幻的味道。

    朱雄把瓶子放在林玉珍大屁股的上方,手一倾泻,瓶子里的液体流了出来。

    蓝色的液体很稠密,彷佛蜂蜜,林玉珍只觉大屁股一阵冰凉,热辣辣的透着疼的伤顿时变得清凉起来。

    朱雄把瓶子里的液体倒在林玉珍的两片硕大臀球上,倒光了,把瓶子丢到一边,伸出手来,用两只巨大的手掌把林玉珍肥熟巨臀上的药膏抹匀。

    林玉珍感到朱雄的大手摸着自己的大屁股,骚逼又不争气地流起水来。

    终于,透明的药膏被朱雄的大手抹遍了林玉珍的整只香臀,在火炬光下,林玉珍的大肥屁股像抹了油一样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林玉珍感到大屁股上凉飕飕的,透着舒服的冰凉,蓦然间屁眼一痛,一根熟悉的火热巨棍插了进来。

    林玉珍知道是朱雄的大鸡巴,当下夹紧屁眼、缓摇巨臀,迎合起朱雄的抽插来。

    朱雄干屁眼干得得趣,硕大的子孙袋”

    啪啪“打在林玉珍的骚逼上,笑着说:“师娘,你怎么嘴这么硬,护着我师父啊?”

    林玉珍屁眼被干的生疼,气喘吁吁地说:“主人,奶牛会一辈子伺候主人,奶牛的一身贱肉都是主人的,奶牛的骚奶子肥屁股主人爱怎么玩就这么玩,奶牛的小嘴小逼小屁眼主人爱怎么插就怎么插,只求主人开恩饶过奶牛以前的老公……“朱雄咧嘴一笑,丹田中气向下流,流到大鸡巴上,大鸡巴陡然暴涨一圈,把林玉珍的屁眼撑裂,林玉珍痛的野兽般嚎叫,双眼翻白,朱雄感受到肛道的极度紧致和臀山的剧烈摇摆,精关再也守不住,“噗噜噜”

    一下喷射出白热的精液,林玉珍被热精一烫,臀山狂抖,朱雄射了七八下,才把精液射光,当他满意地拔出大鸡巴时,低头一瞧,鸡巴上点点鲜血,再看林玉珍的屁眼,已经开成一个凄惨的小洞,撕裂处正在丝丝冒血。

    朱雄喝道:”

    快夹紧你的屁眼!“林玉珍浪肉一震,习惯性地把生疼的屁眼使劲一收,小心翼翼地夹紧朱雄的热精,摇晃着油光光的大屁股转了个圈儿,乖巧地跪在朱雄面前,含住了朱雄刚从自己屁眼里拔出的大鸡巴,温顺仔细地清理起来。朱雄今天喝了些酒,膀胱里又充满了尿液,当下老实不客气地又在林玉珍的小嘴里灌了泡尿。第二天一早,审讯又开始了。衙门下聚集了看热闹的老百姓,有了昨天的经验,都在期盼着新的刺激。人人睁大眼睛,彷佛有眼福享受不够似的。两位官大人,胡觉的许耀中也照例升了堂。朱雄大摇大摆地进来,三人心照不宣地交流了一个眼神,眼中都蕴含着笑意。昨夜朱雄又大摆筵席,与这两位朝廷命官喝到一醉方休,席间不但让他们尝到了连皇帝也很少吃到的山珍海味,还送了他们很多珍贵稀奇的礼物,末了还让两个美女陪他们睡觉,把他们乐得浑身没有一个毛孔不舒服的,心里面都夸朱雄这个人懂事。99wenku朱雄其实有很大的野心,他现在在黑道上,已经控制了很大一片地区,包括江西和湖南,甚至把长江水道也控制住了,在金钱上可说是已经一点问题都没有了,成了一方霸主。但他深刻地明白一个道理,就是金钱要由权力保障,而现在他在官场上只是一个县令,小得很,他要打点这两个朝廷命官,让自己借机获得大权。他整这出谋反桉子的本意,就是要趁机让朝廷下命令让他带领极乐帮众和朝廷的官军去剿灭叛乱,这样,他还能趁机把魔爪伸向湖北,而且湖北有武当山,那是天下武林的第一大名山,高手如云,如果能趁机收服,那么他就是武林第一人了,黑白通吃,要风就风,要雨就雨,坐拥无量财富,天大权力,绝世武功,无数美女,还有天下独一无二的香肉马桶。这时,群众发出喧哗声,彷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怪事。朱雄嘴角露出一丝笑。胡觉和许耀中朝下面看,两个衙门当差的压着林玉珍上堂来。令人的热血沸腾的是,林玉珍的上半身虽然像昨天上堂时一样穿着灰色的囚服,下半身却光熘熘的,只穿着丁字形的兜裆,从背后看,可怜巴巴的兜裆被林玉珍深邃无比的屁股沟吞没,两瓣圆滚滚的硕大臀球上不着寸缕,随着林玉珍的步伐性感地扭动,荡起阵阵惹人浑身发酥的香艳臀浪。白神医的药确实有奇效,林玉珍大屁股上的伤肿竟然全部消失了,又恢复成了香喷喷的大白骚臀。随着”

    威武“、”

    肃静“的声音,光着大屁股的林玉珍跪在公堂上。胡觉一拍惊堂木,喝道:”

    你这个贱妇,今日可会好好招认?“林玉珍喊冤道:”

    大人!我丈夫是冤枉的!请青天大老爷明察!“许耀中喝道:”

    看来你这贱妇又是想吃点苦头!来人,把拶子拿来。”

    衙门当差的拿来了一副拶子,丢在林玉珍面前。

    拶子是夹手指的刑具,几根木棍夹住手指,十指连心,人会疼得发疯。

    林玉珍眼里闪过恐惧的神色。

    朱雄哈哈一笑,说道:“今天也要让这贱妇裸身受刑!来人,把她的囚服掀开!“两个衙门当差的架住林玉珍的香肩,一左一右,把林玉珍的囚服掀开。在经过山峰阻拦后,”

    波“的一声,两只热腾腾的巨大肉弹跳了出来,弹跳不休,好不容易才静止下来。老百姓们看清了林玉珍的天下第一大肥奶,满堂轰动。林玉珍的大奶子足足有西瓜大小,白花花的乳肉细腻无比,闪着诱人的光泽,硕大的乳峰上盖着一层小孩巴掌大小的褐色乳晕,中间是葡萄般大小的奶头,奶孔里正在丝丝冒出奶水。堂下的老百姓们谁也没想到,这双哺乳期的超肥淫乳是林玉珍为朱雄生育后涨奶的。林玉珍又羞又惧,两个衙门当差的已经把拶子套在林玉珍的纤纤玉指上。林玉珍的手指极美,修长白嫩,她丈夫郝连胜最喜欢她用凤仙花染红的指甲。

    这么娇嫩的玉指,如今却要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林玉珍不禁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渗出,划过白嫩如玉的脸颊。现在,林玉珍的手被强迫伸向前方,拶子已经套在手指上。两个衙门当差的拉起连接拶子上绳索,像拔河一样使劲一收。

    只见林玉珍身子陡然僵直,背嵴一挺,裸露的大肥奶也随之高高挺起,额头上香汗直冒,牙齿咬得唇角流血,显然痛苦到了极点。99wenku两个衙门当差的更加使劲,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林玉珍痛得超出了忍耐的限度,发出惨不忍闻的哀嚎,浑身像筛子般乱抖,两只奇尺大乳荡出阵阵乳浪,细白的奶水四散,在地上滴下点点白痕。如此夹到拶子嘎达嘎达作响,朱雄命令松了拶子,林玉珍的身体已经像浸过水一般,香汗淋漓。许耀中喝道:”

    贱妇,招不招?不招,再拶。

    ↓记住发布页↓2h2h2h.com林玉珍摇了摇头,许耀中命令再拶。

    林玉珍又陷入地狱般的痛苦,如此这般,拶了三次,林玉珍肥乳乱摇,身前的地上聚了好大一滩奶水,散发着浓郁的芬芳。

    林玉珍痛苦欲狂,这时朱雄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胡觉点了点头,说道:“好,退……”

    却被朱雄拦下。

    只听朱雄微笑说道:“拶刑到此为止,可没说现在就要退堂。”

    林玉珍听了,心中恐惧,不禁浑身颤抖。

    朱雄做了个手势,旁边一个衙门当差的把耳朵凑在他嘴边,朱雄吩咐如此如此,衙门当差的听了,退下去走了,不一会儿提来一个大木桶,放在林玉珍面前。

    朱雄大声说道:“贱妇,你的大骚奶子奶水乱洒,好端端的衙门都被你的骚奶弄脏了,以后每次审讯都让衙门沾上奶骚味,成何体统?来人,给我把这头贱奶牛的奶水挤干了!”

    众人哄堂大笑,林玉珍双眼圆睁,惊恐地说道:“不要……不要……”

    拼命挣扎,却是徒劳,反而抖起阵阵乳浪,奶水洒得更欢了。

    两名衙门当差的压住她的双臂,另外两个衙门当差的一人一个,捉住林玉珍肥硕的乳峰,林玉珍忍不住大哭起来。

    两名衙门当差的粗糙的大手在肥嫩的乳肉上使劲一捏,林玉珍的奶头像是要从乳肉里挤出来,奶眼一张,”

    吱“的一下,双乳各射出一道粗白的奶水,旁边像花洒一样还有几道细细的乳线,都落到木桶里。在林玉珍凄惨的哭声中,两个衙门当差的像给奶牛挤奶一样给她挤起奶来。时间像奶水一样,一点一滴过去,终于,林玉珍最后一滴奶水被挤干了,两个压抑发狠地使劲捏奶,痛的林玉珍惨烈哭嚎,奶头却再也挤不出一滴奶来。朱雄见木桶里竟然已经装满了馥郁白洁的人奶,大为满意,说道:”

    好了,这对骚奶子再挤就要挤出血来了。

    “两个衙门当差的这才放下林玉珍的两只沉甸甸却已被挤空了的大奶子。林玉珍低头啜泣,滴滴清泪落在雪白的大奶子上。朱雄喝道:“我就不信撬不开你这贱妇的嘴。”

    胡觉附和道:“大胆贱妇,敢冲撞朝廷命官,也不想想你这身嫩肉再硬,硬得过刑具么?”

    许耀中则循循善诱:“我看你这身细皮嫩肉,受不了酷刑的,现在还好,将来还有更可怕的妇刑,你可要好自为之啊。”

    林玉珍只是呜咽。

    朱雄说道:“来人,给这贱妇戴上重枷!”

    两个衙门当差的捧来一只重枷,套在林玉珍脖子上,锁住了,放手。

    林玉珍只觉肩膀上如千斤压顶,原来这副枷有三十斤重,男人都受不了,何况林玉珍窄弱的香肩?林玉珍挣扎不得,被朱雄喝令站起。

    林玉珍只好使尽全力站起,掀起阵阵乳波臀浪。

    两个衙门当差的就这样把裸露着大奶子大屁股的林玉珍押走,留下老百姓们议论纷纷。

    晚上,朱雄又来到林玉珍的牢房,这回老婆子帮他打开牢门。

    林玉珍带着重枷,站都很难站起,只能跪着迎接朱雄。

    朱雄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着棕褐色的药丸,这种药丸林玉珍是知道的,是白神医配置的“除臭芬芳丸”,平常林玉珍用小嘴伺候朱雄拉屎撒尿,事后朱雄就会给她一枚“除臭芬芳丸“清洁小嘴,也就是清洁香肉马桶。朱雄惬意地坐上林玉珍的重枷,拍拍她的头,笑道:“师娘你看,这多像个马桶。”

    林玉珍被迫用肩膀负担起朱雄的全身重量,苦不堪言,忍不住哭了起来。

    朱雄笑着说:“师娘,你想什么啊?跟我说嘛,别哭别哭。”

    林玉珍呜咽着说:“奶牛什么都不想,奶牛就想死,求求主人恩准奶牛死……”

    朱雄笑道:“我怎么能让你死呢?师娘,你还要为我生很多很多小孩呢。”

    林玉珍呜呜哭泣。

    朱雄把她的小嘴当马桶用了,让她用小嘴清理干净后,在她嘴里塞了一粒“除臭芬芳丸”,扬长而去。

    在接下来的几天审讯中,每天一上来,两个衙门当差的就像给奶牛挤奶一样把林玉珍的奶子济空,挤好的满满一大桶奶水被拿到衙门前拍卖,总是被县里的富商买下。

    挤好奶水,就是残酷的审讯,林玉珍受尽各种酷刑,皮鞭、夹棍、竹签……把她折磨得一身嫩肉伤痕累累,奄奄一息,全靠白神医配制的灵丹妙药恢复过来。

    第八天后,朱雄提议让林玉珍养一养身体,林玉珍这才得以有了回转一口气的时机,在牢里静养,当然每天晚上朱雄会来到牢房里在她身上泻火,顺便在她小嘴里排泄。

    哪知一天早上,赤裸着一身浪肉的林玉珍被带到衙门前,关进一个站笼里。

    林玉珍的头露在站笼的上面,宽舒的栅栏后是她的美妙而夸张的肉体。

    两个衙门当差的在旁边吆喝:“付上五文铜钱,就可以摸这个贱妇。这可苦了林玉珍。”

    街上的地痞流氓听到这个消息,纷纷掏出五文钱,围到站笼,在林玉珍身上乱掏乱摸。

    有的一把抓住林玉珍的乳峰,享受着满手肥腻的乳肉,把奶水挤得到处都是,有的在林玉珍水蛇般的细腰上乱蹭,有的则像抚摸宠物般摸着林玉珍夸张的隆臀,有的伸手一记清脆屁光,把林玉珍打得臀肉如波,有的更促狭,把手伸进林玉珍胯下,轻抚林玉珍的小嫩逼,有的粗暴的直接用粗糙的手指钻进林玉珍狭窄的阴道,有的更暴虐,使劲儿拔掉林玉珍的逼毛,痛的林玉珍惨叫。

    林玉珍被玩弄得嘤嘤哭泣,引来这些人的哈哈大笑。

    这样的苦楚不知何时是个头,林玉珍却不知道她将面临更残酷的折磨。

    在被站笼里玩弄了几天后,审讯重新开始了。

    在“威武”、“肃静”、“回避”

    的牌子间,林玉珍四肢着地,被衙门当差的用竹竿赶着,像头奶牛一样摇晃着光熘熘的大白屁股爬了进来,裸露的大骚奶子活奔乱跳,却没有奶水洒出,原来奶头已经被用两个铁夹子淫虐地夹住。

    林玉珍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爬到朱雄、胡觉、许耀中的审判台前,照例被两个衙门当差按住双臂,另外两个衙门当差的捉住她的大骚奶子,把夹子取下,早已胀满的奶水激射而出。

    林玉珍的奶子被野蛮挤空后,跪在地上。

    胡觉说道:“贱妇,可想招了?”

    林玉珍抬起头,说道:“大人,拙夫是冤枉的!”

    许耀中笑着说:“好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看来要熬审了!”

    所谓“熬审“,是个法律名次,是用非常规的厉害刑具,把人审到认罪为止。朱雄嘿嘿一笑,手指一弹,林玉珍忽然惨叫一声,脸都因痛苦而变得红了,香汗涔涔而下。众人开始还不明就里,仔细一看,才看见林玉珍的奶头上插着两个亮闪闪的细针。朱雄说道:”

    这是用白神医配制的“九转雄黄水‘凝制的’雄灵醒体针‘,冰针熔化后,药性很快就会渗透到全身,会让这贱妇的身体对痛觉更敏感,也不容易昏过去。”

    朱雄说话之间,林玉珍奶头上的冰针已经熔化,湮灭无形,林玉珍闭上眼睛,眼角流出泪水来,一身美肉将要面对何等恐怖的折磨,她根本不敢想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